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咳血,痰盛,身热,多是血虚。 〔丹〕
    七伤散
    治劳嗽吐血痰。 黄药子白药子(各一两半)赤芍药(七钱半)知母玄胡索(各半两)郁金(二钱半) 当归(半两)山药乳香没药血竭(各二钱) 上为末,每服二钱,茶汤下。(《本草》云∶黄药子、白药子治肺热有功。一法,红花当归 煎汤下。) 〔罗〕
    恩袍散
    治咯血吐血,及治烦躁。 真生蒲黄薄荷(各一两) 上研匀细,每服三钱,浓煎桑白皮汤调下。
    地黄散
    治一切吐血咯血,能解一切毒,及诸热烦躁。 茜草根(四钱)大豆子黄药子甘草(各二两) 上为细末,每服二钱,新汲水调下。加人参二两,治痰嗽有血。 〔丹〕痰带血丝出,童便、竹沥主之。又方,用韭汁、童便二物合和,加郁金细研入内,服之 其血自消。经血逆行,或血腥,吐血,唾血。韭汁服立效。咯血用姜汁、童便、青黛,入血药中。 加四物汤、牛膝膏、地黄膏之类。 〔《千》〕治一切肺病,咳嗽脓血,及唾脓血不止方。好酥三十斤,炼取凝当中醍醐,服一合, 日三升,即止。一切药皆不及此方。 〔海〕甘桔加阿胶紫菀汤治肺痿唾脓血。(方见伤寒咽痛门。) 〔梅〕肺疾脓血。取薏苡仁十两,杵碎,以水三升,煎取一升,入酒少许服之。(《本草》云∶ 薏苡仁下气,利肠胃, 消水肿。) 〔罗〕
    大阿胶丸
    治嗽血唾血。 阿胶(微炒)卷柏生地熟地大蓟(独根者,晒干)鸡苏叶五味子(各一两) 柏子仁(另研)茯苓百部远志人参麦门冬防风(各半两)干山药(一两) 上为细末,炼蜜丸,如弹子大。煎小麦、麦门冬汤,嚼下一丸,食后。 上方,保养精血,纯补剂也,血虚者宜之。 〔丹〕治上气喘息,咳嗽、吐血、咯血。人参细末,鸡子清调三钱,五更初服,便去枕睡仰卧, 只一服愈。年深再服。忌酸咸酢酱面等物,及过醉饱。须好将息。 一男子三十岁,因连夜劳倦不得睡,成一痰嗽,出白黄脓,嗽声不出。时初春大寒,医与 青龙汤四帖,遂觉咽喉有血丝,腥气逆上。两日后,血腥气多,遂有血线一条,自口中右边出直 上,如此每昼夜十余次。诊其脉,弦大而散弱,左大为甚,人倦而苦于嗽。予作劳倦感寒,强以 甘辛燥热之剂,以动其血,不宜急治,恐成肺痿。遂与人参、黄、当归身、白术、芍药、陈皮、 炙甘草、生甘草、不去节麻黄,煎熟入藕汁与之,两日而病减嗽止。却于前药去麻黄,又与四日, 而血症除。脉之散大者,未收敛,人亦倦甚,遂于前药中除藕汁,加黄芩、缩砂、半夏,至半月 而安。 〔《大》〕
    劫劳散
    治肺痿痰嗽,痰中有红线,盗汗发热,热过即冷,饮食减少。 白芍药(六两)黄甘草人参当归半夏白茯苓熟地五味子阿胶(炒。各二两) 上咀,每服三钱,水盏半,生姜二片,枣三枚,煎九分,无时温服,日三。陈日华云∶ 有女及笄,病甚危,一岁之间,百药无效,偶得此方,只一料除根。 〔罗〕
    五味子黄散
    治嗽,咯血成劳,眼睛疼,四肢困倦,脚膝无力。 麦门冬熟地黄桔梗(各半两)甘草(一分)白芍药五味子(二分)人参(二钱) 上为粗末,每服四钱,水煎,日三服。
    云岐子芩散
