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肉
    味苦,性微寒,有小毒。牡曰,牝曰彘,子曰豚,牡而去势曰。生 江南者,谓之江猪,唯肉无毒。多食闭血脉,弱筋骨,虚人肌。疫病者、金疮者, 尤宜忌之。久食令人少子伤精,发宿疾。豚肉久食,令人遍体筋肉碎痛乏气。江猪 多食令人体重,作脯少有腥气。久食解药力,动气发疾。伤寒、疟痢、痰痼、痔漏 诸疾,食之必再发,难愈。反梅子、乌梅、桔梗、黄连,犯之令人泻痢。服胡黄连 食之,令人漏精。服甘草者忌之。同牛肉食,生寸白虫。同兔肉食损人。同羊肝、 同鸡子、同鲫鱼及黄豆食,令人滞气。同葵菜食,令人少气。同荞麦面食,患热风, 脱须、眉毛、发。同生姜食,生面斑发风。同胡荽食,烂人脐。同苍耳食,动风气。 同百花菜、同吴茱萸食,发痔。同龟鳖肉、麋鹿驴马肉、虾子食,伤人。多食令 人暴肥,盖虚风所致也。头肉有毒,多食动风发疾,猪肉毒在首,故有病者忌之。 项肉俗名槽头肉,肥脆能动风。脂膏勿令中水,腊月者历年不坏。反乌梅、梅子, 忌干漆。脑味甘,性寒,有毒。《礼记》云∶食豚去脑,能损男子阳道,临房不能 行事,酒后尤不可食。今人以盐酒食猪脑,是引贼入室也。血味咸性平,服地黄、 补骨脂、何首乌诸补药者忌之,能损阳也。同黄豆食,滞气。心味甘咸性平,多食 耗心气,不可合吴茱萸食。肝味苦性温,猪临杀惊气入心,绝气归肝,俱不可多 食。服药人勿食。不可合雉肉、雀肉及同鱼脍食,生痈疽。同鲤鱼、鲫鱼食,伤神。 同鹌鹑食,生面。肺味甘,性微寒。同白花菜食,令人气滞发霍乱。八月和饴 食,至冬发疽。肾味咸性冷,即腰子。久食令人伤肾少子。虚寒者尤忌。冬月食之, 损真气,发虚壅。脂微毒,男子多食损阳。猪鼻唇多食动风气。凡花猪、病猪、 白蹄猪、自死猪、煮汁黄者为黄镳猪、肉中有米星为□□,俱不可食。烧肉忌桑柴。 凡煮肉同皂荚子、桑白皮、高良姜、黄蜡不发风气。得旧篱筏易熟。煮肉封锅,入 楮实子二三十粒,易烂且香。夏天用醋煮肉,可留数日。煮腊肉将熟。以红炭投锅 内,则不油气。洗猪肚用面,洗肠脏用砂糖,能去秽气。中病猪毒,烧猪屎为末, 水服钱许,三次可瘥。过食猪肉伤,烧猪骨为末,水服。或服芫荽汁、生韭汁,或 加草果可消。煮硬肉入山楂数颗,易烂。
    羊肉
    味甘性热。反半夏、菖蒲。同荞麦面、豆酱食。发痼疾。同醋食,伤人 心。同酪食,害人。热病、疫证、疟疾病后食之,复发致危。妊妇食之,令子 多热病。头蹄肉味甘性平。水肿人食之,百不一愈。冷病患勿多食。妊妇食羊目, 令子睛白。血味咸性平。凡猪羊血食久,鼻中毛出,昼夜长五寸,渐如绳,痛不可 忍,摘去复生。唯用乳石、砂等分为丸,临卧服十丸,自落也。服丹石人忌食羊 血,十年一食,前功尽亡。服地黄、何首乌诸补药者忌之。能解胡蔓草毒。脑有毒, 食之发风病。和酒服迷人心,成风疾。男子食之,损精气少子。白羊黑头,食其脑, 作肠痈。羊心有孔者勿食,能杀人。羊肺三月至五月其中有虫,状如马尾,长二三 寸,须去之。