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氏(春甫)痘疹泄秘〕一卷存 〔匡氏(铎)痘疹方〕一卷存 王敬民序曰。昔人谓不为贤相。当作名医。医之道难言哉。乃幼科则尤难。而痘疹。则幼科之大关节也。 余承乏大名之明年。适匡公来守是郡。政暇出所辑痘疹书视余。余庄阅已。喟然叹曰。仁哉公之为心乎。今天下 父母之心。孰不欲仁寿其子。顾天于痘夭于疹。以伤天下父母之心,岂皆造物者之默运欤。实明医之希觏也。公 刊定是书。流布天下。俾荒村僻。咸得以对证选方用药。收奇效于万全。即在在皆明医矣。昔汉以父母召杜公。 亦今天下之召杜乎。贤相名医。公当终兼之矣。公名铎。登乙丑进士。由左掖出守是郡云。万历甲戌岁孟春上浣 之吉。赐进士直隶大名府推官西华王敬民书。 〔支氏(秉中)痘疹玄机〕四卷存 小引曰。医家以小儿科为难。至于痘疹。号为尤难。盖其禀受之毒有浅深。则其所发之痘有顺逆。如顺者可 必治。逆者不可治。惟介乎可否之间。兼之以他证者。则必藉药力以维持之。然昔之立法者。不偏于寒热。则偏 于攻补。以致今之胶柱调瑟。不知合变者。惟执前人一定之方。以变化不测之证。往往陷人于虚虚实实之祸。非 人不之知。虽彼亦不自知。余窃悲之。乃即痘之始终本末类次。为论随症。附以方药。盖惟因人之气血虚实寒热。 痘之多寡轻重。相机施治。并录其所治者于后。以备参考。初未敢削规裂矩。别之枢轴。妄为臆说。以欺世误人 也。录成。名之曰痘疹玄机。期与同志共之。因付诸梓。若曰良医不立方书。此则吹齑之谈。非仁者之用心也。 览者幸相谅焉。是为引。万历甲戌孟冬日。改斋主人支秉中书于仁寿堂。 〔汪氏(若源)痘疹大成〕一卷存 〔郭氏(子章)博集稀痘方论〕医藏目录二卷存 自序曰。昔秦越人入咸阳。闻咸阳人爱小儿。即为小儿医。咸阳人无不称善。顾其自言曰。圣人豫知微。得 早从事。则疾可已。又其对文侯曰。长兄于病视神。未有形而除之。故名不出于家。中兄治病。其在毫毛。故名 不出于闾。若越人者。血脉。投毒药。副肌肤间。而名出闻于诸侯。夫医者理也。理者意也。意者发也。药者 瀹也。瀹者养也。圣人无死地。非能长视区宇。骋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泉。如然。独其防之者。豫莫得而死 也。不待其发。而后意以药之。瀹而养之也。故曰。发乎不意。则全胜而无害。医如越人。犹不得于其长兄并 者。越人治形。长兄治其未形。病未形而治之。即圣人之所谓豫也。若婴孩之病。惟痘最属邮不可不早豫者。脉 者不得定。口莫能抒。一七少。生死旋踵。防之不豫。待其发而后为之所。则虽起越人饮以池水。吾未必其万 全。而矧其付之诸矫氏矣。予往往悲焉。泛读方书。博咨国工。得一稀痘方论。遂为手录。久之成帙。间以饮 未痘见。辄饮辄效。即未能置方书。蠲药裹。委诸空虚。顾用之未夭未乔之先。遏之始然始达之顷。亦庶几所谓 豫且早者。夫痘者胎中之毒阳火也。诸家方论。言人人殊。总之解蕴毒。泻郁火。毒解则利。火泻则凉。脏亡停秽。 痘恶从发。理有固然。亡足异者。予来泗上。苦淮水混混不可食。庖徒多方。告曰。投之桃之仁。曰。杂以绿小 豆。又曰。沉之矾。如其言。顷焉清冽可鉴须眉。痘之可稀。大都类此。或谓治痘家无虑十数书。既晰且详。何 弃其全。而仅录其半。噫乎欲火炽矣。贪水溢矣。其登彼岸。而脱火宅者。几何人矣。吾执其半。而早从事犹全 也。非然。即全书具。亡足以为也。故曰。至人之不病也。以其不病。是以无病。病而曰吾有古方书。挽矣。时 万历丁丑孟秋既望。