    凉心肺,解劳热。 黄(一两)白芍药黄芩人参白茯苓麦门冬桔梗生地(各半两) 上为粗末,先用竹叶一握,小麦七十粒,水三盏,姜三片,煎一盏半。入药末三钱,煎七分, 去滓温服。 席延赏治虚中有热,咳嗽脓血,口苦咽干,又不可服凉药。好黄四两,甘草一两,为末, 每服三钱。如茶点羹粥中,亦可服。 上参例,纯补剂也。丹溪云∶脉大发热为气虚,此气血俱虚者宜之,若血虚而气不虚者 不宜,当用前阿胶丸之类及污血条求之。 〔丹〕妇人五十六岁,盛夏吐红痰,有一二声嗽。 人参(一钱)防风(五分)白术(钱半)陈皮茯苓(各二钱)干姜(三分)生甘草(一分) 桔梗(半钱) 上煎二之一,入藕汁二大蛤再煎,带热下三黄丸。 王二十四丈发热胁痛,咳嗽红痰,口渴,大便秘,倦怠,脉稍数而虚。询之,发热曾饮水一碗, 病因饮食不节,成积痰,发又饮冷水,伤胃成虚,伤肺成痰。 白术(一钱半)人参陈皮川芎(各一钱)芍药茯苓桔梗甘草(各五分,炙) 上作二帖,煎取八分,入竹沥二分,再煎沸,热饮,下龙荟丸二十丸。如嗽,三十丸。 上丹溪参、术、藕汁、竹沥法也。 脉大发热,喉中痛者,是气虚。用参、、蜜炙黄柏、荆芥、地黄、当归、韭汁、童便、姜 汁,磨郁金饮之,其血自消。 上参、加郁金、韭汁、童便,补中解郁也。 〔罗〕
    黄鳖甲散
    治虚劳客热,肌肉消瘦,四肢倦怠,五心烦热,口燥咽干,颊赤心忡,日 晚潮热,夜有盗汗, 胸胁不利,食减多渴,咳嗽稠粘,时有脓血。 黄(一两)桑白皮半夏黄芩甘草(炙)知母赤芍药紫菀(各五钱)秦艽 白茯苓(焙)生地柴胡地骨皮(各六钱六分)肉桂人参桔梗(各三钱二分)鳖甲(去裙, 酥炙)天门冬(去心,焙。各一两) 上为粗末,每服二大钱,水一大盏,食后煎服。
    人参黄散
    治虚劳客热,肌肉消瘦,四肢倦怠,五心烦热,咽干颊赤,心忡潮热,盗汗减食,咳嗽脓血。 人参(一两)秦艽茯苓(各二两)知母(二钱半)桑白皮(一两半)桔梗(一两)紫菀 柴胡(二两半)黄(三两半)半夏(汤洗,一两半)鳖甲(去裙,酥炙,二两) 上为粗末,每服三钱,去渣服。 上参、、鳖甲例,补中有通也。 〔罗〕
    人参蛤蚧散
    治三二年间,肺气上喘咳嗽,咯唾脓血,满面生疮,遍身黄肿。 蛤蚧(一对,全者河水浸五宿,逐日换水,洗去腥气,酥炙黄色)杏仁(去皮尖,炒,五两) 甘草(炙三两)人参茯苓贝母知母桑白皮(各二两) 上为细末,瓷器内盛,每日如茶点服,神效。 〔海〕蛤蚧补肺劳虚嗽有功,治久嗽不愈,肺间积虚热,久则成疮,故嗽出脓血,晓夕不止,喉 中气塞,胸膈噎痛。用蛤蚧、阿胶、生犀角、鹿角胶、羚羊角各一两,除胶外,皆为屑,次入胶, 分四服。每服用河水三升,于银石器内慢火煮至半升,滤去渣,临卧,微温细细呷之。其渣候服 尽再捶,都作一服,以水三升,煎至半升,如前服。病患久虚,不喜水,当减水。 上蛤蚧例,亦补中有通,久嗽不愈者宜之。
    麦门冬汤
    治伤寒后伤肺,咳唾脓血,胸胁胀满,上气羸瘦。 麦门冬(去心)桑白皮生地(各一两)半夏(汤洗七次)紫菀桔梗(炒)淡竹茹 麻黄(去根节。各七钱五分)五味子甘草 (炙。各半两) 上为粗末,每服五钱,水二盏,生姜二钱半,枣三枚,掰破同煎,去渣,食后温服。 〔罗〕
    续断散
    治骨蒸劳热,传尸瘦病,潮热烦躁,喘嗽气急,身疼盗汗,兼治咳嗽唾脓血。 续断紫菀桔梗青竹茹五味子(各三钱)生地桑白皮(各五两)甘草(炙,二两) 赤小豆(半升) 上为粗末,每服三钱,入小麦五十粒,水煎去渣,日三服。 〔海〕
