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足大趾属厥阴肝经,太阴脾经由此起。今足大趾干烂,乃肝经血枯,脾经湿热也。延及数月,防 成脱疽。兼上唇麻木,亦脾虚风动。殊非易治。 萆当归牛膝枸杞子苡仁丹参川断茯苓桑枝 孙痧回热减,温邪初退之余,咽喉反腐,虚火又从而起。良由久患喉痹,阴虚火亢,热淫摇动,亢焰 复张。用方最宜加谨,过清恐伤脾胃,早滋恐恋余邪。姑拟甘凉平调肺胃,冀其上焦清肃。 鲜石斛大贝母元参生甘草丹皮沙参羚羊角扁豆豆衣悉尼 刘偏脑疽自右延及于左,三候有余。偏右穿溃脓少,偏左 木肿未腐,头顶平塌,根脚散蔓。此气虚不能引血化腐成脓,托 毒外出,高年殊虑内陷。至舌苔白腻,大便闭结,在疡科指为火毒内闭,湿热上蕴,而用内疏黄连等法。阅倪 先生方案,谓内夹杂气,邪伏膜原,引用达原、三消数剂,异想超出寻常。今大便已通,舌苔稍化,然右脉 软弱,胃气残惫,疡不甚肿,色不甚红,深恐阳变为阴。大凡外疡起发脓腐,须赖元气承载。所谓元气 者,卫外捍御之气、胃中冲和之气、三焦升降之气也。亏则脓腐不克根据期,从此生变。故黄为外疡托毒之 圣药,即兼别症,再参他方。古法有攻补兼施、补泻同用者。拙见欲托毒,必扶正。 生黄当归赤苓陈皮藿梗法半夏香附谷芽 又脑疽将四候,起发脓俱迟。欲问真消息,阴阳各半推。阳多方是吉,阴长便生危。顶不高兮根不束, 皮不腐兮脓不足。凡此皆因气血衰,顺逆安危有结局。乃若疮流鲜血,即为变陷之 端;况夫年逾六旬,尤宜加谨为要。兹当补托,佐以疏通。补其正而托其毒,疏其气而通其壅。俾胀 满宽而加谷,期阳毒化而收功。聊以解嘲,非敢说梦。 黄当归制僵蚕皂角刺陈皮川朴赤苓法半夏香附 某暑邪热毒,走入营中。遍身紫黑烂斑,鼻血龈腐。此发斑牙疳之险症也。倘至壮热神昏,不可挽矣。 犀角地黄汤加羚羊角、连翘、鲜石斛、黑山栀、银花、淡黄芩、芦根。 某疟久阴伤,项发痰核,头倾不举,腹中有块。年逾二八,天癸未通。虑延劳损。 大生地制首乌茯苓丹皮怀山药软柴胡白芍当归陈皮十大功劳 某肝经郁火,乘犯阳明,牙龈痒痛出血而发牙疳。舌红碎裂,头眩心烦,营阴内亏。而纳谷气撑, 又属脾气虚也。犹喜大便燥结,可用清滋,先平其炎上之火。 羚羊角鲜生地鲜石斛元参麦冬茯苓石决明女贞子枣仁 某阴亏火亢,绕颈生痰,寒热似疟,而实非疟也。少阴水 亏不能涵木,少阳火亢更来灼金,金木交战,乃生寒热,饮食少,脾胃弱,虑延劳损。 六味地黄汤加牡蛎、党参、麦冬、柴胡、白芍、五味子。 某结喉痈生于咽喉之上,视之不见,胀塞不通,汤水难 进,极为险重。急以化痰宣窍、开通肺气方法。 射干牛蒡子僵蚕薄荷荆芥桔梗山豆根贯仲生甘草茅柴根 洲按∶吹喉之药必不可缺。 某对口生疽,足根发疔,此二处皆属太阳膀胱之络。湿热内聚,风热外侵,勿得轻视。 羌活防风连翘归尾萆乳香没药土贝母银花甘草梢桑枝 某牙龈渗脓,二载不愈。此属牙漏,肾虚胃有湿热所致。 六味丸(三钱)资生丸(二钱) 相和。每朝服四钱,淡盐汤送下。 某马脾风极重险症,危生倏忽。姑与牛黄夺命散。 大黄(生切,四钱)槟榔(一钱五分)黑牵牛(三钱) 共研末。分二服,白萝卜汁温调服。 