不去食之,令人痢下。肝味苦性寒。同猪肉及梅子、小豆食,伤人心 同生椒食,伤人五脏,最损小儿。同苦食,病青盲。妊妇食之,令子多厄。羊 和饭饮久食,令人多唾清水,成反胃,作噎病。凡煮羊肉用杏仁或瓦片,则易 烂。同胡桃及莱菔煮,不臊。同竹煮,助味。以铜器煮食,男子损阳,女子暴 下。白羊黑头、黑羊白头、独角者,并有毒,食之生痈。中羊肉毒者,饮甘草汤解 之。过食羊肉伤者,多食枣子、草果可消。
    黄牛肉
    味甘性温,微毒。食之发药毒 能病患。牛夜鸣则,臭不可食。 牛病自死者,血脉已绝,骨髓已竭,不可食之。误食令人生疔暴亡,发痼疾、癖、洞 下、疰病。瘟牛暴死者,不可食。独肝者有大毒,令人痢血至死。北人牛瘦,多以蛇 从鼻灌,故尔独肝。水牛则无之,啖蛇牛毛发白而后顺者,是也。人乳可解其毒。 自死白首者,食之杀人。疥牛食之发痒。黄牛、水牛合猪肉及黍米酒食,并生寸白 虫。同韭薤食、合生姜食,损齿。勿同栗子食。黑牛白头者大毒,勿食。水牛肉味 甘性平,忌同黄牛。患冷人勿食。蹄中巨筋,多食令生肉刺。牛乳味甘性微寒,生 饮令人利,热饮令人口干气壅,温饮可也。不宜顿服。与酸物相反,令人腹中结。 患冷气人勿食。同鱼食成积,同醋食生瘕。牛脂味甘温微毒,多食发痼疾疮疡。牛 脑味甘性温,微毒。热病死者,勿食其脑,令生肠痈。牛肝勿同鱼食,患风噎涎 青。牛肠胃合犬肉、犬血食,病患。服仙茅者食牛肉、牛乳,令斑人鬓发。服牛膝 人,亦忌食之。凡煮牛肉入杏仁芦叶,则易烂。煮病牛入黄豆,豆变黑色者,杀人。 中疔疥牛毒,用泽兰根,或甘菊根汁,或猪牙灰水服,或生菖蒲擂酒,或甘草汤解 之。猪脂化汤,亦可解毒。过食牛肉所伤,以稻草和草果煎浓汤,多服可消。牛乃 有功于世,仁人君子,必宜戒食。
    狗肉
    味酸咸,性温。服食人忌食。九月食犬伤神。反商陆。同生葱蒜食, 损人。同菱食,生癫。白犬合海食,必得恶病。勿炙食,令消渴。妊妇食之,令 子无声,且生虫。疫证及热病后食之,杀人。勿同鲤鱼,鱼、牛肠食,令人多病。 春末夏初多犬,宜忌食。瘦犬、有病、发狂、暴死、无故自死者,有毒杀人。悬 蹄犬伤人赤股而躁者、气躁犬目赤者,并不可食。白狗血和白鸡肉、乌鸡肉、白鸡 肝、白羊肉、蒲子羹等食,皆病患。白犬乳酒服,能断酒。犬肾微毒,《内则》云∶ 食犬去肾,不利人也。田犬长喙善猎。吠犬短喙善守。白犬虎纹、黑犬白耳,畜之 家富贵。纯白者主凶,斑青者识盗而咬。凡食犬肉伤,用杏仁二三两,带皮研细, 热汤二三盏拌匀,三次服。能使肉尽消。犬智甚巧,力能护家,食之无益,何必嗜之。
    马肉
