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症如上法治之愈矣。顾有讳疾忌医之病家。及操刃杀人之庸技。日久迁延。变如起。猝 难措手。用集方治如下。 有一种严冬感寒。脉浮而紧。外寒束内热。阳气不得发泄。致咳嗽吐血衄血者。(春有不吐 衄者。)此麻黄症也。而其人素虚。不禁此汤峻险。又非他药可愈。宜麻黄人参芍药汤。
    麻黄人参芍药汤
     麦冬(君)五味(使)白芍(佐)当归(臣)甘草(佐)麻黄(醋制臣)桂枝 (佐) 黄(君)人参(佐) 上水煎麻黄令沸去沫。人余药同煎。热服。 (此方乃东垣精思慧想而成。妙不可言。余曾借治此症。应如桴鼓。然最妙之处。在分两极少。 专宣上焦耳。恐初学人不知此义。故论及之。且将本方定其分数。以备加减焉。) 伤寒热甚。不得汗衄血者。(夺汗者无血。夺血者无汗。若得汗则无衄症矣。)乃热入血分 。欲从衄解也。四物汤去川芎加升麻丹皮黄芩之类清之。(升麻一味。加得尤妙。从犀角地黄汤 如无犀角以升麻代之之义生来。盖阳明之脉络鼻。是经火盛迫血妄行。从鼻出者曰衄。方书言从 肺来。非也。若非升麻。则何以达阳明而清其火哉。)亦有衄后病反重者。更伤其阴也。大为危 候。其衄势必大甚。都气饮或六味饮。加生地黄生白芍。若血来太多。致耗中气。当大补其阳。 当归补血汤加人参甘草。虑虚火上浮。加麦冬五味。(此等加减。真精细。)若审胃气未伤。的 系热邪有升无降者。滋肾丸应手即止。有得生者。
    当归补血汤
     黄(蜜炙八分)当归(二分)(分读去声。即二钱五分也。)
    滋肾丸
     黄柏(君)知母(君)肉桂(使) 上知柏二味俱用酒洗焙干。共为末。炼蜜丸。 有一种小腹胀满。小便自利。(或有漱水不欲咽者。然必以小便为验。)其人如狂。为蓄血 。一名热入血室。男女俱有此血室。在男子则下血谵语。在女子则经水适来适断。其血必结。( 如结胸状)其病必日轻夜重。小柴胡汤加归尾调之。男子谵语。其血自下者结。(结当作吉。颇 有下后即死者。但血来必骤而多。)结而如狂发黄者。桃仁承气汤。邪犯心胃者。犀角地黄汤。 (谦按。结当作吉四字。恐欠妥协。又云颇有下后即死者。症之凶危已极。何吉之有哉。况 内经云男子便血如注者谓之结。阴一结一升。再结二升。三结三升之旨。其结不当作吉解。又显 然可据矣。)
    桃仁承气汤
     桃仁(泡去皮尖)桂枝白芍(酒炒)大黄(红花酒制)芒硝 上加生姜三片。或加柴胡青皮枳实炙甘草。
    犀角地黄汤
     治主脉浮。客脉芤。浮芤相合。血积胸中。热之甚。血在上焦。此方主之。 犀角(使)大黄(君)生地(臣)黄芩(佐)黄连(佐)
    又方
     犀角(使)生地(君)白芍(臣)丹皮(佐) 上方如无犀角。以升麻代之。热多者加黄芩。脉大来迟腹不满。自言满者。无热也。不用黄 芩。升麻与犀角。性味主治不同。以升麻代之者。以其能引入阳明也。但蓄血症不得以升麻代之 耳。此方并治疮疹火盛。 伤寒邪传里(里字当作胃腑看)则渴。故渴为阳明本病。昔人用黄连滑石花粉葛根及白虎 。(无汗。则虽渴忌与白虎。)加人参清之。甚者大柴胡承气下之是也。若夫肾虚火不归经。渴 饮冷水者。为十全大补八味之症。(此症亦有水亏不能配火。而火乘于上者。当从六味左归。以 滋其阴。而火自降矣。)又有阴虚烦躁而渴者。不能饮水也。宜冷服四逆汤。(此等症。最易混 入白虎症去。一或误投。死生立判。临症时当细心体认。)又有伤寒食少而渴者。当以和胃之药 主之。白术茯苓是也。如用凉药。胃愈损矣。(四君或补中。然必合生脉。其效乃捷。) 又有得之劳倦内伤者。乃脾胃元气大虚而渴也。舌虽干烦。以阳药为主。四君重加炙。更 佐以归杞熟 地五味。有守服至二三十剂大汗而解者。(此非医家真知。病家笃信。焉能取效。)此皆不得以阳 明正治治。(有一等中气虚寒。寒水泛上。逼其浮游之火于咽喉口舌之间者。渴欲引饮。但饮水 不过一二口即厌。少顷复渴饮。亦不过若此。盖上焦一段。欲得水救。至中焦则以水见水。正其 所恶也。如面红烦躁者。理中汤送八味丸。或用附子理中加麦冬五味亦效。又有一等口欲饮水。 但饮下少顷即吐。吐出少顷复求饮。药食毫不能下。此是阴盛格阳。肾经伤寒之症。仲景以白通 汤加人尿胆汁。热药冷探之法。一服即愈。女人多此症。此二症俱系阴症。但一属太阴。一属 少阴。不得混看。) 胃中热甚。上乘于心。心为热冒。则神昏而言语谬妄也。宜白虎解毒及承气等剂。看微甚用 之。然必大便秘。小便涩。脉洪数有力者方可。(东庄治一人感症。六七日不解。热甚胸满不大 便。发狂谵语。用熟地八钱。生地麦冬白芍各二钱。黄芩钱半。黄连枳实浓朴各八分。茯苓知母 各一钱。石膏五钱。甘草五分。生姜三片。竹叶三十片。煎成入芦根汁小半钟。又方用熟地八钱。 生地麦冬各二钱。花粉枳实黄芩黄连知母各一钱。石膏八钱。栝蒌霜玄明粉各钱半。姜三片。竹 叶三十片。此用白虎承气之准的也。)若其人手足逆冷。脉微细。或洪大而数。按之无力者。乃神 不守舍。语言失次耳。须用参归术等。甚者加附子。或附子理中汤。或附子汤加人参。(败症 往往有此。若误投解毒等剂。立毙。)有已出汗身和而有妄者。此是汗后津液不和。乃非阳非阴 者。慎不可下。宜小柴胡和建中汤各半帖和荣卫通津液。(分明不爽)有病后血气未复。精神未 全。多于梦寐中。不觉失声如魇。此不系谵语郑声。宜六君子汤。温胆汤去竹茹加人参半钱。( 究竟不如六君加归芍为稳)
