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五三)寒伤卫阳。咳痰。(寒) 川桂枝(五分)杏仁(三钱)苡仁(三钱)炙草(四分)生姜(一钱)大枣(二枚) 某(三九)劳伤阳气。形寒咳嗽。桂枝汤加杏仁。 某(四四)寒热咳嗽。当以辛温治之。桂枝汤去芍加杏仁。 某(五十)形寒。咳嗽。头痛。口渴。桂枝汤去芍加杏仁花粉。 某咳嗽寒热。 杏仁(三钱)嫩苏梗(一钱)桔梗(一钱)桑皮(一钱)象贝母(一钱)生甘草(三分) 王(三一)脉沉细。形寒咳。 桂枝(一钱)杏仁(三钱)苡仁(三钱)炙草(五分)生姜(一钱)大枣(二枚) 吴(四一)咳嗽。声音渐窒。诊脉右寸独坚。此寒热客气。包裹肺俞。郁则热。先以麻杏石甘汤。(寒包热) 又苇茎汤。 徐(四七)疟属外邪。疟止声音不扬。必是留邪干于肺系。故咳嗽不已。纳食起居如常。中下无病。但 以搜逐上焦。勿令邪结。可望病已。 麻黄杏仁生甘草射干苡仁 某(二八)风邪阻于肺卫。咳嗽面浮。当辛散之。 麻黄(先煎去沫五分)杏仁(三钱)生甘草(三分)生石膏(三钱) 某(三十)风袭肺卫。咳嗽鼻塞。当以辛凉解散。(风) 杏仁嫩苏梗桑皮象贝桔梗苡仁 某(女)风热上痹。痰多咳嗽。 杏仁嫩苏梗橘红桑叶白沙参通草 夏(五二)风郁。咳不止。 薄荷前胡杏仁桔梗橘红桑皮连翘枳壳 方烦劳卫疏。风邪上受。痰气交阻。清窍失和。鼻塞音低。咳嗽甚。皆是肺病。辛以散邪。佐微苦 以降气为治。(风邪阻窍) 杏仁苏梗辛荑牛蒡子苡仁橘红桔梗枳壳 项(二一)风温。脉虚。嗽。(风温) 桑叶薄荷杏仁象贝大沙参连翘 沈脉右搏数。风温呛咳。 桑叶杏仁象贝苡仁栝蒌皮白沙参 某(女)风温发热。咳。 薄荷连翘杏仁桑皮地骨皮木通黄芩炒楂 某(十岁)头胀。咳嗽。此风温上侵所致。 连翘(一钱半)薄荷(七分)杏仁(一钱半)桔梗(一钱)生甘草(三分)象贝(一钱) 某(十二)风温上受。咳嗽。失音咽痛。 杏仁薄荷连翘桔梗生甘草射干 邱向来阳气不充。得温补每每奏效。近因劳烦。令阳气弛张。致风温过肺卫以扰心营。欲咳 心中先痒。痰中偶带血点。不必过投沉降清散。以辛甘凉理上燥。清络热。蔬食安闲。旬日可安。(风温化燥) 冬桑叶玉竹大沙参甜杏仁生甘草苡仁糯米汤煎。 宋(二一)脉右浮数。风温干肺化燥。喉间痒。咳不爽。用辛甘凉润剂。 桑叶玉竹大沙参甜杏仁生甘草糯米汤煎 某积劳更受风温。咽干热咳。形脉不充。与甘缓柔方。 桑叶(一钱)玉竹(五钱)南沙参(一钱)生甘草(五分)甜水梨皮(二两) 又风邪郁蒸化燥。发热后。咳嗽口干喉痒。先进清肺。 杏仁花粉苏子象贝山栀橘红 薛(三六)风热咳。经月不止。 活水芦根桑叶大沙参生苡仁地骨皮象贝滑石橘红 某风温客邪化热。劫烁胃津。喉间燥痒。呛咳。用清养胃阴。是土旺生金意。(风温化燥伤胃阴)金匮麦门冬汤。 陆(二三)阴虚体质。风温咳嗽。苦辛开泄肺气加病。