    紫菀散
    治咳嗽唾血虚劳症,肺痿变痈。 紫菀人参知母贝母桔梗甘草五味子茯苓阿胶 上为粗末,生姜水煎服。 上门冬、五味例,亦补中有通也。 〔《外》〕疗伤唾血方。用茅根一味,服方寸匕,日三服,亦可绞汁饮之,主热渴。 〔丹〕治劳疗传尸,寒热交攻,久嗽咯血,日渐羸瘦,先服三拗汤与莲心散,万不失一。
    三拗汤
     麻黄(不去节)甘草(生)杏仁(不去皮尖) 上锉碎,姜枣煎服。
    莲心散
     当归黄芩甘草(炙)枳壳(炒)鳖甲(醋炙)前胡柴胡防己阿胶莲肉(去心) 南星(各一钱)川芎(一两)芫花(醋炒十分干黑) 上十三味,咀,合和,独芫花另包。每服二钱半,水一小盏半,生姜三片,枣一枚,入芫花 一撮,煎八分,服无时。须吐有异物后,芫花渐减,盖芫花反甘草,多之所以杀虫,少之所以 去寒热,妙处在此。(方与《纂要》不同,宜考之。) 〔《本》〕治劳疗吐血损肺,及血妄行,
    神传膏
    。 用剪草一斤,婺、台州皆有,惟婺州者可用,状如茜草,又如细辛,每用一斤,净洗为末, 加入生蜜一斤,和为膏,以器盛之,不得犯铁,九蒸九曝,日一蒸曝。病患五更起,面东坐,不 得语,用匙挑药,如粥服,每服四两。良久,用稀粟米饭压之。药冷服,粥饮亦不可太热,或吐 或下,皆不妨,如久病肺损咯血,只一服愈。寻常咳嗽,血妄行,每服一两可也。 有一贵人其国封病瘵,其尊人常以此方畀之,九日而药成。前一夕,病者梦人戒令,翌日勿 乱服药,次日将服之,为屋上土坠器中,不可服。再合既成,又将服之,为猫覆器,又不得服。 又再合未就,而是人卒矣。此药之异如是,若小小血妄行,一啜而愈,或云是陆农师夫人乡人艾 孚先,尝亲说此事,渠后作《大观本草》,亦收入集中,但人未识,不肯信尔。 〔《外》〕疗咳逆,唾脓血,
    鸡子汤
    。 鸡子(一个甘草(炙,二分)甘遂(一分)大黄(二分)黄芩(二分) 上用水六升,煮取二升,去渣,纳鸡子搅令调,尽饮之良。忌海藻、菘菜。 〔子和〕HT阳刘氏一男子,年二十余岁,病劳嗽咯血,吐唾粘臭,近不可闻,秋冬少缓,春 夏则甚,寒热往来,日晡发作,状如疟,寝汗如水。累服麻黄根、败蒲扇止汗,汗自若也。 又服宁神散、宁肺散止嗽,嗽自若也。戴人先以独圣散涌其痰,痰状如鸡黄,汗随涌出,昏愦 三日不省,时时饮以凉水,精神稍开,饮食加进。又与人参半夏丸、桂苓甘露散服之,不数日愈。 〔丹〕台州林德方,年二十余岁,得嗽而咯血发热,肌体渐瘦,众医以补药调治数年,其 症愈甚。予诊其六脉皆涩。予曰∶此好色而多怒,精血耗少,又因补塞药太多,荣卫不行, 污血内积,肺气壅遏,不能下降。治肺壅,非吐不可;精血耗少,非补不可。惟倒仓二者俱备, 但使之吐多于泻耳,兼灸肺俞五次而愈。 〔云〕
    鸡苏丸
    治虚热,昏愦倦怠,下虚上壅,嗽血衄血。 鸡苏叶(半斤)黄(一两)甘草川芎(各半两)防风(一两)桔梗(半两)荆芥(二两) 甘菊(三钱)生地(半两)脑子(半钱) 上为细末,炼蜜丸如弹子大。每服一丸,麦门冬去心煎汤嚼下。若肺损吐血,日渐乏力瘦弱,行步 不得,喘嗽痰涎,或发寒热,小便赤涩,加车前子二钱,用桑枝锉炒香,煎汤嚼下。 脉浮大者作虚治,宜虚条下参诸方主之。若浮大而上壅甚者。宜此鸡苏丸方。脉沉滑有力 者作实治,宜实条诸方主之。 〔丹〕先痰嗽,后见红,多是痰积热,降痰火为急。痰涎带血出,此胃口热血蒸而出,重则山 栀,轻则蓝实。荆芥能散喉管痰血。