    附子汤
     附子(臣)人参(君)茯苓(佐)白术(臣)白芍 上以水八升。煮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
    建中汤
     肉桂(佐)白芍(君)甘草(臣)生姜(使)大枣(引) 上方宜加胶饴。乃合建脾土义。否则无以异于桂枝矣。
    六君子汤
     陈皮(佐)半夏(臣)人参(君)茯苓(佐)白术(臣)甘草(使)
    温胆汤
     竹茹(君)枳实(佐)陈皮(佐)半夏(臣)茯苓(臣)甘草(使) 上方加生姜。 凡自利者。不因攻下而自泄泻。俗言漏底伤寒是也。有协热。有协寒。俱宜详辨。原病式曰。 泻白为寒。青黄 红黑皆为热。大抵泻利完谷不化。色不变。有如溏。或吐利腥臭。小便澄彻清冷。口无燥渴。 其脉或沉细。或微迟无力。或身虽热手足逆冷。恶寒蜷卧(蜷卧。身弯不能直睡也。)此为寒也 。凡热症则口中燥渴。(若渴而不燥。则亦有协寒者。勿泥看)。小便黄赤。或涩而不利。或所 下如垢腻之状。其脉多数。或浮或滑或弦或大或洪。(皆兼数而有力。方是热症。)或有邪热不 杀谷。其物不消化者。当以脉症别之。寒毒入胃者。脐下必寒。宜理中汤。(寒甚者宜附子理中) 白通加附子汤。协热利者。脐下必热。宜黄芩汤。白头翁汤。(有内热大结。注泄不止者。须以 寒药下之。结散而利自止。正所谓通因通用也。)凡胃虚内热。烦渴泻利。脉微弱者。七味人参 白术散。若发热者。人参三白汤。加炒黄连。如腹满小便不利者。五苓散合理中汤。若呕者。加 藿香半夏陈皮生姜。如湿多而泻不止者。加苍术白术。如腹胀者。加浓朴。腹痛不止。加炒白芍 肉桂木香温之。(经云。暴注下迫。皆属于热。此条诸法。西塘盖推展之。以尽其变耳。若非审 有是症。则不得概用温燥之剂。)凡伤寒作利。脉浮表未解者。仲景以小青龙汤去麻黄。加芫花 二钱。炒令赤色。盖散表邪。兼治水也。(故知凡症皆不可执一说以概其余也。试由此推之。) 湿毒瓦斯盛者。下利腹痛。大便如脓血。或如烂肉汁。宜地榆散。黄连阿胶汤(此条当入痢疾条中 看)有内不大满。犹生寒热。未可下而便下之。内虚热入。挟热自利。脐下必热。大便赤黄色。 及下肠间津液垢腻。名曰利肠。宜白头翁汤。黄芩汤。又有不大便五六日。以药利之。利遂不 止。用极热剂乃止。(上条因失表以致利。此则因误下而得利者。而下后之利。又有寒热不同。 法当分治。如此可见辨症宜精晰也。)外热内烦。下利上渴。或痞或痛或呕。常法多用黄芩汤。 不若生姜泻心汤之当。(症兼痞痛呕等。则黄芩汤自非对症矣。)凡下利不可发汗。盖利下由内虚。若发汗 则内外皆虚。变症蜂起矣。(先哲格言。不易多得。)
    理中汤
     人参(君)白术(臣)干姜(佐)甘草(使)
    白通汤
     葱白(使)干姜(臣)附子(君)
    黄芩汤
     黄芩(君)芍药(臣)甘草(佐)大枣(使)
    白头翁汤
     白头翁(君)秦皮(臣)黄柏(佐)黄连(使)
    人参三白汤
     人参(君)白芍(佐)茯苓(臣)白术(臣)生姜(使)大枣(使)
    五苓散
     猪苓(佐)泽泻(佐)茯苓(臣)肉桂(使)白术(君)
    小青龙汤
     麻黄(佐)细辛(使)干姜(佐)芍药(臣)桂枝(君)甘草(臣) 五味(使)半夏(君)
    地榆散
     治伤寒热毒不解。日晚即壮热。腹痛。便利脓血。 地榆(君)犀角屑(使)黄连(臣)葛根(臣)黄芩(佐)栀子(佐) 上咀。每服五钱。水一盏。入韭白五寸。(薤白尤妙)同煎温服。
    黄连阿胶汤
     黄连(君)阿胶(臣)黄柏(佐)山栀(使)每服四钱。
    生姜泻心汤
     生姜(君)人参(臣)甘草(佐)黄芩(使)半夏(臣)黄连(佐) 干姜(使)大枣(引) 按口渴语自利。本阳明太阴之症。缘六经只列阳病。而不及阴症。又无救败之方。今此 阴阳坏症俱具。则正所谓变也。 有饮食尚在胃口。未当下而早下之。成结胸者。倘脉虚质弱。不可更下。(故知未经下者。 症虽满闷。尚为在表。非结胸也。)结胸欲绝。心膈高起。手不得近。用大陷胸汤。不瘥者。此 是下后虚逆。气已不理。而毒复上攻。气毒相搏结于胸者。用枳实理中丸。自安。胸中虽和。伤 寒未退。必有正便。候日数足。以法去之。戴院使曰。有寒实结胸。虽痛而无烦躁等症。此因下 后虚逆。寒气独结。宜理中汤。加枳实半钱。茯苓一钱。
