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身不发热,胸胁之间发出红斑,不啻如绛云一片,人以为心火热极,谁知胃火之 郁极乎。夫胃火本宜炎上,何郁滞不宣?盖风寒外束之也。火欲外出,遇寒 遏抑之则火不得出而内藏。然而火蕴结于胃中,终不能藏之也,于是外现于皮肤,发红云之 斑矣。此时以凉药逆投之,则拂其热之性,而变为狂;以热药治之,则助其火之势,而增其 横。必须以风药和解之为得,又不可竟用风药也。大约火旺者水必衰,不补其水,仅散其火, 则胃中燥热何以解氛,不得风而愈扬乎。诚于水中散其火,则火得水而有制,水佐风而息炎, 斑且消灭于乌有,断不至发汗亡阳,以成不可救之症也。方用消红汤∶ 干葛(二钱)玄参(一两)当归(一两)芍药(五钱)升麻(一钱)生地( 一两)麦冬(一两)甘草(一钱)天花粉(二钱)水煎服。 此方补阴以制火,凉血以化斑,但用散而不用寒,但用和而不用战,自然郁宣而热减, 水旺燥除,何斑之不尽消哉。 此症用散云汤亦神。 葛根(三钱)青蒿(五钱)生地(一两)玄参(一两)升麻(一钱)贝母(三 钱)麦冬(五钱)水煎服。二剂愈。 人有满身发斑,非大块之红赤,不过细小之斑,密密排列,斑上皮肤时而作痒,时而 作痛,人以肺火之盛也,谁知肺火之郁乎。盖肺主皮毛,肺气行而皮毛开,肺 气郁而皮毛闭。其所以郁者,以心火刑金,外遇寒风之吹,肺火不得达于皮毛,而斑乃 现矣。然则肺之生斑,仍是内热之故,治法仍宜泻火。然火郁于皮毛,不用解表,而骤用泻火 之品,反能遏抑火气,不向外达反致内攻,势必至表症变为里症,尤可虞也。故必须散表 之中,佐以消火,则散斑自速也。方用散斑饮∶ 玄参(五钱)升麻(二钱)白芷(一钱)荆芥(二钱)甘草(一钱)麦冬( 五钱)生地(一两)黄连(一钱)天花粉(三钱)水煎服。一剂斑消,二剂全消。 此方散多于清者,以清火则火愈郁,而气不宣,散风则风尽解,而火亦息也。 此症亦可用苏叶解斑汤∶ 苏叶(三钱)生地(三钱)麦冬(五钱)甘草(一钱)桔梗(二钱)升麻( 一钱)贝母(二钱)当归(五钱)水煎服。二剂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