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夏秋之间,腹痛作泻,变为痢疾,宛如鱼冻,久则红白相间,此是肝克脾 土也。盖夏秋之间,寒热必然相杂,肝遇凉风,则木气不舒,上不能宣,必至下克。 而脾胃之中受三夏暑热,欺肝木凋零,乃与肝木相争。肝木激而成怒,克土更甚。 脾胃之土伤,难容水谷,遂腹痛而作泻矣。泻久而糟粕已尽,脾乃传肝木之气于肾, 而肾见其子之气,乃相助而作恶,忘其自损母气也。红白相间者,肝不藏血而红见, 肾不藏精而白见也。惟是肝内之血无多,肾中之精有限,何以能绸缪不断,如水之 倾,如泉之涌也,不知六腑畏肝木之横,五脏助肾之困,交相成之也。治法急平其 肝气之怒,少佐祛秽之药,则肝气不降而肾气顿收。不必止痢,脾胃之土自安,脾 胃既安,何惧痢之有?方用平肝止痢汤∶ 白芍(一两)当归(五钱)栀子(二钱)枳壳(一钱)车前子(二钱)甘草(一钱) 水煎服。一剂痢轻,再剂痢又轻,三剂全愈。 此方全不去治痢,但去平肝而痢自止。盖痢之来也,始于肝;痢之成也,本于 肾。平肝则肝气平,肝平而肾气亦平。肝肾之气平,而脾胃乌有不平者乎。今人但 去治脾胃也,所以痢不能遽止耳。 此症用和腹汤亦可。 白芍(一两)当归(五钱)枳壳(三钱)广木香(二钱)甘草(一钱)水煎服。 人有夏秋之间,先泻后痢,腹中疼痛,后重之极,不痢不可,欲痢不得,口渴 饮水,小便艰涩,小肠作胀,人以为火邪之重也,谁知是湿热之盛乎,盖夏伤于热, 必饮水过多,热虽解于一时,湿每留于肠胃,迨至秋天,寒风袭于皮毛,热必秘于 脏腑,于是热欲外泄而不能,热不得不与湿相合。然而湿与热非好相识也,相合相 争,而疼痛生矣,热欲下出,湿欲相留,彼此牵掣于大肠之间,而后重现矣。热欲 出而不得出,则热必上焚,不得不求救于水。然而湿留于下焦,而火则忌水也,使 水不能传入于膀胱,水火战斗,仍从大肠而出,此小腹之所以发胀耳。治法分解其 湿热,俾浊者趋于大肠,清者入于小肠,不必用涩药以止痢也。方用分解湿热汤∶ 车前子(一两)浓朴(三钱)黄连(一钱)甘草(一钱)枳壳(一钱)槟榔(一钱) 滑石末(三钱)水 煎服。一剂后重除,二剂疼胀止,三剂口渴解,痢亦全愈。 此方用车前以利水,用黄连以清热,用浓朴以厘清浊,余则止秽去滞,调和于 邪正之间,以解纷争也。君、相、佐、使既用之攸宜,安有不取效之捷哉! 此症用二黄汤亦神效。 泽泻(二钱)车前子(五钱)大黄槟榔滑石(各二钱)黄连(一钱)甘草(五分) 水煎服。二剂愈。 人有湿热作痢,大渴引饮,饮后又不甚快,心中懊,小便不利,红白相间, 似脓非脓,似血非血,此是火热未解之故也。夫湿热之极,始成痢疾,但其中有湿 轻热重,热轻湿重之分耳。如此等之痢,明是湿热两重之症,单消水则热存而水难 降;单清火则湿在而火难除,必须两泻之,热与湿俱不能独存也。然而泻热必致伤 阳,泻湿必致伤阴。治法必于补阴之中,佐以泻热湿之剂,则阴既不亏,阳亦无害。 夫泻之既能损伤阴阳,则补阴亦宜补阳矣,何仅补其阴,即能不伤其阳也?