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科首重调经,只因见嗽见热,但以肺药清凉,希冀嗽缓,无如胃口反伤,腹痛便溏, 恶食呕逆。此寒热乃营卫欹斜明矣。病系忧郁成劳,情志内伤,故药不奏功,议戊己汤。 人参炒白芍鲜芡实茯苓炙甘草炒扁豆(去皮) 向来经水调和,自上年冬季,每月经转两次,天柱脊椎即酸垂,心中嘈杂忽痛,头面烘 脊背指足常冷,经期落后四五十日。此属八脉不和,皆肝肾脂液暗伤,养液熄风,冀其奇充 清阿胶鹿角胶枸杞子当归身生地黄元武胶桂圆肉白芍药天门冬白茯 乌骨雄鸡去毛骨头足肠杂,青蒿汁、酒、醋加水,煮汁收胶。以胶为丸,淡盐汤送下,每日 经阻三月,咳嗽失血,交夜蒸蒸发热,脉来左搏而促。是阳气烦蒸,攻逆诸络,血液不 得汇集冲脉。深秋经水不来,必加寒热瘦削,成干血痨矣。 鳖甲全归丹皮山楂生地白芍茺蔚麦冬 久病形神日消,脉象坚大,是谓脉无胃气矣。曾于上年夏季便泻腹痛食减,舒肝健脾疏 春进安胃丸,此生气不至。当女子天癸将通之岁,经脉气机怫逆,久郁热蒸,渐为枯涸之象 ,最足虑也。议用汪石山郁劳治法。 川芎白芍湖莲肉青蒿当归熟地南楂肉香附 病起左肢痛痿,即《灵枢》云意伤忧愁则肢废也。盖肝脏多气多血,气胜则热,血不营 脉,阳明日空,血海无贮,经事遂闭。内风挟阳,上升眩晕,咳出痰沫。冬令天地闭藏,病 不致凶;万花畅茂,有增剧之虑。议镇肝安胃法,用麦甘大枣汤,麦以镇逆,枣、甘益虚, 遵《内经》肝苦急,急食甘以缓之也。 甘麦大枣汤。 气郁滞则血不行,当理血中之气。 四物汤加香附、楂炭、益母草。 脉滞经涩,食入脘痞,都因情怀失和,肝脾郁结使然。 香附广皮蔻仁丹皮楂炭茯苓神曲钩藤 停经已九月,少腹重坠而痛,及诊少阴脉涩小,并非妊象。冲任虚馁,怕其暴崩。 八珍汤,加砂仁。 昼夜腹痛,泄气则缓;夜卧扪之,常高突有形横处其间,为肝郁不舒,致冲、任二脉乏 气流行。经期不来,营卫阻闭,为寒热互作。 因泄泻已久,风木久乘中土,峻攻非宜。 川楝子当归身青木香山楂龙胆草小茴香炒橘核青葱 泄泻食减,经水不来,而寒热咳嗽,日无间断。据说嗔怒病来,其象已是劳怯。郁劳经 闭,最为难治之症。 人参蒸冬术炙草茯苓广皮白芍 郁损经停,胀难便。 归身川楝子茺蔚子小茴生白芍泽兰 经水不来,是络脉无血。古云气旺血自生,大忌通瘀。 人参当归麋角胶茯苓桂心羊肉胶 天癸从未至,肉瘦色瘁,咳呛着枕更甚,暮夜内外皆热,天明汗出热减,痰出或稠或 咽中总不爽利。此先天最薄,真阴不旺,勿攻针黹,务安闲怡悦;俾经来可以热除,不然, 世称干血劳矣。复脉汤,去麻仁。 两三月经水不来,少腹痛胀下坠。寒疝属虚,可与当归生姜羊肉汤。 经闭淋沥。(初) 柏仁肉苁蓉女贞子郁李仁当归川石斛 肝风逆,经闭淋沥,便艰。(复) 柏子仁当归身川石斛女贞子郁李仁黑豆淡苁蓉 肝痹胀至心下,腹大经闭,二便涩少。(初) 橘叶青皮银柴胡茯苓皮青葱楂肉五灵脂大腹皮 血结为瘕,腹胀大如缶,进疏肝通瘀稍安,续进针砂丸以缓攻之。 此劳怯是悒郁内损,阳土为阴木乘侮,冲脉乏血,经闭肉瘦气胀,减食便溏,五液日枯 不上承,喉舌干涸。仍不嗜汤饮。《内经》谓二阳之病发心脾,风消息贲,皆是久损传变见 人参乌梅肉南楂肉茯苓白芍老苏梗 阴痫脉迟,经水二月一至。 六味加阿胶、白芍。 经来潮潮涩少,汤饮入脘嗳吐。平昔善吐涎沫,心摇震惕。厥阴、阳明皆逆,龙荟丸主 龙荟丸,每服二钱。 经来涩少,便泻汗出。因惊恐致病,由肝传脾,用戊己汤。 风动液亏,腹痛肠红,经闭,暮热惊恐,治在肾肝。 熟地炭萸肉炭炙草五味子白茯神白芍 自八月中经止,即食入呕吐,医认怀娠恶阻治,延至小寒节,头巅痛,心中热,吐清涎 。