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好食肥甘烹炙之物,遂至积于胸胃久而不化,少遇风邪,便觉气塞不通,人以为伤 风之外感也,谁知是内伤于食,因而外感乎。凡人胃气若强,则土能生金,肺气必旺,外邪 不能从皮毛而深入也。惟胃气之虚,则肺金亦虚,邪始能乘虚而入。然胃不能自强,必假饮 食之助,故胃气开则食易消,胃气闭则食难化,食易消则胃强,食难化则胃弱。世人多食, 本欲助胃也,谁知多食反以损胃乎。胃损则胃弱,胃弱则肺何能强以外卫夫皮毛乎。是邪因 内伤而入,非邪无引而直入也。治法乌可纯治外感哉。 方用护内汤∶ 白术(三钱)茯苓(三钱)麦芽(一钱)山楂(五钱)甘草(一钱)柴胡(一钱)半夏(一钱)枳 壳(五分)神曲(八分)肉桂(二分) 水煎服。一剂气塞通,二剂全愈。 此方乃消食神剂,又能祛逐外邪,且不伤胃气,真治内伤感邪初起之良法也,所以二剂 此症用参茯甘桔汤亦效。 山楂(十粒)麦芽人参桔梗(各一钱)枳壳甘草(各五分)茯苓(三钱) 水煎服。 人有饥饱劳役,伤损津液,以致口渴舌干,又感风邪,头痛发热,人以为外感也,谁知 是内伤于阴乎。夫人身非血不养,血足而津液自润,伤血而津液自少,血少则皮肤无养,毛 窍空虚,风尤易入。然风虽入于皮肤,而不能骤进于经络,以阴虚而阳未衰也。阳与邪战而 发热,故头痛耳。治法不必补阳,补其阴血之虚少,佐之祛风之味,则阴阳和合,邪安能久 留哉? 方用养阴辟邪丹∶ 当归(五钱)白芍(五钱)柴胡(一钱)甘草(一钱)蔓荆子(五分)川芎(三钱)天花粉(一钱)茯 苓(三钱) 水煎服。一剂邪解,二剂全愈。 此方补血以养阴,则津液自生,原因津液之亏而邪入,津液足而邪有不出者乎。况川芎 、蔓荆子能祛头上之邪,柴胡,炙甘草更善解纷之妙,天花粉与茯苓善消痰利湿,引邪尽从 膀胱而去。治阴虚内伤感邪,莫良于此。倘用攻于补阳之中,则阳旺阴消,邪转炽矣,乌能 此症养津汤亦可用。 柴胡半夏甘草蔓荆子(各一钱)丹皮麦冬(各三钱)玄参(四钱)神曲(五分) 水煎服。 人有饥饱劳役,又感冰雪之气,或犯霜露之感,遂至腹痛畏寒,身热不解,人以为外感 之症也,谁知是阳气之内伤乎。凡人阳气壮盛者,虽受冰雪霜露而亦不惧,惟饥饱损其脾胃 ,劳役困其体肤,则脏腑经络自先虚冷,此邪之所以易入也,虽有外邪,俱作正虚治之。况 腹痛畏寒,尤是虚冷之验,外身虽热,内寒又何疑乎。 方用加味六君子汤治之。 人参(一钱)白术(五钱)茯苓(三钱)陈皮(五分)甘草(一钱)半夏(五分)肉桂(一钱)柴 胡(一钱) 水煎服。一剂痛止,而荡其内寒也。 倘疑身热而外邪之盛,纯用祛风利湿之剂则损伤阳气,不啻下石,势必变症蜂起,成不 可治之症矣。 此症用双桂汤亦效。 白术(五钱)茯苓(三钱)肉桂甘草(各一钱)桂枝羌活(各五分) 水煎服。 人有怀抱素郁,闷闷昏昏,忽然感冒风寒,身热咳嗽,吐痰不已,虽似外感,谁知是肝 气不舒,因召外感邪。