    大陷胸汤
     大黄(君)芒硝(臣)甘遂(佐)
    枳实理中丸
     枳实(臣)茯苓(佐)白术(臣)人参(君)甘草(佐)干姜(使) 上为末。炼蜜为丸。如鸡子黄大。每服一丸。热汤化下。连进二三服。胸中豁然。渴者加天 花粉一两。自汗 者加牡蛎过二两。下利亦加。 有下早成结胸症。见微热神昏。口干微渴。舌兼燥或殷紫色。大便溏泄时至。此谓傍流。乃 热结于中。逼注大肠非关脾也。养阴滋血药中。须加黄芩知母。又必合白虎用石膏。傍流方止。 止后数日。方得正便而愈矣。(中者胃也。故宜用石膏。已经误下。必伤胃阴。故宜用滋阴。) 兼有小便秘者。热解自通。切勿用木通车前等利水药。利水阴阳易竭。为不可救也。(自利症云 发汗则内外皆虚。此症则云利水则阴阳易竭。皆是不刊之论。)有伤寒热甚。失于汗下。唇焦舌 燥。能饮水。大便秘硬。小便赤涩。时有稀粪水利出者。此内有燥矢结骤。乃旁漏之物。非冷利 也。再审有矢气极臭者是也。其脉虽沉。切之必滑有力。或时躁热。不欲衣被。或扬手掷足。或 语有力。此阳气亢极。轻者人参白虎汤。或小柴胡合解毒汤主之。内实者须下之。有潮热者大 柴胡加芒硝。 初病身热头痛。稍久大便秘。小便涩。或畏热喜冷水。或扬手掷足。烦躁不得宁。语昏愦 而厥。此阳厥也。 大小承气大柴胡。看微甚下之。烦渴舌燥白虎汤。如得病便四肢厥冷。脉沉而细。手足挛而恶寒 。引衣盖覆不欲水。或下利清谷而厥逆者。阴也。四逆汤。白通汤。(阳厥阴厥。一清腑。一温 脏。有水火之分。天渊之别。二法相左。害如反掌。极宜细心辨别。投剂庶无贻误。此论颇精。 故揭出以俟读者潜心玩味尔。)厥逆脉不至者。通脉四逆汤。手足指头微寒者。谓之清。理中汤 。无热症而厥。当归四逆汤加茱萸生姜。喘促脉伏而厥。五味子汤。(如遇此等症。以五味子汤 与麻桂各半汤合作一剂投之。尤觉稳当。)吐利。手足厥冷。烦躁欲死。吴茱萸汤。寒热而厥 。面色不泽。冒昧两手忽无脉。或一手无脉。必是有正汗也。多用绵衣包手足。服五味子汤。或 兼与桂枝麻黄各半汤。须臾大汗而解。
    通脉四逆汤
     甘草(君)附子(臣)干姜(佐) 面赤者。加葱九茎。腹中痛者。去葱。加芍药二两。呕者。加生姜二两。咽痛者。去芍药。 加桔梗一两。利止脉不出者。去桔梗。加人参二两。
    当归四逆汤
     当归(君)细辛(使)桂枝(臣)芍药(臣)甘草(佐)通草(佐) 大枣(引)(古方之通草。即今之木通也。)
    五味子汤
     五味子(佐)人参(君)麦冬(臣)杏仁(佐)陈皮(臣)生姜(使) 大枣(使)
    吴茱萸汤
     吴茱萸(臣)生姜(佐)人参(君)大枣(使)
    桂枝麻黄各半汤
     桂枝(君)芍药(臣)甘草(臣)麻黄(君)生姜(使)大枣( 使)杏仁(佐) 先煮麻黄一二沸。去上沫。纳诸药同煮。去滓温服。 肺主气。肺气逆而上行。冲冲而气急。喝喝而息数。张口抬肩。摇身肚。是为喘也。有表 症而喘者。宜汗之。(心腹必濡而不至)病患剧饮水。致停饮心下。结满而喘者。五苓散。经以 喘而汗出脉促者。(邪气内攻)葛根黄连黄芩汤利之。汗出而喘无大热者。(外邪壅盛)麻黄杏 仁甘草石膏发之。此盖病与脉气未虚。而喘亦微耳。(曾治一人。季冬劳碌感冒。医峻用寒剂。 遂致大喘。汗出如油。脉浮软。重用生脉散乃定。)凡烦热。胸膈不利。上气喘促。口干或咳者 。加减泻白散。凡热盛有痰。脉弦数 而喘。小柴胡加知母贝母栝蒌仁。胸满者加枳壳桔梗。心下满者加枳实黄连。舌燥饮水而喘者。 加知母石膏。凡阳明内实。不大便。腹满气短。发潮热而喘者。大柴胡加浓朴杏仁。下后大喘。 则为里气大虚。邪气传里也。(葛根黄连黄芩汤症)下后微喘。则为里气上逆。邪不能传里。犹 在表也。(桂枝汤解表。朴杏下逆气。)凡阴症厥逆。脉沉细而微。气促而喘无汗者。宜四逆汤 。加五味杏仁。凡虚人脉伏。手足逆冷者。五味子汤。有病伤寒咳嗽。喉中声如鼾。与独参汤。 服二三斤。病始全。(其脉豁大无伦。乃空虚阴亡之象。)有病后气虚。不能接续。非喘也。乃 气短也。方书用大剂生脉散。少佐陈皮二母主之。然此乃急症。须大剂八味。加人参两许。方效 。(感症亦有元海无根。亏因肝肾。子午不交。以致气短似喘者。气脱症也。其脉必微细无神。 若微而兼紧。尤为可畏。速用热地二两。归身一两。甘草五钱。以济之缓之。堪云神剂。)有气 从脐下冲上。两尺脉洪盛或数者。属阴虚。(症或兼见盗汗潮热咳嗽)大料左归饮。加人参。或 六味合生脉。虚甚八味右归皆可用。
    加减泻白散
     桑白皮(君)知母(臣)贝母(佐)栝蒌(臣)细黄芩(佐)橘红(佐) 桔梗(使)甘草(使)地骨皮(君)
    葛根黄连黄芩汤
     葛根(君)甘草(臣)黄芩(佐)黄连(使)
    左归饮
     熟地(君)山药(臣)萸肉(佐)枸杞(佐)甘草(使)茯苓(使)
