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人有一时血崩,双目黑暗,昏晕于地者,人以为火盛动血也,然此火非实火也,乃虚 火耳。世人一见血崩,往往用止涩之药,虽亦能取效于一时,而虚火未补,易于冲击,随止随 发,终年终月不能愈者,是止崩之药,断不可用。必须于补之中,行其止之法。方用固本止崩 汤∶ 熟地(一两)白术(一两)黄(三钱)人参(三钱)当归(五钱)炒黑干 姜(二钱)水煎服。一剂崩止,十剂永不再发。倘畏药味之重,减去其半,则力量甚薄,不能止矣。 方中全不去止血,惟去补血;且不仅补血,更去补气;非惟补气,兼且补火,何也?夫 血崩至于黑暗昏晕,则血已尽去,仅存一线之气,若不急补气,而先补血,则有形之血不能 速生,无形之气必且尽散,此所以不补血而先救气也。然而补气而不补血,则血又不能易生。 补血而不补火,则血且凝滞,不能随气而速生也。况干姜引血归经,补中有收,所以闻补气血 之药并用之耳。 此症亦可用补虚宁血汤∶ 当归(五钱)熟地(一两)黄(一两)甘草(一钱)炒黑荆芥(三钱)水煎服。 一剂即止崩,四剂全愈。 老妇血崩,目暗晕地,人以为老妇虚极,因不慎房劳之故也,谁知多言伤气,不节饮食 之故乎。夫老妇原宜节损饮食,复加闭口,始气不伤而神旺。无奈老妇闻喜事而心开称誉,不 肯闭舌,未免有不宜言而言者,况原有宿疾,安肯无言,故一发而不可救。夫老妇血衰,因气 虚之极而不能生也。况加之多言耗气,又安能助气以生血乎。气益衰而血难长矣。故任冲大 开,欲不崩而不可得者。治法必止其血也。谁知血愈止而愈多,以气衰不能摄血耳。方用助气 敛血汤∶ 白术(二两,土炒)黄(四两,醋炒)三七末(三钱)水煎服。一剂血少止, 二剂血止,四剂全愈。 此方补气不补血,以气能止血也。加之醋炒、术,专以酸能救血也。加之三七者,以 其能断血也。然必多服始能愈者,以老妇血亏气衰,不大补何以止其耗散之原阳,使气旺以 生血乎。然此方可以暂止老妇之血,不能久旺老妇之气也。另用前方去三七而多加当归,用 补血汤朝夕吞服,并行为之得到。 有老妇血崩者,其症亦与前同,人以为老妇之虚耳,谁知因虚又不慎房帏之故哉。妇人 至五十之外者,天癸匮乏,原宜闭关,不宜出战。苟或适兴,草草了事,尚不致肾火大动。倘 兴酣浪斗,一如少年时,鲜不血室大开,崩决而坠矣。方用当归补血汤加味疗之。 黄(一两)当归(一两)三七根末(三钱)桑叶(十四片)水煎服。二剂而血 止,四剂不再发。然必须断欲也,设再犯忌,未有不重病者也。 夫补血汤乃气血双补之神剂,三七根乃止血之圣药,加入桑叶滋其肾中之阴,又有收敛 之妙耳。但老妇阴精既亏,用此方以止其临时之漏,实有奇功,不可责其 永远之续者,以补精之味尚少也。服此方四剂之后,增入白术(五钱),熟地(一两),山 药(四钱),麦冬(三钱),北五味(一钱),服三月则崩漏可以尽除矣。 此症用闭血汤亦效。 人参白术(各一两)三七根末(三钱)北五味子(二钱)水煎服。一剂即止崩,减 人参(五钱),加熟地(一两),山茱萸(五钱),麦冬(五钱),再服四剂全愈。 有少妇甫受孕三月,即便血崩,胎亦随坠,人以为挫闪受伤而血崩也,谁知是行房不慎 哉。少年妇人行房亦事之常也,何便血崩?亦因其气之衰耳。凡妇人气衰者,不耐久战,战 久则必泄精,精泄太多,则气益不能收摄夫血矣。况加久战,则虚火内动,精门不关,而血 室亦不能闭,于是胎不能固,内外齐动,而血又何能固哉。治法自当以补气为主,而少佐之 止血之味。方用固气汤∶ 人参(五钱)白术(五钱)当归(三钱)熟地(五钱)茯苓(二钱)甘草(一 钱)杜仲(三钱)山茱萸(二钱)远志(一钱)五味子(十粒)水煎服。一剂血 止,连服十剂全愈。 此方固气而兼补其血,已去之血可以速生,将脱之血可以尽摄。凡因虚血崩者,此方最 宜通治,非仅治小产之血崩也。兹方不去止血,而止血之味已全于中,所以 可通治耳。 人参(三钱)白术(五钱)茯苓山药麦冬(各三钱)远志(五分)杜仲山 茱萸(各二钱)阿胶(三钱)甘草(一钱)水煎服一剂则愈。 有妇人一交感流血不止者,虽不至血崩之甚,然至终年不愈,未免气血两伤,久则有血 枯经闭之忧。此等之病,成于月经来时,贪欢交感,精冲血管也。