默逸拙者青螺郭子章书。 朱彝尊曰。郭子章。字相奎。泰和人。隆庆辛未进士。历官都御史。巡抚贵州。进兵部尚书。(明诗综) 〔吴氏(子扬)痘疹二证全书〕医藏目录四卷未见 朱一麟曰。吴东园。字子扬。泾上人。 〔小儿痘疹要诀〕医藏目录四卷未见 〔李氏(实)痘疹渊源〕未见 〔张氏(晴川)痘疹便览〕未见 〔李氏(言闻)痘疹证治〕未见 按上三书。见于本草纲目采用书目。 〔龚氏(廷贤)痘疹辨疑全幼录〕三卷未见 〔胡氏(廷训)补遗痘疹辨疑全幼录〕四卷存 按是书。与陆道元补遣痘疹金镜录。全然不同。考陆序其书。在万历戊午。而朱仁斋锲行是书。在万历戊申。 相溯十年。乃知胡书先陆而成焉。且所载诸论。多与龚廷贤诸书相符。自发热三朝生死。至结靥三朝生死五则。 及麻疹附余章。见于古今医鉴。济世全书。颜色轻重篇。痘疹辨疑赋。见于寿世保元。论痘始终总要篇。见于普 渡慈航。原书之出于廷贤者。亦可知焉。盖翁仲仁取龚说。而为己所撰。道元更袭胡补遗。以托名。后人不察。 特奉全镜录。为痘科之章程。而是书殆废不行。江旭奇痘经大全。二书互引。孙一奎痘疹心印。特称翁说。其在 当时。真假不辨若此。夫廷贤亦一代之名医。所着诸书。盛行于世。更岂为此狡侩之伎俩耶。仲仁麻疹心法。又 与万氏世医心法相类。偶足以证其袭用之迹矣。是说闻之于医官他田柔行(晋)。精确可喜。盖其祖嵩山翁(正 直)受治痘法于归化人。戴曼公(笠)。而戴在明。尝从云林龚氏而讲医术云。其学有所渊源。宜乎柔行之表章 是书。以谂后世矣。 〔孟氏(继孔)治痘详说〕一卷存 自序曰。古人云。宁治十男子。莫治一妇人。宁治十妇人。莫治一小儿。黄帝曰。吾不能察其幼小。是以小 儿医为难也。而不知其所最难者。犹莫甚于婴儿之痘疹。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吉凶在反掌之间。生死在旦夕之 内。可不慎欤。治痘者若不能表里虚实。气血寒温。毒势深浅。而施治焉。未有不为害者。于深慨夫治痘之医。 或有拘于日数者。或有拘于方书者。当用升麻药保元汤。而强执不用。不当用者。则又妄用之。血不足矣。反补 其气。里本实矣。反补其虚,热毒盛矣。反助其火。阳气脱矣。反解其毒。实实虚虚。损不足而益有余。如此死 者。非医杀之乎。病死不之知也。为人父兄者。亦不之知也。至于方书所载。又有偏于温补者。有偏于凉泻者。 有先人之妙用则可。无先人妙用则误矣。岂应以当今粗率孟浪之见。滑诈嗜利之人为之哉。予素研穷于此。尚未 得其奥旨。因被逮淹禁比部二载。遂将闻人氏钱氏陈氏蔡氏。及痘疹全书。玄机博爱心鉴等书。细加参详。将其 已出未出,长发灌浆收靥。形色治法。肤浅易晓之 说。采集及予素所经验者。编成一帙。名为治痘详说。不特宜于东南。虽西北之人。亦不越是矣。惟高明同志者 校之。时万历癸巳夏后学孟继孔识。 〔柳氏(樊邱)痘疹神应心书〕二卷存 谭起岩序曰。余家世南云。去和夷七千里而遥。戊戌夏。捧檄来游。维时母大人春秋高矣。儿才五龄。意犹 豫不欲发。母大人曰。而夙志谓何。何以吾为念。吾尚能与而俱西也。如虑此五龄儿。独难得一岐黄家乎。遂 促装行。今年春之正月。儿偶发热。医不意痘也。药之。已而见点矣。又药之。转见昏闷。舌黑。头腰痛。诸恶 证并生。医无所复之。察形诊脉。第谓必死。余母大人与余妇。携持号哭。声彻外庭间。而余亦勉强从延陵季子 事。乃阖境人士。犹皇皇为余走望于神。有如卫父兄而捍头目者。顷之。部民刘文光扣璧请见。余因辟内而见之。 渠以捻子照儿面三部。便跪而前曰。民得请于神矣。请听民。民传有九味神功散。