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陆宣公在南中撰《古今集验方》五十篇,惜今不传。而苏端明复与沈存中撰《苏沈良 方》一书,后人力辨非端明之笔。顾端明杂着,时言医理,于是事殆亦颇究心。盖方药之事 ,术家苏习共技,而不能知其所以然;儒者能明其理,而又往往未经试验。即谓方出存中, 而端明以博通物理而辗传代传,其功岂遽出存中下!宜迄今千百载,以苏、沈齐称矣。明· 焦弱侯亦尝欲集古杂记诸药方为一书,惜未成,只《笔乘》中载有数十条耳。周栎园《书影 》谓∶古人非自验之方,未必肯记于集。若根据《笔乘》所载,再为推展,各分症类,都为一 集,胜刻快书、清记,诸鄙俚无用之书多矣。此书亦不难成,留心医术志之。近善化鲍君成 《验方新编》一书,刻于粤西。其视葛洪《肘后方》、孙思邈《千金方》,未知何如?而平 近人,随地随时均可济物。予特重付剞劂,以分贻四方诸君子,庶益广流布,更冀人同此 心同此理。俾立方者与余之愿,力引伸于无穷。或又重刊,以辗转代传于通都大邑,以 山陬,则弥溥功德于无量耳。
    道光己酉小寒节番禺潘仕成识于粤东海山仙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