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人腹痛数日,不能生产,人以为气虚力弱,不能送子出产门也,谁知血虚胶 滞,胎中无血,儿不易转身乎。夫胎之成由于肾之精,而胎之养半资于五脏六腑之 血,故血旺者子易生,血衰者子难产。所以临产之前,必须补血,虽血难骤生, 补气正所以生血也。然徒补其气,不兼补其血,则阳过于旺,而阴反不足,偏胜之 害,恐有升而不降之虞。故又宜气血之兼补,气能推送,而血又足以济之,则汪洋 易于转头,何至有胶滞之忧哉。方用送子丹治之。 黄(一两)当归(一两)川芎(三钱)熟地(五钱)麦冬(一两)水煎服。二剂子生, 且无横生倒养之病。 此方补气补血之药也。二者相较,补血重于补气,补气止有黄,其余无非补 血之品,无论气血两平,阴阳交泰,易于生产。而血旺于气,则胞胎之内,无非血 也。譬如舟遇水浅之区,虽用尽人功,终难推展,忽得春水泛滥,则舟能自行,又遇 顺风之送,有不扬帆而迅走者乎。血犹水也,气犹风也,无水则风虽顺何益哉,故 补气必须补血耳。 用麦冬升麻汤亦效。 麦冬(四两)升麻(二钱)水煎服。而儿身即转,易于速下也。 妇人有儿已到门,竟不能产,此危急存亡之时,人以为胞胎先破,水不能推送 之故,谁知交骨不开乎。盖产门之上,原有骨二块,两相斗合,未产之前,其骨自 合,将产之际,其骨自开,故交骨为儿门之关,亦为妇人阴门之键。然其能开能合 者,气血主之也。无血而儿门自闭,无气而儿门不开。欲儿门之开阖,必须交骨顺 滑,自非大补气血不可。然而闭之甚易,开之甚难。其不开者,因产前之贪色也, 过于泄精,则气血大亏,交骨粘滞而不易开。故开交骨,必须于补气补血之中用开 交骨之药,两相合治,不必推生,子自迅下。方用降子散∶ 当归(一两)人参(五钱)川芎(五钱)红花(一钱)牛膝(三钱)柞木枝(一两) 水煎服。一剂儿门一声响亮,骨如解散,子乃直降矣。 此方用人参补气,用归、芎补血,用红花活血,用牛膝下降,用柞木开关,君 臣佐使,同心协力,所以取效甚神,用开于补之内也。虽单服柞木亦能骨开,但无 补气补血之药,则开不易合。儿门不关,不无风入之忧,不若用此方而能开能闭之 为妙也。至于儿未到门,万不可先用柞木以开其门,然用降子散亦正无碍,以其补 气、补血耳。若单用柞木,必须俟儿头到门,而后用之也。 用突门散亦效。 黄(二两)败龟板(一个,捣碎)牛膝川芎(各五钱)附子(三分)水煎服。一 剂而儿门开,儿即生矣。加当归亦可,加人参更神。 妇人生产,有脚先下者,有手先出者,人以为横生倒产,至危之病,谁知气血 甚衰之病乎。凡儿在胎中,儿身正坐,惟男向内坐,女向外坐,及至生时,则头必 旋转而后生,此天地造化之奇,实非人力所能勉强。虽然先天与后天未常不并行而 不悖,天机之动,必得人力以济之。人力者,非产母用力之谓也,谓产母之气血耳。 气血足而胎必顺,气血亏而胎多逆。盖气血既亏,则母身自弱,子在胎中,何能独 强。势必子身怯弱,虽转头而往往无力,故破胞而出,此手足之所以先见。当是时, 急以针刺儿手足,则儿必惊缩而入,急用转天汤救之。 人参(一两)当归(二两)川芎(五钱)升麻(四分)牛膝(三钱)附子(一分) 水煎服。一剂而儿转身矣,急服二剂,自然顺生。 此方用人参、归、芎以补气血之亏,人尽知其义,乃用升麻,又用牛膝、附子, 恐人未识其妙。盖儿已身斜,非用提挈则头不易转。然既转其头,非用下行,则身 不速降,二者并用,非加附子则不能无经不达,使气血之迅达推生也。 