当令必生。余造次恍惚。计莫 知所出。一惟是听其便宜。而专制之。日晡散就。煮以饮儿。稍得睡。再煮以饮儿。稍得睡。再煮以饮儿。稍知 寻母。又再煮以饮。东方白矣。儿遂大悟。索粥饮。更穷日夜。进一服。副痘渐出。佐以紫草茸。毒尽解。而红 活可爱。余始大神其术。至问所从来。即以是书进。余受而卒业。则正统壬戌间上饶樊邱公教授凌江时所着。而 其弟子裴生庶为之论治者也。嗟乎。方神方也。公神人也。余见再生。又神视于民而应之者也。独恨公以南人宦 南方。而其着述编刻。更自南方始。南人治痘疹家。往往不闻珍录。即录之亦第引其发渴痒塌一二款。以备参互。 如类聚保赤诸书止尔。无甚赏识也。岂不谓参着难常试。遂于神剂妙论。一切资覆瓿乎。抑其所编次者。浮漫不 雅训。剞劂氏又鲁鱼任意。或令观者厌薄之。致未尝致目乎。不然。何此土此书。既廑廑有之。而用其万一。而 在吾南土。则尤泯泯也。余特为之正其讹。汰其冗。补其阙。叙而一再锓之。题其额为痘疹神应心书。一以庆吾 儿之遇。一以拜神人之嘉。一以广邱公神明之德于无穷也。至其立论主方。圆神断制。具方论中。中所称紫草茸 者。出乌思藏。自是一种。用之化毒活疔。活血排脓大有神。又邱公所未常见。未常用矣。并缀数语。具入心书。 只眼者当自得之。 按是书收在于王象晋简易验方第六卷。题曰贵溪柳樊邱可封裁定。余别藏钞本痘疹心书二卷。不题撰人名氏。 盖亦是书。考书中载逆顺险三候图。及保元等汤。则其说原魏氏心鉴而演之者。非正统中人所着。起岩之语。殆 不可信焉。孙一奎痘疹心印。朱一麟治痘大成集。采录其论。似出于嘉万间者矣。 〔亡名氏毓麟芝室秘传痘疹玉髓〕二卷存 〔治痘三法〕一卷未见 〔小儿痘科〕一卷未见 按上二种。见于淡生堂书目。 〔卢氏(铣)痘疹证治要诀〕五卷存 〔丁氏(凤)痘科玉函集〕八卷存 蔡曰兰跋曰。竹溪丁先生幼习举子业。卓有致君泽民大志。历数科而名不流。慨然托医道以利物。且曰。诸 证惟痘科杀人较多。由药误之也。独留神在此三十余年。闻善理痘者。无远近师之。又上交黄龙二先生医谱。每 看方书。虽夜分不寝。是于痘科真有得者。至壬午春。大试其所得。以活都中残喘。诸药附应。兰异其有秘书。 乃恳之授。及授间乃 校阅黄龙旧着。又百恳之。又出黑舌等六心方药。兰检诸书无为。乃拊兰背笑曰。老友此腹稿也。兰叹服久之。 始信先生之心法在是。余可推矣。盖先生与兰。犹晦翁季通也。出是托梓人。刊附玉函集。而先生莫可。兰又以 昔之活人心讽之。先生遂自道曰。子之言然。壬午夏江西门生丰城县虚所山人蔡曰兰恳刻。 按江宁府志。为丁毅所着。是书全袭黄廉痘疹全书。而第八卷。附古西蜀龙公说心法六条。无复所发明矣。 〔管氏()保赤全书〕二卷存 沈尧中序曰。书云。若保赤子。此言何谓也。盖赤子之心。真心也。而未必能施之民。苟以保子之心保民。 然后可以为民父母。虽然。九垓一家。万物一体。而若之云者。犹两之也。岂以理一而分殊耶。若乃方书所贻。 则保子保民一而已矣。余阅素问。知医之道渊深微奥。未易窥测。世所传丹溪东垣诸书。其术颇备。独痘证书。 多所缺略。吏治之暇。访之管孝廉。得所遗书若干卷。因命医工。互相校正。梓之以传。可以保子。可以保民。 可以保陵民。亦可以保四方之民。故直命曰保赤全书云。时万历乙酉仲夏之吉。赐进士第文林郎嘉禾沈尧中执甫 书于阳春堂。 聂尚恒曰。近年有庠生管。编集保赤全书。载痘疹方论。颇为详备。然其人博而不精。未谙妙理。所论气 血虚实寒热等。理多混杂。未能融通。所论其证该用其方多卤莽。又多乖舛。而不得其宜。在明者得之。犹可备 参考。若昧者执而用之。鲜不误事。