    味辛苦,性冷,有毒。同仓米、稷米及苍耳食,必得恶病,十有九死。 同姜食,发气嗽。同猪肉食,成霍乱。患疥疮下痢者,食必加剧。妊妇食之,令子 过月难产。乳妇食之,令子疳瘦。马生角、无夜眼、白马青蹄、白马黑头者,并不 可食,令人癫。马鞍下肉色黑,及马自死者、形色异常者,并有毒,食之杀人。马 乳味甘性冷利,同鱼食,作瘕。马肝及鞍下肉有大毒,食之杀人。刷牙用马尾, 令齿疏损。近人多用烧灰揩拭,最腐齿龈。马脑有毒,食之令人发癫。马血有大毒, 生马血入人肉中,一二日便肿起,连心即死。有人剥马伤手,血入肉一夜致死。马 肉上血洗不净,食之生疔肿。马汗有大毒,患疮人触马汗、马气、马毛、马尿、马 屎并令加剧。马汗入疮,毒攻心欲死者,烧粟干灰淋汁浸洗,出白沫乃毒去也。食 马肉毒发而心闷者,饮清酒则解。饮浊酒则加,或饮芦根汁、或嚼杏仁、或煎甘草 汤解之。中马肝毒者,猪骨灰、牡鼠屎、豆豉、狗屎灰、人头垢并水服可解。中疔 疥马毒者,泽兰根汁、猪牙灰、甘菊根汁俱水服,或生菖蒲酒解之。马食杜蘅善走, 食稻足重,食鼠屎腹胀,食鸡粪生骨眼。以僵蚕、乌梅拭牙,则不食,得桑叶乃解。 挂鼠野狼皮于槽,亦不食。遇死马骨,则不行。以猪槽饲马、锻石泥马槽、马汗着门 并令马落驹。系猕猴于厩,辟马病。马头骨埋于午地,宜蚕。浸于上流,绝水蜞虫。
    驴肉
    味甘性平。与荆芥茶相反,同食杀人。同凫茈食,令人筋急。多食动 风,脂肥尤甚。屡试屡验。凡驴无故自死者、疫死者、力乏病死者并有毒,忌食。 疥癞及破烂瘦捐者,食之生疔肿。将热驴血和麻油一盏,搅去沫,煮熟成白色,亦 一异也。妊妇食之,令子难产。勿同猪肉食,伤气。
    骡肉
    味辛苦,性温,有小毒。其性顽劣,肉不益人。多食令人健忘。妊妇食 之难产。骡大于驴,而健于马,其力在腰,其后有锁骨不能开,故不孳乳。牡驴交 马而生者骡也。牡马交驴而生者为。牡驴交牛而生者,为。牡牛交 驴而生者,为HTHT。牡牛交马而生者,为驱。今俗通呼为骡矣。
    鹿肉
    味甘性温。二月至八月不可食,发冷痛。白臆者、豹文者并不可食。 鹿肉脯炙之不动、及见水而动、或曝之不燥者并杀人。同雉肉、蒲白、鱼、鱼、 鸡肉、生菜、鲫鱼、食,发恶疮。《礼记》云∶食鹿去胃,鹿茸不可以鼻嗅之,中 有小白虫,视之不见,入人鼻必为虫颡,药不及也。不可近丈夫阴,令痿。鹿脂 亦不可近阴。久食鹿肉,服药必不得力,为其食解毒之草故也。勿同猪肉食。
    麋肉
    味甘性温。多食令人弱房,发香港脚。妊妇食之,令子目病。不可合猪肉、 雉肉、鱼、鸡肉、菰蒲食,发痼疾。同虾及生菜、梅、李食,损男子精气。麋脂 不可近阴,令痿。亦不可同桃李食。淮南子云∶孕妇见麋,生子四目。
    虎肉
    味酸,作土气,性热。正月食虎伤神。热食虎肉,伤人齿。多有药箭伤者, 食者慎之。虎鼻悬门中,次年取熬作屑,与妇食之,便生贵子。勿令人及妇知,知 则不灵。虎豹皮上睡,令人神惊。其毛入疮有大毒。虎骨勿用中毒药箭者,能伤 人也。虎夜视,一目放光,一目看物。声吼如雷,风从而生,百兽震恐。立秋始啸, 仲冬始交,虎不再交。孕七月而生,虎生三子,一为豹。其搏物三跃不中,则之。 食狗则醉,闻羊角烟则走,恶其臭也。虎害人兽,而鼠能制之。智无大小也。
    豹肉
    味酸,性微温。正月勿食,伤神损寿。豹肉令人志性粗豪,食之便觉, 少顷消化乃定,久食亦然。豹脂合生发药,朝涂暮生。广西南界有腊虫,食死人 尸,不可驱逐,以豹皮覆之,则畏而不来。
