痉者,伤,风入伤,身信(伸)而不能(屈)。治之,KT(熬)盐令黄,取一斗, 裹以布,卒(淬)醇酒中,入(三○)即出,蔽以布,以熨头。熬则举,适下。为□裹更【熨, 熨】寒,更KT(熬)盐以熨,熨勿(三一)绝。一熨寒汗出,汗出多,能(屈)信(伸), 止。熨时及已熨四日内,□□衣,毋见风,过四日自(三二)适。熨先食后食次(恣)。毋 禁,毋时。●令( 一,伤而颈(痉)者,以水财煮李实,疾沸而抒,浚取其汁,寒和,以饮病者,饮以□ □(三四)故。节(即)其病甚弗能饮者,强启其口,为灌之。节(即)毋李实时□□□□ □□(三五)煮炊,饮其汁,如其实数。毋禁。尝【试】。●令(三六)。 一,诸伤,风入伤,伤痈痛,治以絮为独□□□伤,渍□□□□□彘膏煎汁□(三 七)□□沃,数□注,下膏勿绝,以欧(驱)寒气,□□□□举□□□□□,以敷伤 空(孔),KT(蔽)□(三八)休得为□□□□□□□□□□□□□□□□□□□ □痈□□□□□(三九)。敷药先食后食次(恣)。毋禁,【毋】时。□不□□□尽□ (四○)。 一,伤而颈(痉)者,小KT一犬,与薛()半斗,毋去其足,以□并盛,渍井 KT□□□(四一)出之,阴干百日。即有颈(痉)者,冶,以三指一撮,和以温酒一 (杯),饮之(四二)。 一,伤胫(痉)者,择薤一把,以敦(淳)酒半斗者(煮)KT(沸),【饮】之,即 温衣陕(夹)坐四旁,汗出到足,乃□(四三)。 一,冶黄黔(芩)、甘草相半,即以彘膏财足以煎之。煎之KT(沸),即以布足(捉) 之,予(抒)其汁,□敷□(四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