今舌咽干燥。思得凉饮。药劫胃津。无以上供。先 以甘凉。令其胃喜。仿经义虚则补其母。 桑叶玉竹生甘草麦冬(元米炒)白沙参蔗浆 某外受风温郁遏。内因肝胆阳升莫制。斯皆肺失清肃。咳痰不解。经月来。犹觉气壅不降。进 食颇少。大便不爽。津液久已乏上供。腑中之气。亦不宣畅。议养胃阴以杜阳逆。不得泛泛治咳。 麦冬沙参玉竹生白芍扁豆茯苓 某温邪外袭。咳嗽头胀。当清上焦。(温邪) 杏仁桑皮桔梗象贝通草芦根 某(二六)咳嗽痰黄。咽喉不利。此温邪上侵。肺气不清故耳。 桑叶川贝母白沙参杏仁兜铃鲜枇杷叶 某(二八)阴亏。挟受温邪。咳嗽头胀。当以轻药。 桑叶杏仁川贝白沙参生甘草甜水梨皮 某脉细数。咳嗽痰黄。咽痛。当清温邪。 桑叶杏仁川贝苡仁兜铃鲜芦根 又照前方加白沙参冬瓜子。 某(四一)脉右弦大。咳嗽痰多黄。此属温邪上伏之故。 桑叶杏仁白沙参南花粉兜铃甜水梨肉 王(二六)脉小数。能食。干咳暮甚。冬藏失纳。水亏温伏。防其失血。用复脉法。复脉汤去参姜桂。 张(十七)冬季温邪咳嗽。是水亏热气内侵。交惊蛰节嗽减。用六味加阿胶麦冬秋石金水同治。是 泻阳益阴方法。为调体治病兼方。近旬日前。咳嗽复作。纳食不甘。询知夜坐劳形。当暮春 地气主升。夜坐达旦。身中阳气。亦有升无降。最有失血之虞。况体丰肌柔。气易泄越。当暂停 诵读。数日可愈。 桑叶甜杏仁大沙参生甘草玉竹青蔗浆 杨(二四)形瘦色苍。体质偏热。而五液不充。冬月温暖。真气少藏。其少阴肾脏。先已习习风生。乃阳 动之化。不以育阴驱热以却温气。泛泛乎辛散。为暴感风寒之治。过辛泄肺。肺气散。斯咳不 已。苦味沉降。胃口戕。而肾关伤。致食减气怯。行动数武。气欲喘急。封藏纳固之司渐失。内损 显然。非见病攻病矣。静养百日。犹冀其安。(阴虚感温邪) 麦冬(米拌炒)甜沙参生甘草南枣肉 冲入青蔗浆一杯。 王(二五)气分热炽。头胀痰嗽。(气分热) 连翘石膏杏仁郁金薄荷山栀 又照前方去山栀加蒌皮桔梗。 范(四十)脉左弱。右寸独搏。久咳音嘶。寐则成噎阻咽。平昔嗜饮。胃热遗肺。酒客忌甜。微苦微辛之 属。能开上痹。 山栀香淡豉杏仁栝蒌皮郁金石膏 林(氏)宿病营卫两虚。兹当燥气上犯。暴凉外侮。气馁卫怯。肺先受邪。脉浮数。咳喘欲呕。上热下 冷。宜先清化上气。有取微辛微苦之属。 桑叶杏仁苏梗山栀象贝苡仁糯米汤煎 王(十岁)嗽缓。潮热。稚年阴亏。气热所致。 地骨皮(三钱)青蒿(一钱)知母(一钱)生甘草(三分)南沙参(一钱)川斛(三钱) 某嗽已百日。脉右数大。从夏季伏暑内郁。治在气分。 桑叶生甘草石膏苡仁杏仁苏梗 史(四十)湿郁温邪。总是阻遏肺气。呕咳脘痞。即病形篇中。诸呕喘满。皆属于肺。不明口鼻受侵阻 气之理。清中疏导。乃过病所。伐其无病之地矣。(热郁成毒) 鲜枇杷叶杏仁象贝黑山栀兜铃马勃 又轻浮苦辛治肺。咳呛颇减。咽痛红肿。皆邪窒既久。壅而成毒。嗌干不喜饮。舌色淡不红。仍 清气分。佐以解毒。 