夫肝气最喜条达,一遇忧郁之事,则涩滞而不可解,正喜外风之吹动 ,则内郁可舒。无如内郁之甚,则木中生火,风火相合,而热乃炽也,故感冒风寒,所以作 热。风火作威,肝不畏金之克,反去侮肺,肺气不甘,两相战斗,肺又惧火刑,呼救于肾子 ,而咳嗽生矣。虽有津液,又为肝中风火所耗,而津液变为痰涎。治法自宜急散肺中之风, 然风虽散,而火尤存,则火以引风,非救本之道也。尤宜舒肝之郁,则火息而风尤易散也。 方用逍遥散加味治之。 柴胡(一钱)白芍(三钱)当归(三钱)甘草(一钱)白术(一钱)陈皮(五分)茯苓(二钱)炒 栀子 (一钱)半夏(一钱) 水煎服。一剂身热解,二剂咳嗽除,三剂全愈。 此方解郁之圣药,亦祛风之神剂也,直入肝中,舒泄其湮郁之气,郁解而风自难留。加 入半夏以消痰,栀子以退火,更能相助为理,所以奏功益捷也。 此症用舒解散亦效。 白芍当归(各二钱)天花粉香附(各一钱五分)青皮神曲(各五分)甘草(一钱) 水煎服。 人有忍饥受饿,腹中空虚,时遇天气不正,时寒时热,遂至胸膈闷塞,宛如结胸,人以 为外邪相侵,谁知是内伤其胃气乎。夫胃为水谷之海,虽多气多血,然亦因能受水谷而气血 始旺。故水谷多受而胃强,水谷少受而胃弱。今既饥饿强忍,则胃无水谷,胃火沸腾,遏抑 之而不舒,则胃气消亡,天时不正之寒热,自易相感,乘虚入于胃中而不散,因现闷塞之状 。治法必须助胃弱而使之强,则邪不战而自退也。 方用加味四君子汤∶ 人参(三钱)白术(五钱)茯苓(三钱)甘草(一分)柴胡(一钱)枳壳(五分) 水煎服。一剂轻,二剂全愈。 论理既感寒热,自宜用热药以祛寒,用寒药以散热。然而用寒用热之药,必皆先入于胃 ,胃既空虚,寒热相战,必以胃为战场矣,胃弱何能堪乎。故寒热两有所不用,惟以健胃为 主,佐之和解之味于补中散之也。 此症用和腹汤亦效。 人参柴胡甘草神曲浓朴(各一钱)白术(二钱)陈皮(五分) 水煎服。 人有素耽曲,日在醉乡,忽感寒疾,不可以风,人以为外伤于风也,谁知内伤于酒 乎。夫酒醉之时,热性可以敌寒,酒醒之时,邪风易于浸正。盖酒能散气,气散则阳虚,而 腠理、营卫无不空虚,邪所以易入也。故好饮之人,无不气虚,气虚而邪入,助其气而邪自 出矣。 方用补中益气汤∶ 人参(二钱)黄(三钱)当归(三钱)白术(五钱)甘草(三分)陈皮(五分)升麻(三分)柴 胡(一钱) 水煎服。一剂气旺,不畏风矣,二剂全愈。 东垣先生制此方,以治内伤而兼外感实神,以之治伤酒而感冒风邪者,尤为相宜。使不 用此方以升提阳气,而专用祛风逐邪之味则散尽真气,风邪转不肯出,必至轻变重,而重变 死也,何不慎欤。 人有贪恋房帏,纵情色欲,遂至感冒外邪伤风咳嗽,睡卧不宁,人以为外感于风也,谁 知内伤于肾乎。夫肾为肺子,泄精过多,必取给于肺母,肾虚而肺亦虚,肺气不能充于毛窍 ,邪即乘虚而入。倘以为外邪之盛,日用散风之剂,则肺气益虚,肾水又来取资,是内外盗 肺之气,肺金安得不困乎,肺气既困,不特不能生肾中之水,且反耗肾中之气,遂至变劳、 变怯者比比也。