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汉以后,有通经博史,修身慎行,闻人巨儒,兼通乎医。
    张机
    字仲景,东汉南阳人。举孝廉,官至长沙太守。作《伤寒论》,医方大备,扁鹊、仓公无以加焉。 后世称为医圣。其门人卫沈撰《四逆三部厥经》及《妇人胎脏经》、《小儿颅囟经方》。
    皇甫谧
    幼名静,字士安,西晋安定朝那人,汉太尉嵩之曾孙也。居贫,年二十始感激读书,带经而锄,博 通典籍百家,以着述为务。沉静寡欲,高尚其志,征辟不就,号玄晏先生。后得风痹羸疾知医,着《甲乙经》 及《针经》。
    裴
    字逸民,西晋河东人也。多学术,善医经,官至尚书左仆射,校正《太医权衡》及上古药物轻重分 两。
    范汪
    字玄平,东晋颖阳人,雍州刺史略之孙也。博学,善谈性理,以拯恤为心,着方书百余卷。
    殷仲堪
    东晋陈郡人,性至孝,善属文谈理。祖融吏部尚书,父师骠骑咨议参军。因父病精医,执药挥 泪,遂眇一目。孝武帝召为太子中庶子。
    殷浩
    字深源,陈郡长平人,好古《易》,精医术,妙解经脉,着方书。
    徐熙
    南宋东海人。早好黄老,隐泰望山,遇道士授以《扁鹊镜经》。晚精心学,名振海内,官至濮阳 太守。世医徐秋夫、道度、文伯、徐雄、之才等,皆其子孙也。
    褚澄
    字彦通,齐河南阳翟人。宋武帝之甥,尚书左仆射湛之子。博学善医,官尚书。论僧道尼姑异乎 妻外家,求嗣必有子,妇人如未笄之女则不宜也。着《医论》一帙,发身中造化之秘。治一人服鸡子多而得奇疾, 煮苏汁一升饮之,吐涎升许,其中有一鸡雏,翅距已全而能走,后吐三十余枚而瘳。
    王显
    字世荣,后魏阳平乐平人。好学精医,少历本州从事,明敏有断才,领军有功,迁廷尉御史,官至太 子詹事,兼吏部行事,仍在侍御营进御药。着《医方》三十五卷,颁行天下。
    徐之才
    字士茂,后周雄之子。幼隽发,年十三召为太学生,通《礼》、《易》,善医术,兼有机辨,药 石多效。官尚书,赠司徒公,录尚书事,谥曰衣冠文物。撰《药对》。治一人患足跟肿痛,诸医莫识,公曰∶蛤精 疾也,由乘舡入海,垂脚水中而得。为剖出二蛤子而愈。治一人酒色过度,眼见空中有五色物,稍近变成一美 妇人,去地数尺,亭亭而立。公曰∶此色欲多,大虚所致。乃处补药饮之,数剂而愈。
    孙思邈
    唐京兆华原人。幼称圣童。隋文帝召不拜。太宗即位,召见拜谏议大夫,固辞,隐太白山,学 道养气,求度世之术,洞晓天文,精究医业,着《千金言》三十卷,《脉经》一卷,独于伤寒不及。朱子《小 学笺注》谓思邈为唐名进士,因知医贬为技流,惜哉!孟诜、卢照邻师事之,与论心欲小,胆欲大,智欲圆, 行欲方之语。
    狄梁公
    知针术。有富儿鼻端生赘,为脑下针,赘应手而落。
    王绩
    字无功,绛州人,王通之弟。唐太宗秘书正字,不乐在朝,还里莳药自供,或以济人。以《周易》 置床头,他书罕读,游北山东皋着书,自号东皋子。
    孟诜
    唐汝州梁人。举进士,累迁凤阁舍人。睿宗即位,加银青光禄大夫,后致仕,以药饵为事。常曰∶ 保身养性者,善言莫离口,良药莫离手。年九十三卒。着《补养方》、《必效方》各三卷,《食疗本草》。