用转气催生汤亦神。 人参(二两)川芎(五钱)当归黄龟膏(各一两)升麻旋覆花(各一钱) 水煎服。一剂儿即转身而生矣。 妇人有生产三、四日,子已到门,交骨不开,子死而母未亡者,服开交骨之药 不验,必有死亡之危,今幸不死者,正因其子之死,则胎胞已堕,子母离开,子死 而母气已收,未至同子气之俱绝也。治法但救其母,不必顾其子矣。然死子在门, 塞住其口,亦危道也。仍宜用补血、补气,使气血两旺,死子可出矣。倘徒用祛除 降堕之剂,以下其子,则子未必下,母先脱矣。方用救母丹∶ 当归(二两)川芎(一两)人参(一两)荆芥(三钱)益母草(一两)赤石脂末(一钱)水煎服。 一剂子下。 此方用芎、归以补血,用人参以补气,气血既旺,上能升而下能降,气能推而 血能送,安得有阻滞之忧乎。况益母草善下死胎,赤石脂复易化瘀血,自然一涌而 齐出耳。 用牛膝益母汤亦效。 牛膝(三两)益母草(一两)水煎服。一剂而死子立下矣。后用人参、当归各一两,川芎 五钱,肉桂一钱服之,保无变生也。 妇人生产六、七日,胞水已破,子不见下,人以为难产之故也,谁知其子已死于 腹中乎。儿在门边未死者,儿头必能伸能缩;已死者,必安然不动也。若系未死, 少拔其发,儿必退入矣。若只子死腹中者,产母之面必无黑气,母不死也。若产母 有黑气现面,兼唇黑舌黑者,子母两死。既知儿死于腹中,而母不死,不能用药以降 之,亦危道也。虽然生产至七日,若用霸道之药,其气血困乏,子下而母且立亡, 必须仍补其母,补母而子可自出矣。方用疗儿散∶ 人参(一两)当归(二两)川芎(一两)牛膝(五钱)鬼臼(三钱)乳香末(二钱) 水煎服。一剂而死儿下矣。 凡儿生必转其头,原因气血之虚,致儿头之难转,世人往往用催生之药,耗儿 气血,则儿不能通达,反致闭闷而死,此等之死,实医杀之也。所以难产之病,断 不可轻用催生之药。一味补气补血,全活婴儿之命,正无穷也。此方救儿死之母, 仍用大补气血,所以救其本也,谁知救本正所以催生哉。 用参救母汤亦神效。 人参黄(各一两)当归(二两)升麻(五分)龟板(一个)母丁香(三枚) 水煎服。一剂而死子下生矣。 妇人产数日而胎不下,服催生药皆不效,前条曾言交骨难开,不知又有气结而 不行者。夫交骨不开,固是难产,然儿头到门不能下者,乃交骨之不开也,自宜用 开骨之剂。若儿未到门而不产者,非交骨不开之故也。若开其交骨,则儿门大开,儿头 不转,必且变出非常,万万不可轻开儿门也。大约生产之时,切忌坐草太早,儿未 转头,原难骤生。乃早于坐草,产妇见儿不下,未免心怀惧恐,恐则神祛,神祛则 气下而不升,气既不升,则上焦闭塞,而气乃逆矣。上气既逆,上焦胀满,气益难 行,气阻于上下之间,不利气而催生,则气愈逆而胎愈闭矣。治法但利其气,不必 催生,胎自下也。方用舒气饮∶ 人参(一两)紫苏(三钱)川芎(五钱)当归(一两)陈皮(一钱)白芍(五钱)牛膝(三钱) 柴胡(八分)水煎服。葱白七寸同煎。一剂逆转,儿即下矣。 此方利气而实补气也。气逆由于气虚,气虚则易于恐惧,补其气恐惧自定,恐 惧定而气逆者不知其何以顺也。况方中紫苏、柴胡、白芍、牛膝之类无非平肝疏肺 之品,佐人参、芎、归实有补利之益也,何必开交骨之多事哉。 亦可用归术降胞汤治之。 当归(二两)白术(二两)柴胡(一钱)牛膝(三钱)丹皮(三钱)红花(五钱)荆芥(三钱) 益母草(五钱)水煎服。 一剂即产,又不伤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