    右归饮
     熟地(君)山药(臣)萸肉(佐)甘草(使)枸杞(佐)杜仲(佐)肉桂(使) 附子(制臣) 上二方。熟地自四五钱可用至一二两。随轻重用之。如畏酸者去萸肉。相火盛者去枸杞。如 不宜渗泄者。去茯苓。 海藏云。伤寒呃逆脉散死。仲景之言不虚伪。大抵原因失下生。吃逆喉中阴不济。(阴消将 尽。火热奔急上行。而肺阴不纳也。是为阳极。)便软唯宜用泻心。(脉微将尽者。不宜下。宜 服泻心。以养阴退阳。凉膈散去硝黄亦可。)便硬尤宜大承气。(或兼舌挛。语言不正。而反昏 冒与咽痛者。少阴也。速下之。)二药神任务者谁。东垣洁古为良剂。有一种壮实之人。守不服 药之说。五六日后。大去燥矢而吃逆者。(其哕必缓。其脉亦不甚数。)此热伏肠胃。郁不 得发。及下窍得通。则上窍亦透。冲动肺阴而哕也。譬如炉底壅塞。火焰不光。迨一 透达。而炎炎上行矣。治法不宜纯用寒凉。寒凉则抑遏其火。且肺胃之气。渐向衰惫。奚能禁此 猛剂。亦不宜大补。大补则热邪方盛。势必邪正纠缠。发为胀满痞塞之病。宜以人参茯苓生白术( 若初起脉不虚者。参术亦可缓用)生甘草当归芍药(酒炒)黄芩黄连(俱酒炒)栀子丹皮知 母橘红与之。(实者加石膏。往来寒热加柴胡。)三四剂后。加熟地五六七钱。(白虎看强弱用) 阴汁一充。汗自涌出肌表而愈矣。(此症有小心过甚。初用上方一二剂。或身见微汗。或大便略 行。即改养阴滋润之药。其人虽愈。期年之间。必愦愦如痴。此乃邪热伏于心胃。不得透出故 也。医者宜慎之。)大吐大下。复极发汗。胃中虚冷。阳气拂郁于表。医与之水。虚寒相搏。凶 致呕哕者。吴茱萸汤理中汤。脉虚软。四肢倦怠。食少。或久病过服克伐之药。致吃逆者。属中 虚。六君子加减。两尺洪盛或弦细而数。面时赤吃逆者。属阴火。都气丸主之。内已伏阴。阴气 太甚。肾水擅权。肝气不生。丙火既病。丁火又消。所以游行相火。寒邪迫而萃集于胸中。亦欲 尽也。故令人发热。大渴引饮。欲去盖覆。病患独觉。他人按之。身体肌肉骨髓血脉俱寒。此火 即无根之火也。用理中汤。加丁香以温其胃。其火自下。又有其气自脐下直冲于咽嗌间吃逆者。 此阴症也。其病不在胃也。用加味附子汤。急温其下。真阳一回。火降吃逆自止。
    泻心汤
     大黄(君)黄连(臣)黄芩(佐) 此金匮方也。仲阳方止用黄连一味。
    都气丸
     熟地(君)山药(臣)五味(使)萸肉(佐)丹皮(佐)茯苓(臣) 泽泻(佐) 有声曰呕。无声曰吐。有声无物为干呕。成无已云。呕有责为热者。责为寒者。有停饮者。 有胃脘痈脓者。(仲景云不必治。脓尽自愈。)至于吐家。则悉言虚冷也。凡伤寒邪渐入里。胃 气实而不受。逆于胸中。则呕。(症属半表半里。)治法一二日内宜宣剂以去其壅。方书所谓天 分。(肺)气分(胃)。窒塞不通。而或哕或呕是也。然是疾之作。必上焦火盛。炙其津液。结成痰涎。凝于 胃口。故又宜导痰降火。生姜半夏橘红茯苓浓朴连翘栀子黄芩天花粉知母(不渴者去知母。以润剂 宜禁也。)竹茹枇杷叶主之。(如心烦加姜炒黄连。如心下痞更加枳实。如口苦胁满脉弦加柴胡 。)三四日邪气渐深。痰愈凝结。宜苦寒以折之。芩连二陈汤。加浓朴天花粉黄柏滑石芦根汁竹沥 姜汁主之。如不止。辛以散之。芩连二陈汤。加干姜钱许。生姜四钱。又不止。重以缒之。用金 银煎上药。或上药加入金银箔五七叶。甚者更加寒水石赤石脂。凡呕不止。挟虚者。旋复代赭石 汤妙。不虚者。旋复花一味煎汤。调下代赭石一二钱。如初起即呕逆清水饮食者。着寒伤胃也。 人参养胃汤。(实者去人参)如潮热。内实不大便。呕不止。心下急。郁郁微烦者。大柴胡 汤下之。(仲景云。呕家不可下。然金匮方有大黄甘草汤治食已即吐。盖饮呕者。其症在上。因 而越之可也。而逆之使下。则必抑塞愦乱而益甚。故禁之。若既吐矣。吐而不已。有升无降。则 当逆而折之。无速于大黄也。然亦须慎。)先呕却渴者。猪苓汤。先渴却呕者。宜治膈间之水。 大半夏汤。如初起腹满而吐。食不下自利益甚。时腹自痛者。太阴也。理中汤加二陈生姜藿香主 之。饮食入口即吐。心下欲吐。复不能吐。手足寒。脉沉微者。少阴也。四逆汤加二陈生姜 主之。干呕吐涎沫。头痛者。厥阴也。吴茱萸汤加二陈主之。此皆直中三阴。非自阳经传来者。 故悉用热药。(凡三阴呕吐。药宜冷服。即内经从治之法。曾有寒吐用四逆理中附子。至到即吐 。后去干姜白术。只参附加丁香木香。煎成加沉香。立止。盖虚寒痰气凝结。丁附既温。佐以沉 香木香则通。干姜白术则泥耳。)阳症新瘥。见呕。别无所因。此余热在胃脘也。竹叶石膏汤。( 虚者。左归加花粉。去茯苓。)如病久中气虚者。六君子汤。或半夏橘皮汤。虚而挟寒者。六君 子加藿香砂仁。(补中加炮姜半夏亦效)如胃气既虚。邪热未退者。人参汤。或葛根汤。如病久口 干舌燥呕者。胃阴虚也。(必有面色娇红。脉虚细数等证。)都气饮主之。(左归饮去茯苓。加生 地归身尤妙。)有一家长幼患状悉类者。瘟疫呕也。宜求之本门。(症在八卷。似痢症下)仲景 谓呕而脉弱。小便复利。身有微热。见厥者。难治。以其虚寒之甚也。