    陈藏器
    唐开元中,京兆府三原县县尉。撰《神农本经》,总曰《本草拾遗》,共一十卷。
    许胤宗
    唐义兴人,仕陈为新蔡王外兵参军,后为散骑侍郎。王太后病风不能言,脉沉难对,医家告术穷, 公以黄、防风煮汤数十斗置床下,气如雾熏薄之,是夕语。关中多骨蒸病,递相传染,得者皆死,公疗必愈。 或劝其着书贻后世者,答曰∶医者意也,思虑精则得之,脉之候幽而难明,吾意所解,口莫能宣也。古之工医, 要在视脉,病乃可识,病与药值,唯用一物攻之,气纯而愈速;今人不善为脉,以情度病,多其物以幸有功, 譬猎不知兔,广络原野,冀一人获之,术亦疏矣。一药偶得,他药相制,弗能专力,此难愈之验也。脉之妙 处,不可言传,虚着方论,终无人能悟,此吾所以不着书也。卒年九十余。
    许叔微
    字知可,宋白沙人。尝获乡荐,省闱不利而归,舟次吴江平望,夜梦白衣人,曰∶汝无阴德,所 以不第,何不学医?吾助汝智能。归践其言,果得扁鹊之妙。人无高下,皆急赴之,后绍兴登科第五。着《本 事方》,撰《伤寒辨疑》。
    郑樵
    莆田人。博学强记,搜奇访古,好着方书。绍兴中,以荐召对,授枢密院编修,尝居夹山,学人称 夹先生。
    纪天锡
    字齐卿,宋泰安人。弃进士业,精医,注《难经》五卷。太定十五年上其书。授医博士。
    杨文修
    字中理,浙人。性纯孝,因母病遂去举业,读轩岐氏书,药不效,割股和粥以进,母疾即起。 母死,庐墓有群鸟随文修起止,府县旌表其宅。修曰∶某之事亲,不足以起名哉!朱文公就见,与谈性理及 天文、地理、医学之书,竟夕乃去。晚年着《医衍》二十卷,编《地理拨沙经图》,卒年九十九。
    李惟熙
    舒州人。博学通医,善论物理。云∶菱、芡皆水物,菱寒而芡暖者,菱花开背日,芡花开向日故 也。又曰∶桃、杏双仁辄杀人者,其花本五出,六出必双仁。草木花皆五出,惟山栀、雪花六出,此殆阴阳之 理。今桃、杏六出双仁杀人者,失其常也。
    麻九畴
    字知几,金莫州人。三岁识字,七岁能草书,作大字,有神童之目。章宗召见,问∶汝入宫殿惧 否?对曰∶君臣,父子也,子宁惧父耶?上大奇子。弱冠往太学,有声场屋间。南渡后,读书北阳山中,始以 古学自力,博通五经,于《易》、《春秋》为尤长。少时有恶疾,就道士学服气数年,疾遂平复。又从张子和 学医,子和以为能得其不传之妙。大率九畴于学也专,故所得者深,饥寒劳苦,人所不能堪者,处之怡然,不 以略其业也。
    刘完素
    字守真,金河间人。少聪明博学,忽遇异人,以酒饮之,大醉,及寤,洞达医术。撰《运气要 旨论》、《精要宣明论》、《素问玄机原病式》。然好用凉剂,以降心火、益肾水为主,自号通元处士。
    张元素
    字洁古,金易州人。八岁试童子举,二十七岁试经义进士,犯庙讳下第。乃学医,洞彻其术, 治病不用古方。其说曰∶运气不齐,古今异轨,古方新病,不相能也,自为家法云。故其书不传,其学则李东 垣深得之。
    李庆嗣
    洛人。少举进士不第,弃而读《素问》,洞晓其义,着《伤寒纂类》四卷,《改正活人书》二 卷,《伤寒论》三卷,《针经》一卷。年八十,无疾而逝。
    李杲