    野猪肉
    味甘性平。多食微动风疾,不可同回鱼、鱼食。青蹄者不可食,服巴 豆药者忌之。岭南一种懒妇,似山猪而小,善害田禾。唯以机轴纺织之器,置田所, 则不复近也。
    豪猪肉
    味甘,性大寒,有毒。不可多食,发风令人虚羸,助湿冷病。
    驼肉及峰脂
    味甘性温。能知泉源水脉风候,凡伏流人所不知,驼以足踏处, 即得之。流沙夏多热风,行旅遇之即死。风将至,驼必聚鸣,埋口鼻于沙中,人以 为验也。其卧而腹不着地,屈足露明者,名明驼,最能行远。驼粪亦直上如野狼烟。 驼黄味苦性平,微毒。似牛黄而不香,戎人以乱牛黄,而功不及之。
    熊肉
    味甘性平。十月食之伤神。患寒热积聚痼疾者食之,令终身不除也。熊 脂味甘,性微寒。寒月则有,夏月则无之。然灯烟损人眼,令失光明。熊掌难, 得酒醋水三件同煮熟,即大如皮,且易软也。熊胆春近首,夏在腹,秋在左足, 冬在右足。熊行山中,必有伏之所,谓之熊馆。性恶秽物及伤残,捕者置此物于 穴,则合穴自死。或为棘刺所伤,出穴爪之至骨,即毙也。
    山羊肉
    味甘性热。疫病后忌食。妊娠食之,令子多病,肝尤忌之。
    羚羊肉
    味甘性平。其角能碎佛牙、貘骨、金刚石。烧烟走蛇虺也。
    麂肉
    味甘性平。多食发痼疾。妊妇食之,令胎堕。
    肉
    味甘性温。十二月至七月食之动气,多食发消渴及痼疾,瘦恶者勿食。 同鸽食成瘕,同梅李、生菜、虾食,并能病患。凡人心胆粗豪者,以其心肝食之, 即减,胆小者食之,愈怯。
    香肉
    味甘性温。蛮人食之,不畏蛇毒。脐名麝香。忌大蒜。麝不可近鼻, 有白虫入脑,患癞。久带其香透关,令人成异疾。能堕胎,消瓜果食积,辟蛇。
    猪獾肉
    味甘酸,性平。其耳聋,见人乃走,能孔地食虫蚁瓜果。其肉带土气。 狗獾性味与相同,即猪獾。
    兔肉
    味甘辛,性寒。同白鸡肉及肝心食,令人面黄。同獭肉食,成遁尸病。 与姜橘同食,令人心痛霍乱。忌同鹿肉、鳖肉、芥菜及子末食。十一月至七月食之, 伤神气。兔死而眼合者杀人。食兔髌,多令人面生髌骨。《内则》云∶食兔去尻,不 利人也。妊妇不可食,令子缺唇,主逆生。兔尻有孔,子从口出,故妊妇忌之,非 独为缺唇也。久食绝人血脉,损元气阳事,令人痿黄。兔肝亦勿与鸡芥、胡桃、柑橘同食。
    山獭肉
    不宜食。其阴茎为补助要药,骨解药毒,研少许敷之立消。
    水獭肉
    味甘咸,性寒。多食消男子阳气。勿同橙橘、鸡肉、鸡子、兔肉食。 其肝有毒。诸畜肝皆有定数,唯獭肝一月一叶,十二月十二叶,其间又有退叶。或 云獭无雌,以为匹,故猿鸣而獭候。
    象肉
    味甘淡,性平。多食令人体重。象具百兽肉,唯鼻是其本肉。象胆干了, 上有竹文斑光腻。春在前左腿,夏在前右腿,秋在后左腿,冬在后右腿。牙近鼠类, 鼠皮则裂。世人知然犀可见水怪,而不知沉象可驱水怪。夏月合药,宜置象牙于傍。 合丹灶以象牙夹灶,得雷声乃能发光。
