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后之症。变怪百出。要不越乎虚实。实则瘀血凝滞。虚则去血过多。凝滞 者攻之无难。去多者挽之匪易。此人参之可用不可用。判若天渊也。然有 元气大虚。而恶血未尽。则以四君子入芎归肉桂益母。或去术倍参。加二 陈。一以补中气。一以通血脉。庶有当乎。矧且其因多端。不易枚举。有胎前 受病而发。有坐草过艰而致。有杂病相侵而作。有本质柔弱而得。如胎前 饮食停留。而产后不化。或感冒发热。而产后弥甚。或疟痢太乏。而产后益 虚。或祈望得子。而不育滋戚。或产女已多。而中情鲜悦。或茹荤太早。而寒 热顿作。或起居骤聚。而外邪干侵。或惊恐偶得。而心神欠宁。或恼怒不谨。 而肝气怫郁。凡此数者。毋论恶血之凝与不凝。皆足为产后之累。且男性 急速。产母受病恒少。女性阴滞。产母受病恒多。元气强壮。产母受病易愈。 元气素虚。产母受病难疗。如余内子。戊戌年。得双胎。产以前。自五月至弥 月。形体削瘦。日进参三钱。可纳谷半盏。若缺参一日。食便不入。临产旬日。 日进参两许。果易产而安。产后亦经无恙。及甲辰春。复得一子。胎前未曾 服参。产后大虚。二旬外。忽面青多怒。时昏晕不醒。脉得纯弦而细。饮食不 入。余知其真气已衰。心脾既失所养。肝木从而凌肆。即以归脾汤入参五 钱。熟附一钱。投数剂。屡止屡发。益参至一两。附二钱。亦如故。再加参五钱 附三钱。其势犹未定。乃益参至二两。附四钱。怒始解。昏晕不作。以后参附 渐减。调理两月余而愈。余始叹人参之功。回元气于无何有之乡。亦能调 脏气于大不平之日。若使此症临于病家。焉肯亲信而服参不辍有如是 耶。余故论产后。而实举以告云。 一女子产后八朝。医妄以滚痰丸进。遂上呕下泄。昼夜不止。吴门周子云 来疗之。投参八钱加赤石脂禹余粮呕泄俱止。后其家。又有一生产者。 医作外感治。面赤气喘。肢冷脉弱。乃延余诊。云来亦至。余见其中气空 虚。欲以归脾入炮姜与之。云来曰。先补阴后补阳何如。余曰。火气即浮。 敛之有何不可。遂以六味汤入肉桂远志枣仁。气渐平。脉渐出。余辞归。 忽复厥逆。复延余。余以他往不及。云来用人参四钱。附子八分进之。向 安。因托吾友松声唐子。复与云来商温补而愈。但因年少。气血偶衰。病 虽痊。后发痔漏。用滋阴降火。每致缠绵。观此知用药之不可轻也。 一女子胎前发疟。面色痿黄。余以六君子连进。疟未止而产。产而疟愈甚。 恶露少行。一友进以炮姜。腹中大痛。恶血不下。余用延胡芎归益母山 楂陈皮一剂。痛止血行。再以六君子倍白术。不数剂。脾气渐旺。疟乃止。 一女子产后。去血过多。乃发寒热。肢冷脉微。余以八珍汤入姜附。一剂而 寒热止。数剂而食进神旺。遂得霍然。 一女子产后。以不遂愿。兼怒而戚。恶露未透。身发寒热。自汗如雨。时见谵 妄。余以远志茯神枣仁木香杜仲当归益母。连进而汗止。但谵妄未除。 以前药入牛膝炮姜。下积血一块。昆山郑氏至。商加萎蕤四钱。贝母二 钱。车前一钱。又三剂而神安。继以调理而痊。 一女子产后发肿。加之喘满。但恶露绝不下。与消肿药不效。用五灵脂延 胡索桃仁泽兰红花牛膝。恶露大下。喘止肿退。后用调补而愈。 一女子胎前腹痛。坐卧不宁。至夜半。气息淹淹。脉遂歇止。胎亦不动。余虑 其胎气已损。急服无忧散一剂。痛稍止。胎未动。以芎归汤当归一两。川 芎五钱。血余二钱。顿煎饮之。脉遂现。胎遽动。继用独参汤无忧散相间 服之。乃产而安。 一女子素有病。余虑其难产。令预备。加味芎归汤。及产时。胎果下而不遽 下。稳婆告急无措矣。余令急煎前药与之。未及半时。即得产矣。此皆余 所亲验者。先哲立方。抑何神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