    字明之,号东垣,元之镇人也。幼好学,博经史,尤乐医药,捐千金从张元素,尽传其业。家富 自重,人不敢以医名之。大夫士或病,其资性高謇,少所降屈,非危急之疾不敢谒也。其学于伤寒、痈疽、眼目 病为尤长,当时称为神医。《东垣十书》多其着述。治伤寒发热,误服白虎汤,面黑脉细,小便不禁,公曰∶ 白虎汤大寒,非行经之药,止寒脏腑,不善用之,则伤寒本病隐曲于经络之间,或更以大热之药救之,则他证 必起,但宜温药升阳行经。盖病隐于经络,阳不升则阴不行,经行而本症见矣,治之何难?又治十五岁人病伤 寒,烦渴目赤,脉七八至,按之不鼓,用古姜附汤 冷冻饮料而愈。
    王好古
    字进之,号海藏,元古赵人。任赵州教授,兼提举管内医学。性识明敏,博通经史,笃好医方,师 事李东垣,尽得所学,遂为明医。着有《医垒元戎》、《医家大法》、《仲景详辨》、《活人节要歌括》、 《汤液本草》、《此事难知》、《斑疹论》、《光明论》、《标本论》、《小儿吊书》、《伤寒辨惑论》、 《守真论》、《十二经络药图》。
    滑寿
    字伯仁,世为许襄城大家,元初祖父官江南,自许徙仪真而公生焉。性警敏,习儒,日记千言, 操笔为文,尤长于乐府。受王居中习医,而理识契悟过之。着《素问钞》。治妇人病小便涩,中满喘渴,脉三 部皆弦而涩,医投以瞿麦、栀、苓诸滑利药而秘益甚。公曰∶水出高源,膻中之气不化,则水液不行,病因 于气,徒行水无益,法当治上焦,乃与朱雀汤,倍枳、梗,长流水煎,一服而溲,再服气平而愈。治一妇人, 年六十余,亦病小便秘若淋状,小腹胀,口吻渴,脉沉且涩。公曰∶此病在下焦血分,阴火盛而水不足,法当 治血。血与水同,血有形而气无形,有形之疾,当以有形之法治之。乃与滋肾丸,服之而愈。治一妇人有孕, 九月病滞下,日五七十起,后重下迫。公以消滞导气丸药下之,病愈而孕不动。《素问》曰∶有故无殒是也。 殒者,损也。治一妇经水将来,三五日前脐下痛如刀刺状,寒热交作下如黑豆汁,既而水行,因之无孕, 两尺沉涩欲绝,余部皆弦急。公曰∶此下焦寒湿,邪气搏于冲任。冲主血海,任主胞胎,为妇人血室。故经事将 来,邪与血争作痛,寒热生浊,下如豆汁,宜治下焦。遂以辛散苦温理血之药,令先经期日日服之,凡三次而 邪去,经调有孕。治一人因心高志大,所谋不遂,怔忡善忘,口淡舌燥,多汗,四肢疲软,发热,小便白浊。 诸医以内伤不足,拟进茸、附。公视其脉,虚大而数,曰∶此思虑过度,少阴君火行患耳。夫君火以名,相火以 位,相火代君火行事也。相火一扰,能为百病,况少阴乎!用补中益气汤、朱砂安神丸,空心则进坎离丸,月余 而愈。治一孕妇,五月病咳痰气逆,恶寒,咽膈不利,不嗜食者浃旬,脉浮紧,形体瘦,公曰∶此上受风寒也。投 以辛温与之,致津液,开腠理,散风寒,而嗽自止矣。治一妇暑月身冷自汗,口干烦躁,欲卧泥水中,脉浮而 数,沉之豁然虚散,公曰∶脉至而从,按之不鼓,为阴盛格阳,得之饮食生冷,坐卧风露。乃与玄武汤,冷冻饮料, 三服而愈。治一妇病寒疝,自脐下上至心皆胀满攻痛,而胁疼尤甚,呕吐烦满,不进饮食,两手脉沉结不调。公 曰∶此由寒在下焦,宜亟攻其下,无攻其上。为灸章门、气海、中脘,内服玄胡索、官桂、胡椒,佐以茴、木 诸香,茯苓、青皮等而愈。
    葛干孙