治宜补其肺金,更补其肾水,使肾不盗母气,则肺自得子援,子母两旺,外邪 自衰 ,不战而遁矣。 方用金水两滋汤∶ 麦冬(一两)天门冬(三钱)桔梗(一钱)甘草(一钱)熟地(一两)茯苓(三钱)山药(五钱)肉 桂(三分)白术(三钱)紫菀(一钱)白芥子(二钱) 水煎服。二剂睡卧安,四剂咳嗽除,十剂全愈。 肾虚感邪最难愈之病也,以散邪之药,不能直入于肾经耳。讵知肾虚感邪,邪不遽入于 肾,仍在肺乎。散肺经之邪,仍补其肾中之水,肾得其益,肺又无损,正善于散邪也。 此症用增减六君汤亦效。 人参熟地白术(各五钱)甘草陈皮神曲(各五分)柴胡(一钱)茯苓(三钱)肉桂(三分) 水煎服。 人有防危虑患,日凛恐惧之怀,遂至感冒风邪,畏寒作颤,人以为外感于风也,谁知内 伤于心胆乎。夫恐起于胆,惧起于心,过于恐则胆气先寒,过于惧则心气先丧。胆寒则精移 ,心丧则精耗,精移精耗,心与胆不愈虚乎。心胆气虚,邪易中矣。夫胆属少阳,胆气既怯 ,则邪入少阳,胆不胜任,故畏寒而作颤。倘再用祛风之药,则耗损胆气,胆耗而心气更耗 矣。心胆二经之气耗,邪又何所畏,肯轻出于表里之外乎。治法自宜急助其胆气之壮,胆不 寒而心亦不丧,则协力同心,祛除外邪,自易易耳。 方用加减小柴胡汤∶ 柴胡(一钱)白芍(一两)茯神(五钱)麦冬(三钱)甘草(一钱)陈皮(五分) 水煎服。一剂胆气壮,二剂心气安,三剂风邪尽散。 此方用柴胡以和解胆中之邪,实佐白芍、茯神、麦冬补胆气之弱,而即补心气之虚也。 二经得补而气旺,恐惧且不畏,又何惧于外邪哉。 此症用攸利汤亦可治。 白芍(五钱)茯神(三钱)甘草半夏人参(各一钱)青皮(五分)柴胡(一钱) 水煎服。 人有处得意之境,过于欢娱,尽情喜笑,遂至感寒畏风,口干舌苦,人以为外感也,谁 知内伤于心包乎。夫心包乃膻中也,膻中者,臣使之官,喜乐出焉。是欢娱者,正心包之职 掌,喜乐何至相伤,惟喜乐太过,大笑不止,未免津干液燥耳。夫心包护君以出治者也。心 包干燥,必盗心之气以自肥,将内府空虚,则宵小之辈,乘机窃发,而邪易入矣。治法自宜 急补心中之气,心气既旺,心包亦必同旺。盖国富而家自不贫,自然协力同心以御外,何至 有四郊之多垒哉。 方用卫君汤∶ 人参(二钱)白术(五钱)茯苓(三钱)甘草(一钱)菖蒲(一钱)苏叶(一钱)半夏(一钱)桔 梗(一钱)丹参(一钱) 水煎服。一剂津液生,二剂风邪散,三剂全愈。 此方心与膻中均补之药也,心与心包原不可分,治内宁何愁外扰乎。 此症用滋生汤亦效。 人参柴胡天花粉(各一钱)巴戟天茯神白术(各二钱)甘草神曲(各五分)肉桂(三 分)麦冬(三钱) 水煎服。 人有终日思虑忧愁,致面黄体瘦,感冒风邪,人以为外感之病,谁知是内伤于脾肾乎。 夫人后天脾胃,先天肾也,二经最不宜病,然最易病也。天下无不思之人,亦少无愁之客, 但过于思虑,则脾土之气不升,胃土之气不降,食乃停积于中州而不化,何能生津生液,以 灌注于五脏乎。