    旋复代赭石汤
     旋复花(君)甘草(佐)人参(臣)半夏(臣)代赭石(醋)生姜( 使)大枣(使)
    人参养胃汤
     人参(君)茯苓(佐)草果(佐)甘草(臣)藿香(使)橘红(使)半夏(臣) 浓朴(佐)苍术(佐) 上加生姜乌梅。水煎温服。
    猪苓汤
     猪苓(君)茯苓(臣)泽泻(使)滑石(臣)阿胶(佐) 上先煎四味。去渣。下胶煎服。
    大半夏汤
     半夏(君)陈皮(佐)赤茯(臣)生姜(使)
    半夏橘皮汤
     半夏(君)橘皮(臣)黄芩(佐)浓朴(佐)藿香叶(使)葛根(臣)人参(君 )白术(臣)茯苓(臣)甘草(使) 上每服一两。煎成。入生姜自然汁少许。
    人参汤
     人参(君)茯苓(臣)知母(佐)黄芩(佐)葳蕤(臣)白术(臣)陈皮(佐) 芦根(使)竹茹(臣)石膏(君)
    葛根汤
     葛根(君)麦冬(臣)人参(君)甘草(使)半夏(臣)黄芩(佐)白术 (臣)茯苓(臣) 上加生姜大枣同煎服。 伤寒五六日。渐变神昏不语。或睡中独语一二句。目赤。唇焦。口干。不饮水。稀粥与之则 咽。不与则不思。六脉细数而不洪大。心下无痞。腹中不满。大小便如常。或传至十日以来。形 貌如醉。此热传手少阴心经也。不可下。宜栀子黄连黄芩汤。若脉浮者。病在丙。导赤散。脉沉 者。病在丁。泻心汤。若脉浮沉俱有力者。是丙丁俱有热。可以导赤泻心各半服之。或有用犀角 地黄汤者。此解阳明经血中热。近于是也。有患热病。肢体不甚热。而间扬掷手足。如躁扰状。 昏愦不知人事。时发一二语不可了。而非也。脉微细如欲绝。其人 平日素充壮者。此失下热极。以致身冷脉微。而昏冒将死。(蓄热内甚。脉须疾数。以其热极蓄甚 。而脉道反不利。)若急下之。则残阴暴绝而死。盖阳气复竭而然也。不下亦死。宜凉膈散或黄 连解毒汤。养阴退阳。积热渐以宣散。则心胸再暖。而脉渐以生矣。王损庵法大柴胡下之。(大 黄止用二钱。蒸熟煎。)继以解毒汤。数服而平。(凡伤寒似神清而时发一二语昏愦者。多属虚。 须主以人参。或当归补血汤。后看兼症用药。)有寒气乘虚中上者。经曰。诸虚乘寒则为厥。郁 冒不仁。附子汤。倍人参川芎天麻(天麻性平。活血脉。通。九窍。)干姜之类主之。或以人参三 白汤。加川芎天麻。如下虚脉微者。须加附子。伤寒体虚有痰。四五日后神昏不语者。用人参五 钱。黄白术当归陈皮各一钱。煎成入竹沥姜汁饮之。有服至十余日方吐一字。月余舌乃能转。 热净而言。(竟有阴寒相逼。唯八味为宜。)有神思似清。而时昏愦。或语次间忽作鼾声者。大 危候也。急进归脾养荣等药。参须用至两许方可。甚者加附子。 火入于肺成烦。火入于肾成躁。盖心火旺。则水亏金烁。唯火独炽。故肺肾合而为烦躁。然 有属热者。亦有属寒者。如独烦不躁者多属热。惟悸而烦者为虚。如独躁不烦者。多属寒。盖烦 者。心中烦为内热也。躁者。身体手足躁扰。或裸体不欲近衣。或欲在井中。为外热也。内热者 。有本之热。故多属热。外热者。多是无根 之火。故属寒也。有表症不得汗。内外皆热。躁乱不宁。取汗则定。有里实。热郁大便不通。心 神不宁。脉数实有力。下之定。火客心胞上焦不清。烦躁者。黄连栀子等凉药妙。起卧不安。睡 不稳。谓之烦。竹叶石膏汤。心中蕴热而烦。清心莲子饮。虚烦有饮。温胆汤。无饮。远志饮子。( 此等症。全仗心似燃犀烛怪。目如庖丁解牛。方有起死回生之效。不然。最易滋惑失误耳。)脉 虚大。或微细。心烦不眠。为虚烦。生脉散。加柏子仁茯神当归。有火。加凉药一二味。元参炒 栀子竹茹花粉。若血液耗散。心神不安者。猛进独参汤。(如因力艰不能服者。浓煎当归补血汤 代之。)热病脉按之不鼓。躁乱。欲坐卧泥水中。口中和。乃虚阳上攻也。即阴盛格阳。阴极发 躁。冷服附子理中汤佳。
    竹叶石膏汤
     淡竹叶(君)人参(君)甘草(使)半夏(臣)麦冬(臣)石膏(佐) 上加生姜粳米。水煎。空心服。如不禁石膏者。可用济生方。除石膏加茯苓小麦。即人参竹 叶汤是也。
    清心莲子饮
     石莲肉(君)赤茯苓(臣)人参(臣)黄(臣)地骨皮(佐)麦冬(佐) 车前(佐)黄芩(使)甘草(使) 一方加远志石菖蒲。发热加柴胡薄荷。
    远志饮子
     远志(臣)枣仁(臣)茯神(佐)人参(君)黄(臣)当归(臣) 麦冬(佐)石斛(君)甘草(使)生姜(引) 若烦甚。加竹叶知母。 振者。责其虚寒。虚则不至于争。故振耸耳。战者。为正与邪争。争则股栗而战矣。战虽重 于振。而栗重于战也。战者正气胜。栗者邪气胜也。皆邪正之相争也。大抵气血俱虚。不有荣养 筋骨。故为之振摇。而不能主持也。须大补气血。人参养荣汤。或加味人参养荣汤。若身摇不得 眠者。十味温胆汤。倍加人参。或加味温胆汤。
    人参养荣汤
