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经》运气目疡有二∶一曰热。经云∶少阴司天之政,三之气,大火行,寒气时至,民病目 赤疡,治以寒剂是也。二曰燥。经云∶岁金太过,民病目赤肿疡。又云∶阳明司天,燥淫所胜, 民病目眯疡,治以温剂是也。
    【实热生疮证】
    轻重不等,痛痒不同。重则有堆高浓,紫血脓烂而 腥臭者,乃气血不和,火实之邪,血分之热尤重。如瘀滞之证,膏溷水浊,每每流于睥成疮,血散 而疮自除。勤劳湿热人,每患睥成疮,无别痛肿证者,亦轻而无妨。若火盛疮生,堆重带肿痛者, 又当急治,恐浊气沿于目内而病及于珠。若先目病后生疮,必是热沿他经。凡见疮生,当验部分,以 别内之何源而来,因其轻重治之。
    【椒疮证】
    生于睥内,累累如疮,红而坚者是也。有则沙擦,开张 不便,多泪而痛,今人皆呼为粟疮误矣。粟疮亦生在睥,但色黄软而易散。此则坚而难散者。医者率 以龙须、灯心等物,出 血取效,效虽速,不知目以血为荣,血损而光华有衰弱之患。轻则止须善治,甚重至于累累,连片 磕,高低不平,及血瘀滞者。不得已而导之,中病即止,不可太过。过则血损,恐伤真水,失养神膏。 大概用平熨之法,退而复来者,乃内有瘀滞,方可量病渐导。若初治便用开导者,得效最速,切莫过 治。
    【粟疮证】
    生于两睥,细颗,黄而软者是。今人称椒疮为粟疮,非也。椒疮红而坚,有则碍睛, 沙涩不便,未至于急。粟疮见若目痛头疼者,内必有变证,大意是湿热郁于土分为重。椒疮以风热为 重。二证虽皆属于血分,一易散,一不易散,故治亦不同。有素好湿热燥腻者,亦有粟疮,若睛虽赤 而痛不甚者,虽有必退,与重者不同。又不可误认为玉粒,玉粒乃淡黄色,坚而消迟,为变亦迟者。
    【睥生痰核证】
    乃睥外皮肉有赘如豆,坚而不疼,火重于痰者,皮或色红,乃痰因火滞而结。此生于 上睥者多,屡有不治自愈。有恣嗜辛辣热毒、酒色斫丧之人,久而变为瘿漏重疾者,治亦不同。若初 起劫治,则顷刻平复矣。
    【木疳证】
    (前见)
    【火疳证】
    生于睥气轮,在气轮为害尤急。盖火之实 邪在于金部,火克金,鬼贼之邪,故害最急。初起如椒疮榴子一颗小而圆,或带横长而圆如小赤豆, 次后渐大痛者多,不痛者少。不可误认为轮上一颗如赤豆之 证,因瘀积在外易消者。此则从内而生也。
    【土疳证】
    谓睥上生毒,俗呼偷针眼是也。有一目生又一 目者,有止生一目者,有邪微不出脓血而愈者,有犯触辛热燥腻、风沙烟火,为漏为吊败者,有窍未 实,因风乘虚而入,头脑俱肿,目亦赤痛者。其病不一,当随宜治之。巢氏曰∶凡眼内头忽结成, 三五日间便生脓汁,世呼为偷针。此由热气客在间,热搏于津液所成。但其势轻者,小小结聚,汁 溃热歇乃瘥。谨按世传眼初生小,视其背上即有细红点如疮,以针刺破,眼时即瘥,故名偷针, 实解太阳经结热也。人每试之有验。然巢氏但具所因,而不更分经络,其诸名实所过者多矣。(治偷 针眼方,南星,生为末三钱,生地黄不拘多少,一处研成膏。贴太阳两边,肿自消。又方,生姜捣细 之,泪出即愈。)
    【金疳证】
    初起与玉粒相似,至大方变出祸患,生于睥内,必碍珠涩痛以生障翳。 生于气轮者,则有珠痛泪流之苦,子后午前阳分气升之时尤重,午后入阴分则病略清宁。久而失治, 违戒反触者,有变漏之患。
    【水疳证】
    忽然一珠生于睥气轮之间者多,若在风轮,目必破损,有虚 实大小二证。实者小而痛甚,虚者大而痛缓。状如黑豆,亦有横长而圆者,与木疳相似,但部分稍异, 色亦不同。黑者属水,青绿蓝碧者属木。久而失治,必变为漏。头风人每有此患。风属木,肝 部何以病反属水,盖风行水动,理之自然。头风病目,每伤瞳神,瞳神之精膏被风攻郁,郁久则火胜, 其清液为火击散走,随其所伤之络结滞为疳也。疳因火滞,火兼水化,化因邪胜,不为之清润,而反 为之湿热,湿热相搏而为漏矣。故水疳属肾与胆也。倪仲贤论血气不分混而遂结之病曰∶轻清圆健者 为天,故首象天。重浊方浓者为地,故足象地。飘腾往来者为云,故气象云。过流循环者为水,故血 象水。天降地升,云腾水流,各宜其性,故万物生而无穷。阳平阴秘,气行血随,各得其调,故百骸 理而有余。反此则天地不降升,云水不腾流,各不宜其性矣。反此则阴阳不平秘,气血不行随,各不 得其调矣。故曰人身者,小天地也。《难经》云∶血为荣,气为卫,荣行脉中,气行脉外,此血气分 而不混,行而不阻也明矣。故如云腾水流之不相杂也。大抵血气如此不欲相混,混则为阻,阻则成结, 结则无所去还,故隐起于皮肤之中,遂为疣病。然各随经络而见,疣病自上眼睫而起者,乃手少阴心 脉,足厥阴肝脉,血气混结而成也。初起时但如豆许,血气衰者,遂止不复长。亦有久止而复长者。 盛者则渐长,长而不已,如杯如盏,如碗如斗,皆自豆许致也。凡治在初,须择人神不犯之日,大要 令病者食饱不饥,先汲冷井水洗眼如冰,勿使 气血得行,然后以左手持铜箸按眼睫上,右手翻眼皮令转,转则疣肉已突,换以左手大指,按之勿令 得动移,复以右手持小眉刀尖略破病处,更以两手大指甲捻之令出,则所出者如豆许小黄脂也。恐出 而根不能断,宜更以眉刀尖断之,以井水再洗,洗后则无恙。要在手疾为巧,事毕须投以防风散结汤, 数服即愈。此病非手法则不能去,何则?为血气初混时,药自可及,病者则不知其为血气混也,比结 则药不能及矣,故必用手法去。去毕则又以升发之药散之。药手皆至,庶几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