甚矣,思虑之伤人也,而忧愁更甚。盖思则伤脾,忧则伤肾。肾伤则肾水不 能滋肝,而肝无水养,仍克脾胃之土,故忧思二者相合,则脾肾两伤,而外邪尤易深入,欺 先后二天之皆虚也。人至先后二天皆虚,其元虚之弱,为何如乎。治法乌可散邪,而不扶正 方用脾肾双益丹∶ 人参(一两)白术(一两)巴戟天(一两)山药(一两)茯苓(五钱)柴胡(一钱)甘草(一钱)肉 桂(五分)山茱萸(三钱) 水煎服。二剂风邪全散,十剂全愈。 此方补土之中,有补水之味,补水之内,有散邪之剂。有补之益,而无散之伤,实乃治 忧思内损之神方,非止治忧思外感之妙药也。 此症用复正汤亦妙。 熟地白术(各五钱)柴胡山茱萸茯苓丹皮(各二钱)甘草(一钱)山药(三钱)神曲(五 分)贝母(五分) 水煎服。 人有动多气恼,大声骂詈,觉饮食坐卧居处晋接,无非可怒之场,遂至感触风邪,身热 胸满,两胁作胀,人以为风邪外感,谁知是肝经内伤乎。夫肝性急,气恼则肝叶开张,气愈 急矣。急则气不能顺而逆作,血不能藏,逆则气不能舒而胀生,血亦不畅。木郁不泄,木乃 生火,火郁不宣,火乃生风。内风与外风齐动,则内火与外火同焚,此风邪之所以易入,不 可徒祛于外也。 方用风火两消汤∶ 白芍(一两)炒栀子(三钱)柴胡(二钱)天花粉(二钱)甘草(一钱)车前子(二钱)丹皮(五钱) 水煎服。一剂轻,二剂全愈。 此方治肝经之内火,内风也。然而外来风火,未常不可兼治,故两治之而奏功也。倘不 用白芍为君,单用柴胡、栀子之类,虽风火亦能两平,肝中气血之虚,未能骤补,风火散后 ,肝木仍燥,怒气终不能解,何如多加白芍,既能补肝,又能泻风火之得哉。 此症用却忿散亦妙。 柴胡半夏甘草薄荷黄芩神曲(各一钱)当归茯苓(各三钱)白芍(四钱)炒栀子 水煎服。 人有昼夜诵读不辍,眠思梦想,俱在功名,劳瘁不自知,饥饿不自觉,遂至感入风邪, 咳嗽身热,人以为外感之症,谁知内伤于肺乎,夫诵读伤气,气伤则肺虚,而腠理亦虚,邪 即随虚而入于肺。肺虚不能敌邪,呼肾子以相救,肾水亦正无多力难上灌于肺,而肺气往来 于肺肾之间,故咳嗽而不自安也。治法急补其肺气可也,然肺为邪所侮,补肺则邪更旺, 而肺愈难安。必兼补胃土之气,以生肺气,则邪不能夺,然补胃而不佐以散邪之品,则肺畏 邪侵,未必能受胃气之益,惟于胃中散邪,则邪畏土气之旺,听肺气自生,而邪乃遁矣。 方用助功汤∶ 人参(二钱)茯苓(三钱)麦冬(五钱)甘草(一钱)桔梗(一钱)半夏(一钱)黄芩(五分) 水煎服。一剂轻,二剂又轻,三剂全愈。 此方肺胃同治也。助胃中之气,即助肺中之气,泻肺中之火,即泻胃中之火,祛肺中之 邪,即祛胃中之邪。邪入肺中,未有不入阳明者也。肺中邪散,宁有遁入阳明者乎。 此症亦可用来复汤。 人参茯苓白术天花粉(各三钱)远志甘草(各一钱)黄连(三分)麦冬(一两)陈皮(三 分)苏叶(一钱五分) 水煎服。 人有终日高谈,连宵聚语,口干舌渴,精神倦怠,因而感冒风寒,头痛鼻塞,气急作喘 ,人以为风邪外感,谁知是气血内伤乎。