水药仍受,粒米食物下咽即吐,欲寐洒然惊惕,肌表及足寒,晡刻头面热,腹胀,心腹皆 痛。初病嗔怒而来,确是肝木犯胃,最怕暴厥急至。 金铃子黑山栀炒半夏生姜汁延胡索炒香豉茯苓 经水两月不来,腹形胀大,有形攻触;目瞑将寐,先欲厥冷,后渐热多汗。此皆郁损成 当归须茺蔚子五灵脂小茴香小香附炒楂肉 嗽急心腹坚胀,入夜气冲,欲坐下部已冷;久有瘕聚,问月事不来三年。此浊气饮壅塞 ,以致血脉不通,为络脉之胀。 桂枝淡姜五味子茯苓白术北细辛 暴崩,癖聚腹胀,经水不来五月,络虚所致。 葱白丸。 红枣、蕲艾煎汤送下。 动怒血吐成升,月余再吐。自述少腹常痛,夜必身热汗出。必经水得通,可免干血劳怯 醋炙鳖甲胡黄连炒焦延胡炒桃仁茺蔚子炒楂肉 脉数经迟,面起痱疹;肝阳内风,冲逆上升,胃减少食。 清阿胶炙甘草柏子仁小生地白茯神火麻仁 左肢麻木,经迟宿,中年从未生育。脉数,怒则腹胀。和肝胃之阳,即调经要领。 生地当归砂仁(盐水炒)炒楂仁豆皮香附知母 胃痛四年,因郁怒而起。经落不调,瘕聚腹胀,欲呕便泻。久病入络,兼理血分。 金铃子肉桃仁五灵脂炒延胡索生蒲黄生香附 质偏于热,阴液易亏。女人肝为先天,月事虽准而少,里乏储蓄,无以交会冲脉,此从 育之由也。凡生气及阴血,皆根于阳,阳浮为热,阴弱不主恋阳,脊背常痛,当从督、任脉 元武版桑螵蛸当归身细子芩鹿胎枸杞子桂圆肉 经来绵绵不止,恐延淋带,此后遇里急,为阴弱不内守治。 熟地炭芡实艾炭茯神湖莲炒归身 脉数,下焦冷,经淋不止,少腹腰臂痛,火升面热。 枸杞子生杜仲生地炒蒺藜川石斛女贞 脏属阴,阴亏内热自起,阳搏动则经多如崩,带下绵绵。治宜坚固其阴。 熟地牡蛎秦皮樗皮艾阿胶黄柏白芍茯苓羊肉胶丸 五十岁天癸当绝,而反多于昔,冲、任之脉不固,已属下焦主病。脉不束骨,痛无定所 三气客痹迥异。群药未尝及下,胃伤肝垂呕吐。问病患口味苦,气塞必哕,必如悬旌,当以 胃虚客气攻逆,议用旋复代赭汤。 人参炒黑川椒乌梅肉茯苓钉头代赭生白芍 冬温失藏,肝木反泄,阳明脉虚,血海不按期而经下,乃体不足、用太过之象。法当辛 酸甘缓,两和肝之阴阳,而苦降走泄,不但妨胃,且助劫耗。 炙甘草枸杞子柏子仁生白芍桂圆肉茯苓 暴崩去血过多,络中空虚,浮阳夹内风以动,心悸,筋脉痿软。奇经已乏,每经来必病 ,最难调治。 炒熟地阿胶女贞子湖莲肉白芍旱莲草 郁悖阳升,八脉不和,下少因摄,有暴崩之累。 枸杞鹿角霜小茴醋艾茯苓沙苑淡苁蓉当归香附益母草丸 久漏成崩,上有疡症,用药极难,仿《内经》七方之一,固下漏少佐清上。 醋炙螵蛸茜草 煎好滤清,加黄芩、阿胶,煎数十沸,取清服。 经漏已三年,淋漓带下黄白。视色脉不受温暖,固下汤散力量难以直达冲、任。古《局 方》中有震灵丹。每早服六十粒,是固奇脉药;欲求全愈,非大剂人参不可。 室女经初至,必然畏热,因热求凉,致伤冲、任,经漏不已,血色渐紫,腹中痛,得按 略缓,是从前经至失调之故。和血脉之中,必佐通阴中之阳。 杞子沙苑鹿角霜人参当归小茴紫石英桂心 十四岁室女,无温补热药之例。视色夺脉弱,下焦未寒先冷,经事淋漓,是冲任二气不 交。冬宜藏阳,用温补升阳。 鹿角霜杞子当归人参蛇床子麋茸沙苑小茴紫石英 血瘀自下为顺,但形神顿减,明是积劳已伤。血脱必益气,否则有复瘀之虑。 补中益气汤。 经漏四十余日,色黯瘀腐成块。病中动怒,遂胸膈胀闷且痛,瘀下稍宽,医治漏血,投 地、芍、归、胶,下焦先未得其益,上焦先受其滞。宗经义先理其上。 老苏梗南山楂桃仁香附汁麦芽延胡 久崩淋带,少腹结癜,液涸气坠,二便皆阻。辛甘补方,冀得宣通,勿谓崩症徒以涩药 柏子霜淡苁蓉郁李仁当归身枸杞子葵子 经漏腹胀,脏阴为病,浊攻脾胃为呕逆。 