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即上古诊法其一也。脏腑同气,所以古人不立六腑脉诀。但既以浮取候腑,沉取候脏,数为腑病,迟为 脏病;又以急大缓涩沉甚者为脏,微急微大微缓微涩微沉者为腑,其故何耶?盖急大缓涩沉甚者,浮沉皆然,微 者浮取则然,而沉取则不然也。二说似异而实同,要之浮中有沉,沉中有浮,阴中有阳,阳中有阴。即如上竟 上者,胸头中事;下竟下者,小腹腰股膝胫中事。其实寸脉亦有主下病者,尺脉亦有主上病者。此诊家活妙, 许氏所谓以意会之,非言语可传得之。 心浮大散是本宫, 心之本宫,平脉也。虚实贼微邪过宫脉也。余皆杂脉相兼而见。 微大邪归小肠中。 大即洪也,微有初暂而不久意,详总看十变脉注,各部仿此。脉有轻重,如∶左寸,先以轻手得之是小肠, 后重手如六菽之重得之是心。左关,先以轻手得之是胆,后以重十二菽取之是肝。左尺,先以轻手得之是膀胱, 后重手如十五菽之重取之是肾。右寸,先以轻手得之是大肠,后以重手如三菽之重得之是肺。右关,先以轻手 得之是胃,后重手如九菽之重得之是脾。右尺,先以轻手得之是三焦,后以重手如十五菽之重取之是命门。 浮数风热头疼痛; 数兼弦紧而言,浮数主头疼,身热面赤,骨节烦疼,甚则心痛面赤,乃外感郁热表症。小肠为膀胱之标,故 脉见此。 浮迟腹冷胃虚空; 浮而带迟,主小腹寒痛,胃弱嗳酸。 浮虚偏头耳颊痛, 手太阳经虚,苦偏头痛,耳颊痛。 浮弦疝痛滑多虫; 诀云∶急则肠中痛,不通是也。浮弦而滑,主疝痛,食虫甚多。如面生有白点者,必有血龟。 浮紧而滑为淋闭, 浮紧而滑,为淋,或二便闭涩。 浮洪膈胁满难通; 胸连胁满,痰热盛也, 浮长风眩成癫痫, 浮大而长,为风眩癫痫。 浮实面赤热生风; 浮实,面赤如,热则生风。诀云∶大实由来面赤风,燥痛面色与心同。 浮濡虚损足多汗, 浮濡,五脏虚极,而汗出于足,盖五脏丝系发之于足故也。 浮芤积瘀吐痢红; 血瘀胸中不散,以致气道不通,在内作声,气升则吐血,气降则便血下痢,甚则吐痢交作。 浮溢骨痛心烦躁, 左寸脉满过关部,主骨节疼痛,心中烦躁,面赤,乃心热之候。 浮绝脐腹痹痞冲。 浮绝者,无小肠脉也,苦脐冷痹,小腹中有瘕。 沉数狂言并舌强, 数兼实滑而言。诀云∶实大相兼并有滑,舌强心惊语话难。 沉迟血冷神不充∶ 沉迟,或血虚,或上焦受寒,或心神衰少。 独沉不睡皆因郁,瘀侵睛崩漏红; 沉主气郁,夜多不睡,或上攻患目,必肉瘀血侵睛,下流则崩漏去红,甚者咯血。 沉微虚痞惊中热, 沉微荣弱,以致虚火上侵,胸膈痞闷,甚 则胁亦胀痛。惊中热者,脉微主心气虚弱,易生惊惕。但心属火,惊则血散,火动惊中,有虚热也。 沉实口疮及喉咙; 主口舌生疮,咽喉肿痛。 沉缓专主项背强, 沉缓主项背筋急强痛。 沉滑痰热时相攻; 滑与痰合本位,洪则为痰热,或呕逆,或怔忡,时作时止。若沉细而滑,全无本脉,则为水克火,不治。 