    咳血方
     青黛栝蒌实诃子海石山栀 上为末,姜汁蜜调噙服。嗽甚,加杏仁。后以八物汤加减调理。 〔垣〕郑仲本年二十三岁,因心痛,服丹附等药,得上气病膈,两胁急迫,胀触不快,便时 嗽咯出血,病形渐瘦,大便燥而难,脉弦数,夜间略热,食稍减,因与灯笼草和节麻黄细末, 以白术、桔梗、木通、甘草汤调下,十余服,病减半。又与通圣散去石膏为丸,以桃仁汤下之。 〔《经》〕治咯血。黄药子、汉防己各一两,为末,每服一钱匕,水一盏,小麦二十粒同煎, 食后温服。 〔罗〕
    珠砂膏
    镇心安神解热,及肺损嗽血等疾。 苍术(二钱半)朱砂(另研)生犀人参玳瑁甘草(炙)珍珠(末。各一两) 牛黄麝香龙脑南硼砂琥珀(另研)羚羊角安息香(醋煮,另研)赤茯苓(去皮) 远志(去心。各半两)铁粉苏合香油(和药亦得。各一两) 上为末,炼蜜,破苏合香油剂诸药为小锭子,更以金箔裹之。瓷器收贮。每服一皂子大, 食后噙化。卫尉叶丞得效,并阿胶丸相杂服。此药治血安神,更胜至宝丹。每两作五锭子。 肺热咳唾血,惟七伤散用黄药子、白药子最有效。方见血郁血污条。又脉浮数,忌灸,若 误灸之,必唾血。仲景云∶脉浮热甚,反灸之,必咽燥唾血是也。 孙兆因博士王患咽喉噎塞,胸膈不利,时发寒热,夜多盗汗,忽心胸塞闷,咳血三数日即 止,晚后脉数,口干,涎唾稠粘,咳嗽一二声不透,肩背微痛,尝于关元、气海、中脘、三里 等穴着艾,不详病得之肺虚,其状中客热症,皆因误灸服暖药所致。遂与《外台》第一广济紫菀 汤,为丸合服之,立效。(方未考。) 〔《千》〕
    百部丸
    主诸咳不得气息唾血方。 百部根(二两)升麻(半两)桂心五味子甘草(炙)紫菀干姜(各一两) 上七味,蜜丸,桐子大。每服三十丸,日三次,知为度。忌生葱、海藻、菘菜。 〔《外》〕疗肺偏损胸中虚,肺偏痛、唾血气咳,
    款冬散
    。 款冬花当归(各六分)桂心芎五味子附子(炮。各七分)细辛贝母(各四分) 干姜生地(各八分)白术甘草(炙)杏仁(去皮尖。各五分)紫菀(三分) 上共为末,清酒服方寸匕,日二服。忌生葱、生菜、桃、李、雀肉、海藻、菘菜、猪肉、 芜荑。 按∶唾血咳血,属寒者少。今此二方,用姜附热剂,盖为肾足少阴脉是动病咳唾血者设也。 用者审之。 〔《脉》〕肺伤者,其人劳倦则咳唾血,其脉细紧浮数,皆吐血,此为躁扰嗔怒得之,脉伤 气壅所致。 经云∶肺脉不及,则令人喘,呼吸少气而咳,上气见血下者,此病皆肺虚,咳唾血之症,治 法并见气虚条。 治虚劳久嗽咯血。用五倍子焙为细末,每服一钱,用温茶一大口许调匀,食后米饮半盏调服。 〔《玄》〕肺经呕咳诸血,及痰中有血,初用生萝卜汁半盏,入盐少许,服之立效,如无生萝 卜,用萝卜子一钱,苏叶一钱,同煎服。次用鸡苏散加阿胶治之。(《本草》云∶萝卜大下气, 气下则血亦下也。) 〔《经》〕治咳嗽甚者,或有吐血。鲜桑白皮一斤,米泔浸三宿,净刮上黄皮锉细,入糯米四 两焙干,一处捣为末,每服一二钱,米饮调下。此方神效。 〔《本》〕治久嗽咯血,成肺痿,及吐白涎,胸膈满闷不食,