人参淡附子茯苓蒸术淡干姜 长斋有年,脾胃久虚。疟由四末,必犯中焦;血海隶乎阳明,苦味辛散,皆伤胃系。虽 久绝,病邪、药味扰动血络,是为暴崩欲脱。阅医童便、阿胶,味咸滑润,大便溏泻,岂宜 润下?即熟地、五味,补敛阴液,咽汤停脘,顷欲吐尽。滋腻酸浊之物,下焦未得其益,脘 中先以受其戕。议以仲景理中汤,血脱有益气之治。坤土阳和旋转,希图中流砥柱,倘得知 味纳谷,是为转机。重证之尤,勿得忽视! 人参炒焦于术炮姜炭茯苓炙黑甘草 十年不孕,奇脉大伤,经来如崩,周身筋掣,自脑后痛连腰膂,食少腹胀,干呕气冲, 如淋窒痛。盖奇经诸脉,隶于肝肾恒多,肾失纳,肝失藏,脉络气血消乏,何以束骨充形, 此病之最延绵难却也。阅古人法中,藏真宜固,脉络宜通,非偏寒偏热之治。 鹿角霜当归身柏子仁川桂枝小茴香真茯神 交节令血下成块,腰痛溺淋,乃下元虚,八脉无气,最多反复,议升阳固脉法。 人参鹿茸补骨脂当归鹿角霜茯苓 入土旺用事,食减恶心,淋带反多。老年阳气渐泄下坠,议东垣升阳法。 人参熟术炙草当归羌活防风独活广皮 经阻两月,脉象虚数,呕吐清水,仍以恶阻调治。 竹茹半夏广皮生姜茯苓浓朴 凡交三月胎殒,是肝阴内怯,任脉不司担任。今见症脊椎尻垂,腰酸痿弱,肝肾奇经虚 不固摄,议用孙真人法。 阿胶当归生地寄生艾炭白芍子芩砂仁 女科胎前以立基为要。恶阻呕吐味酸,是热化,宜安胃调气。 人参半夏竹茹茯苓生姜 培土安胎。 人参焦术建莲茯苓广皮砂仁 气塞干哕,不欲进谷。怀妊四月,腹大如足月,足跗浮肿,得血下洞泄而来。询知两月 不纳,立秋交节,血乃暴下,为阳明胃虚,滞气逆攻。血海隶乎阳明,致有淋漓之状。法当 清热安中,以暴胀常多热证耳。 生白芍乌梅肉苏梗参汤(另进)子黄芩知母川连 脉左右弦,身麻肢冷,脘中胀闷,不饥吞酸,由中虚肝气内动之故。五六月当脾胃司胎 ,又体质不受苦寒,非清火破泄气分之治所宜。 人参枳壳生姜汁半夏桔梗 厥阴之阳上冲,呕逆腹痛,防胎上攻,以苦寒清泄法。 川连黄芩川楝肉青皮白芍郁金 胎气日长,诸经气机不行,略进水谷之物,变化水湿,不肯从膀胱而下,横渍肌肤为肿 奔射肺,咳嗽气冲,夜不得卧;阴阳不分,二便不爽。延绵经月,药难治效,当刺太阳穴, 使其气通,坐其安产。 桂枝五味牡蛎杏仁茯苓淡姜泽泻 临月,用清热理气。 苏梗苓皮知母白芍砂仁腹皮黄芩 怀妊若患时症,古人主在保胎。今喜暖恶寒,升则厥,痛坠欲便,腰腹绕痛,大虑胎坠 。辛香温柔之品,冀其止厥。 鹿角霜沙苑枸杞小茴淡苁蓉茯苓柏仁当归 暑湿阻气,胎热由下而升,两热相搏,咽喉欲痹,寒战,周身诸脉震动,防胎下坠,治 竹叶枇杷叶知母连翘郁金川贝 胎孕而患时疟,古人先保产,佐以治病。兹诊唇燥舌白,呕闷自利,乃夏令伏邪至秋深 非柴胡、枳实之属可止。呕吐黑水腹痛,胎气不动,邪热深陷入里,蒸迫脏腑,是凶危之象 黄芩黄柏川贝黄连秦皮 寒少热多,即先厥后热之谓。热甚胎攻冲心而痛,盖胎在冲脉,疟邪由四末渐归胃系, 属阳明胃脉管辖,上呕青黑涎沫,胎受邪迫,上冲攻心,总是热邪无由而发泄,内陷不已, 势必堕胎,且协热自利,外邪从里而出,有不死不休之戒。方书保胎必因阴益气,今热炽壅 ,参、胶、归、地,反为热邪树帜矣。前以绝苦无寒,取其急过上焦,阳明胃与厥阴两治; 今用酸苦泄两经之邪热,外以井泥护胎。 川连乌梅肉黄芩草决明川椒石莲肉白芍 苦辛酸,清泄阳明,厥阴邪热,兼外护胎法,病势减十之二三。视舌黑芒刺,舌心干板 ,而 调治。夫护胎存阴,清热去邪,两不可少。 川连鲜生地知母阿胶鸡子黄 始于嗔怒动肝,冬季温暖少藏,肝气多升,肺气不降,遂令咳逆喘促,热郁入里,耳聋 自利。