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脱肛者,一至大便,则直肠脱下,而不肯收,久则涩痛,人以为肠虚下陷 也,谁知阳气之衰,不能升提乎。夫脱肛之症,半成于脾泄,泄多则亡阴,阴亡必至下 坠,而气亦下陷,肠中湿热之污秽,反不能速去为快,于是用力虚努,过于用力,直肠随努 而下矣。迨至湿热之邪已尽,脱肛之病已成,必须升提阳气,佐之去湿去热之剂。然而,提 气非用补气之药则气不易升,补气不用润肠之味则肛无难脱,要在兼用之为妙也。方用提肠汤∶ 人参(三钱)黄(五钱)当归(三钱)白芍(一两)升麻(一钱)茯苓(三 钱)槐米(一钱)薏仁(五钱) 水煎服。连服四剂,肛肠渐升而入。再服四剂,不再脱。 此方补气以升提,则气举于上焦,一身之滞气自散。润肠则肠滑,湿热自行矣。 此症亦可用加味补血汤∶ 黄当归(各五钱)升麻(一钱)北五味子(十粒)连服十剂全愈。 人有不必大便而脱肛者,疼痛非常,人以为气虚下陷也,谁知大肠之火奔迫而出之乎。 夫大肠属金,原属于肺,肺与大肠为表里,休戚相关。大肠不胜火气之炎烧,不得已欲求救 于肺,而肺居膈上,远不可救,乃下走肛门,聊为避火之计。肛 门既属于肺,大肠畏火,岂肛门独不畏火耶。况魄门与大肠,既有同气之好,祸难相救, 宁忍坐弃,故以己之地方甘心让客,而己身越境,以避其气,此肛门、直肠所以脱出于粪 门之外也。疼痛者,火焚被创,无水以养,故干燥而益疼也。此等之病,用升提之法,全然 不效,反增其苦楚。盖升提之药,多是阳分之品,阳旺则阴虚,阴虚则火益胜,安有取效之 日哉。治法宜急泻其肠中之火,火息而金自出矣。然而大肠之火不生于大肠也。胃火盛而 大肠之火亦盛,肾水干而大肠之水亦干,单治大肠之火,而不泻胃中之火,单治大肠之水, 而不益肾中之水,则大肠之水不生,而大肠之火亦不息,何以使大肠之气返于腹中,肛门之 肠归于肠内哉?方用归肠汤∶ 玄参(一两)石膏(三钱)熟地(一两)丹皮(三钱)当归(三钱)地榆( 三钱)槐花(二钱)荆芥(炒黑,三钱)水煎服。一剂痛安,再剂肠升,三剂全愈。 此方胃肾同治,兼去清大肠之火。水源不断,则火气自消,有不急返者乎。客去而 主归,此必然之理也。 此症用榆地玄归汤亦效。 地榆(三钱)当归(一两)玄参(一两)生地(一两)水煎服。连用十剂全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