某肺痈咳吐脓痰,肺叶已伤,势属重候。 羚羊角冬瓜子桔梗葶苈子苡仁生甘草桃仁泥 野茭根川石斛芦根 又痰臭虽减,咳嗽未除。 羚羊角川贝母杏仁苡仁桃仁桔梗苏子甘草冬瓜子芦根野茭根 张怒则肝气逆而血苑于上,章门结块硬痛,寒热脉数,小便短少。症属肝痈,防其内溃咳吐脓血而剧。 紫菀郁金新绛柴胡天花粉桃仁旋复花当归穿山甲忍冬藤降香青葱管 缪病起微寒微热,右肋章门穴酸疼。两月后痛处略肿,食少便溏,面浮足肿,腰脊酸痛。脉附骨极细 而锐。此脾家有湿热瘀伤,症属脾痈。日久正虚胃弱,恐其不克支持。 党参炙甘草陈皮白术川朴木香吴茱萸干姜当归川芎白芍六神曲茯苓肉果砂仁 敷方∶ 官桂吴茱萸干姜川乌生半夏独活乳香没药南星白芥子当归(各一钱,研末) 用陈酒干面调和,炖温,敷痛处。 某盘肠痈腹痛已久,二三日来骤然胀满,连及腰胁,小便 茎中亦痛,势已有脓。拟用牡丹汤排脓逐毒,从大肠导下之。所虑饮食极少,胃气不克支持耳。 丹皮桃仁皂角刺冬瓜子红花大黄(制)延胡索广橘皮山楂肉赤苓归尾 又盘肠痈已成脓,不得不从大肠导下之法。 生黄皂角刺归尾桃仁红花土贝母金银花甘草丹皮山甲片冬瓜子广皮 又肠内痈脓将足,脉细食少。治以托里,冀其外溃为妙。 黄银花穿山甲肉桂当归赤苓泽泻皂角刺苡仁广皮血珀屑 许寒气入于厥阴,湿热随经下注。睾丸肿胀,少腹结硬肿痛。防成缩脚小肠痈重症。 川楝子吴茱萸枳壳归尾焦楂肉橘核小茴香萆焦黑栀葱白头 某环跳臀股之间,从前曾患外疡。今戽水伤筋,受水寒之 气袭筋骨之中,臀股胯凹腓酸痛,大便燥结,小便不利,气坠尻酸。病在太阳、少阴二经,防发附骨阴疽。 六味地黄汤去山药,加细辛、麻仁、独活、川熟附。 另∶东垣资肾丸二钱,开水送下。 渊按∶辛、独二味,发少阴之寒从太阳而散,佐附子以温之,六味以补之泄之。 任湿热伏邪内蕴,引动宿毒,遍发广痘,亦曰广风。恐其肢节酸强,殊难速效。 防风当归赤芍皂荚子银花天花粉连翘甘草陈皮土茯苓 许肾岩翻花,在法不治。怡情安养,带疾延年。 鲜首乌马料豆银花生甘草 朝服六味丸三钱,淡盐花汤送。 刘肾俞漫肿色白,脉虚微热,此肾俞发也。属三阴亏损,湿热入络,气血凝滞而生。最为淹缠。姑与消散法。 当归防风杜仲秦艽金狗脊丹参广皮萆独活胡桃肉桑枝 胡胃脘生痈,脉虚形瘦。初起寒热,延今四十余日,晨必 泄泻无度。是中气大虚,不胜攻消之任也。今与内托法。倘仍作泻,则难矣。 党参木香法半夏茯苓枳壳砂仁当归冬术干 姜陈皮 某面颧毒乃阳明郁火所结,今已穿溃,孔如豆大。虽比颧骨疽较轻,然收功亦迟。须忌一 切发风动火之物。 羚羊角白芷茯苓土贝母广皮党参连翘丹皮银花甘草 刘平日豪饮,胃湿必甚。去冬龈肿咳嗽,仍不节饮,以致 音哑龈腐,蔓延及唇,此沿牙毒也。虽非牙岩之比,然亦不易收功。 甘露饮去甘草、天冬,加赤苓、黄芩、鸡距子、葛根、蝉衣、茅柴根。 渊按∶阳明湿火所致。 陆本原不足,兼挟风温。发热,颈间结核成痰。二十余 日,不红,不肿,不消散,亦不作脓,属半虚半实。慎柔方有良法,用四君子加牛蒡子,世所未知,余曾验过。 四君子加牛蒡子、象贝母、桑叶。 渊按∶四君补虚,佐蒡、贝以消风痰,桑叶清肺通络。从补虚中想出祛邪之法,心思灵敏。 