夫多言伤气,而血生于气,气伤而血未有不伤者。 况多言则津液尽耗,津液亦阴血之余。气属肺,血属肝,气血两伤,即肺肝之两伤也,往往 邪入之而最易。惟是邪既乘肺肝之虚,深入于二经之中,使气逆于下,而上不通,将何以治 之。仍治其肺肝之虚,少佐散邪之药则得矣。 方用两治汤∶ 白芍(五钱)当归(三钱)麦冬(五钱)人参(一钱)甘草(一钱)桔梗(二钱)苏叶(八分)天 花粉(一钱) 水煎服。 此方入肝、入肺,补气、补血、消痰、消火各各分治。二剂便可奏功,正不必多也。 此症用加减补中汤亦妙。 生地人参茯苓(各三钱)白术当归(各五钱)甘草半夏(各一钱)黄(一两)川芎(一 钱)柴胡(一钱) 水煎服。 人有贪眠乐卧,终日倘徉枕席之上,遂至风邪袭之,身痛背疼,发热恶风,人以为风邪 外感,谁知脾气之内伤乎。夫脾主四肢,四肢倦怠,多欲睡眠,以脾气之不能运动也。略为 睡卧,亦足养脾气之困,然过于睡卧,则脾气不醒,转足伤气,已虚益虚,安得不招外风之 入乎。专治其风,必至损伤脾气,脾气因虚而招风,祛风而重伤脾气,邪且欺脾气之虚而不 肯出。人不知用补脾之法,往往变证蜂起也。 方用补中益气汤加味治之。 人参(三钱)黄(五钱)白术(五钱)当归(二钱)陈皮(五分)甘草(一钱)升麻(三分)柴 胡(一钱)半夏(一钱)神曲(一钱) 水煎服。一剂轻,二剂又轻,三剂全愈。 补中益气汤正益脾圣药,况睡卧既久,脾气下陷,正宜用之以升提下陷之气。加半夏、 神曲者,以久睡脾气不醒者,饮食多致生痰,二味最善醒脾,故用之也。 此症用加味益气汤亦妙。 人参(二钱)白术(五钱)甘草(一钱)茯苓(三钱)陈皮(五分)半夏(一钱)柴胡(一钱) 水煎服。 人有终日呼卢,长夜斗叶,筋酸背痛,足重腹饥,以至感冒风邪,遍身皆痛,身发寒热 ,人以为风邪外感,谁知血气内伤乎。凡人日用寻常,原易损伤气血,况呼卢斗叶,劳其心 神,损伤气血为尤甚。无奈,世人借此为消闲适意之具,以致耗散气血,邪已入身,犹然不 悟。为之医者,复昧其内伤之因,惟治其外感之病,正气益亏,邪气愈旺,非变为痨瘵之 ,必成为怯弱之疾矣。故治法须大补气血,少加以和解之品,则正气足以祛邪,而邪自外遁 方用十全大补汤加减治之。 人参(三钱)黄(五钱)川芎(一钱)当归(三钱)茯苓(三钱)甘草(一钱)白术(三钱)陈 皮(五分)白芍(三钱)熟地(三钱)柴胡(一钱) 水煎服。一剂汗解,二剂热退,连服数剂全愈。 此方乃气血兼补之方,气血不足,舍此原无第二之剂。原方有肉桂以补命门之火,但呼 卢斗叶之人,未免火有余而水不足,故去肉桂,易之柴胡,于补中和之,则邪尤易散也。 此症用两治汤亦效。 生地人参(各三钱)白术(五钱)茯苓(三钱)甘草半夏川芎柴胡(各一钱)黄(一两) 当归(五钱) 水煎服。 人有争强好斗,或赤身罔顾,或流血不知,以致风入皮肤,畏寒发热,头疼胁痛,人以 为风邪外感,谁知筋骨之内伤乎。夫筋属肝,骨属肾,肝血足而筋舒,肾水满而骨健,是筋 骨必得髓血之充也。