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于姓媪,年近五旬,咳嗽有痰微喘,且苦不寐。
    病因
    夜间因不能寐,心中常觉发热,久之,则肺脏受伤,咳嗽多痰,且微作喘。
    证候
    素本夜间不寐,至黎明时始能少睡。后因咳嗽不止,痰涎壅盛,且复作喘,不能安卧, 恒至黎明亦不能睡。因之心中发热益甚,懒于饮食,大便干燥,四五日一行,两旬之间大形 困顿,屡次服药无效。其脉左部弦而无力,右部滑而无力,数逾五至。
    诊断
    此真阴亏损,心肾不能相济,是以不眠。久则心血耗散,心火更易妄动以上铄肺金,是 以咳嗽有痰作喘。治此证者,当以大滋真阴为主,真阴足则心肾自然相交,以水济火而火不妄 动;真阴足则自能纳气归根,气息下达,而呼吸自顺。且肺肾为子母之脏,原相连属,子虚有损于母,子 实即有益于母,果能使真阴充足,则肺金既不受心火之铄耗,更可得肾阴之津润,自能复其清肃 下行之常,其痰涎咳嗽不治自愈也。若更辅以清火润肺化痰宁嗽之品,则奏效当更捷矣。
    处方
    沙参(一两)大枸杞(一两)玄参(六钱)天冬(六钱) 生赭石(五钱轧细)甘草(二钱)生杭芍(三钱)川贝母(三钱)牛蒡子(一钱捣碎) 生麦芽(三钱)枣仁(三钱炒捣)射干(二钱)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复诊
    将药连服六剂,咳喘痰涎愈十分之八,心中已不发热,食欲已振,夜能睡数时,大便亦 不甚燥。诊其脉至数复常,惟六部重按仍皆欠实,左脉仍有弦意。拟再峻补其真阴以除病 根,所谓上病取诸下也。
    处方
    生怀山药(一两)大枸杞(一两)辽沙参(八钱)生怀地黄(六钱) 熟怀地黄(六钱)甘草(二钱)生赭石(六钱轧细)净萸肉(四钱) 生杭芍(三钱)生麦芽(三钱)生鸡内金(针半黄色的捣) 共煎汤一大盅,温服。
    效果
    将药连服二剂,诸病皆愈,俾用珠玉二宝粥常常当点心服之,以善其后。
    或问
    两方中所用之药,若滋阴、润肺、清火、理痰、止嗽诸品,原为人所共知,而两方 之中皆用赭石、麦芽,且又皆生用者其义何居?答曰∶胃居中焦,原以传送饮食为专职,是 以胃中之气,以息息下行为顺,果其气能息息下行,则冲气可阻其上冲,胆火可因之下降,大便 亦可按时下通,至于痰涎之壅滞,咳嗽喘逆诸证,亦可因之降序,而降胃之药,固莫赭石若也。至于 麦芽,炒用之善于消食,生用之则善于升达肝气。人身之气化原左升右降,若但知用赭石降胃,其重坠 下行之力或有碍于肝气之上升,是以方中用赭石降胃,即用麦芽升肝,此所以顺气化之自然,而还 其左升右降之常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