予恐其无益于世。而反惑世也。 〔朱氏(惠明)痘疹传心录〕十九卷存 朱凤翔序曰。吾家济川有深心。少学儒成。毕业辄弃去。以为老逢掖无补世用。其不如他道也多。我其为秦 越人哉。于是遍搜岐黄家书。读之至哑科。心动曰。隶是科者。其有深意乎。科以哑称。志无言也。无言之疾。 不由已致。无言之医。不由形治。疾不由己者。小子所不免。治不以形者。庸医所不能。心解者垣外遇之矣。然 则吾所读糟粕已夫。于是废书兀坐觅心。了不可得。而会王先生从云间来。言下似有醒悟。曰。心在矣。由此试 其术。然已解。自予族党。达乎。以及乎乡。遂之子弟获寿者良多。以故济川声藉甚吴中矣。而间又取其 所已试。作为日录。凡如干篇。诸缙绅好为之序。而付杀青以广之。弁曰传心。盖济川得心于起云氏。起云云。 得心于虚明氏。虚明吾不得而知。吾以题吾词。 臧懋中小传曰。济川先生姓朱氏。纬惠明。考亭一十四世孙也。其先生父钮宦长兴。遂徙家居焉。世世以儒 术箕裘。而缙绅青衿。肩摩毂击。先生少习毕业。数不偶于有司。辄掀髯念曰。儒者究明心学。其在仁天下哉。 世有晦其身。以行其道。使此心生意。周流活泼。以传之乎无穷。吾愿足矣。于是遍搜岐黄卢扁仓公之书。以哑 科为揣摩。揣摩成。候阴阳。调虚实。刀圭之所投。十不失一。先生曰。此犹以方书治也。赤子疾不由己。而口 不能言。成方安可凭也。退而深维。察表里。测顺逆。耳目之所望。百不失一。先生曰。此犹以意见治也。呱呱 稚。生存亡绝。动关一剂。苟乏真传。总亦而中耳。于是凝神索玄。务得其所以不能言之心。官知止神欲行。 挥霍之乃疗。千不失一。佥曰。神哉。技至此乎。先生曰。此犹以治治。非以不治治也。吾所以验立断案。参画 成法。留为左券。俾一览而人尽 知医。吾足迹之所不到。心息到焉。傥所谓周流活泼。以传无穷者。其在兹乎。先生为人。冲夷恬雅。德质履素。 动止自渠。有先辈风。医声甲于郡邑。绝不作时医矜饬态。无分贵贱与早莫。叩无不应。应无不中。间逢不治。 亦以宜陈。而毋或延缓其期。狐疑其见。当夫破群议。排俗说。持论侃侃然。及其成功奏效。呐呐耳。恂恂耳。 是以缙绅大夫。不独神其技。而贵其人。至于乡里之孤寡。村落之茕孑。亦狎于先生亲昵。而毋至却走也者。盖 先生之仁风。实有以来之也。以故济益博。试益多。法益变。用益神。奚独仁被一世。后有作者。恐亦不能易已。 然则如先生者。且尝不愧考亭。奚负缙绅青衿哉。赐进士出身兵部观政臧懋中撰。 〔朱氏(栋隆)痘疹不求人〕一卷存 徐维楫序曰。余亲家春海朱君乃江西宪副朱平野公之长子。自幼颖异。攻举子业。补京庠弟子员籍。有文名。 屡屈场屋。后因母氏遘疾。侍汤药者十年。遂刻意医学。自轩岐素难诸书而下。迄守真子和仲景东垣诸家着述。 悉考究精详。至于痘疹一科。尤注意焉。凡钱仲阳之药证直诀。陈文中之痘疹方。闻入规之痘疹论。魏直氏之博 爱心鉴等书。更与名医参考研究。殆二十余年。撮此易简切要者。直指以示人。俾一展卷。而方证了然于心目。 取效易如反掌。又访制蜡丸三种。以备危急。治痘初出者。名稀痘丸。五六日用者。为快斑丸。十日后者。为解 毒丸。俱应效如神。真治痘疹始终之圣药也。倘远方下邑。医药所不及者。预蓄此丸。临时服之。即可保全婴 幼。免求医药矣。故名其书曰。不求人。呜呼。公之用心仁矣哉。使此书行之一方。则一方之婴幼全矣。行之天 下。则天下之婴幼全矣。其与良相博施济众之功用。岂有二乎哉。君文刻廷寿易简周天诀。即能健脾祛病。其谓 延年可知。且明农于天津静海。已舍药几三十年。无非欲人并跻寿域意也。故余乐为序云。春海讳栋隆。字子吉。 号瓶城子。锦衣籍。镇江府丹阳县人。