    扁豆散
    。 扁豆生姜(各半两)枇杷叶(去毛)半夏人参白术(各一分)白茅根(三分) 上锉,水三升,煎一升,去渣,下槟榔末一钱,和匀,分四服,不拘时候。 〔《千》〕治上气咳嗽喘息,喉中有物,唾血方。 生姜汁杏仁(各二升)糖蜜(各一升)猪膏(二合) 上五味,先以猪膏煎杏仁色黄出之,以纸拭令净。捣如膏。又和姜汁、蜜糖等合煎,令可丸。 每服如杏仁一枚,日夜六七服,渐次增加。 上后二方生姜多,肺虚及汗多亡阳与血下便者,忌用。 〔《素》〕少阴所谓咳唾则有血者,阳脉伤也。(脉解篇) 运气咳唾血有二∶ 一曰热伤肺。经云∶少阴司天,热淫所胜,民病唾血。又云∶少阳司天,火淫所胜,病咳唾 血。治以咸寒是也。 二曰湿伤肾。经云∶太阴司天,湿淫所胜,咳唾则有血,治以苦热是也。 〔丹〕治咯血。用白芨一两,藕节半两,为细末,每一钱,汤调服,神效。或云芨下咽至血窍, 则窍为芨末填而血止也。 〔《山》〕咯血。新棉灰半钱,酒调下。 针灸唾嗽血毒,取足少阴一经。经云∶肾足少阴之脉是动,则病咳唾有血。视盛虚热寒陷下 取之也。 〔东〕吐血内损∶地五会(三分,灸五壮)鱼际(五分泻)尺泽(一寸补) 〔《甲》〕唾血时寒热,泻鱼际,补尺泽。唾血振寒,嗌干,太渊主之。内伤唾血不足, 外无膏泽,地五会 灸。胸胁胀满,咳逆上气呼吸及唾浊沫脓血,库房主之。 〔《外》〕治上气唾脓血,灸两乳下黑肉际,各一十壮。 〔仲〕寸口脉数,其人咳,口中反有浊唾涎沫者何?师曰∶此为肺痿之病。若口中辟辟燥,咳 即胸中隐隐痛,脉反滑数,此为肺痈。咳唾脓血,脉数虚为肺痿,数实,为肺痈。 上肺痿唾脓血治法,散见本门诸方。若肺痿,但唾涎沫无脓血者,见咳嗽门。 肺脉微急,为肺寒热,怠惰咳唾血,引腰背胸,若鼻肉不通。(经云∶急者多寒。 全文见治虚实法。) 〔《素》〕肺脉搏坚而长,当病吐血。(王注云∶肺虚极则咯逆故唾血。脉要精微篇) 〔《脉》〕唾血,脉紧强者死,滑者生。 手少阴筋病内急,心承伏梁,下为肘网。其成伏梁唾脓血者,死不治。(全文见筋伏梁心之积,在脐上。) 心脉微缓,为伏梁在心,唾血。(全文见虚实法。) 〔罗〕肺痿辨华严寺何上座,年未四十。四月间,因澡浴大汗出,还寺剃头伤风寒,头疼, 四肢困倦,就市中撮取通圣散服之,又发汗。头疼少减,再日复作,又以前药发之,汗数次, 四肢添劳重,喘促自汗恶风,咳而有血,懒于言语,饮食减少。求医治之,与药又多以生姜为引。 至六月间,精神愈困,饮食减少,形体羸瘦,或咳或唾,经血极多,请予治之,具说前由。诊 其脉浮数七八至,按之无力。予曰∶不救矣。或曰∶何为不救?予曰∶血之与汗,异名同类。夺 汗者无血,夺血者无汗。《金匮要略》云∶肺痿之病,从何得之?师曰∶或从汗出,或被快药下 利,重亡津液,故得之。今肺气已虚,又以辛药泻之,重虚其肺,不死何待。藏气法时论云∶ 肺欲收,急食酸以收之,以酸补之,以辛泻之,盖不知《内经》之旨。仲景云∶医术浅狭,懵 然不知病源,为治乃误,发汗吐下之相反,其祸至速。世人但务彼翕习之荣,而莫见此倾危 之习,惟明者居然能护其本,近取诸身,夫何远之有焉。其僧不数日果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