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庆甲子秋,予在邻村,偶值余朗亭先生云∶日前往富谒视一女子,病甚奇。初起无故 发 ,医言是火,多投凉药,渐变损怯,今脉证俱败,此何故也?予曰∶无故发,事属罕闻。 若云变怯,大都清凉过剂,元气被戕耳。越日荫兄令爱,两胫出,密密形如锦纹,诊脉和 平,询其寝食如常,别无他疾。予曰∶勿药。荫兄曰∶乃重候,安可勿药。因以余公所云 告之,竟听予言。后退无恙,设当时杂投汤药,不几踵富谒女子之覆辙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