轻粉二钱,巴豆四钱(去油),生硫磺一钱,共研成饼,先以新绵一片敷脐上,次以药 饼 患 又方∶凡水鼓、气鼓、多食野水鸭,最妙。 又方∶取盖屋稻草煎汤,倾入盆内,先坐盆上熏之,待汤温方洗其腹,小便随下黄水。 熏洗数次,永不再发。 又方∶黄牛粪(男用雄粪,女用雌粪,四五月取净者)阴干,微火焙黄为末。每用一两, 酒三碗煎一碗,沥去粪渣,止饮酒,三服全愈。 又方∶公鸡一只,用大麦连喂四五日,取下鸡粪一升,炒黄色,好酒一瓶,浸鸡粪,煮 作一碗,沥去渣,令病患吃一碗。少时,腹中气大转舒作鸣,从大便而出,其肿渐消。如利 未尽,再服一二次,必然尽消。如泄利不止,用田螺四个,酒淬煮吃,即以温粥食之。如肿 消尽,再用肾气丸、六君子汤和平之药调理可也。鸡矢善能逐水,而又通土性,无微不入, 将所蓄之水,尽归大肠而泄,此夺造化之奇,诚万金不传之方也。此治水鼓极效,别种鼓胀 ,其功稍迟。 又方∶独头蒜(一岁一个,去皮),入顶好甜酒六七成,对烧酒二三成,以酒盖过蒜为 度 一服除根,不忌盐、酱,真仙方也。 又方∶西瓜一个,切去顶,若是满穣,挖去穣三成,以蒜瓣填满,将原顶盖上,放新砂 锅内,再用新砂锅合上蒸熟,瓜蒜与汤作二三次食尽,全消。不忌盐、酱。 又方∶雄猪肚一个,入大蒜四两,煮烂,淡食五六个,忌盐、酱、醋百日自消,奇效。 时起子时止,取出去纸灰骨,只用净鱼、皂矾,研末收贮。每服三钱,老米汤下。此药行而 不泄,最妙。 又方∶萝卜一枚,周遭钻七孔,入巴豆七粒,入土种之,待其结子,取子又种,待萝卜 成,仍钻七孔,入巴豆七粒再种,如此三次,至第四次将开花时,连根拔起,阴干,收净瓷 器内,遇鼓胀时,取一枚捶碎,煎汤服之。重者二枚立愈。有心人宜预种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