鸡子白麦冬大沙参金银花绿豆皮蔗浆 陆秋暑燥气上受。先干于肺。令人咳热。此为清邪中上。当以辛凉清润。不可表汗。以伤津液。(暑) 青竹叶连翘花粉杏仁象贝六一散 又脉右大。瘅热无寒。暑郁在肺。当清气热。佐以宣通营卫。桂枝白虎汤加麦冬。 又热止。脉右数。咳不已。 知母生甘草麦冬沙参炒川贝竹叶 汪(女)暑热入肺为咳。 花粉六一散杏仁橘红大沙参黑山栀皮 某(二九)咳嗽。头胀口渴。此暑风袭于肺卫。(暑风) 杏仁(三钱)香薷(五分)桔梗(一钱)桑皮(一钱)飞滑石(三钱)丝瓜叶(三钱) 倪(二三)两寸脉皆大。冷热上受。咳嗽无痰。是为清邪中上。从暑风法。 竹叶蒌皮橘红滑石杏仁沙参 潘(氏)久咳不已。则三焦受之。是病不独在肺矣。况乎咳甚呕吐涎沫。喉痒咽痛。致咳之由。必冲 脉之伤。犯胃扰肺。气蒸熏灼。凄凄燥痒。咳不能忍。近日昼暖夜凉。秋暑风。潮热溏泄。客气加 临。营卫不和。经阻有诸。但食姜气味过辛致病。辛则泄肺气助肝之用。医者知此理否耶。夫 诊脉右弦数。微寒热。渴饮。拟从温治上焦气分。以表暑风之邪。用桂枝白虎汤。 王(三岁)暑风入肺。热咳嗽。防惊。 益元散黄芩竹叶花粉苡仁地骨皮 张(二五)形瘦脉数。骤凉暮热。肺失和为咳。小暑后得之。亦由时令暑湿之气。轻则治上。大忌发散。(暑湿) 大竹叶飞滑石杏仁花粉桑叶生甘草 某咳嗽喉痛。溺涩。 西瓜翠衣(三钱)杏仁(三钱)六一散(三钱)桔梗(一钱)通草(一钱半)桑叶(一钱)川贝 (一钱半)连翘(一钱半) 曹水谷不运。湿聚气阻。先见喘咳。必延蔓肿胀。治在气分。(湿) 杏仁浓朴苡仁广皮白苏梗白通草 陆(二二)湿必化热熏蒸为嗽。气隧未清。纳谷不旺。必薄味静养。壮盛不致延损。(湿热) 飞滑石南花粉象贝苡仁绿豆皮通草 某渴饮咳甚。大便不爽。 石膏花粉通草紫菀木防己杏仁苡仁 某雨湿。寒热汗出。痰多咳嗽。大小便不爽。胸脘不饥。脐左窒塞。(湿痰阻气) 杏仁莱菔子白芥子苏子郁金蒌皮通草橘红 朱(五十)中虚少运。湿痰多阻气分。咳嗽舌白。 炒半夏茯苓桂枝木炙草苡仁 冯脉右弦大而缓。形瘦目黄。久嗽声嘶而浊。水谷气蕴之湿。再加时序之湿热。壅阻气分。咳 不能已。久成老年痰火咳嗽。无性命之忧。有终年之累。(湿热痰火) 芦根马勃苡仁浙茯苓川斛通草 陈秋燥。痰嗽气促。(燥) 桑叶玉竹沙参嘉定花粉苡仁甘草蔗浆 又用清燥法。 桑叶玉竹沙参苡仁甘草石膏杏仁 施脉沉弦为饮。近加秋燥。上咳气逆。中焦似痞。姑以辛泄凉剂。暂解上燥。 栝蒌皮郁金香豉杏仁苡仁橘红北沙参山栀 胡(六六)脉右劲。因疥疮。频以热汤沐浴。卫疏易伤冷热。皮毛内应乎肺。咳嗽气塞痰多。久则食不 甘。便燥结。胃津日耗。不司供肺。况秋冬天降燥气上加。渐至老年痰火之象。此清气热以润 燥。理势宜然。倘畏虚日投滞补。益就枯燥矣。 霜桑叶甜杏仁麦冬玉竹白沙参天花粉甘蔗浆甜梨汁熬膏。 某(四十)脉弦。胸膈痹痛。咳嗽头胀。此燥气上侵。