延绵经月,真损必然殒胎,非轻小之恙。 黄芩蒌皮杏仁白芍橘皮乌梅 午后诊脉,问及踢伤胎漏,用两补气血安胎。 人参炒当归炙草炒砂仁末茯苓炒白芍广皮 痛由背绕肋,胀至胃脘,停住不移。妊交六月,阳明司胎。阳升气阻于络,斯为痛胀宿 恙,当春半而发,脉弦搏鼓指。胃为阳腑,和阳以苦味之流行,仍佐宣利气分郁遏为治。 金石斛鲜竹茹黑山栀老苏梗化州橘红香附汁 小产后劳动嗔怒,陡然血崩,乃身中阳动,阴弱失守之证。用药气味,最忌辛温走泄, 不向安者。缘辛香温热,胃中不安,致呕逆频频,神复欲愦,皆血下而阴亏为病,呕多则阳 气再伤耳。古人上下变病当治其中,此安胃第一要旨。以胃为脏腑之大源,能纳谷,斯后天 生气再振,何容缕缕经营乎! 人参小麦茯神乌梅木瓜白芍 镇补肝胃,既得进谷。阅来教仍是阴弱阳浮,姑拟补摄足三阴脏,必得小效。 人参炙黑甘草山药芡实熟地炭茯神 起病由于小产后,是冲任脉虚所致,温养摄纳,最为近理。病根在下致胀,乃、术、 柴守而兼升,浊僭上行;炒焦肾气丸可以常进,但不能入奇脉耳,更议法以辅其不及可也。 鹿茸补骨脂人参大茴香鹿角霜归身苁蓉 蕲艾煎汤代水。 小产后,血下暴崩,汗淋昏冒,寐则梦与人争斗,此脏血大走,肝魂易越,补方必兼敛 摄。血崩久淋带,致冲、任脉络不固,不但不得孕育,更延痛疾耳。 人参龙齿炒归身炒枸杞炙草茯神炒枣仁五味子 小产后经年淋漓,旬日带下,绵绵不断,骨节痿软。经临筋脉牵掣,骨热如蒸,皆冲、 ,久而不复,五液皆枯,日就损怯一途。所幸胃气尚存,按候调摄经年,冀可血气充复。 四物汤,加胡黄连、炒黄柏。 惊恐起病,由怒而发,是为肝厥。阳气暴升,痰随气上,神识乃迷。近加小产后,必 须养肝阴,佐入凉肝。 生地柏仁丹参天冬阿胶茯神白芍人中白 小产后,汗多寒热。 龙骨白芍南枣牡蛎炙草 小产后经月,泄泻腹痛,下血不止,干咳呛逆。乃气血两虚,当以建中法。 归建中,去姜。 半产后,冲、任虚,瘕聚,少腹痛,胃痛形寒身疼。 桂枝加桂、当归、茯苓,去姜。 半产后,失血咳逆不得卧。 小青龙法。 半产后,咳逆不得卧,腹膨。 肾气丸(一两)。 用沙囊悬起煎汤,早上服。 蓐劳下损,咳逆不得卧。 乌骨鸡丸。 遇劳气泄胎坠,胎去下焦先空,足冷腰脊皆病。阴阳两损,但以温养之补,怀孕即止。 人参沙苑归身肉桂雄羊内肾茯神麋茸白芍(酒炒)枸杞 共为丸。 产后骤脱,参附急救,是脱阳固气方法,但损在阴分,其头痛汗出烦渴,乃阳气上冒。 凡开泄则伤阳,辛热则伤阴,皆非新产郁冒之治。 细生地黑楂肉牡蛎真阿胶茺蔚子 恶露冲心,防其昏厥。 泽兰楂炭香附川贝童便茺蔚延胡广皮通草 新产阴气下泄,阳气上冒。日晡至戌、亥,阳明胃衰,厥阴肝横,肝血无藏,气冲扰膈 心下格拒,气干膻中,神识昏谵。若恶露冲心则死,焉有天明再醒之理。回生丹酸苦直达下 焦血分,用之不应,谅非瘀痹,想初由汗淋发热。凡外感风寒,理从外解;此热炽神乱,即 仲景之新产郁冒也。倘失治必四肢牵掣,如惊如风痫,立危殆。议从亡阳汗出谵语例,用救 龙骨桂枝南枣牡蛎炙草小麦 浊气上逆,恶心不食,冷汗烦躁,最防暴脱。不可但执恶露滞满,而专泄气攻血。 人参干姜泽兰附子童便 产后血去阴伤,肝肾先亏,致奇经诸络不至内固,阴既不守,阳泄为汗,多惊多恐,神 气欲撤。此摄阴固液,而有形岂易速旺?古人必曰封固、曰镇纳,皆为此而设。 人参桂枝龙骨炙草附子煨姜牡蛎蜀漆 产后阴损下虚,孤阳泄越,汗出惊悸,百脉少气,肢体痿废,易饥消谷。阳常动烁,阴 不内守,五液日枯,喉舌干涸。理进血肉有情,交阴阳,和气血,乃损症至治。 羊肉五味紫衣胡桃当归牡蛎 产后汗大出,目瞑神昏,此为郁冒欲脱,大危之象。勉拟镇固补虚一法。 