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痛风论风懿论风痱论痿废论痉症
     天师曰∶卧治者,因其卧而卧治之也。如痛风之人,风懿、风痱、痿废之症是也。痛风之病,乃中湿 也。湿气入于关节骨髓之中,则痛不可忍,手足牵掣,腰脊伛偻,经岁周年不起床席,欲其坐起,且不可 得。欲其不卧而治得乎。方用薏仁一两,芡实一两,茯苓三钱,车前子一钱,白术五钱,肉桂一分,不可 多,水煎服,(〔批〕解湿汤。)此方妙在去湿而不走气。尤妙在用肉桂一分,得桂之气而不得桂之味, 始能入诸关节之间,以引去其水湿之气也。此方常服,当用作汤,不 可责其近功。此卧治之一法。 风懿之症,奄忽不知人,不疼不痛,卧于床褥之上,亦终岁经年。此亦风湿之症,入之皮肉之 内,而手足不为用者也。方用白术五钱,薏仁一两,芡实五钱,山药三钱,车前子一钱,人参三钱,甘草 一钱,陈皮一钱,柴胡一钱,白芍三钱,白芥子三钱,水煎服(〔批〕健胃散湿丹。)此方亦去湿之神 剂,水去而又不耗气,则皮肉自然血活,而风症可痊,但不可责之以近功。此又卧治之一法。 风痱之症,乃火热也。火之有余,由于肾水之不足,补水则火自消亡于乌有。方用熟地四两,山 茱萸三钱,北五味二钱,麦冬二两,元参一两,附子一分,白芥子三钱,水煎服。(〔批〕息火汤。)此方 妙在纯是补水之味,水足则火自息,火息则风痱之患自除。此又卧治之一法也。 痿废之症,乃阳明火症,肾水不足以滋之,则骨空不能立。方用元参三两,麦冬一两,熟地三两, 山茱萸二两,水煎服。(〔批〕生阴壮髓丹。)此方妙在熟地、山茱全去滋水,而元参去浮游之火,麦冬 生肺金之阴,阴长阳消,阳明自然息焰。火焰既息,金水又生,脏腑有津,骨髓自满,而两足有不能步履 者乎。此又卧治之一法也。 张公曰∶卧病固不止此,更有痉症,亦须卧治者也。其症必脚缩筋促,不能起立,或痛或不痛,终 年难以下床,不得不卧以治之。方用薏仁五钱,芡实五钱,山药五钱,茯苓五钱,白术五钱,肉桂一钱, 水煎服。(〔批〕风湿两祛散。)此方乃纯是去湿健脾之药,绝不去祛风,而祛风已在其中。盖痉病 原是湿症,而非风症,脾健则水湿之气自消,湿去则筋之疼痛自去,筋舒则骨节自利矣。但此药必须多服 始得。 华君曰∶与余同。 孙真君曰∶痿症奇方∶用薏仁三两,熟地三两,麦冬一两,北五味一钱,牛膝五钱,水煎服。此 方之妙,妙在薏仁用至三两,则熟地不患太湿,麦冬不患太寒,牛膝不患太走,转能得三味之益,可以久 服而成功也。(〔批〕妙论妙方。)我传子止此。天师已发天地之奇,又何必吾辈之多事哉。我有方 俱已传世,今传子者,从前未传之方也,实无可再传,非隐秘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