肺气不宣使然。当用轻药。以清上焦。 枇杷叶桑叶川贝杏仁冬瓜子桔梗 某(十九)舌白咳嗽。耳胀口干。此燥热上郁。肺气不宣使然。当用辛凉。宜薄滋味。 鲜荷叶(二钱)连翘壳(一钱半)大杏仁(三钱)白沙参(一钱)飞滑石(三钱)冬桑叶(一钱) 某(二五)邪烁肺阴。咳嗽咽痛。晡甚。 玉竹南沙参冬桑叶川斛元参青蔗浆 某(二四)鼻渊三载。药投辛散。如水投石。未能却除辛辣炙爆耳。近复咳嗽音嘶。燥气上逼肺卫使然。 杏仁连翘象贝白沙参桑皮兜铃 僧(三十)脉右寸独大。气分咳。有一月。 桑叶杏仁玉竹苡仁沙参茯苓 糯米汤煎。 某脉右大。寤咳寐安。病在气分。 桑叶川贝知母地骨皮梨汁蔗浆熬膏 朱(女)肝阴虚。燥气上薄。咳嗽夜热。 桑叶白沙参杏仁橘红花粉地骨皮糯米汤煎。 陆(女)燥风外侵。肺卫不宣。咳嗽痰多。不时身热。当用轻药。以清上焦。 桑叶杏仁花粉大沙参川贝绿豆皮 戎咽阻咳呛。两月来声音渐低。按脉右坚。是冷热伤肺。 生鸡子白桑叶玉竹沙参麦冬甜杏仁 吴(七岁)燥气上逼咳呛。以甘寒治气分之燥。 大沙参桑叶玉竹生甘草甜梨皮 某(十二)燥热内伏。发热。咳嗽口渴。 桑叶杏仁白沙参连翘囫囵滑石鲜芦根 费(十一)久疟伤阴。冬季温舒。阳不潜藏。春木升举。阳更泄越。入暮寒热。晨汗始解。而头痛口渴咳 嗽。阴液损伤。阳愈炽。冬春温邪。最忌发散。谓非暴感。汗则重劫阴伤。迫成虚劳一途。况有汗 不痊。岂是表病。诊得色消肉烁。脉独气口空搏。与脉左大属外感有别。更有见咳不已。谬为 肺热。徒取清寒消痰降气之属。必致胃损变重。尝考圣训。仲景云凡元气已伤。而病不愈 者。当与甘药。则知理阳气。当推建中。顾阴液。须投复脉。乃邪少虚多之治法。但幼科未读 其书。焉得心究是理。然乎否乎。 炙甘草鲜生地麦冬火麻仁阿胶生白芍青蔗浆 又由阴伤及胃。痿黄食少餐。法当补养胃阴。虚则补母之治也。见咳治肺。生气日惫矣。金 匮麦门冬汤。 某(五一)脘痹咳嗽。 鲜枇杷叶(三钱)叭哒杏仁(三钱)桔梗(一钱)川贝(二钱)冬瓜子(三钱)蜜炙橘红(一钱) 周(三二)秋燥从天而降。肾液无以上承。咳嗽吸不肯通。大便三四日一更衣。脉见细小。议治在脏阴。 牛乳紫衣胡桃生白蜜姜汁 吴久嗽因劳乏致伤。络血易瘀。长夜热灼。议养胃阴。(胃阴虚) 北沙参黄皮炒麦冬生甘草炒粳米南枣 某喉痹咳呛。脉右大而长。 生扁豆麦冬北沙参川斛青蔗浆 毛上年夏秋病伤。冬季不得复元。是春令地气阳升。寒热咳嗽。乃阴弱体质。不耐升泄所致。 徒谓风伤。是不知阴阳之义。 北参炒麦冬炙甘草白粳米南枣 某(二六)病后咳呛。当清养肺胃之阴。 生扁豆麦冬玉竹炒黄川贝川斛白粳米汤煎。 徐(二七)形寒畏风冷。食减久嗽。是卫外二气已怯。内应乎胃。阳脉不用。用药莫偏治寒热。以甘药 调。宗仲景麦门冬汤法。 张(十七)入夏嗽缓。神倦食减。渴饮。此温邪延久。津液受伤。夏令暴暖泄气。胃汁暗亏。筋骨不束。两 足酸痛。法以甘缓。益胃中之阴。