沉涩胃亏音容减, 涩则心经气虚血少,母不能以荫子,以致胃气下陷,心神亏少,面无颜色,言语声音亦懒,甚则气血凝 滞而为虚痛。 沉紧真情必然凶; 沉紧乃肾水逆上乘心,谓之贼邪,必发真心痛如刺,必死无疑。 沉弱阳虚多惊悸, 《权舆》云∶左寸弱兮阳气虚,心惊悸兮汗难除。 沉伏痰郁聚胸中; 伏主忧郁,多痰,心肺二经,积聚胸中。 沉弦心悬或如满, 弦乃肝邪乘心,主心悬如饥,或时拘急如饱满然,此虚邪也。 沉绝掌热呕上冲; 沉绝者,无心脉也。苦心下毒痛,掌中热,时时善呕,口中伤烂。 浮沉俱虚苦洞泄, 心与小肠俱虚者,苦洞泄,苦寒少气,四肢寒,肠。 浮沉俱实便难通。 心与小肠俱实,苦便闭,心腹烦满。 肝弦而软无些病, 弦乃肝之正脉,带软则弦而得中,故无些病。 微弦胆惊欲发黄。 脉初微弦者,主胆腑受惊,潮热欲发黄胆,爪甲眼目俱黄。 浮数风热筋抽搐, 数包弦紧而言,主发潮热,筋脉抽搐。 浮迟洒淅泪成行∶ 浮迟主肝经受寒,洒淅恶寒,或时发热,冷泪时流。 浮细振摇多盗汗, 浮细胆气虚怯,肢体振摇,夜出盗汗。 浮弱微散视渺茫; 浮弱微散乃肺脉乘肝,致肝经气虚,目暗生花,视物渺茫。 浮芤失血肢体瘫, 芤主失血,血虚则不能运用,故四肢瘫痪。 浮甚筋痿在肠; 浮甚乃火旺血虚,筋弱无力,终为瘫痪。肠本脾胃湿热,肝风乘虚下注,轻则便血,重则痔漏。故 痔乃筋脉病也。 浮大滑实头目病, 浮大滑实,乃心脉乘肝,血热生痰,以致头目不清,或肿或痛,咽喉干燥。 浮溢眩晕筋痛伤; 浮弦溢上寸口,主目眩头重,筋脉酸痛。 浮涩肋满经不利, 涩主肝血虚少,甚则吐逆不能停藏;轻则胁肋胀满,身痛。妇人血凝气滞,多月经不利。若浮涩而短, 则为本经贼脉。 浮绝膝痛善惊惶。 无胆脉者,苦膝酸痛,口苦,善畏多惊。 沉迟疝气睡不着, 沉迟血冷,夜卧不安,疝气时攻。 沉数郁怒苦生疮。 沉数善郁善怒,肝火妄动,多生疥疮痈疽。 沉弦紧实癖病, 沉弦紧实四脉,主肾水不能生木,以致肝虚,结成癖积,或近脐,或两肋间作痛。 沉实转筋痛胁房; 实主胁肋切痛。肝实者,苦肉中痛,转筋。 沉微内障或作泄, 沉微则肝气虚,主眼生内障,或时疏泄下痢。 沉弱筋枯腰脉僵; 弱主血虚,筋脉枯痿短缩,腰脉亦痛,急如张弓,产后多有此疾。 沉缓醋心腹气结, 肝缓则宿食熏蒸,心头酸刺,或气结在腹作痛。 沉伏触冷脚不强; 沉伏乃寒气触血,以致脚痛,难以伸缩。 沉濡恍惚下体重, 沉濡则魄衰,不能与魂相守,心中恍惚,下体腰脚沉重。 沉绝遗弱命不长。 无肝脉者,苦遗溺,逢庚辛金日必死。 俱实呕逆食不化, 肝胆俱实者,苦呕逆,食不消化。 俱虚厥冷性无常。 肝胆俱虚,四肢厥冷,性情不乐,喜怒不常。 肾本沉石带滑形, 沉实而滑者,肾之本脉也。 微沉病自膀胱生。 暂沉者,膀胱经病也。 浮数劳热小便赤, 浮数膀胱火动,主劳热,小便赤。 浮迟带浊耳蝉鸣; 浮迟乃伤精,患带浊,耳中蝉鸣,鸣久则聋。 浮滑实大淋涩症, 脉浮带滑而又实大,乃心经邪热下侵,故小便淋涩作痛。 