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劳白汤下,或姜汤下。 骨蒸潮热地骨皮汤或炒胡黄连五分煎汤,或丹皮汤下。 吐血茅根汤或藕节汤下。 消渴乌梅汤或石膏汤下。 肺胀真苏子汤下。 中满陈皮汤或木香汤或芥菜汤下。 水肿车前子汤或木通汤下。 休息痢白者,用臭椿根皮汤下,红者用鸡冠花汤下。 脾泄车前子炒焦煎汤下。 注下木通汤下。 大便闭芒硝煎汤下。 小便闭木通汤下。 尿血山栀木通汤下,或灯心竹叶汤下。 霍乱藿香汤下。 吐泻生姜灯心汤下。 尸厥姜汤下。 气厥真苏子汤下。 阴证附子汤下。 阴毒黄汤或附子汤下。 目中内障木贼菊花汤下。 心下作痞,枳实桔梗汤下。 心胃痛延胡索汤或酒下。 胃寒米谷不化,干姜麦芽汤下, 两胁急痛青皮汤下。 肚腹痛甘草白芍汤下。 脐腹痛麦芽汤下。 小腹痛小茴香汤下。 膀胱疝气小茴桔核汤下。 女人子宫虚冷姜汤下。 赤带地榆汤下。 白带樗白皮汤或白果炒煎酒下。 小儿急惊风金银花汤下。 慢惊风人参汤下。 一切疑难之证俱用姜汤下。 (昔人称金液丹有起死回生之功,真是救危神剂,然亦有戒人服饵者。如苏颂之《本草图经》,寇宗 之《本草衍义》,一言其为效虽捷,为患亦速;一言其人但知用之为福,而不知为祸。盖亦有所鉴而云,世人 于此疑而不敢服者多矣。然余常见二人,年少时,皆荒耽于色,至五十外皆患虚损,服参附渺若不知,有劝饵 硫黄者,二人皆服皆有效。一人不能节欲,阅五六年竟以气脱而殒;一人能止欲,至八 十余始卒,此目所亲击者也。夫药以治疾,有是疾必得是药而后愈。许叔微所谓“形有寒邪,虽婴孩亦可服金 液;藏有热毒,虽羸老亦可服大黄。”至哉!通变之说,理不妄也。但中病则已,久服或致偏胜之患。凡药皆如 是,岂特金液丹哉!其或服之终身,反致寿考,此其禀受特异余人,非可概论。若夫元气未衰,阴精先耗,此 药实非所宜。更或渔色之徒,朝餐夕饵,不以此为治疾之良剂,而以此为逞欲之单方,自戕其生,而不之惧, 卒乃归咎于金液丹之不可饵。然则鉴人之伤食而并议稻麻菽麦之不宜餐,鉴人之伤饮而并疑酒浆茗汁不可啜, 岂理也哉?因忆书册中所载服硫黄而受益者采摘数条附录于后以示来者。) (《夷坚志》云∶唐与正知医,遇人有奇疾,多以意治之。从舅吴巡检病不得前溲,卧则微通,立则涓 滴不下,医人遍用通利小肠诸药,穷技巧勿验。其侄孙来问吴∶常日服何药?曰∶常服黑锡丹。问∶何人结砂? 曰∶自为之。唐洒然悟曰∶此繇结砂时,铅不死,硫黄飞去,铅砂入积膀胱,膀胱卧则偏重,故犹可溲,立则 正塞水道,以故不能通。乃取金液丹三百粒分为十服,煎瞿麦汤下之,膀胱所积之铅得硫黄皆化成灰,自水道 下,犹累累如细砂,病遂愈。) (《类编》云∶仁和县一吏早衰,病瘠齿落,从货药道人得一方∶碾生硫黄为细末,入猪脏中,水煮脏 烂,入蒸饼丸如梧子大,随意服之。两月后饮啖倍常,步履轻捷,年逾九十,略无老态,执役如初。因从邑宰 入村,醉食牛血,遂洞下数十行,所泄如金水,顿觉悴,少日而死。李巨源得其事于临安入宫医官管范,尝 与王枢使言之,王曰∶尝闻猪 肪脂能制硫黄,兹用猪脏尤为得理。枢使亦合服之,久亦见效。) (《本草通元》云∶壬子秋余应试,北雍有孝廉张抱赤,久荒于色,腹满如斗,以参汤吞金匮丸,小便 差利,满亦差减。阅旬日而满腹如故,肢体厥逆,仍投前药,竟无裨也。举家哀乱,惟治终事。抱赤泣告曰∶ 若可救我,当终身父事之。余曰∶能饵金液丹数十粒,虽不敢谓万全,或有生理。抱赤连服百粒,小便遄行, 满消食进,更以补中、八味并用,遂获痊安。故夫药中肯綮,如鼓应桴。世之病是证而不得援者众矣。有如抱 赤之倾信者几人哉!且硫非治满之剂,特以元阳将绝,参附无功,藉其纯阳之精,令阴寒之滞,见冰消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