     白芍(佐)熟地(臣)黄(臣)人参(君)茯苓(佐)白术 (臣)陈皮(佐)枣仁(臣)远志(佐)肉桂(使)五味(使) 甘草(佐)生姜(引)大枣(引)(此方当加当归身。) 此十全大补汤对子也。十全大补。但分气血。此方五脏俱补。无乎不至。虚寒甚者。当加附 子以治之。阴虚更妙。
    十味温胆汤
     枳实(佐)陈皮(佐)茯苓(臣)半夏(臣)甘草(使)远志(佐) 枣仁(臣)熟地(君)五味子(使)人参(君) 上加生姜大枣。 筋惕肉。皆因发汗攻表太过。邪热未解。血气虚夺。筋肉失养所致。或不因此。由素禀血 少。邪热搏于血脉之中。火性动惕故也。如伤寒不经发汗。七八日筋脉动惕。潮热来尤甚。其肉 不或。大便秘结不行。小便赤涩。以手按脐旁硬痛。此有燥矢也。加味大柴胡汤。如伤寒十 余日。曾三四次发汗过多。遂变肉。身振摇。筋脉动惕。此汗多气血俱虚故也。加味人参养荣 汤。如汗后虚寒不得眠。筋惕内。内有热。用加 味温胆汤。
    加味人参养荣汤
     人参(君)白术(臣)麦冬(佐)熟地(臣)当归(臣)茯苓(佐) 甘草(佐)川芎(使)五味(使)肉桂(佐)黄(臣)生姜(使) 大枣(使) 如阴虚相火动者。加酒炒知母黄柏。若阳虚下寒脉微者。加熟附子。肉桂倍之。不得眠加远 志枣仁。
    加味温胆汤
     人参(君)生地(君)白芍(臣)当归(臣)川芎(佐)枣仁(臣) 柴胡(臣)黄连(使)茯苓(佐)橘红(佐)半夏(佐)甘草(使) 上加竹茹生姜。 循衣摸床撮空。多是大虚之候。乃精神耗散。不能主持也。不问伤寒杂病。以大剂补之。多 有生者。伤寒论云。循衣摸床。惕而不安。微喘直视。脉弦者生。涩者死。此乃以脉之弦涩。辨 胃气之存亡。缘脉弦则迢迢而 长。知其胃气尚在也。故可以大承气下之而愈。然亦危极矣。必脉实症实者。方可行之。(下后 即宜大补。) 如经发表多者。用逍遥散加熟地。若发热至八九日外。舌黑。脉洪数无伦。已成败症者。竟 用人参一两。熟地一二两救之。甚者加煨姜三片。如经攻里多者。轻则四君子加归芍。或补中益气 大剂与之。甚者竟用人参一两。附子三钱。煨姜三片。以发其汗。然后用四君归芍调理。如病患 素虚。又发表攻里之未当。六七日后。面黑大喘。舌卷直视。语。舌滑而胎。脉软无力。按之 空虚者。以独参汤一两与之。(鼻梁尖上。涓涓如水。是其应也。)次用大剂疏肝益肾汤。汗大出 而解。如舌黑唇焦。大渴引饮。或兼大便溏泄。小便不利者。此必攻伐寒凉过多也。左归饮(不 用茯苓)加归芍救之。(阴亏甚者。其脉沉细而数。此时胃气将绝。更当重加参。)如遇粗 工发表攻里过当。真阴耗竭。燥结不出。将成败症者。一味养气补血。宿物自下。(至理名言。 读者宜细玩。轻者逍遥加熟地。或甘露饮。气虚者大剂补中益气汤。甚则竟用人参两许。熟地一 二两。)
    四君子汤
     人参(君)白术(臣)茯苓(佐)甘草(使) 一方无甘草。有黄。各等分。 有一种遇粗工攻伐过当。胃阴大伤者。浓煎六味饮与之。虚热者。合生脉散。中气虚者。六君 理中建中补中益气选用。 有一种不便而不食者。粗工必主便则邪去而膈清。才能思食。我独曰不然。必须养胃以助正 。助正以去邪。如养未到。邪不即去。不食不妨也。 有不能便而能食者。推陈致新。仓廪盈溢。自能通利。不便无忧。 心烦不安。身痛如束。或足冷耳聋。或咳或呕。乃是发之候。升麻葛根汤。(脉弱者可加人参。 食少大便不实者。倍用白术。)血热者。犀角地黄汤。俱可入酒芩连桔梗连翘元参薄荷叶天花粉 之类。热甚者。(口干舌燥。黄胎。)合白虎汤。以尽为度。脉伏心烦。谓之欲。烦止神静。 肌肤中无隐隐之状。始为尽。已出而口干脉洪者。竹叶石膏汤化之。或配凉药一二味。生地 丹皮之属。洪而无力。兼体虚烦渴。本方加人参麦冬知母。令汗出自愈。呕者。大半夏汤加减。 脉洪数有力。心下硬痛。口干而胎色渐黄黑色。乃燥矢为患也。大承气汤或大柴胡汤。看微甚而 下之。更衣舌润为愈。如未可下。有潮热烦渴者。且与小柴胡去半夏。合解毒。加栝蒌根主之。 或加大青亦佳。(大青味苦。大寒之物也。解心胸热毒。治伤寒发赤烦痛。)有内伤元气不足 之症。误作外感。虚火游行于外。亦发。第脉虚大。倦怠。懒于言动。自汗。为异耳。(因气 血虚。亦身痛心烦作热。若作有余治。立危。速进补中益气。熟睡热止为愈。)内伤发者。胃 气极虚。一身之火。游行于外。宜补以降之。大建中汤。内有伏阴。或误服凉药。逼其虚阳浮散 于外。而为阴。脉虽洪大。按之无力。或手足逆冷。过乎肘膝者。先用炮姜理中汤。以复其阳 。次随症治。
    大半夏汤
     治诸呕要药。 赤茯苓(臣)半夏(制君)陈皮(佐)生姜(使)
    大建中汤
