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热汗渴审实虚, 暑病,身热自汗,口渴面垢而已,余证皆后传变,或兼内伤。必先问其人素虚胃 弱,或大病大劳后,纵暑中伤者,宜清暑益气;素强盛壮实无虚损病者,宜祛暑和中。 阴阳经络最难拘; 静居高堂大厦,得病似热证,属心脾经者,名中暑阴证;动作田野道途,得病似 伤风证,属膀胱经者,名中阳证,其实一 也。但 自袭暑气而言,曰中暑;自被日逼而言,曰中。然 暑初入,自口鼻牙颊达手心主胞络,以火从火,故古法暑还取冷水灌溉勿咽。入肝则眩晕 顽麻,入脾则昏睡不觉,入肺则喘咳痿,人肾则 消渴,非专心主而无传入也。 中(聚)伤(缓)冒(浅)伏(深)分轻重, 中暑归心,神昏卒倒。伤暑肉分,周身烦躁,或如针刺,或有赤肿。盖天气浮于 地表,故人气亦浮于肌表也。冒暑入肠胃,腹痛恶心呕泻。伏暑即冒暑久而藏伏三焦、肠胃 之间,热伤气而不伤形,旬月莫觉,变出寒热不定,霍乱吐泻,膨胀中满,疟痢烦渴,腹痛 下血等症。但暑病多无身痛,间有痛者,或为澡浴,水湿相搏耳。 暑风暑厥又何如? 即暑证,但以手足搐搦为风,手 为厥,厥与伤寒热厥义同,黄连香薷散。暑风乃劳役内动五脏之火,与外火交炽,则金衰木 旺生风,香茹散加羌活,或六和汤合消风散。素有痰饮,因暑触动,痰热生风者,六和汤合 星香散。若道途卒倒汤药不便,恐气脱难治,急扶阴晾处,不可卧湿冷地,掬道上热土,放 脐上,拔开作窍,令人尿于其中,待求生姜或蒜嚼烂,以热汤或童便送下,外用布蘸热汤熨 气海立醒,后尤不可饮冷水,以大剂滋补药服之。如心神恍惚,用五苓散,灯心同煎,入朱 砂末调服,有汗加黄。因酒引暑入腹尿血者,去桂加黄连。或神昏惊悸妄言,用益元散 , 量加朱砂,新汲水调服二钱,降胃火、治烦热、利湿止渴之要药。 痰火绞脉俱可吐, 暑毒痰火,窒塞胸中,量体虚实吐之,火郁发之之义也。吐痰喘气急痞塞,入药 不 得者,急煎六和汤,调麝二厘服。绞肠痧,腹痛不可忍,或连心痛展转在地,手足亦有冷者 ,乃肠绞缩在腹,须臾能死,急用热汤调盐一两,灌入即安。或再用陈艾、陈樟木、陈壁土 各等分,水煎,连服三四服。刺血法见急救。 祛暑和中(利湿消导其杂)证自除。 夏月人多饮水食冷,故宜利湿兼以消导,汗多者忌渗。祛暑,香薷散、黄连解毒 汤、清肺生脉散、白虎汤加参、柴;寒热不定,小柴胡汤;和中,大、小调中汤、薷苓汤、 枇杷叶散、胃苓汤、桂苓甘露饮、六和汤。 寒郁甚者须反治, 伏阴在内之时,避暑贪凉,外又袭阴冷之气,郁遏周身阳气,宜辛温解散,薷藿 汤之类。若外既受寒,内复伤冷,加干姜、砂仁、神曲。若外触暑气,内伤冷食,以致外热 内寒,宜清暑益气汤。若外不受寒,止是内伤生冷,腹痛呕泻,宜理中汤加麦芽、砂仁,或 大顺散,或二气丹,冷水下丹丸。皆治因暑伤冷,非温散治暑之谓也。误服发黄、发斑 、蓄血、闷乱而死。 内伤滋补免清; 内伤劳役,或素气血虚弱病暑者,一以滋补为主,慎用大热大凉之剂。暑重尿赤 者,清暑益气汤;暑轻力倦者,补中益气汤或为丸;中,暂加香薷、扁豆;阴虚 者,滋阴降火汤、肾气丸。 三伏炎蒸尤可畏, 大热伤气,养生家谓此时纵酒恣色,令人内肾腐烂,至秋方凝,甚则化水而死。 预防不独羡香薷。 时常御暑,体实者,香薷散、益元散,虚者忌用。盖脾虚者,不必因暑劳役,及 乘凉致病,每遇春末夏初,头疼脚软,食少体热,名注夏病,宜补中益气汤去升、柴加黄柏 、芍药五味子、麦门冬;有痰,加半夏、姜汁,实三伏却暑之圣药也。如气衰精神不足,烦渴懒食 者,生脉散、诱行丸。通用谢传万病无忧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