又昨用慎柔方,是托散法。服下若汗出热退,则数剂可 消。若汗不出,仍发热,则数剂成脓,且易溃敛。 前方加钩钩。 又三岁孩童,但哺乳汁,不进谷食,脾胃虚弱可知。颈结痰核而有寒热,必挟风温,属半虚半实。 今将一月,热退复热,其块不消,不作脓,大便溏,脾胃不足,气血两虚。 党参冬术陈皮荆芥黄归身防风葛根砂仁桑叶 周立斋云∶外疡经久不消散,亦不作脓,气虚也。徒用攻消,恐无所益。 黄党参防风归身泽兰叶穿山甲僵蚕丹参广皮桑枝 朱结毒穿破不敛,在于当额眉棱,俱属阳明部位。已及半载,当养气血以化毒。 大熟地党参川芎皂荚子茯苓土贝母黄当归生甘草银花土茯苓 陈本体阴亏,四月间湿热成疡,溃脓而愈。愈后正虚,肝 风升动,眩晕跌仆,以致腿股环跳受伤,漫肿色白,而生附骨痰疽。今二便阻塞,少腹胀满,将有肠痈之变。 忍冬藤丹皮桃仁延胡索鲜首乌车前子归身牛膝血珀(五分,研末,药汁调下) 某湿热积聚,阻于少阳。病起发热,便少腹偏右板痛,足屈不伸,小肠痈也。身热不止,防其成脓。 甘草桔梗枳壳苏梗赤苓土贝母砂仁延胡索焦楂肉川楝子泽兰叶 许肝胆郁火,凝结成痰。腮颊硬肿,牙关不开,此骨槽痰也。脉象郁涩,气失利畅,药力不易见效。 柴胡黑山栀香附秦艽制僵蚕石决明土贝母丹皮桑叶郁金骨碎补刺蒺藜钩钩 某鼓槌多骨流痰,脓孔甚多,手掌及腕皆肿硬,而色紫不 痛。已出过多骨,出骨之处已敛,而余外仍肿。此风毒湿热锢结手经。延来五月,收功不易。 当归防风苡仁丹皮连翘广皮生甘草红花桑枝 另蜣虫炙五钱,研末,掺。 汪《内经》云∶一阴一阳结,谓之喉痹。指少阴君火合少 阳相火上逆而为病也。病由内生,非关外感风温,故治之不易速 效。养阴降火化痰,每相须为法。惟嫌脉息太细,系素禀六阴, 真阳不足。然清药亦宜酌用,恐阴未足而阳先伤耳。慎之。 沙参石决明白扁豆元参怀山药蛤壳川石斛生甘草茯苓川贝桔梗 另∶元明粉一钱,朱砂五厘,冰片二分,研细末,吹。 某肾主骨,膝者,骨之溪谷也。肾虚则骨髓空,而寒湿乘之,两足跟痛及于膝。久而不已, 防成鹤膝风痹。 大熟地萆苡仁牛膝桂枝枸杞子川断防风独活 另∶虎潜丸,每朝三钱。 某心火与湿热交结而成痰核。上则舌下,中则脘间,下则阴头,皆结小核如棉子。此皆火郁之所致。 川连(二钱,酒炒)陈皮(一两,盐水炒)甘遂(三钱,面包煨,去心)半夏 (一两五钱)茯苓(二两)泽泻(一两)蛤壳(二两,研粉)红芽大戟(三钱,洗淡,炒) 上药共研细末,水泛为丸。每朝一钱,开水送下。 渊按∶直捣其巢,非胆识兼优不能。然虚者未可漫试。 某风毒内攻入脑,走入耳窍,疼痛出脓,脓出不爽,盘及 耳后颈间硬肿不消,此盘耳痈也。已延两月,症无头面,牙关不痛,恐滋蔓骨槽等变,殊非易治。 羚羊角元参磁石甘菊花细生地牛蒡子制僵蚕菖蒲钩钩葱白头 某舌根边僵木不痛,已经数月,防变舌疳。此属心脾郁 火。治以清养营阴,稍参苦降。 鲜生地川连元参丹参麦冬生甘草丹皮桔梗 又川连(三分)蒲黄(一钱)冰片(二分)五灵脂(一钱)人中白(四分,) 上味共研细末,吹舌根。 吴暑热蒸迫,心火暴甚。喉舌肿痛,及今旬日,势防成 脓。用凉膈散加犀、羚,解上焦以泄君火之燔。 牛蒡子犀角连翘焦山栀生军(水浸)大贝母元明粉竹叶芦根薄荷 又消管丸。 