    字可久,平江吴人,膂力绝伦,击刺战阵,百家众技,靡不精究。及长,折节读书,应进士亚 选,遂不复应试。传药书坊论,有《医学启蒙》,又《经络十二论》、《十药神书》。勇力之士,争言其长于 武;逢掖之士,争言其长于文;方论之士,争言其长于医。然皆未睹其学之所至也。君于血气既定,资质既 变之时,方将举圣人之道而修之,凡所称誉,皆君所厌弃而羞道者,使当世知君而用之,功业岂少哉!治伤寒 疾不得汗,发狂循河而走,公就控置水中,使禁不得出,良久出之,裹以浓被,得汗而解。
    吕复
    字符膺,号沧州,吕东莱之后。其先河东人,后徙婺、徙鄞。习《尚书》,《周易》,后以母病 攻岐扁术,师事郑礼,受读一年,延医效无不神。治一病,睡则心悸神摄,如处孤垒,而四面受敌兵,达旦目眵 眵无所见,耳聩聩无所闻,虽坚卧密室,睫未尝交也。诊其脉,左关阳浮而虚,察其色,少阳之支外溢于目。 公曰∶此得之胆虚而风,诸医独治其心,而不能祛胆之风,非法也。因投乌梅汤、抱胆丸,熟睡而愈。治一女孩 病嗜卧,面颇赤而身不热,医以慢惊治之,兼旬不愈。公诊其脉,左关独滑而数,他部大小等而和,曰∶此女无 病,关滑为有积食,意乳母嗜酒,酒后辄乳,故令女醉,非风也。及诘其内,果然。遂以枳壳、葛花,日二三 服而愈。治病伤寒,身热人静,脉伏而无,舌苔滑而两颧赤如火,语言不乱。公曰∶此子血为热搏,气无可根据, 必大发斑而后脉出。及揭其衾,赤斑烂然,即用化斑汤,继投承气汤下之。发斑无脉,长沙未论,公以意消息 耳。治一妇病喘不得卧,气口盛人迎一倍,厥阴弦动而疾,两尺俱短而离经,公曰∶得之毒药动血,以致胎死 不下,奔迫而上冲,非风寒作喘也。乃用催生汤倍芎、归,煮二三盏服之,夜半果下一死胎,喘止。治一人下 利完谷,脉两尺俱弦长,右关浮于左关一倍,目外如草滋。盖肝风传脾,因成飧泄,非脏寒所致。以小续 命汤损麻黄加术,三五服而愈。治一室女经闭五月,腹大如有孕,公诊之,面色乍白乍赤者,鬼也,非有异梦, 则鬼灵所凭耳。乃以桃花煎,下血如猪肝五七枚而愈。治一人偶搔中疥,出血如泉不止,公视时已困极无气 可言,脉唯尺部如丝,他部皆无。乃以四逆汤加荆芥、防风,其脉渐出,更服十全大补汤,一剂遂痊。治因见 杀人,惊风入心,疾作奔走,不避水火,或哭或笑,脉上部皆弦滑,左部径于右。公曰∶乃痰溢膻中,灌于心 胞,因惊而风缠五脏耳。即为涌痰一斗许,徐以惊气丸服之而愈。治一人嗜酒善食,忽瘦,前溲如脂,脉两 手三部皆洪数,而左寸尤躁。公曰∶此三阳病,由一水不胜五火,乃移热于小肠,不癃则淋。乃以琥珀、滑石、 石膏、黄柏之剂清之,继以龙脑、辰砂末,稗柿蘸食方寸匕即愈。治因惊恐飧泄弥年,众皆谓休息痢,治以 苦坚辛燥弗效。公诊其脉,双弦而浮,非饮食劳倦所致,乃惊风也。以肝主惊,故虚风自甚,困脾而成泄,当 平木太过,扶土之不及,其泄自止。乃用黄牛肝,和以攻风健脾之剂,服之逾月而愈。治一妇癃病,小腹痛, 众皆以为瘕聚。公循其少阴脉,如刀刃之切手,胞门芤而数,知其阴中痛,痛结小肠,脓已成,肿迫于玉泉, 当不得前后溲,溲则痛甚。遂用国老膏,加将军、血竭、琥珀之类以攻之,脓自小便出而愈。治一贵客患三阳 合病,脉皆长弦,以方涉海为风涛所惊,遂吐血一升许,且胁痛、烦渴、谵语,适是年岁运,左尺当不应, 诸医以为肾绝。公曰∶此天和脉,无忧也。遂投小柴胡汤,减参加生地,半剂。