时万历二十三年。岁在乙未。夏六月望日。渤海徐维楫并书。 〔翁氏(仲仁)痘疹金镜录〕三卷存 〔陆氏(道元)痘疹金镜录补遗〕三卷存 自序曰。金镜录者。乃翁氏所辑诸书精要。与其平生鞅掌历试。汇而成集。真儿科妙诀也。医称寄人生死。 故与儒家共名为活人术。俗以儿科。不列于大成。不知天地生人。初无二理。况痘疹所关非细。岂浅浅肤见所能 尽哉。元自幼业儒。不获窥宫墙咫尺。乃谋诸家君。命习弓裘。苟得一展活人艺术。亦于此生无忝。遂以家传翁 氏旧本。讲究初终。潜玩融液。按而行之。参酌时宜。元父子借以少效微劳。虽不敢自谓活人几许。然皆翁氏力 也。补遗者。补录中诸论。诚金镜隙光余照。未附杂证。亦以补痘科所未及。殆望闻问切具备。而保传之力。尤 不可阙也。孰非所以拂金镜之尘者乎。痘科方书浩博。然旨趣要归。曲中膏肓者。殆不越此。愚是以多赘。幸同 志者鉴云。明万历戊午阳月。云间南阳陆道元识。 平湖县志曰。陆金二子。道光号明。道充号宾。道光精幼科。道充诸生。亦精医。人称二难。有陆氏金 镜录。 〔亡名氏金镜录钞〕医藏目录卷阙未见 〔唐氏(守元)后金镜录〕未见 〔顾氏(行)痘疹金镜重磨〕未见 按上二种。见于浙江通志。 〔汪氏(琥)广金镜录〕未见 按上见于李逢春伤寒论并证广注跋。 〔翁氏(仲仁)麻疹心法〕一卷未见 〔陆氏(道元)增补麻疹心法〕一卷存 〔孙氏(一奎)痘疹心印〕医藏目录二卷存 小引曰。余考痘之为证。上古轩辕秦越人淳于公辈。未之论列也。自东汉建武中。南阳征虏。染流中国。时 谓之虏疮。医者以蜜煎升麻。数数拭之。然则痘盖肇于东汉也。已显。奈何张仲景华元化王叔和皇甫谧褚澄孙真 人王冰许学士诸名公。亦未之置喙。至宋钱仲阳而下。陈文中李东垣王好古朱彦修乃始言之。迨刘之幼幼新书。 王宾湖之幼科类萃。徐用之袖珍。寇衡之全幼心鉴。汤衡之婴童宝鉴。高武痘疹正宗。汪石山痘疹理辨。魏直博 爱心鉴。李言闻痘疹证治。痘疹要诀。闻人规胡大卿八十一论。李实痘疹渊源。翁仲仁金镜录。万菊轩痘疹心要。 俞东皋痘疹卮言。皆特以痘疹为言者。不下数十家。各相发明。以无遗漏。宜乎今之婴童。可无虞矣。何为年来 痘疹一临。殇轻相踵。十不保五。曷故哉。屈数前书。不为不多。吐心露胆。不为不悉。岂多歧而亡羊耶。抑其 术犹有未臻者耶。嗟嗟。书不尽言。言不尽意。明者当心得之已。古谓用药如用兵。岳武穆云。车而后战。兵法 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书安能使人人必克胜哉。矧今之业专门者。以痘为秘术。为禁方。固不道其道。心 其心。各师其见。各颛其法。而不思融洽众理。以契所归。故乃宗张喙李。是甲非乙。殆派纷而不会其源。曷能 齐其治哉。余烛斯弊。每为痛心。故节录各家成法。参以鄙意。会而同之。名曰痘疹心印。庶好生君子。得以窥 其窍妙云尔。 〔郑氏(大忠)痘经会成〕九卷存 自序曰。仕宦而至将相。幼学而遂壮行。此人情之所欲。而今昔之所同者。倘不幸而逸。则虽困守穷经。总 之博一所志之为愉耳。先儒曰。生无益于世。死无闻于后。是虚生也。余不佞。生逢盛世。唯惴惴抱虚生惭。遥 瞻高曾大父。咸以齿德膺大宾。大人讳天宪。以尚书掇科目。仕大中大夫。致政。只以阴骘二字。砥砺课曹。故 余向也闻之。不能一日妄耳。时偕二季弟进胶庠。负大志。求克夙抱。奈碌碌为名教羞。则所志谓何。一日大人 患喉疾。因检丹溪朱先生医传。先生曰。吾既穷而在下泽。不能以远至。其可远至者。非医耶。夫丹溪古名儒也。 方其始弃儒术。而业医以终母养。可以言孝也。医学之传。可以言仁也。