     黄(君)人参(臣)当归(臣)白芍(佐)桂心(使)黑附子( 制使)甘草(佐)半夏(佐)生姜(引)大枣(引) 伤寒热湿伤脾。则身发黄。黄如橘皮而明者。热多。脉必数。(一身不痛。)解热为主。黄 如熏黄而暗者。湿多。脉必沉缓。(一身尽痛)渗湿为主。初起脉有力。能食不大便。茵陈大黄 汤微利之。(或仲景茵陈蒿汤)次用茵陈五苓散。以渗湿解热。稍久宜固脾胃。本方倍白术。 气虚。脉缓弱体倦。加人参。或参术健脾汤。伤寒发汗不彻。有留热。身面皆黄。多热。期年不 愈。食不减者。用茵陈栀子各三分(二钱五分为一分)升麻秦艽各四钱。共末。水煎服三钱。以 知为度。(秦艽退黄极妙。以性能退阳明经湿热邪气也。无湿热者。恐伤燥。宜慎之。)水湿伤 脾。脾寒。色见于外。为阴黄。脉沉身冷是。四苓散。(即五苓去桂)加炮姜茵陈。重者加附子 。从阴症治。伤冷中寒。脉弱气虚。变为阴黄。理中汤加茵陈服之。海藏云。伤寒病。遇太阳太 阴司天。若下之太过。往往变成阴黄。一则寒水太过。水来侮土。一则土气不足。水来侵之。(方 治如下)发黄。小便不利。烦躁而渴。茵陈汤加茯苓猪苓滑石当归官桂主之。(韩氏名茵陈茯苓 汤)发黄。烦躁喘呕不渴。茵陈汤。加 陈皮白术生姜半夏茯苓主之。(韩氏名茵陈陈皮汤)发黄。四支遍身冷者。茵陈附子甘草主之。 (韩氏名茵陈附子汤)发黄。支体逆冷。腰上自汗。茵陈汤加附子甘草干姜主之。(韩氏名茵陈 四逆汤。)发黄。冷汗不止者。茵陈汤加附子干姜主之。(韩氏名茵陈姜附汤)发黄。服前姜附 诸药未已。脉尚迟者。茵陈汤加吴茱萸附子干姜木通当归主之。(韩氏名茵陈茱萸汤。)赵宗颜 因下之太过。生黄。脉沉细迟无力。次第用药。至茵陈附子汤大效。(次第用药者。谓先投茵陈 茯苓汤。次茵陈陈皮汤。又次茵陈附子也。后赵秀才下早病黄。寸微尺弱身冷。次第用至茵陈四 逆汤。)有瘀血发黄。脉必微而沉。或沉结。不若瘀热之脉。浮滑紧数也。又外症必有如狂。腹 满。小便自利等候。宜于蓄血条求之。
    茵陈大黄汤
     治伤寒发黄。面目俱黄。小便赤。 茵陈(君)栀子(臣)柴胡(佐)黄柏(佐)胆草(使)大黄(炒使) 升麻(使)黄芩(使) 上咀。水煎。早晚食后温服。
    茵陈五苓散
     上以茵陈浓煎汤。调五苓散二钱服。日三四次。黄从小便下。以小便清为度。
    茵陈蒿汤
     茵陈(君)大黄(臣)栀子(佐)
    参术健脾汤
     人参(君)白芍(臣)茯苓(佐)陈皮(使)当归(臣)白术(君) 甘草(佐)大枣(使) 食前服。 凡感症复发。世俗必作有余治。必曰因食而起。殊不知有余不尽之邪。留滞阳明胃经也。盖 缘战汗后。元气亏损之甚。即以补阴得汗。力只及得七八分便住。表既得解。便能清爽。其不尽 者。复归阳明。加以一二日之饮食。与邪相蒸。复腾腾而作热矣。治之当何如。曰。舍补正气无 由也。当此之时。大汗一出。元气骤损。饮食入胃。生化迟缓。于是所留之邪。与新入之物。合 而为火。如根据时师。再作攻邪。元气益虚。热邪益炽。索然而死矣。唯以六君子汤。加当归投之 。纵有病愈增而热似甚者。乃是邪与食为元气所攻发。将出之候 也。守不过三日。复战而汗解矣。或于六君子汤中。加酒芩连朴更稳。中气虚而热甚者。补中益 气汤。加酒芩连。或曰。汗至七八分。而余邪何以复归阳明。曰。胃主肌肉。而元气薄故也。如 元气浓者。无此病也。如留泊肌肉筋骨。则为余毒。治法亦先补正。有阴虚劳复。微扶风寒与食 者。生地黄饮子主之。若其人素壮实。平日多火症。愈后劳复者。亦不得用攻伐。七味葱白汤主 之。损庵用麦门冬斤许。入淡竹叶香豉。频频饮之佳。海藏麦门冬饮子亦可。
    生地黄饮子
     生地(君)熟地(君)枸杞(臣)地骨皮(臣)黄(臣)白芍(臣) 天冬(佐)黄芩(佐)甘草(佐)枳壳(使)防风(使)
    七味葱白汤
     治伤寒或因起动劳复。或因吃食稍多。皆成此候。若复甚者。一如伤寒。初有此症。宜服此 方。 葱白(连须君)干葛(君)淡豉(半合臣)麦冬(佐)熟地(臣)生姜(使) 流水(以杓扬之)七味。用清水煎。去滓分二服。渐渐服之取汗。
    麦门冬汤
     治劳复气欲绝者。用之有效。能起死回生。易老加人参。尤妙。 麦冬(君)甘草(佐)粳米(臣) 先煮米令熟。去米。入药五钱。枣二枚。竹叶十五片。温服。(此方当有半夏。) 伤寒以咳嗽为轻。盖风寒暑湿。先自皮毛而入。皮毛者。肺之合也。虽外邪欲入脏腑。必先 从其合而嗽也。肺主气。形寒饮冷则伤之。使气逆而不散。冲击咽膈。令喉中淫淫如痒。习习如 梗而咳也。(或云咳则有声无痰。嗽则有声有痰)。初起脉浮紧。头痛拘急。恶寒发热无汗者。 冬月十神汤加减。余月芎苏饮加羌活。(二方轻重得宜。凡非时之气。皆可用。)如火盛者。加 凉药一二味。枯芩知母花粉地骨之类。如胃热熏蒸其肺而嗽者。合白虎。挟虚者。加人参。或人 参石膏汤。(若脉浮自汗。头眩眼胀。鼻塞清涕者。伤风候也。亦以十神芎苏二方分治。)脉弦 口苦。发热而咳者。少阳也。小柴胡去人参大枣生姜。加五味子干姜主之。若发热胸中烦满而咳 者。加炒栝蒌。若胸胁痞满。发热而咳者。加枳实。如下利呕渴。心烦不得眠而咳嗽者。