不知阴 阳原两相根也。泻热之药,仍走于大肠之内,虽损其阳,仍损其阴也。今补其阴, 则阴不伤矣,何害于阳乎?此补阴之所以不必再补阳耳。方用滋阴止痢丹∶ 白芍(一两)当归(一两)大黄(三钱)车前子(五钱)槟榔(二钱)萝卜子(三钱) 水煎服。一 剂脓血减,二剂懊除,三剂口渴解,而痢亦顿止矣。 此方奇在大黄与萝卜子并用,逐瘀秽实神,厘清浊甚速,用之于白芍、当归之 内,补以行攻,有攻之益,无攻之失也。 此症用通快饮亦佳。 黄连茯苓(各三钱)白芍(一两)黄芩车前子枳壳(各二钱)浓朴(一钱)水煎服。 人有湿热之极,腹痛作痢,上吐不食,下痢不止,至勺水难饮,胸中闷乱,人 以为噤口之痢也,谁知是胃中湿热之毒乎。夫痢宜下行,下利宜也,何以上吐而不 能入乎?此盖胃中之火,得湿而蕴结不宣,一旦作痢,本欲下行,乃投之以饮食,则 火反上炽而不降,以致胃口闭塞,而成噤口也。然而胃火之盛者,由于心火之旺, 心火最恶湿,一得湿则火郁而不通,则停住于胃口;胃中之火,愈增其熏蒸之气, 二火相合,则热之势固结而不散,湿亦停住于肠胃之内,胸中交战,安得不闷乱乎? 治法必须开郁火之门,而门不能易开,必须引火开门之为捷耳。方用引胃汤∶ 人参(一钱)黄连(三钱)吴茱萸(三分)菖蒲(三分)各为细末,滚水调入于茯苓末中, 大约茯苓须用五钱,一匙一匙调如稀糊者咽之。初时咽下必吐,吐后仍咽,药 一受则不吐矣。即将前药服完,上下俱开门矣。然后用靖乱汤∶ 白芍(一两)车前子(五钱)黄连(一钱)甘草(一钱)枳壳(一钱)木通(一钱) 广木香(五分)茯苓(三钱)水煎服。二剂痢止,不必三服也。 前用引胃汤者,以心火喜燥。黄连虽寒,然其性正燥也。以燥投燥原非所恶。 况吴茱萸性热而燥,以火入火,同性岂有格之虞?况入之人参、菖蒲之中乎?盖 胃中之火,乃邪火,而心中之火实正火也。居于邪正之间、非得正人君子之药,则 邪不能散于顷刻,非得导引之使,则心火不能返于故宫。况胃气之闭,正胃气之虚 也。人参补胃气之圣药,胃虚逢补,不啻如饥者之得食,关一开而良将勇士夺门而 入,邪自惊走矣。后用靖乱汤者,譬如以计夺门,若后无大兵相继,则敌且欺寡不 敌众,未必不狭巷而战,死斗而不肯遁,今又以利水、逐秽、平肝之药济之,是前 锋既勇于斩关,而后队又善于荡寇,安得不成功哉。 此症用启关散亦效。 黄连人参茯苓(各二钱)木香(三分)吴茱萸(五分)水煎服。缓饮之,随饮即愈。 人有湿热作痢,数日之后,腹不疼痛,如脓如血,阵阵自下,手足厥冷,元气 欲绝,此是火变为寒而阴绝也。夫痢无止法,古人之语也。然痢实不同∶有初起即 宜止者,有日久而不可止者,未可执痢无止法一语,竟不用止也。然不止痢,不过久 病之难痊;若止痢,每至变生于不测,是痢又不可轻言止也。此等之症,正不可不 止者,盖腹中作痛为邪,腹既不痛,何邪之有?腹不痛而脓血阵阵自下,乃气脱而 欲崩也。手足厥冷,乃气脱而不能运也。必须看其舌之滑燥何如耳,热极则舌必燥, 寒极则舌必滑也。