倘所云青囊皆仁术非耶。不佞喟然曰。 丹溪我师也。我其掇习一二什科。为大人扶弱疾。效丹溪以终养可乎。乃大人不喜药。余因分心痘疹。藉慈幼以 终先君积德之训焉。曰。咨长者非症于酒。则于色。斧伐自伤。未足惜也。惟婴儿冲然无知。受胎孕之毒。遭 縻烂之惨。则痘疹又医家急务也。矧吾湖南方多瘴。痘疹盛行。悲声道路。耳及而心伤之。于是传神丹溪。手不 释卷。然未闻其所谓宗旨者。学尚模棱。亲友召问。执守靡应。曰。余焉敢以操孤疑。为婴孩误。无何二幼儿连 罹此患。亦索手听命于医。皆为所促。不佞悼我儿之受误。而因悼天下之误群儿者不少也。遂益置寻百家。以求 所谓宗旨者。将得之。偶岁首梦一神王飞。道经弊地。余披葛衣而谒之。王曰。痘疹书。子可用心救世无辍尔 医业也。时梦寐逼真。醒觉惊汗。口占曰。苍天岂忍婴儿蠹。特遣神 明惕我心。自此心之忧危。不啻虎尾之蹈也。遂益置心于百家之书。始豁然得其所谓宗旨者。遂着宗旨论。俟孟 夏果有报者曰。潮城痘至。未竟。又报者曰。痘及榕城矣。始知葛衣之衣。示夏至之义也。奋然应梦而出。以不 肖之身。窃好生之仁。人有痘必报。报必至。至而幸效者十九。二十年间。摅胸臆若神扶。此岂余之功也。神之 力也。至是纵不敢谓痘医司南。意不复为掇拾卢扁者愚弄已。屡负谢金至。余每谢之曰。仆不能以道为济。胡宁 以药为市。若然。则大丈夫所谓博一所志者何。岂以婴孩性命。为囊橐计也。呜呼。慈幼一点。愿垂夭年。再拯 群婴。奈衰朽逼眸。气不辅志。乃汇辑百家之书。焦思劳神。废寝忘食。择其精稳治验者。辍简成文。兼以特见 参详。以补未尽之旨。意者遗后人再步我躅。于以延我业于无穷。流我心于永世。胡敢自居章程。更为高明者厌 弃哉。不虞诸君按舍恳请莫何。盖咸欲扩贾父之恩。为群婴保命也。余骇然辞曰。予非不知衰朽之躯。无以济若 事。故以言代身者。我之愿也。第始惧秽眼。终惧误人。矧此生既不能振先君遗绪。更以刀圭末技。贻方家耻。 诸君将欲何为。乃诸君强之曰。大丈夫何若奔尘事业。但志得远酬罢耳。君以末技为辞。将以医之无用乎。无用 之用。其用乃弘。而济人利物。即造化且让功也。果欲为青囊秘。则二十年之履历劳悴几何。而几上之纸笔。更 不能为盛世之珍。何益哉。君毋虑焉。余曰。俞。逐出所撰。付剞氏之梓。得授名曰痘经会成保婴慈幼录。得我 之心哉。得我之心哉。倘此书而可用。则非予一人之德意。实缙绅诸君作成之力也。虽然。人心难符。趋向不一。 知我者其惟此书乎。罪我者其惟此书乎。余不自揣。而遂为叙。万历岁己亥阳月之吉。东粤榕邑英翰郑大忠志。 〔张氏(宇杰)清源活水保婴痘证百问歌〕九卷存 〔阴氏(有澜)痘疹一览〕医藏目录五卷存 刘曰梧序曰。余按痘疹流布。世号为婴童人鬼关。无几免者。修天固原于天命。在人事之乖舛者亦多矣。不 佞盖谭虎而色变焉。承乏江左。偶从宛陵。得博爱心鉴一帙。乃治痘方论也。余喜其简而有体要。而字版蠹蚀不 可读。间以示芜医阴氏。欲令校而重梓之。阴起而对曰。唯唯否否。是书大旨在扶元气。执枢者保元汤一方。此 探本之论。王道之宗也。然人生禀赋浓薄不齐。气血亏胜互异。受毒浅深亦殊。标本机宜。观变消息。谭何容易。 若执一方。以徇众病。不几于胶柱而鼓瑟乎。余曰。然则子固精诣其技乎。则又起而对曰。唯唯否否。澜早岁受 医。即兼治痘。所经阅不知几千百。岂谓能尽死而生之。然以数十年之所尝试。人天善败。稍稍窥一斑焉。间有 所得。则笔而存之。通且成帙矣。余亟令取而卒览焉。则见其源委有致。攻治有。缓急先后有序。而又经分证 别。穷指极归。而卫本抉元之意。实不背心鉴崇重之义。因击节而叹曰。痘疹证治。以彼所重若此。