世人之耗髓血者,无过泄精,人尽知之。斗殴以耗髓血,人未尽知也。 盖斗殴之时,必多动怒,怒起而肝叶开张,血多不藏而血自耗,肝血既耗,必取给于肾水, 肾水供肝,木火内焚,又易干烁。肾且资肝血之不足,何能分润于骨中之髓乎,血与髓两无 有余,筋安得舒,骨又安得健乎?人至筋骨两无旺气,风邪乘虚而侵,不能拒绝。治法宜急 救其虚。 方用四物汤加味治之。 熟地(一两)当归(五钱)川芎(一钱)白芍(五钱)柴胡(一钱)牛膝(三钱)金钗石斛(二钱)丹 皮(二钱)白芥子(一钱) 水煎服。 四物汤补血之药,亦补髓之药也。原因髓血虚而入邪,补髓血而邪自易出,故少加柴胡 和解风邪,随手即散。彼专治风邪,不补髓血者,尚昧于治内伤之法也。 此症用护骨散效。 牛膝丹皮(各三钱)金钗石斛山萸(各二钱)熟地白芍当归(各五钱)柴胡天花粉 (各一钱) 水煎服。 人有终日捕鱼,身入水中,时而发热,畏寒恶冷,人以为风湿之外感也,谁知是肺气之 闭塞乎。夫肺本主气,气旺则周流一身,从皮毛外泄,虽有外邪之感,不能损伤。倘肺气少 虚,则气有停住之虞矣。身入水中,遏抑皮毛,则虚气难以舒转,湿且中之。夫湿本外受, 今从皮毛旁入,致使一身之气闭塞不通,此畏寒恶冷之所以起也。肺气既虚,则皮毛不能外 卫,水冷金寒,肺气与湿邪相战,则身热生矣。此热乃肺气之虚,不能敌邪而身热也。治法 补其肺气为主,兼带利水之味,则正旺而邪自易散。 方用利肺汤∶ 紫苏(一钱)人参(二钱)白术(三钱)茯苓(五钱)甘草(一钱)桔梗(一钱)半夏(一钱)神 曲(三分)附子(一分) 水煎服。一剂热解,二剂寒冷俱不畏矣,三剂全愈。 此方补肺气之不足,不见利水,水自从膀胱而去。惟其内伤以致邪入,故不必治外感耳 此症用宣闭汤亦效。 黄茯苓(各五钱)人参猪苓(各三钱)泽泻(二钱)半夏肉桂羌活(各一钱) 水煎服。 人有忧思不已,加之饮食失节,脾胃有伤,面色黧黑不泽,环唇尤甚,心中如饥,然见 食则恶,气短而促,人以为内伤之病,谁知是阴阳之相逆乎。夫心肺居于上焦,行荣卫而光 泽于外,肾肝居于下焦,养筋骨而强壮于内,脾胃居于中焦,运化精微,灌注四脏,是四脏 之所仰望者,全在脾胃之气也。倘脾胃一伤,则四脏无所取资,脾胃病而四脏俱病矣。若忧 思不已,则脾胃之气结,饮食不节,则脾胃之气损。口者,脾气出入之路,唇为口之门户, 脾气通于口而华于唇,金水反侮土,故黑色着于唇,非阴阳相反而成逆乎。不惟阳明胃脉之 衰而面焦已也,是脾胃阴阳之气两有所亏,乌可不急救其中州之土乎。 方用和顺汤∶ 升麻(五分)防风(三分)白芷(三分)黄(三钱)人参(二钱)甘草(三分)白芍(三钱)白 术(五钱)茯神(三钱)炮姜(五分) 午前服。连服十剂,黑色尽除,再服十剂,诸病全愈。 此方乃补中益气之变方,升阳气以散阴气之治法也。凡阳气下陷于阴中,则用补中益气 之方升提阳气。倘阴气上浮于阳中,则用此方升散其阴气,皆能奏功之甚速也。 此症用调逆汤亦效。 