生龙骨桂枝人参生杜蛎炙草归身 生羊肉煎汤。 产后蓐劳,厥阳逆行,头痛昏晕身热。 生龙骨生白芍炙甘草当归生牡蛎桂枝木大枣肉羊肉 产后将半月,头汗耳聋,便泻不食。阴分大虚,阳气上冒,防其痉厥,不可忽视。 熟地炭炒当归炮姜茯神炒白芍炙草 产后十七朝,因恼怒阳升为郁冒,寒热如疟,经半月不止,乃阴伤于下,阳潜于上,肝 胆之邪肆行无制,故乍寒乍热,不得息也。拟进甘缓法,使阴气稍复,寒热可缓。 复脉汤去姜,加甘蔗汁。 郁冒汗出,血下液亏。 人参龙骨枣仁熟地五味茯神 产后真阴下虚,真气不主收纳,咳逆汗泄,肉腠刺痛。未至半月,恶露已尽,大便不实 ,断非清润治嗽可疗。此摄固敛液,一定治法。 熟地山药枸杞五味建莲芡实 产后下虚,腹中刺痛。虽因恶露未尽而起,然病经五十日,未可专以逐瘀为主。 当归生姜羊肉汤。 频产脉络已空,胎前已见带下,痛甚不随利减,奇经气撒不摄。仲景建中之议,取意在 ,为上中法,而药力原不及下焦也。肾气汤乃收摄阴中之阳,产后营虚,不耐桂、附之猛烈 。当年先哲,每炒炭煎服,亦如刘河间浊药轻投,盖汤、散、饮子,不同法程耳。 熟地(四钱)山药(二钱)丹皮(钱半)附子(一钱)车前(一钱)萸肉(二钱)茯苓 (三钱)泽泻(钱半)肉桂(一钱)牛膝(一钱) 各炒炭,急火煎服。 产后几五十日,下利滑腻,痞闷呕逆。此阳结于上,阴撤于下,仿仲景独治阳明法。 人参赤石脂五味子茯神炮姜炭炒黄米 产后去血过多,阴伤阳损,致畏冷倏热,急宜温养营气,勿杂治也。 人参归身桂心桂圆茯神炒芍炙草枸杞 产后五十日,暮热汗出,身动气喘,带下绵绵不断,腰脊酸软牵痛,此肝肾液亏,冲、 任空乏,法当通补下焦,久延怕成蓐劳。 淡苁蓉炒杞子当归身紫石英白茯苓生牡仲炒白芍五味子 阴虚潮热,在产后肝肾本虚。始误于逐瘀泄气,镇补稍安;再误延胡、枳实攻逐,腹中 刺痛,营伤何疑? 人参(秋石拌烘)生地炙草茯神阿胶白芍 产后下损,治嗽肺药是上焦药,药不对症,先伤脾胃,此食减腹膨肿所由来也。 人参沙苑杜仲茯神螵蛸枸杞 产后去血,阴伤骨热。大凡实火可用清凉,虚热宜用温补,药取味甘气温,温养气血, 令其复元。况产伤之损蓐劳,病根全在肝肾,延及奇经,岂泛然杂治所宜。 人参杞子苁蓉紫石英河车当归胡桃茯神 产后形肉日瘦,经水逾期,此属内损。问经来无痛,与方书气滞经迟迥异,养肝、冲、 当归生地柏子仁丹参白芍杞子茯神桂枝 乌骨鸡丸。 蓐劳自春入秋,肌肉消,色痿黄,外象渐寒,心腹最热。脏阴损不肯复,形空气聚,非 有物积滞也。 人参生菟丝子炒当归茯苓煨木香小茴香 眉心痛,心中热,腰脊酸痛,五心皆热。自产后半载,肉消减食,乃下焦阴液大耗,而 肝风挟阳震动矣。病自内损,服药无益。阅医虽曰养阴,半投芎、柴,不知何意? 生地炙草阿胶羚羊角汁麦冬白芍麻仁 产后发热后,阴虚为多,阴不内守,阳外泄为汗出。自秋徂冬,形肉消烁。 人参炙草炒芍五味炮姜茯神 甘温佐以酸收,阴阳有渐交之机,热缓加谷,可谓明验。然产后损伤,古人远刚取柔, 使有情生气日泰,理体可以却病。 人参熟地河车胶归身五味子 产后内虚,复感冬温,遂寒战后汗出,乃厥阴如疟,非轻症也。 炒生地炙甘草阿胶炒麦冬炒白芍麻仁 蓐损当夏发泄,恶风畏冷,便溏汗出,法宜养营。 人参冬术桂心五味子炒白芍茯神广皮炙草全当归 蓐劳下损,损及八脉,医投清内热滋阴,致胃伤食减寒热,下元冲气,上逆咳呕;而咳 治肺,与内虚下损益无干涉。带淋骨热,髓竭液枯,蓐损较平常损怯更难。寒暑更迁不复, 草木焉能奏功?免与血肉有情,望其加谷,可得悠久。 紫河车(洗洁,一具)人乳(八两)生紫石英(一斤,捶碎)血余炭(二两)秋石(一 同煎,河水熬膏。人参汤服二钱。 