热变为寒其舌必滑,须先止其痢以救脱,不可泻其痢以攻邪矣。 方用止脱救痢汤∶ 人参(二两)白术(二两)白芍(一两)肉桂(三钱)茯苓(一两)甘草(二钱) 赤石脂末(三钱)水煎服。一剂手足温,二剂脓血止,三剂痢全愈。减各药一半,去赤石脂,再 服十剂,元气如故矣。 此等之痢。世不常有,不可执此方以治痢。余论症不敢不备质于天师,以存此 治法,救万人中之一人也。 此症用加味四君汤亦效。 人参白术(各二两)肉桂(三钱)北五味子(三钱)茯苓(一两)甘草(三钱)水煎服。 人有受暑湿之毒,水谷倾囊而出,一昼夜七、八十行,脓血稠粘,大渴引水, 百杯不止,人以为肠胃为热毒所攻也,谁知是膀胱热结而气不化乎。夫水湿之邪, 从膀胱而出,乃上由于肺气之清肃下行,膀胱奉之而能化也。今胃受暑热之毒,蒸 熏于肺,肺不能受,乃移其热于大肠,而大肠奔迫,必郁结于膀胱矣。膀胱热结, 则气不化而小溲短赤,邪热邪湿,尽趋于大肠而出,不啻如决水转石之骤猛也。治 法必须清膀胱之热,以迅利其小便。但肺与大肠为表里,肺热而大肠始热,故不若 先清肺经之热也。方用清源止痢汤∶ 黄芩(三钱)茯苓(五钱)紫参(三钱)诃黎勒(三钱)甘草(一钱)天花粉(三钱) 地榆(三钱)水煎服。一剂减半,三剂痢止。 此方清肺金化源之方也。用黄芩、地榆以凉肺,即所以凉大肠之热也。紫参疗 肠胃之热,能消积聚,而通大小之便。诃黎勒能固肠脱,合而用之于茯苓、甘草诸 药之内,则通中有塞,而塞中又有调和之妙,所以奏功特神也。 此症用迅行汤亦神。 王不留行茯苓猪苓黄芩(各三钱)白术(三钱)水煎服。 人有下痢纯血,色如陈腐屋漏之状,肛门大开,不能收闭,面色反觉红润,唇 似朱涂,人以为痢疾之死症也。然治之得法尚可获生,以其症虽见死象,而气犹未 绝,有可续之机也。凡下痢纯红,开手即宜用补阴之药,因人执痢无补法,以至如 此不知痢症何常不可补也。用补阳之药以治痢,则有宜有不宜。用补阴之药以治痢, 则实无不宜也。若一见红白,不问虚与不虚,动用攻邪逐秽之剂,以致白变红,红 变陈腐屋漏之色也。夫下痢纯血,原是阳旺阴虚之症。不补阴以制阳,反助阳以攻 阴,则阴气愈虚,虚极则阴气但有降无升矣。肛门大开,不能收闭,正有降无升之 明验也。面色红润,唇如朱涂,正阳在上而阴沉下之显征也。阳宜降而反升,阴宜升 而反降,则阴阳不交,不死何待乎?然能奄奄不死者,以其阴气虽降,而未绝也。 治法急救其阴,以引其阳气之下降,兼补其阳,以提其阴气之上升,未必非死里求 生之法也。方用补阴升提汤∶ 人参(一两)熟地(一两)白芍(三两)茯苓(一两)升麻(二钱)甘草(一钱)山药(一两) 北五味子(三钱)山茱萸(一两)诃黎勒(三钱)水煎服。一剂痢减半,再剂痢止。倘服 之仍如前之痢也,则阴已绝而阳不能交,不必再服。 论此方乃救阴之奇方,提气之圣药。苟有阴气未绝,未有不可续之,而升提者 也。正不可因一用之无功,竟置此方于不用。如一见纯红之症,急以此方减半投之, 何至有死亡之嗟哉。 此症用续绝汤甚佳。 