然素难略而 不载。仲景语而不详,此后陈钱二氏。或主攻。或主补。各守其说。意不无偏。鲜有括囊而得其要领者。子是 之集。折衷融贯。成一家言。可称完书矣。是不可以不传。其以付之剞劂氏令子之苦心。不至湮没。而且以嘉惠 将来。俾有所持循。毋委命庸医。而婴童得全其天年也。则不佞校刻博爱之初心哉。君姓阴。名有澜。九峰其别 号也。嗜学好修。常从吾乡胡郭邹诸君子问业。而有得者。不独以医振江之南北已也。时万历壬寅中元日。巡按 直隶监察御史豫 章生父刘曰梧书于姑孰之大微堂。 〔稀痘方〕医藏目录一卷未见 〔吴氏(洪)痘疹会编〕明志十卷未见 〔何氏(洛英)痘疹发微〕一卷存 自叙曰。管公明有言。善易者不论易。盖变易乃所以为易。执而不变。即宏羲先天。犹属赘画。而况区区论 说乎。医亦宜然。余夙多病。雅志岐黄。独于幼科懵焉。适子女患痘。委之族医。不问寒热。率投方剂。余时 心知其非。而未有以难。遂两伤于虎。痛愤悒郁。日取诸家小儿方书。究其肯。久之恍若有得。乃识古人治痘。 气血表里虚实。酌量变化。本自昭然。而医固未谙也。晚岁得子颇艰。复值痘疹流行。家人耸于畴昔。五色无主。 余独闭门谢诸医。自以所谙。消息药饵。虽数滨危险。次第应手皆起。里人往往转相诧告。携幼稚就余。余为随 证裁方。若多奇中。一时谬共推与。谓善医痘。而实非敢以医痘名也。不过晓其变通云尔。会令留滞都门。司寇 大夫陈公命余。着为一编。以备哑科采择。而国手贞一吴君复以公命从臾之。余辞不获。乃稍疏其大指。题曰痘 疹发微。嗟乎。人之所病病疾多。而医之所病病道少。古大医王。尚因病施药。以度众生。矧痘症颠末。变幻匪 一。徒执一以应无穷。乌能有济。宜往者令余之伤于虎也。然余既着此编。而更以绮语。曲为辩论。得无悖于公 明旨乎哉。余又养之赘矣。甲辰夏五月望日。汝南何洛英书于长安邸中。 〔龚氏(居中)小儿痘疹医镜〕二卷存 〔聂氏(尚恒)活幼心法〕医藏目录二卷存 小引曰。医之道。肇自神农。而源于黄帝。其来尚矣。而黄帝曰。幼小者。吾不能知也。以是知治幼之难。 虽圣人之神明。有不遍也。夫人之生也。无论贤愚贵贱。孰不由幼小而长成。当其幼之时。不能保其无疾。则治 之不可无法也。至于痘疹自襁褓而上。人人皆不能免。则治之法。尤不可不精也。然而白今以历溯之于古。治幼 之法甚疏。而治痘之法尤疏。虽自古明哲之士。着论立方。犹未得其窍妙。而况其下焉者乎。世之庸医。任其陋 识以用药。世人不知。而过听之。其夭害生灵也。不可胜计。世之腐儒。率其浅见以着书。世人不察。而误用 之。其夭害生灵也。又不可胜计。夫使儿童夭折。弗遂长年。登非举世之大患。而仁者之深忧乎。先大人专心理 学。而旁通于医。予少时尝闻其训。曰。事亲者不可不知医。慈幼者不可不知医。于是每乘暇日。博览方书。精 察病情。而于活幼治痘。尤精心焉。盖因其术之独难也。是以用心独苦也。阅历之多。精思之久。天启其衷。豁 然深悟其妙理。每用之家族。用之姻友。随试辄效。有可自信者。不惟庸医腐儒之浅陋。得以洞察其弊而救正之。 凡前哲之方论。皆得参酌裁决。无有能出吾范围者。于是写吾心之所独悟。而发前人之所未发。取其长。弃其短。 矫其偏。救其失。其辨证也简而明。其立方也精而切。着为一编。命之曰活幼心法。谓以吾之心悟为后法。而可 以回生起死也。又附问辨医案于其后。以志吾言之非无惩。吾法之果可用也。嗟乎。一书成名。君子所耻。而况 于技乎。予岂以此自表见乎。然而始之苦心于此。聊以自为。不虞其技之精妙。一至于此。可以救生灵之夭折也。 是以不忍自私。而必以公之天下后世也。江右清江聂尚恒识。 朱纯嘏曰。