产后自乳阴伤,即是亡血虚象。陡然惊恐,内动肝肾,脊椎尾闾骨凸,肌瘪,自脏阴损 及奇脉矣。先冷后热,厥冷见症,良由骨枯髓竭,草根树皮,何能济事? 常用人乳热饮,日二三次。 产后失调,蓐劳下损,必映奇经。心腹痛寒热,脊酸腰痿,形肌消烁殆尽。若缕缕而治 ,即是夯极。凡病宜通,补而能通,能入奇经。 人参炒黑枸杞炒黑小茴麋茸炒蒺藜当归身 蓐劳下损,久则延及三焦,不独八脉。晨泻呕食,心热下冷,吸短胀痛,焉有寒凉止嗽 清热之理。扶得胃口安谷,月事仍来,方得回春。 异功散,加南枣。 脉数左甚,冲气上咳吐血,嘈杂如抓,常有眩晕喘促。此产后失调,肾肝内损,若不断 乳静养,春未夏初,必致受累。 熟地炭炒山药炒枸杞五味子建莲肉白茯神 形冷惊怕,旬日经淋漏注,心怔悸如悬旌,自七八年产后致病。夫肝主惊,肾主恐;产 后先虚在下,奇脉不为固束,急急温补固摄,仍佐通药,其力可到八脉。 紫石英炒枸杞人参麋茸乌骨沙苑茯苓 冲任内损,经淡日迟,形神渐渐瘦痿,犹是产后不复,先议温通八脉一法。 当归身鹿角霜紫石英小茴香淡苁蓉茯苓 产后下虚,血病为多。今脘中痞胀,减食不运,全是气分之病,但调气宽中,勿动下焦 生香附桔梗神曲苏梗蔻仁茯苓 产后病起下焦为多。今右偏头痛,得暖为甚,纳食则脘腹加痛,必泻则已。夫痛随利减 ,已显湿郁气阻,热自湿升,恒有是证。从脾胃门调治。 生于术紫浓朴煨木香嫩香梗茯苓皮小茵陈新会皮香附汁 产后腹痛脉数,足不能伸,瘀留入络,结为小腹痈矣。 失笑散,加桃仁、归尾、醋炒蓬术。 死胎至旬日乃下,必有尸浊秽气,留着冲、任脉中。至今黄、白带淋,自腰以下冷,大 便久溏。产后刚剂难进,议用朱南阳方法。 鼠粪汤。 女科肝病为多,产后必病及八脉,即如少腹聚瘕,瘕气攻心下必呕吐,上泛则咽喉闭塞 水半年不来,越日必有寒热。凡下焦多属血病,瘕属气聚,为血病,病在冲脉、阴维、 阳维混混医药,乌得入于奇脉乎? 地鳖虫川楝肉鳖甲桃仁麝香延胡索楂肉蓬术 卒然心痛寒热,恰在产后,即《内经》所谓阳维为病苦寒热,阴维为病苦心痛。维主一 纲维,其阳行卫,其阴行营,二脉致偏,不饥少纳,腹胀瘕聚泄泻,夏月经必先期,秋冬下 鹿角霜当归生杜仲芡实白茯苓沙苑小茴淡苁蓉湖莲炒黑艾紫石英 红枣肉为丸。
    又
    去艾,加河车胶。 脘痛映脊,甚则四肢逆冷。问当年产后瘕泄,今带淋经漏,脊椎酸垂。《内经》云∶阴 维为病苦心痛。维脉阴伤异治,非破气降气能疗。 鹿茸枸杞子当归沙苑鹿角霜肉苁蓉小茴茯苓 产后瘕。 葱白丸,每服二钱,艾枣汤送下。 产后坚痛,少腹症。 桂心当归白芍茯苓紫石英小茴香附 羊肉胶丸。 背痛彻心,带证多下,兼有气逆冲心,周身寒栗,乃冲任脉虚损,病从产后来。 归身炙草桂心白芍杞子茯苓 肝脾不和,少腹胀,足浮肿,带下因于产后未复。 大腹皮当归身茺蔚子柏子仁茯苓皮小茴香小香附 胎前水溢浮肿,喘满不得卧,开太阳获效,即产浮肿自然渐退。女科不明产后下虚,多 气宽胀,百日来腹大且满,按之则痛,此皆气散弥漫,为难治之症。议用炒枯肾气丸,兼调 琥珀末以调其血。 冬至一阳初复,骤有肢麻火升,其失藏已属下虎。月余,值黄昏,气塞心痛喘逆。戌、 时,冲逆下起,肝脏厥逆,直将犯上,至于坐不得卧。直至产后,下虚更极,水谷温气未能 循腑分流,旁渍渗入经脉,从前厥逆肝气、肝风。由然沸腾搏激,似湍水东西,可使过颡之 。究竟病根全在平昔抑郁,《内经》惊恐明指肝肾,今既失司,腑气不主宣化,至阴之脏调 之非易,议以专走足太阳表中之里,冀阴阳渐分,经旨谓太阳司开立法。 薏苡仁淡干姜茯苓块大杏仁五味子生白芍 此水气结聚,壅遏经隧,致呼吸有阻为噫气,而其声在咽HT。