甚浮偏坠寒邪并; 浮甚乃寒邪入小肠,主偏坠,小便臊。 浮紧风炎肾窍塞, 浮紧主肾脏有风,上攻于耳,以致耳聋。 浮涩疝痛及遗精; 肾涩则虚寒,主小肠疝气,胞囊肿大,或精于梦中遗漏。 浮虚牙痛背腰倦,虚甚足膝疮痍萦; 肾脉浮虚乃风与气搏,主牙疼出血,背腰驼倦。甚则足膝生疮,经久不愈。 浮芤尿血女经漏, 浮芤,肾虚也。男子尿血,女人经漏。 浮缓伤风泻几行∶ 浮缓乃风入太阳膀胱见之,主伤风自利。 浮实小腹胀且痛, 脉实主心热传于小肠,胀满作痛,小便淋沥。 浮滑停水脐如冰; 滑乃阳脉,左尺见之,则阳胜阴矣。肾虚不能化水,以致停蓄,脐腹冰冷,甚则流利作声。 浮洪阴亏脚酸软, 左尺浮洪,乃火乘水也。外感得之,则为热入膀胱,小便赤涩,两脚隐痛。内伤得之,则阴精亏甚, 脚膝酸软。 浮绝伤精与闭经。 无膀胱脉者,苦逆冷,男子失精,尿有余沥。妇人月经不调,或闭。 沉数阴虚火动症, 沉而数者,乃水竭阴虚火动,或瘀血。 沉迟脏冷精薄清; 沉迟,肾虚冷也。脏寒自利,精气清薄。女人则为血结,子宫亦冷。 沉紧滑弦腰脚痛, 脉沉带弦、带紧、带滑,乃肾受风湿,而主于腰脚也。 沉弦饮水下焦停; 沉弦,胃寒不能制水,所以停蓄下焦,必为水病。 沉微气虚崩带病, 沉微气虚,男子失精溺血,女子崩带,经 脉不调。 沉甚阴痒卫不升; 沉甚主阴痒,或腰脚痛,皆卫气不升,湿热盛也。 沉缓脚痹小腹冷, 沉缓,土邪乘水,故脚痹,而下元冷。单缓则为克脉。 沉伏疝泻患瘕。 脉伏乃阴积下部,故为疝痛,泄泻,或结瘕。 沉濡便血女胎脱, 濡则气血耗散,男子便血,女子胎脱。 沉涩逆冷腹有声; 沉涩,肾虚不能温养肠胃,以致肢体逆冷,脐下雷鸣。 沉缓而涩怠倦极,不寒不热病难名; 尺脉缓涩,谓之解,倦怠至极也。缓为热中,涩为无血,热而无血,寒不寒,热不热,病不可名, 下虚极而挟外感。 沉散腰痛多小便, 脉沉而散,必主腰痛尿多。 单沉而匀病不成; 脉但沉无滑曰单,沉而带滑曰匀,两脉皆肾之顺候。 沉弱体酸阴欲绝, 诀云∶溺脉尺中阴欲绝,酸疼引变上皮肤。 沉无足热亡其精。 无肾脉者,苦足下热,里急,精气竭亡,劳倦所致。 俱实巅疾头目重, 肾膀胱俱实者,若巅疾,头目重痛。 俱虚心痛泻如倾。 肾膀胱俱虚者,苦心痛,下重,洞泻不止。 肺脉浮涩短为平, 浮短而涩者,肺之本脉也。 微浮带散大肠清; 初浮带散,大肠之气清而无病也。 浮数风热咳且秘, 浮数主中风、咳嗽、身热、便秘。 浮迟寒冷泻难禁; 肺迟肺寒,痰痞胸前,饮食难消作泻。 浮实滑大咽干燥,肠痛便难鼻乏馨; 浮实滑大,心火乘肺,主咽门燥痛,肠如刀刺,毛焦唾稠,鼻乏馨香。 浮芤衄血胸暴病, 浮芤积瘀在胸,或衄或呕。瘀滞胸中,则卒暴疼痛。 浮溢膈满或肠鸣; 浮甚溢上鱼际,气不下行,胸膈满闷;或时气下,则大肠作鸣。 浮洪足热唾稠浊, 浮洪火盛,足心热,痰唾稠浊且臭。 浮紧喘促冒时行; 浮紧感冒时行,风痰咳嗽喘促。 