清江久吾聂氏名尚恒。生于隆庆末年。万历 年间以乡进士。出知福建汀州府宁化县事。卓有政声。惜当时以儒臣显。不列名于医林。故其姓字。不传于今世 岐黄之口。即着有活幼心法一书。亦不传于今世岐黄之家。要知天地气化生聂氏于豫章之清江。非为此一隅之幼 儿女起见。将令普天之下。后世之人。提撕警觉。救斯世之赤子。而令安全于襁褓中也。今独知久吾聂氏集痘疹 之大成。开幼科之法眼。议论精辩证确。用药当不偏于寒凉。亦不偏于温补。深得中和之理。合宜之用。无过不 及之差。嘏生也晚。不获亲炙门墙。恭承面谕。幸得活幼心法而熟读之。沈潜玩味。裘葛三更。一旦恍然。若有 心领神会。顿将前此之旧闻。洗涤净尽。心胸之茅塞。剪锄豁开。又恐天下之大。万方之众。不能周知。岁久年 深。终成湮没。今特表而出之。凡业幼科者。必当熟读活幼心法。反复究竟。自然得心应手乎。(疡医大全引痘 疹定论) 〔亡名氏痘疹慈幼津筏〕二卷存 〔朱氏(一麟)治痘大成集〕四卷存 小引曰。余闵家少多未度此关。故读书外。偶习此业。以为救度。浪得其名。不能谢郡邑之车骑。昔年已写蘧 庐游戏二编。识浅见俚。有论无方。宜高明吐之耳。二十余年。何长安射覆。不遇而归。乃坐岩洞内。觇涉黄岐 灵素。及华扁张成以下。昭代名公蠹简残篇。忽栩栩觉。而于痘事。十千百中一二。聊寓言为大成集。顾瞻旧业。 又若爽然失矣。然而都非余心也。漆园则任呼牛呼马。余则任呼儒呼书。朱一麟应我识。 〔徐氏(君盛)鳌头活幼小儿痘疹全书〕五卷存 〔胡氏(阙名)痘疹〕医藏目录一卷未见 〔章懒文子痘疹玉髓〕医藏目录一卷未见 〔谷痘疹〕医藏目录一卷未见 〔汪氏(阙名)痘疹〕医藏目录卷阙未见 〔汪氏(秋鹤)痘疹)医藏目录卷阙未见 〔亡名氏余毒治法条例〕医藏目录一卷未见 〔痘疹正觉草〕医藏目录一卷未见 〔倪氏(有美)痘疹解疑〕医藏目录卷阙未见 〔九江宋氏(阙名)痘科异治〕医藏目录一卷未见 〔赵氏(承易)痧痘集〕未见 按上见于嘉定县志。 〔高氏(士)痘疹论〕未见 〔沈氏(好问)痘疹启微〕未见 按上二种。见于浙江通志。 钱塘县志曰。沈好问。字裕生。少孤力学。世业小儿医。至好问益精。视小儿病。必洞见脏腑。尤善治痘证。 沈勤云义女年十岁。幼子痘。女抱儿出诊。好问曰。儿无伤。女出恶痘矣。若呼头及骨痛。宜服粪清。如其言而 愈。闵家女阿观年八岁。出痘甚恶。好问曰。诸医云何。对曰。死证不必药矣。好问曰。儿一身死痘。然有一生 痘尚可生。令取五年抱雏母鸡。用药入鸡腹。外以糯蒸鸡。令食尽。视之右手寸关脉痘二粒。明艳如珠。女果生。 江鲁陶子一岁。痘止三颗。见额上耳后唇傍。好问曰。儿痘部心肾脾三经。逆传土克水。水克火。宜攻不宜补。 攻则毒散。补则脏腑相戕。治至十四日。痘明润将成矣。好问曰。以石膏治之。恐胃土伤肾水。俗医怜儿小。谬 投以参。好问见之惊曰。服参耶。不能过二十一日矣。儿卒死。许季明幼子痘。好问曰。顺证 也。不必补。小儿纯阳。阳盛必克阴。许不从。痘愈。讥好问为妄。好问曰。儿且死。许益不悦。至十二日。儿 熟睡。视之绝矣。好问为杭小儿医。所全活甚众。 〔万氏(邦孚)痘疹方论〕五卷未见 〔黄氏(一麟)痘疹遗书〕未见 〔赵氏(贞观)痘疹论〕未见 〔顾氏(行)治全书〕二卷未见 按上四种。见于浙江通志。 〔冯氏(国镇)痘疹规要〕未见 按上见于河南府志。 〔黄氏(良佑)麻痘秘法〕未见 〔吴氏(邦宁)痘疹心法〕未见 按上见于休宁县志。 〔许氏(学文)痘疹约言〕未见 按上见于合肥县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