    豺肉
    味酸性热,有毒。食之损人精神,消人脂肉,令人瘦。
    野狼肉
    味酸性热。《内则》云∶食野狼去肠,不利人也。其粪烧烟直上。
    狐肉
    味甘性温,有小毒。《礼记》云∶食狐去首,为害人也。人卒暴亡,即取 雄狐胆,温水研灌,入喉即活。移时者无及矣。
    狸肉
    味甘性温。正月勿食,伤神。反藜芦、细辛。食狸去正脊,不利于人。 狸类甚多,性味相同。
    家猫肉
    味甘酸,性温。肉味不佳,亦不入食品。畜之者以虎形利齿,尾长腰 短,目如金银,上多棱者为良。其睛可定时辰,子午卯酉如一线,寅申巳亥如满 月,辰戌丑未如枣核也。其鼻端常冷,唯夏至一日则暖。性畏寒,不畏暑,能画地 卜食,随月旬上下啮鼠,其孕两月而生。猫有病,以乌药水灌之,可愈也。
    貉肉
    味甘性温。貉逾汶即死,土气使然也。其耳亦聋,与獾性味相同。
    野马肉
    味甘性平,有小毒。食之无益。如家马肉,但落地不沾沙耳。
    犀肉
    味苦酸咸,性寒。妊妇勿服。能消胎气。凡蛊毒之乡,饮食中以角搅之, 有毒则生白沫,以之煮毒药,则无毒也。忌盐。
    老鼠肉
    味甘性热。误食鼠骨,能令人瘦。鼠涎有毒,若饮食收藏不密,涎坠 其中,食之令人生鼠,或发黄如金。鼠粪有小毒,食中误食,令人目黄成疸。被 鼠食残之物,人忌食之。
    土拨鼠肉
    味甘性平。虽肥而煮之无油味。多食难克化,微动风。
    貂鼠肉
    味甘性平。其毛皮寒月服之,得风更暖,着水不濡,得雪即消,拂面 如焰。尘沙迷目,拭眯即出。近火则毛易脱。
    黄鼠肉
    味甘性平。昔为上供,今不甚重之。多食能发疮。
    黄鼠野狼肉
    味甘臭,性温,有小毒。不堪食。
    肉
    味甘性平。误食其骨,令人瘦劣。诸节渐小。
    诸肉有毒
    六畜自死首北向、诸畜带龙形、六畜自死口不闭、六畜疫病疔疥死、 兽歧尾、诸兽赤足、诸畜肉中有米星、兽并头、禽兽肝青、诸兽中毒及药箭死、脯 沾屋漏、米瓮中肉脯、六畜肉热血不断、祭肉自动、诸肉经宿未煮、六畜五脏着草 自动、脯不燥、生肉不敛水、六畜肉得咸酢不变色、肉煮熟不敛水、肉煮不熟、 六畜肉堕地不沾尘、肉落水浮、肉汁器盛闭气,乳酪煎脍、六畜肉与犬不食者,以 上并不可食,杀人。轻则病患,生痈肿疔毒。诸脑损阳滑精。经夏臭脯痿人阴,成 水病。诸脂然灯损目。食本生命肉,令人神魂不安。春不食肝,夏不食心,秋不食 肺,冬不食肾,四季不食脾。
    解诸肉毒
    伏龙肝末、本畜干屎末、黄柏末、赤小豆烧末、东壁土末、头垢一 钱起死人,白扁豆末并水服。饮人乳汁,豆豉汁服之,亦能解之。药箭毒,以大豆 煎汁或盐汤。食肉不消,还饮本汁,或食本兽脑即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