浮弦咳嗽冷气结, 风邪传于大肠,故脉弦咳嗽,冷气秘结。 浮滑痰多头目倾; 浮滑痰多,头目昏眩。 浮急肠风痈血痔, 浮弦数急,主肠风肠痈,便血痔疮。 浮绝少气有水停。 无大肠脉者,苦短气,心下有水。 沉数火盛痰气升, 沉数,火乘金,痰壅喘急。 沉迟气痞冷涎萦; 歌云∶脉迟气痞寒痰盛,饮食难消气渐衰。 沉紧而滑仍咳嗽, 肺部得此三脉,有寒、有风、有痰,故发咳嗽。 沉细兼滑是骨蒸; 子乘母虚,病在骨内。诀云∶沉细仍兼滑,因知是骨蒸,皮毛皆总涩,寒热两相并。 沉实热结微寒结, 沉实而滑乃邪热结胸,沉微乃寒结胸。 沉甚郁引背疼; 沉甚,胸中闷之气,与背牵引而痛。 沉弱惊汗濡寒热, 沉弱阳虚,主惊悸多汗;沉濡虚损,主憎寒发热。 沉绝咳逆喉疮生。 无肺脉者,苦短气,咳逆喉塞。 俱实唇吻手臂卷。 肺大肠俱实者,主唇吻不收,手臂卷。 俱虚忧恐见光明。 肺大肠俱虚,情中不乐,或如恐怖,时望见光明。 脾脉本缓善不见, 缓乃脾之本脉,隐隐和缓不可见者,为善。恶者,来如水之流,此为太过,病在外,令人四肢不举; 或如鸟之喙,此为不及,病在内,令人九窍壅塞。 微缓胃气得其平; 初微缓者,胃之平脉也。 浮数胃火或误下, 浮数有力,乃胃中有火,吞酸吐逆,齿肿出血,中消善食,夜多盗汗。如浮数无力,乃医误下,损伤脾 胃所致。 浮迟胃冷气膨膨; 脾胃气虚冷作呕,肚腹膨胀。 浮涩下利谷不化。 浮为胃虚,涩为脾寒,脾胃虚寒,水谷不化,法当下利。 浮实消渴因劳成; 脉浮而实,原因劳倦伤脾,以致心火乘土,善消水谷为糟粕,而不化为精血营养五脏。故口干发渴,涤 荡肠胃,小便数而血肉耗散,故名消中也。 浮芤甲错身体瘦, 浮为胃气衰,芤为荣气伤,故肌肉甲错而不光泽,且渐瘦也。 浮紧腹中痛且鸣; 趺阳脉浮而紧,浮为风,紧为寒,浮为腹满,紧为绞痛,浮紧相搏,肠鸣而转。 浮微而紧为短气, 微则为虚,紧则为寒,中虚且寒,气自短矣。 浮滑吐哕口不馨; 诀云∶弦以滑兮胃寒。又云∶单滑脾家热,口臭气多粗。盖滑为哕,为吐,为口臭。兼弦或无力者,则 为胃寒。兼浮大有力者,则为痰火。 浮溢中风涎退场门, 浮大带弦,溢过寸口,主本经中风,流涎不止。 浮弦肢急疟痢行; 浮弦,肝气太盛有妨脾土,四肢拘急倦怠,或患时行疟痢。弦甚则为克脉。 单浮胃虚生胀满,浮甚鼓胀蜘蛛形; 浮甚风聚于胃,胃虚甚,则腹大,四肢瘦,如蜘蛛形然。 微浮客热洪翻胃, 胃邪发为浮洪,胃火主反胃。但略浮而不兼别脉者,乃风邪客热侵犯本经,或来或去。但安脾土,则 客热自去矣。 浮绝肤硬冷如水。 无胃脉者,气衰则身冷,血衰则肤硬。 沉数中消好嗜卧, 歌云∶脾数中消好嗜眠,胃翻口臭及牙宣。 沉迟中满积滞凝; 沉迟中寒,因伤冷物成积,以致腹中胀满,少食,痰饮气促,癖,鼓胀,急痛。 沉甚气促胸腹痛, 气短促,胸至脐腹疼痛。 沉缓气结腹不宁; 沉缓乃上盛下虚,气不升降,而气结在腹,短促不舒。 沉实虚火蒸脾土, 实乃隐伏,阳火在内,炎蒸脾土,致脾气虚,胃气壅,所以不能食,须要温和脾胃。 