后俟其胃实,以承气汤下之, 得利而愈。治一人伤寒逾月,既下而热不已,胁及小腹偏左满,肌肉色不变。俚医以为风。浃四旬其毒循宗筋 流入睾丸,赤肿若瓠子。疡医刺溃之,而胁肿痛如故。公诊尺中皆数清而芤,脉数不时则生恶疮,关内逢芤则 内痈作,季胁之肿,痈作肿。经曰∶痈疽不得违时,急下之,慎勿晚。乃与云母膏作丸,衣以乳香,而用硝黄 煎汤送下,下脓五升,明日再下余脓而愈。治一妇人病,公切其脉,左寸口弦而芤,余部皆和,病作阴中痛而 出血,且少阴对化在玉泉,心或失宁,则玉泉应心痛,痛则动血,而与经水不相干,盖得之因大惊神摄而血菀。 乃制益荣之剂,再纳药幽隐中,再剂而愈。
    周真
    字子固,号玉田隐者,仪真人,性敏好学。元贞间,被荐不仕,乃取医书习之。每遇奇疾,以意 与药辄效。治一妇因产子舌出不能收,公以朱砂敷其舌,令作产子状,以两女扶掖之,乃于壁外置瓦盆,堕地 作声,声闻而舌收矣。治一女子,或嗜食泥,日食河中淤泥三碗许。公取壁间败土调饮之,遂不食。
    黄子浓
    江西人,与滑寿同时。至治天历间,其术甚行,与虞文靖公相善。治富家子,年十八,病遍身肌 肉折裂,公乃屏人诘病者,曰∶幼童时曾近女色否?曰∶当十二三岁曾近之矣。公曰∶古云∶精未通而御女, 则四体有不满之处,后日有难状之疾,在法为不可治。后果恶汁淋沥,痛绝而死。治一 富翁病泄泻弥年,公延医浃旬不效。忽一日读《易》至乾卦天行健,朱子有曰∶天之气运转不息,故阖得地在 中间,如人弄碗珠,只运动不住,故在空中坠,少有息则坠矣。因悟向者富翁之泻,乃气不能举,所以脱下。 即为灸百会穴,未三四十壮而泄止矣。
    朱震亨
    字彦修,学人尊之曰丹溪先生,元末婺之义乌人也。自幼好学,日记千言,稍长从乡先生治 举业,后闻许文懿公得朱子四传之学,讲道入华山,复往拜焉。益闻道德性命之说,宏深密粹,遂为专门。一日, 文懿公谓曰∶吾卧病久,非精于医者不能起,子聪明异常,肯游于医乎?公以母病脾,于医亦粗习,及闻懿公 之言,即慨然曰∶士苟精一艺,以推及物之仁,虽不仕于时,犹仕也。乃弃举业,一于医致力焉。有《丹溪心 法》、《日用纂要》、《格致余论》、《局方发挥》、《伤寒辨疑》、《本草衍义补遗》《外科精要论》等书 传世。其论脏腑气化有六,而于湿、热、相火三气致病最多。有阴虚火动,有阴阳两虚、湿热自甚者,又当消息 而用。谓李东垣论饮食劳倦,内伤脾胃,则胃中之阳不能升举,并及心肺之气陷入中焦,而用补中益气汤之剂 治之,此亦前人之所无也。然天不足于西北,地不满于东南。天,阳也;地,阴也。西北之人阳气易于降,东 南之人阴火易于升,苟不知此,而徒守其法,则气之降者固可愈,而于其升者亦从而用之,吾恐反增其病。乃 以张、刘、李三家之论去其短,又参之以《内经》而作《相火论》。治病痢忽昏仆,目上视,溲注而汗泻,脉 无伦次。公曰∶此阴虚阳暴绝也,得之病后犯酒色。与灸气海,顷之手动,又顷唇动;更以人参膏三服而苏, 后服尽数斤而愈。治妇人病不知人,稍苏即号叫数欠而复昏,肝脉弦数且滑。公曰∶此得之怒后强酒也。乃以 流痰降火之剂而加香附,散肝分之郁立愈。治一女子病不食,面北卧者半载,肝脉弦出寸口。公曰∶此思夫 不归,气结于脾也,必激其怒,怒之气属木,故能冲上之结。怒已进食,公曰∶思气虽解,必得喜,庶不再结。 乃诈言夫旦夕且归,遂愈矣。先生道学渊源,医其一艺也。其详见于宋太史濂墓志。