猪苓汤 。四肢厥逆。腹中痛。泄利下重而咳者。四逆散。加五味子干姜。停饮与表寒相合者。小青龙汤 。(仲景谓表不解。心下有水气。干呕发热而咳是也。)停饮与里寒相合者。真武汤去芍药。 加五味子干姜细辛。(仲景谓四 肢沉重疼痛。小便如常。大便自利而咳是也。)有手足逆冷。(上过乎肘。下过乎膝。)脉沉 细而咳者。阴症也。四逆汤加五味子。有病伤寒咳嗽。喉中声如。与独参汤一服而声除。至 二三帖。咳嗽亦渐退。服二三斤。病始全。今人因右寸脉大。不知分别有力无力。妄投泻剂。死 者多矣。(大是豁大无伦。真空虚阴亡之象。若有余。其大必牢。内经五色奇咳论曰。五脏六 腑皆能令人咳。非独肺也。又云。聚于胃关于肺之旨。乃风寒上袭之初咳症。故辛散温润清滋。使 上焦之邪表散。咳斯愈矣。若后之水气停饮。与夫阴寒厥逆致咳。非温通开合。宗仲景法加减不 可。若套以时派表剂。则速之咎矣。此论反复辨晰次第用药。深得仲景之旨。而于哮喘喉声如 之症。与独参大剂。诚千古之卓识。今之昧此义者。盖多多矣。本草人参有定喘之功能。惜读 者漫不经心而忽之也。况喘症之虚者。由元海无根。致肾气不纳。脉之滑大无伦。斯时重用独参 以回元海。犹虑鞭长莫及。何敢咳药为也。又岂可与凡庸以脉大辄投泻剂而死者。同日语耶。故 揭出以告读是篇者。)
    十神汤
     白芷(臣)紫苏叶(君)麻黄(佐)陈皮(臣)川芎(佐)香附(臣) 升麻(使)葛根(君)赤芍(佐)甘草(佐)生姜(使)葱白(使)
    十味芎苏饮
     前胡(佐)葛根(君)枳壳(佐)桔梗(佐)半夏(臣)陈皮(佐) 桑皮(佐)杏仁(臣)川芎(臣)紫苏(君)生姜(使)大枣(使) 准绳方无桑杏前胡。有柴胡苓草。
    人参石膏汤
     治伤寒咳嗽不已。心烦。及风热头疼。精神不利。昏愦。 人参(君)石膏(臣)半夏(臣)栀子仁(佐)黄芩(佐)川芎(佐)茯苓( 臣)白术(君)生姜(使)作一服。
    四逆散
     甘草(炙君)枳实(佐)芍药(臣)柴胡(佐) 有感症汗不透。余热在胃。咳嗽不止。养血凉血不效者。每用六味饮必应。盖热气逼伤胃阴 也。有挟虚感症。用参等气分药而愈。愈后渐见干咳。乃余邪为胃气鼓动欲出也。若认作真虚 症。再投归脾生脉等剂。则重敛其火。渐伤阴分。而成弱者有之矣。宜养血凉血。顺其势而导之 。不可泥为补剂得力之后。寒凉伤中。畏而勿用也。有阳明症。宜汗不得汗。渐见咳嗽吐痰者。 此时取汗。益不可得。只投清润之剂。如二冬二母天花粉地骨皮之类。寒热未止者。小柴胡为主 。加入上药。久久痰清咳止。经络热邪。即从此解。虽终 不得汗。亦有渐愈之理。 凡伤寒汗出不彻。邪热结耳后一寸二三分。或耳下俱肿硬者。名曰发颐。此为遗热成毒之所致 也。宜速消散则可。若缓则成脓。又为害也。(竟有失于汗下。中宫伏热郁极。发为胃痈者。须 细审之。若漫不加意。懵然执伤寒之成法以治。鲜有不溃败者。)感症有三四日后即发痈者。有 一起便发者。治皆不外阳明一经。(初起亦有兼少阳者)有一种感症。被俗师混加汗下。以致诛 伐太过。气血大伤。究竟所感之邪。郁而不泄。发为痈肿。此时急为补正大剂。参归术加熟地 两许以救之。庶可起发收功。若用连翘皂刺芩连等。去生便远。有肝肾大虚。发于至阴之处。道 路遥远。必煎剂送大填大补丸子方效。否则迁延时日。拖成弱症。终不救也。有一种火实之人。 所感又重。非大剂辛凉。及重用石膏不可。(甚者须加大黄)而医者过于小心。始则略为解 散。至三四日后。便用养阴之法。以致邪毒郁伏。发为痈肿。当急以清解透发之药消之。若作骑墙 之见。兼用固本等。则热邪为润药粘滞。不得透达。必成大害矣。慎之慎之。(固本等所以养胃。 今服养阴药既多。则胃中津液原不竭也。且遗毒既自经络而达肌表。自当因势利导之。)遗毒发 颐。用槐花四五两。微炒黄。乘热入酒二钟。煎十余沸。去滓热服。未成者。二三服。已成者。 一二服。胃弱者忌。又法。用生忍冬藤(即金银花藤)四五两。生甘草节一两。 先用水二碗。煎至一碗。再入酒一碗。煎十余滚,去渣饮之。渣敷患处。
    连翘败毒散
     治发颐初肿。服此消之。 连翘(君)羌活(臣)独活(佐)荆芥(佐)防风(佐)升麻(使)柴胡(臣) 甘草(佐)桔梗(佐)川芎(佐)归尾(佐)苏木(使)红花(使)天花粉(臣) 牛蒡子(君) 上水酒各半煎。徐徐温服。(如未消加蛤粉炒穿山甲一钱。肿至面者。加香白芷一钱漏芦五 分。大便燥实者。加酒浸大黄一钱五分。壮者倍之。凡内有热。或寒热交作者。倍用柴胡。加酒 洗黄芩酒炒黄连各一钱。)
    内托消毒散
     治发颐有脓不可消。已破未破服之。 人参(君)黄(君)当归(臣)川芎(佐)防风(佐)白芷(臣) 升麻(使)柴胡(佐)甘草(佐)桔梗(佐)连翘(佐)金银花(佐) 上水酒各半煎。徐徐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