胡黄连(一两)刺皮(一两,炙)象牙屑(一两)五倍子(一两,炙)蟾 酥(酒化,三钱)陈硬明角灯(二两,炙) 上药为末,炼蜜丸。用上好雄精三钱,泛上为衣。每朝三钱,金银花汤送下。 渊按∶方极佳。惟蟾酥大毒走窜之品,每日服分余,未知可否。减半则稳当矣。此治外症久而成管者。 某足丫碎烂,南方湿热之常病也。患者甚多。今足趾碎 烂,掌心皮浓而燥,非徒湿热,血亦枯矣。经云∶手得血而能握,足得血而能步。碎烂不愈,恐成 风湿。夫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祛湿先治脾,脾旺湿自绝。所谓治病必求其本也。 制首乌丹参当归防风苡仁怀山药茯苓萆草红枣三角胡麻 周咳吐臭痰,已延三月。脉数而虚,其阴已伤。面白无华,饮食渐减,肺失所恃,防成肺痿。 沙参黄麦冬白芨茯苓元参大生地杏仁百合芦根尖 又咳痰腥臭,面色青晦,脉数而虚,纳谷大减。此木火乘金,金伤及土,脏气克贼,恐延不治。 北沙参桑白皮麦冬苡仁茯苓白扁豆野茭根橘红紫菀元参芦根尖 杨一阴一阳结谓之喉痹。一阴者,厥阴也;一阳者,少阳 也。相火寄于肝胆,君火一动,相火随炽,上炎灼金,痹喉之症作矣。 鲜生地元参麦冬焦山栀大生地石决明沙参桔梗生甘草豆衣梨肉 王寒痰凝阻,颊车不利,高而肿硬,色白不红。此属阴寒骨槽,与色红身热者不同。 大熟地麻黄桂枝秦艽防风制僵蚕当归白芥子 赵脾虚湿热入络,两手指节手腕皆木肿。此乃鼓槌流痰,不易速愈。 黄白术防风秦艽川贝母当归茯苓 冯脐风由乎脾肾湿热而成。今腹痛便泄,先运其中。 白术赤芍茯苓陈皮木香当归六神曲龙齿砂仁 某营行脉中,卫行脉外。体肥湿胜之人,卫恒虚冷,营多 盛热。故肥人当暑,往往肌肤常冷,而易生外疡也。疡发背脊三候,内脓已结,外腐未透。营中之火极炽, 卫弱失于敷布,不能引血化腐,载毒外出,渐显内陷之机,颇为可虑。非温不能助卫 阳以鼓舞,非清不能解营热以化毒。经曰∶血实宜决之,气虚宜掣引之。此法是矣。 黄(附子煎汁,炒)鲜生地穿山甲地丁草连翘皂角刺制僵蚕金银花 另以三角风熏。 渊按∶三角风未详是否三角胡麻。 赵咽喉肿及上,的属喉痈。汤水难咽,痰多便闭。症交 四日,邪火炽张。秀翁主以清化涤痰,极是。鄙意竟用凉膈散通彻表里,尤为简净。仍候裁正。 凉膈散加牛蒡子、桔梗、芦根。 仁渊曰∶欲为疡科名家,须多读内科方书。盖外科之难治,在内伤阴证。然亦不外表里阴阳虚实寒热 八字。能明此八字,生死难易,胸中自然了了。夫人身营卫,环周不息,一有壅逆,即 肿硬作痛,而生外疡。外科书分五善七恶,以定吉凶,无非在阴阳两字推求。谓五善不宜少四,七恶不宜 有三。阳多即吉,阴盛即凶。若善恶兼见,可死可生,是在善治者得治则生,失治则死。 即奇怪之证,方书师传所未及,苟学问精深,定其六经部位,审 其阴阳虚实,生死吉凶,胸中自有把握。而膏丹敷掺之药,宜不 吝金钱,诚心虔制,自可应手取效。盖有形迹可求,较内科有捉摸耳。若手法刀法须有师传,否 恐动手便错,及至回头,其人已吃亏不小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