人参(五钱)熟地山茱萸山药芡实(各一两)甘草(一钱)北五味(二钱) 水煎服。 人有贪酒好饮,久经岁月,湿热所积,变成痢疾,虽无崩奔之状,而有溏之 苦,终年累月而不愈,人以为酒积之在脾也,谁知是肾泄之病,乃湿热之酒气熏之 也。气熏于肾之中,肾即醉于酒之味,正不必其湿热之尽入之也。然而湿热之侵, 由于肾衰之故,肾不能敌,乃移其湿热于脾,脾又久受湿热之困,不能再藏,乃酿 成酒积而作痢矣。虽其积在脾,病实在肾。但治脾而痢不能愈,必须治肾。然徒治 其肾,病亦不能愈,必须解酒之毒,分消其湿热之气,则不治痢,而痢自止。方用 化酒止痢汤∶ 人参(三钱)白术(一两)山茱萸(五钱)黄连(一钱)茯苓(五钱)柞木枝(五钱) 白芍(五钱)槟榔(五分)薏仁(五钱)水煎服。连服四剂,痢疾自愈,不可多服。愈后 仍须忌酒,否则暂止而仍发也。 论此方实解酒毒,然力止能解于目前,不能解于日后,非药之过也。盖酒气熏 蒸于肾,受毒最深。用此方以解酒毒,则脾胃有更苏之气。倘不遵酒戒,仍然酣饮, 则酒入于脾胃,其克伐之性较前更甚,盖已伤而不可再伤也。此酒积之病,酒徒每 每坐困,不得享长年之乐,可不慎哉! 此症用萸术杜柞汤亦佳。 山茱萸白术(各一两)柞木枝杜仲(各一钱)水煎服。十剂可愈。 人有长年累月,里急后重,而作痢者,乍作乍止,无有休歇,人以为休息之痢, 谁知是正气已复,而邪气尚存之故哉。夫痢不可妄止,必须因势利导之。苟邪火、 邪水未曾涤尽,一旦用补塞之药遽止之,则痢虽遏于旦夕,邪在腹中,时动时静, 静则安,动则发,亦其常也。况益之浓味之贪饕,劳役之妄作,安得不成休息之痢 乎?治法必宜以利为主,利小便,不若利大便也。盖正气已复,膀胱之气必能气化 以分水,何必再利其小便?邪之不尽者,火留于大肠也,利大肠则邪且尽下。然而 利大肠之药,必先从胃而入脾,由脾而入大肠。吾恐汤剂之入大肠,不遽受益,胃 与脾先受其损矣。方用尽秽丹∶ 大黄(一钱)滑石(一钱)浓朴(一钱)地榆(二钱)槟榔(一钱)各为细末,用蜜煮老 为丸,一次服尽。服后即用膳以压之,不使留于胃中。必得微利为度,一利而痢病顿除。 此方专下大肠之湿热也。邪原在大肠,所以一用奏功。倘畏损伤脾胃,用人参 汤送下更妙。然亦止宜于虚弱之人,不宜于健旺之客也。 此症用缓攻汤亦神。 白芍(一两)枳壳(五分)大黄(一钱)槟榔(五分)水煎服。一剂即止。 人有中气不顺,口中作嗳,下痢不止,人以为湿热作痢,谁知是气逆作痢乎。 夫痢疾多是湿热,然湿热之所以停积于腹中者,气阻之也。凡人大便,气闭则结, 气逆则泻。有湿热而更兼气逆,徒用消湿泻热之药,不用理气之味,则过于下行, 气必更滞矣。治法必须利气,佐之消湿泻热之剂为妙。虽然气之所以逆者,以下多 亡阴,阴血亏损,气乃不顺,遂因之作逆也。欲气逆而仍反为顺,必须补阴以生血。 然而血不可以遽生,阴不可以骤长,用顺气之药,加入于补阴补血之中,则阴血渐 生,痢可速止矣。方用荜茇散∶ 荜茇(三钱)芍药(五钱)当归(五钱)牛乳(半斤)同煎。一半空腹顿服。一剂痢止, 再剂不再痢也。 