况任脉行乎身前,母子经 必关冲、任。今气痹水蓄,血亦化水为肿胀,胸高腹大,水性就下,搏激可使过颡;下窍久 闭,状如瓮。曷不效禹治水之功?徒执寒热补泻为法,宜乎久药无功也。 十枣丸。 经水不来,先天素弱。因多郁嗔怒,肝木疏泄,水饮旁渍而肿胀,最为难治。 米仁牡蛎防己茯苓泽泻萆 多产五液走泄殆尽。年已六旬,反患淋漓带下,大便日见枯涩,少腹形膨胀。血液既 去,气散不收,行气破气,是速其凶矣。 炒焦肾气汤。 腰痛如束,腹膨欲胀,八脉为病。 鹿角小茴茯苓杜仲当归 本质最虚,多忧积郁。春深入夏,阳气发泄,脾弱失运,纳谷渐减,土中阳渐,湿生气 肝木来克,肿胀日着。血败化水凝结,小便日加短涩;湿坠注肠,大便溏。阳气不交于下 ,膝下寒冷不温。脉涩经闭,显然血蛊。浊气上干,必有喘急,夜坐不卧,见症险笃已极, 勿得小视。以通阳腑理虚,冀阴浊不致闭锢。 人参淡干姜茯苓淡附子猪胆汁泽泻 动怒忽心腹痛有形,此气聚成瘕。乃肝虚气逆,用辛补体用方。 人参炙草当归川楝子皮茯神白芍桃仁 肝失疏泄,二便不利。少腹素有瘕症,气逆为厥,治以辛润。 当归葱管柏子仁小茴桃仁茯苓 冬季腹大,大便不实,以通阳泄浊,初用相投,久则不应。久寡独阴无阳,郁虑,至少 腹结症,其病在肝。五旬外正气日衰,邪不可峻攻矣。 六味加小茴香、川楝子,水泛为丸。 冲、任脉虚带下,少腹瘕聚,肢麻。 归身桑叶牡蛎茺蔚子茯神建莲 少腹瘕聚攻痛,淋涩不止。 葱白丸,艾、枣汤送下。 肝阳上升,阴失内守,心痛火升,带下。 生地炭天冬杜仲归身女贞子茯神川斛柏仁 八脉空虚,冲阳上逆,上热下冷,肉筋惕,带下变色,晨必瘕泄,非滋清阴润所宜。 桑螵蛸生杜仲湖莲菟丝子沙蒺藜茯苓 食少便溏带下。 人参生术小茴鹿角霜杜仲茯苓炮姜炒当归桑螵蛸艾炭 红枣肉为丸。 脘中气通,带下赤白,此平素血虚,近日时气复伤其阳,六脉无力,下滑不禁。为病卧 久,非堵塞可愈,仿东垣固真寄升降方法。 人参生干姜柴胡郁李仁广皮炙甘草黄芩白葵子 脉数盗汗,心嘈咳嗽,腹痛便溏,形体日瘦,小溲淋痛。此肝肾真阴大虚,欲为劳怯, 熟地芡实炙草女贞子五味山药茯神 阴虚淋闭未减,近日腹痛吐泻,喜得冷冻饮料。必有暑湿内着太阴脾脏,与本病两途,先宜 分消调中,俟痛泻平再议。 黄芩益智仁黑山楂白芍陈皮白木瓜 下焦热甚,阴阳气泄,腹痛未止,与和中坚阴法。 熟地炒归身黄柏炒楂炒白芍萆 惊忧恼怒,肝失其用,遂成淋闭。 当归身柏仁车前郁李仁牛膝黄柏 寡居少欢悦之念,肝胆中郁悖气火,直上直下,莫能制伏。失其疏泄之用,小溲成淋, 以厥阴肝脉环绕阴器。议进龙胆泻肝汤。 鬼神亡灵,皆属阴魅,寡后独阴无阳。病起惊恐,必肾肝致脏损所致。经水仍至。以宁 摄神魂,定议韩祗和法。 当归身羊肉龙骨肉桂心生姜牡蛎 任督失司,脂液暗消,八味丸可以常服,再议固奇脉方法以佐之。 人参菟丝子覆盆鹿茸锁阳骨脂 产后厥证,下虚为多。怕风寒,面肿,肌肉如虫行,腹泻肢纵,此方虚风议和八脉。 枸杞小茴鹿角霜菟丝子杜仲当归沙苑茯苓 姜、枣汤泛丸。 脉沉,怀妊八月,久咳皆冷,冲逆不得卧。此因抑郁,阳失转旋,浊凝饮结,当治饮不 桂枝淡姜白芍茯苓五味 色脉无神,虚烦久咳,寒热不止。因悲哀惊恐,病势反加,胃气渐减,大便不实,月事 过期不至,恐有下损及中之虑,拟建中法。 人参白芍桂枝茯神黄炙草牡蛎南枣 脉细弱,形寒久嗽,寒热频来,易于惊恐,经来色淡且少,不耐烦劳。此阴阳内损,营 卫造偏。仲景凡元气有伤,当与甘药。知清凉治嗽等法,非醇正之道。 黄建中汤去姜。 虚损久嗽失血,昼寒暮热,经闭食减,大便不实。当交春病增,少阳生气不至,春半后 肝木大旺,其能久乎! 炒生地阿胶炙甘草莲肉炒麦冬茯神生白芍