沉微土郁致心疼; 沉微,乃脾土郁结之气为患,上排于心为痛,或为噫气阻食。 沉伏积块或发痔, 伏主积,气块与痔,皆阴积所结而成。 沉涩少食肌不生; 涩乃心火虚少,致令脾无生气,不能宣化水谷,或作呕吐,或只食少,虽食亦不生肌, 沉濡少气弱气喘, 沉濡主少气,沉弱主气喘。 沉绝腹满四肢羸。 无脾脉者,苦下利,善呕,腹满身重,四肢不欲动。甚则肢瘦腹大,乃气蛊也,必有腹痛。 俱虚四逆泻不已, 脾胃俱虚,少气不足以息,四肢逆冷,寒泻不已。 俱实身热胀喘惊。 脾胃俱实,身热腹胀,胁痛作喘多惊。 命门沉实最为佳, 命门脉喜满指,沉实带滑不数。 微沉胞络无火邪; 初沉者,胞络相火本脉也。浮数则为火动,沉迟则为火衰。 三焦呼吸审虚实, 三焦无位,惟浮诊以呼吸审其虚实。呼出二至,则心肺上焦邪轻;吸入二至,则肝肾下焦邪轻;呼吸之间 一至,则脾胃中焦邪轻。先辈有以浮取上焦合心肺脉,中取中焦合脾胃脉,沉取下焦合肝肾脉。不合则气乱, 须再切之。但右尺有三脉,浮为三焦,略沉为胞络,沉为命门,不若以呼吸间取之。 女人三脉滑浮嘉; 女人喜满指浮泛,伏涩者无子。 浮数遗精还是热, 相火盛热,则精自流通。 浮迟冷泻气不奢; 浮迟,阳气已衰,故见冷泻,盗汗等症。 独浮便结风侵肺, 诀云∶尺部见之风入肺,大肠干涩固难通。 浮大腹胀脸红华; 腹胀脉浮大,宜调其血,火盛则脸红心躁。 浮弦停水或蒸怯, 弦主脐下急痛,停水为积,素虚者得之,为骨蒸怯症。 浮滑火泻渴饮茶; 浮滑,痰火作泻,口渴腹鸣。 浮紧小腹筑筑痛, 浮紧,下部筑然掣痛。 浮芤便血定无差∶ 浮芤,大肠便血。 浮细虚汗心振惧, 浮细主畏寒,多汗心振。 浮绝阴冷子户遮。 右尺浮取脉绝者,无子户脉也。苦足冷阴寒,妇人绝产,带瘕无子。 沉数消渴小便赤, 沉数,命门火盛,主作渴溺赤。 沉迟冷泻便清频; 沉迟,命门火衰,故泻冷便清。 沉甚水肿缓腰痛, 沉甚,水症,必先脚膝,沉缓专主腰痛。 沉微疝痛泻浊津; 沉微主膀胱疼痛作泻,或津液下流为浊为带。 沉实转筋兼膝痛, 沉实主转筋,膝下痛,或下利,或便难。 沉涩脐冷竭精人; 沉涩,真精枯竭,大便秘滞,小腹与胫俱冷。 沉弱滑泻伏痛逼, 弱脉主脏冷滑泻,伏脉主下寒痛逼。 沉绝足冷见鬼神。 无命门脉者,苦足逆冷,上抢胸痛,梦入水见鬼善魇。 三脉贵有虚中实, 三脉俱实,则热极难解。三脉俱虚,则冷极难补。贵乎似虚而实,似弱而滑。 生死兼此断为真。 命门一云命脉,又两尺前一分名神门,诊命门脉上溢耳。凡病有此脉则生,无此脉则死。断生死固以胃气 为主,兼此尤为真的。但命门男女有异∶天道右旋,男子先生右肾,故命门在右,而肾在左;地道左旋,女子先 生左肾,故命门在左,而肾在右。若男子病,右尺部命脉好,病虽危不死;若女子病,左尺部命脉好,病虽危亦 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