人参茯苓白芍生地沙参(各三钱)白术(五钱)甘草(五分)苏子神曲(各一钱)荆 芥(二钱) 水煎服。 人有怔忡善忘,口淡舌燥,多汗,四肢疲软,发热,小便白而浊,脉虚大而数,人以为 内伤之病也。谁知是由思虑过度而成之者乎。夫君火者,心火也,相火者,膻中之火也。膻 中手厥阴之经,性属阴而主热,古人以厥阳名之,以其火起之不可遏也。越人云∶忧愁思虑 则伤心。心气一伤,心血自耗,心血既耗,心气遂不能自主,每欲寄其权于相火,而相火欺 君火之弱,即夺心之权而恣肆矣。治法宜以水济火。然见火势之炽张,用寒凉以济之,则心 气益虚,愈激动其焦焚之害矣。宜亟补其心气之虚,大滋其肾水之涸,则心火宁静,相火不 安而自安矣。 方用坎离两补汤∶ 人参(五钱)熟地(一两)菟丝子(三钱)生地(五钱)麦冬(五钱)丹皮(二钱)炒枣仁(三钱)北 五味子(一钱)茯苓(三钱)桑叶(十四片)山药(五钱)白术(三钱) 水煎服。连服数十剂而愈。 此方心肾两补,肾水上济于心,水足而火无亢炎之祸,自然火息而有滋润之乐也。心中 清净而外有转输,则心包何敢窃柄,势必相合而得生也。 此症用镇神汤亦效。 人参炒枣仁茯苓山药(各五钱)远志(一钱)巴戟天(三钱)甘草(五分)黄连(三分) 水煎服。 人有劳倦中暑,服香薷饮反加虚火炎上,面赤身热,六脉疾数无力,人以为暑火之未消 也,谁知是内伤于中气乎。凡人中气充足,则暑邪不能相犯,暑气之侵,皆气虚招之也。然 则内虚发热,乌可不治虚而治邪哉。况夏月伏阴在内,重寒相合,反激动虚火之升上,此阴 盛隔阳之症也。治法宜补阳退阴,然而阴盛阳微之际,骤用阳药,以入于众阴之中,未必不 格而不相入,必热因寒用,始能不违阴寒之性,以奏其助阳之功也。 方用顺阴汤∶ 人参(三钱)白术(五钱)茯苓(三钱)附子(二钱)干姜(一钱)青蒿(二钱)白扁豆(三钱) 水煎,探冰冷服之,必出微汗而愈。 此方用姜、附入于参、术之中,未免太热,与阴气不相合,乃益之青蒿之寒散,投其所 喜,且又热药冷服,使上热得寒,不至相激,及到中焦,寒性除而热性发,不特不相格,及 至相宜耳。 此症用参术二香汤亦效。 人参(三钱)香薷(一钱)甘草(一钱)砂仁(一粒)神曲(五分)白术(二钱)陈皮(五分)藿 香(五 水煎服。 人有形体素虚,忽感风邪,遍身淫淫,循行如虫,或从左脚腿起,渐次而上至头,复下 行于右脚,自觉身痒有声,人以为奇病也,谁知内伤而气不足乎。夫气血自行,周流不息, 何至生病,惟气血止而不行,皮毛之间,即有淫痒之病生矣,此气血之衰也。气血大衰而皮 毛焦,气血少衰而皮毛脱。气血既衰,又少有微邪,身欲自汗,邪又留而不去,两相争斗, 拂抑皮肤之间,因而作痒,不啻如虫之行,非真有虫也。伤寒症中,汗多亡阳,亦有身如虫 行之病。夫伤寒本是外感,然至于亡阳,则外感变为内伤矣。今非伤寒,亦现虫行之象,非 内伤而何?治法大补气血,气血行而身痒自愈也。 方用补中益气汤∶ 人参(一两)黄(一两)当归(五钱)白术(五钱)陈皮(五分)甘草(一钱)升麻(五分)柴 胡 (一 钱)玄参(三钱)桑叶(二十片) 水煎服。