    又
    人参芡实生地炭茯神莲肉川石斛 悒郁内损经阻,筋骨皆痛,损伤不复,即是劳怯。温养流通,望其郁痹气血融和。但以 清热见血理嗽治,百无一活。 当归生鹿角桑寄生枸杞生杜仲 寡居菀劳,系乎情志损伤,草木难以奏功。因近日火升下寒,暂进加味贞元饮,制龙相 熟地白芍青铅牛膝炭茯苓 虚体惊恐,遂成痫厥,议镇肝熄风、养阴平阳法。 生龙骨生地生白芍生牡蛎阿胶乌梅肉 血液已空,肝风翻越,产后大虚之体,厥逆昏冒,皆是肝阴欲绝,阳气夹内风上蒙清窍 。昨议镇肝熄风,旦日颇安,暮夜再厥,阴气枯槁已露,最难调摄何疑? 制首乌天冬生地黑豆皮茯苓川斛 肝风阳气升于清空,咽喉阻痹,心似悬旌。缘春半地气上加,产后下虚,藏纳未固,随 时令而越。议用镇阳守阴方。 龙骨阿胶生白芍牡蛎鸡子黄米醋
    又
    人参小麦生白芍阿胶茯神川楝肉
    又
    淡天冬陈阿胶制首乌茯神黑豆皮生白芍 脉涩数,上盛下垂,肝肾真阴下亏,阳气内风上泛,舌龈欲腐,跗肿。进肾气丸三日, 肠红,暮夜热蒸,晨朝汗泄,大便常有溏泄淋滞诸恙。当理足三阴之法,仍佐固真摄下主之 水制熟地女贞子茯神白芍五味子禹余粮芡实秋石 糯稻根须、山药粉丸。 脉沉右弦,月经渐少而闭,肿由下而上,此血化为水,气壅经脉;大便久泻,小便不利 ,六腑不通,从太阳开导,以泄其水。 五苓散,加浓朴,调入琥珀末。 胃脘痛起,必经漏带淋,呕吐不纳食。医者多以开泄理肝,及参、连、姜、桂,治三月 几危殆。六月念四诊,议宗《内经》阴维脉病获效。秋燥冬温气加,因咳嗽而吐血。思络空 气乘,非偏寒偏热可治。女人肝为先天,首重调经,恪守此议为正。 乌骨鸡胶生地女贞建莲桂圆膏白归身阿胶柏仁茯神 胶、膏为丸。 烦劳继以悲哀,经阻三月,是二阳之病发心脾。 当归川芎泽泻白芍香附楂肉 接服柏子仁丸。 娠八九月,胎吸母液,阳扰烦蒸,心痛引入少腹,谓之子悬。失治有三冲、三激之累。 生地天冬柏仁阿胶女贞茯神 初产 益母草炒楂肉延胡索泽泻炒麦冬黑豆皮 安胎 桑寄生人参石壳建莲川断砂仁台州青苎 产后,宗王损庵劫胃水法,用理中汤。 人参焦术炒姜炙草 劫胃水已应,议升阴中之阳,互入摄固。 人参炒当归五味子茯神麋茸 蓐劳久损不复,舌络牙关牵掣。阴乏上承,浮阳内风上炽,当与静药养阴和阳。 生地天冬当归身桂圆膏阿胶麦冬女贞子乌鸡胶 丸方。 脉数左弦右涩。产后经年,右肢痛楚,不能步趋。虽曰劳怒伤肝,营阴暗亏,不能涵养 所致,然久久阳明之脉交伤,焉能束骨利机关之用?肌肉渐瘦,寒热不止,是足三阴交虚成 损,上及胃腑之象。议药当主通补,但病久延,根蒂已亏,恐淹缠不已,病日加增,未敢轻 谈易易也。 羚羊角制首乌女贞子生杜仲白蒺藜大胡麻金石斛黄 脉左弦右数。五年前经漏瘕,又复生产,继之带下绵绵。年来色夺气短,食减,外寒 ,脊骨腰髀酸楚若坠,时欲拊扪少安。仲景谓产损诸病,多从下焦肝肾起见。脏阴亏损,渐 干阳分,而冲、任、督、带诸奇脉受伤,有形精血难以速成,下焦空乏,隧道迂远,虽补剂 频施,不能沾及,故未易取效也。若暴崩暴漏,温经固涩可投,今屡年带淋,脂液暗耗,阴 分大伤,岂可温热刚暴,再劫其阴?宜从阳引阴,扶之培之可耳。见病治病,有何益欤?日久 髓枯,将有损不得复而成劳怯者。 鹿角霜苁蓉当归熟地沙苑杜仲小茴香茯苓 症是损怯经闭,诊左脉濡小。前用温通汤药,心下稍舒;继用膏子柔腻,便溏,少腹坚 小溲不利。凡胀属气滞,质虚断不可强执通经,议早服五苓散,暮服禹余粮丸,壮水脏以分 利小便,是气郁胀闭治法。 白术猎苓桂心茯苓泽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