    盛寅
    字起东,国朝姑苏吴县人也。少习举子业,五试弗售,遂攻轩歧诸经,受业戴元礼,得丹溪先生正 传,治奇疾辄效。始为医学正科,升太医院御医,赐为医中状元,祀南京太医院名宦祀。
    周敷
    字时荣,号煦庵,无锡人。初习进士业,经史皆涉大义。既而业医,患近世医家止于《局方》,遂 究炎黄岐雷越人诸书,治人之疾病,十愈八九,又不责报。
    刘溥
    字符博,吴郡人。幼不好弄,举止异于常儿,稍长博学善吟。常慕濂溪窗前草不除,故以草窗自号。 用药惟主东垣,守而不攻,荐为御医。
    汪机
    字省之,号石山居士,渭之子。邑庠生,屡科举,父命举业,尝言士不至于相,则其泽之所顾,不 若医之博耳。乃肆力医书,《周易》性理。所着有《重集脉诀刊误》二卷,《内经补注》、《本草会编》。治 一人中满,用参、术初服阁胀,久则宽矣。或问参术之性,曰∶药无定性,以血药引之则从血,以气药引之则 从气,佐之以热则热,佐之以寒则寒,在人善用之耳。治一人体瘦,左腹痞满,谷气偏行于右,不能左达。饮 食减,大便滞。用补脾泻肝、和血润燥、宽胀散郁之剂而安。治痫发晨时,见黄狗走前,则昏瞀仆地,良久乃苏, 诸医无效。公曰∶早晨,阳分;狗,阳物;黄,土色;胃属阳土,土虚为木火所乘矣。经云∶诸脉皆属于目。 故目系异物,宜实胃泻肝而火自息。遂以参、术、归、、陈皮、神曲、茯苓、黄芩、麦门冬、荆芥,服月余而 安。治一妇忍饥过劳发狂,公曰∶二阳之病发心脾。二阳者,胃与大肠也。忍饥过劳,胃伤而火动矣,延及心 神,脾意 扰乱,安得不狂?用独参汤加竹沥饮之愈。
    程明佑
    字良吉,号宕泉,歙人,梁忠公庄公之后。幼好读玩理,后攻医。尝曰∶人皆知补之为补,而不 知泻之为补;知泻之为泻,而不知补之为泻。阴阳迭用,刚柔互体,故补血以益荣,非顺气则血凝,补气以助卫, 非活血则气滞。盖脾为中州,水火交济,而后能生万物,真妙论也。
    陈景魁
    字叔旦,号斗岩,句曲人,陈太丘之后。幼习举业,授《易》于陆秋崖,拜湛甘泉讲学。因父病 习医,善针灸,着《五诊集》。授王府良医,竟不赴任,每成诗文,以乐其志。治素无病,忽吐血半升,脉弦 急,薄厥证也,得于大怒气逆,阴阳奔并,服六郁汤而愈。治遍体生傀儡,岁久罔效,乃太阴风邪化为虫也。 以百部、蛇床子、草乌、楝树叶煎汤浴洗,越月遍身如白癜风状而愈。治孕妇堕下,逾旬腹肿发热,气喘脉决, 面赤舌青口臭。公曰∶胎未堕也。面赤,心火盛而血干也;舌青臭,肝气竭而胎死矣。遂用蛇蜕煎汤,调平 胃散加芒硝、归尾一倍服之,须臾胎下痛亦获安矣。
    刘纯
    字宗浓,关中人。博学群书,尤精医道。父叔渊,得丹溪之业,公继之,纂《伤寒治例》、《医经 国小》、《玉机微义》等书。
    王纶
    字汝言,号节斋,浙江慈溪人。弘治时,官致广东布政。因父病精医,着《明医杂着》,发丹溪所 未发,后世甚尊信之。方古庵重刻于《心法》之后,名曰《丹溪附余》。又着《本草集要》,尽皆大行于世。 兄经举进士第,亦知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