十剂全愈。 补中益气汤原是大补气血之神剂,多用参尤为补气,气旺而血自旺,更能流行也。方 中加玄参、桑叶者,身痒多属于火,能退浮游之火也,桑叶善能止汗,汗多者发痒,止其汗 而痒自止也。 此症用蚕蝎归汤亦效。 当归黄(各五钱)茯苓(三钱)僵蚕半夏(各一钱)全蝎(一个)陈皮(五分) 水煎服。 人有色白神怯,秋间发热头痛,吐泻食少,两目喜闭,喉哑昏昧,不省人事,粥饮有碍 ,手常住阴囊,人以为伤风重症也,谁知是劳倦伤脾之故乎。夫气本阳和,身劳则阳和 之气变为邪热,不必有外风袭之而身始热也。诸阳皆会于头,阳气一虚,则清阳之气不能上 升,而邪热遂乘之,熏蒸于头而作痛,不必有外风犯之,头始痛也。清气不升,则浊气不降 ,上下拂乱,安得不吐泻哉。人身之脉,皆属于目,眼眶属脾,脾气既伤,目无所养,欲不 闭而不可得也。脾之络连于舌本,散布于舌下,脾伤则舌之络失养,此言语之难也。咽喉虽 通于肺,然脾虚则五脏皆虚,肺虚而咽喉难司出入,心之神明亦因之昏瞀矣。阴囊属肝,脾 虚则肝欲来侵,频按其囊者,惟恐肝木之旺,土亏之极,反现风木之象也,治法大健其脾土 ,则风木之象自消矣。 方用补中益气汤∶ 人参(三钱)白术(五钱)黄(五钱)当归(三钱)茯苓(三钱)陈皮(三分)甘草(五分)柴 胡(一钱)升麻(三分)制附子(三分) 水煎服。二剂轻,十剂全愈。 病本内伤,用补中益气汤自中病情。方中加入附子者,盖参、、归、术非得附子则其 功不大,建功亦不甚神。况用止三分,亦无太热之虞,转有反正之速也。 此症用加减归脾汤亦效。 人参当归茯苓白术白芍(各三钱)甘草半夏(各五分)川芎(二钱)白豆蔻(一粒) 柴胡远志枣仁(各一钱)麦冬(五钱) 水煎服。 人有日坐于围炉烈火之边,以致汗出不止,久则元气大虚,口渴引饮,一旦发热,人亦 以为外感于风,谁知是肺金受火之伤乎。夫肺本属金,最畏火气,外火虽不比于内火,然肺 气受二火之煎逼,自然不得其养矣。况肺乃肾水之母,肺自难养,何以能生肾水,肾水不生 ,日索母乳,母病不能应,则子亦病矣。子母两病,势必至皮肤不充,风邪易入,不必从膀 胱风府之穴而后进也。然则治法何必治风,但补其肺气,大滋其肾水,则肺金得养,内难藏 邪,风从皮肤而入者,仍从皮肤而出矣。 方用安肺散∶ 麦冬(五钱)桔梗(二钱)生地(三钱)白芍(三钱)茯苓(三钱)紫苏(二钱)款冬花(一钱)天 门 冬(三钱)紫苑(一钱)黄芩(三钱)熟地(三钱)山茱萸(二钱)玄参(五钱)贝母(五分) 水煎服。而身热解,二剂全愈。 此肺肾同治之法,安肾正所以安肺。倘罔顾肺气,一味祛邪,是因伤益伤矣,不变为劳 怯者几希矣。 此症用苏桔汤亦效。 苏叶桔梗甘草(各一钱)生地(三钱)沙参白芍(各五钱)黄芩天花粉(各二钱)当归 (三钱)玄参(一两) 水煎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