夫血管不可精伤,凡妇 人受孕,乃血管已净之时,倘经初来,其血正旺,彼欲出而精射之,则所泄之血尽退而缩入, 既不能受孕成胎,势必至积精化血,遇交感之时,淫气触动其旧日之精,则两气相感,精欲 出而血即随之俱出矣。治法须通其胞胎之气,引精外出,益之填精补气之药,则血管之伤可 以再补。方用引精止血汤∶ 人参(五钱)白术(一两)茯神(三钱)车前子(三钱)黄柏(五分)炒黑干 姜(一钱)熟地(一两)山茱萸(五钱)炒黑荆芥(三钱)水煎服。连服四剂即愈, 十剂不再发。 此方用参、术补气,用熟地、山药补精,精气既旺,则血管自然流动。加入茯神、车 前,利其尿窍,尿窍利而血窍亦利矣。加入黄柏直入于血管之中,引夙精出 于血管之口。再荆芥引败血出于血管之外。益之炒黑干姜止其血管之口。一方之中,实有调停曲 折之妙,故能除旧疾而去陈也。然既服此药,必须慎房帏三月,则破者不至重伤,补者不 至再损,否则亦止可取目前之效耳。慎之哉! 此症用截流丹亦甚效。 茯苓炒黑荆芥车前子(各三钱)牛膝人参(各三钱)熟地(一两)白术(一 两)蕲艾(一钱)肉桂(三分)水煎服。下剂全愈。 妇人有怀抱甚郁,口干作渴,呕吐吞酸,而血下崩者,人以火治之,时而效时而不效 者,盖肝气之结也。夫肝主藏血,气结宜血结矣,何反致崩漏?不知肝性甚急,气结其性更 急矣,急则血不能藏矣。治法宜开郁为主。然徒开其郁,不用平肝之药,则肝气大开,肝火 更炽,血亦何能止遏也。方用平肝止血汤∶ 白勺(二两)白术(一两)当归(一两)柴胡(一钱)三七根末(三钱)甘 草(二钱)丹皮(三钱)荆芥(二钱)生地(三钱)水煎服。一剂呕吐止,二剂干渴 除,四剂血崩自愈。 白芍平肝,得柴胡而郁气尽解;白术利腰脐,血无积住之虑;荆芥通经络,血 有归还之乐;丹皮凉其骨髓之热,生地清其脏腑之炎;当归、三七于补血之中行止血之 法,自郁散而血止也。 此症用舒肝藏血汤亦佳。 白芍(一两)香附荆芥三七根末(各三钱)陈皮(五分)甘草(一钱)当归 白术(各五钱)白芥子(一钱)水煎调服。 妇人有升高坠下,或闪跌受伤,以致恶血下冲,有如血崩者,若作血崩治之,用止涩之 药,适所以害之也。其症必然按之疼痛,久则面目痿黄,形容枯槁。治法须行血去瘀,活血 止疼,则其血自止。苟不解其瘀痛,即用补涩之品,则瘀血内攻,痛不能止,反致新血不生, 旧血作祟也。方用逐瘀止崩汤∶ 大黄(三钱)生地(一两)当归尾(五钱)败龟板(三钱)芍药(二钱)丹 皮(一钱)枳壳(五分)桃仁(十粒)水煎服。一剂痛轻,再剂痛止,三剂血亦全止矣, 不必服四剂也。 此方于活血之中佐以下治之药,故逐瘀如扫,止血亦如神也。此跌闪升堕,非由内伤而 致,其本实不拨,去标之病可耳,何必顾其本而补其内哉。 此症用灵龟散血汤亦甚效。 败龟板(一两)生地(一两)大黄(一钱)丹皮(三钱)红花(二钱)桃仁(十 四个)水煎服。一剂轻,二剂愈。 人有每行人道,经水即来,一如血崩,人以为胞胎有伤,触之以动其血也,谁知子宫、血 海因热不固之故乎。夫子宫即在胞胎之下,而血海又在胞胎之上。血海者,冲脉也。冲脉寒而 血亏,冲脉热而血沸。血崩之病,正冲脉之热也。然而冲脉既热,宜血之日崩矣,何必交接而 始血来?盖脾与肝之无恙也。脾健则能摄血,肝平则能藏血。人未入房,则君相二火寂然 不动,虽冲脉独热,血不外泄。及至交接,子宫大开,君相之火翕然齐动,鼓其精房,而血 海泛溢,有不可止遏之势,肝欲藏血而不能,脾欲摄血而不得,故经水随交而至,若有声应之 捷焉。治法必须绝欲者三月,然后用滋阴降火之药,凉其血海,则终身之病可半载而愈也。 方用清海丸∶ 熟地(一斤)桑叶(一斤)白术(一斤)玄参(一斤)山茱萸(八两)北五 味(三两)麦冬(十两)沙参(十两)地骨皮(十两)丹皮(十两)白芍(一 斤)龙骨(醋,二两)山药(十两)石斛(八两)各为细末,蜜为丸,每日早、晚 白滚水各送下五钱,服半年全愈。 此方补阴而无浮动之虞,缩血而无寒冷之害,日计不足,月计有余,潜移默夺, 子宫清凉,血海自固也。倘不治其本源,止以发灰、白矾、黄连、五倍子外冶其幽隐之处, 吾恐愈塞愈流也。 此症用清火归经汤亦效。 人参白芍(各一两)旧棕榈(炒灰二钱)黄柏末(二钱)甘草(一钱)三七 根末(三钱)水煎调服。十剂可愈,二十剂全愈。然必须绝欲事三月,否则要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