盖荜茇最能顺气,且去积滞更神,入之于归、芍之中,更能生长阴血。佐 之牛乳者,牛乳属阴,乳乃血类,无形之阴血不能遽长,用有形之阴血以滑其肠中之迫 急,则血即无阳,阴又不损,转能佐气以去其结滞,故奏功甚捷,取效独奇耳。 此症用顺气汤亦效。 广木香(三钱)乌药甘草枳壳(各一钱)白芍(五钱)炒栀子车前子(各三钱) 水煎服。 人有肠下血,另作一派喷唧而出,且有力而射远,四散如筛,腹中大痛,人 以为阳明气冲,热毒所作也,谁知是气血下陷之极乎。夫清气上升,则浊物自降, 惟清阳之气,既不能上升,则浊阴之物,必留滞于肠中而不化。况助之湿热之毒, 则血不能藏,乃下注而喷射矣。或疑血不上藏,洞泻宜矣,何下出如筛乎?此乃湿 热之毒,气火盛,逞其威作其势也。至于另作一派,唧血远射者,邪与正不两立, 正气化食,而邪气化血,正气既虚,不敢与邪相战,听邪气之化血,不与邪气同行 以化食,邪气遂驱肠中之血以自行,肠中之食既不得出,乃居腹而作痛,邪气夺门 而出,是以另行作一派远射有力也。治法升其阳气,泻其湿热之毒,则正气盛而邪 自衰,邪衰而血亦不下也。方用升和汤∶ 陈皮(五分)熟地(五钱)当归(三钱)生地(二钱)丹皮(一钱)升麻(一钱)甘草(五分) 黄(三钱)白芍(五钱)车前子(三钱)黄芩(一钱)水煎服。二剂血止,再二剂全愈。 此方名为升阳,其实补阴。但升阳而不补阴,则阳气愈陷,以阳气之升,升于 阴气之充也。盖下血既久,其阴必亡,惟用当、芍、二地以补阴,而后益之黄之 补气,则气自升举,即不用升麻之提,而阳已有跃跃欲举之势。矧助升麻又加车前 之去湿,丹皮、黄芩之散火,则湿热两消,何气之再陷乎?此升阳全在和之之妙也。 此症升陷汤亦神。 人参当归(各五钱)熟地白芍(各一两)丹皮荆芥车前子(各三钱)甘草黄连(各五分) 水煎服。 人有痢久不止,日夜数十行,下如清涕,内有紫黑血丝,食渐减少,脉沉细弦 促,人以为湿热之毒未除,谁知是瘀血未散乎。夫痢成于湿热,未闻痢成于瘀血也。 不知血喜流行,若不流行且化瘀矣。况因内外之伤以成瘀,欲其不化为痢难矣。世 人不知成瘀之故,试举其一二言之∶如饱食之后复加疾走,或饮酒之余更多叫号, 或殴伤忍痛,或跌磕耐疼,或大怒而气无可泄,或遇郁而愁无可解,或餐燔炙之太 多,或受诃责之非分,皆能致瘀而成痢也。及致成痢,以治痢之药投之,绝无一验 者,以所成之痢,乃似痢而非痢也。治法但治其瘀,不治其痢则得耳。方用消瘀神丹∶ 乳香(一钱)没药(一钱)桃仁(十四个)滑石(三钱)广木香(一钱)槟榔(一钱) 白芍(五钱)神曲糊为丸。米饮下百丸,连服二日,即下秽物而愈。倘二日少痊,不全 愈者,此瘀盛也。用大黄一钱煎汤,送前丸二百丸,无不愈矣。 此方治瘀,而痢未常不兼治也。凡治痢久不愈者,可用此丸以下其瘀血,要在 人消息之也。 此症用分瘀汤亦神。 大黄车前子(各三钱)丹皮(五钱)当归(一两)枳壳柴胡(各一钱)水煎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