仿金匮麦门冬汤制膏。 参须(二两)北沙参(一两)生甘草(五钱)生扁豆(二两)麦冬(二两)南枣(二两) 熬膏。 汤(二四)脉左坚数促。冬温咳嗽。是水亏热升。治不中。胃阴受伤。秽浊气味。直上咽喉。即清肺冀 缓其嗽。亦致气泄。而嗽仍未罢。先议甘凉益胃阴以制龙相。胃阴自立。可商填下。 生扁豆米炒麦冬北沙参生甘草冬桑叶青蔗浆水 钱(氏)脉右数。咳两月。咽中干。鼻气热。早暮甚。此右降不及。胃津虚。厥阳来扰。 金匮麦门冬汤去半夏加北沙参。 某(十四)咳。早甚。属胃虚。 生扁豆炒麦冬大沙参苡仁橘红 陈秋冬形体日损。咳嗽吐痰。诊脉两寸促数。大便通而不爽。此有年烦劳动阳。不得天地收 藏之令。日就其消。乃虚症也。因少纳胃衰。未可重进滋腻。议用甘味养胃阴一法。金匮麦门冬汤。 钱久咳三年。痰多食少。身动必息鸣如喘。诊脉左搏数。右小数。自觉内火燔燎。乃五液内耗。 阳少制伏。非实火也。常以琼玉膏滋水益气。暂用汤药。总以勿损胃为上。治嗽肺药。谅无益于体病。 北沙参白扁豆炒麦冬茯神川石斛花粉 范(氏)两寸脉大。咳甚。脘闷头胀。耳鼻窍闭。此少阳郁热。上逆犯肺。肺燥喉痒。先拟解木火之郁。(胆火犯肺) 羚羊角连翘栀皮薄荷梗苦丁茶杏仁蒌皮菊花叶 陆(妪)脉小久咳。背寒骨热。知饥不食。厌恶食物气味。此忧思悒郁。皆属内损。阅方药。都以清寒 治肺不应。议益土泄木法。(郁火伤胃) 炙甘草茯神冬桑叶炒丹皮炒白芍南枣 尤(氏)寡居烦劳。脉右搏左涩。气燥在上。血液暗亏。由思郁致五志烦煎。固非温热补涩之症。晨 咳吐涎。姑从胃治。以血海亦隶阳明耳。 生白扁豆玉竹大沙参茯神经霜桑叶苡仁 用白糯米半升。淘滤清入滚水泡一沸。取清汤煎药。 又本虚在下。情怀悒郁。则五志之阳。上熏为咳。固非实火。但久郁必气结血涸。延成干血劳 病。经候涩少愆期。已属明征。当培肝肾之阴以治本。清养肺胃气热以理标。刚热之补。畏其劫阴。非法也。 生扁豆(一两)北沙参(三钱)茯神(三钱)炙草(五分)南枣肉(三钱) (丸方)熟地(砂仁末拌炒四两)鹿角霜(另研一两)当归(小茴香拌炒二两)淮牛膝(盐水炒炭二两) 云茯苓(二两)紫石英(醋水飞一两)青盐(五钱) 另熬生羊肉胶和丸。早服四钱。开水送。 章(二五)自服八味鹿角胶以温补。反咳嗽吐痰。形瘦减食。皆一偏之害。宜清营热。勿事苦寒。(营热) 鲜生地麦冬元参心甘草苦百合竹叶心 某(二七)脉数。冲气咳逆。当用摄纳肾阴。滋养柔金。为金水同治之法。(劳嗽) 熟地(四钱)白扁豆(五钱)北沙参(三钱)麦冬(二钱)川斛(三钱)茯神(三钱) 王(三八)脉左尺坚。久嗽失音。入夏见红。天明咳甚。而纳谷减损。此劳损之症。急宜静养者。 麦冬大沙参玉竹川斛生白扁豆鸡子白 某久嗽。咽痛。入暮形寒。虽属阴亏。形痿脉。未宜夯补。 麦冬南沙参川斛生甘草糯稻根须 某气急。咳频欲呕。下午火升。此上有燥热。下焦阴亏也。 早都气丸晚威喜丸 张今年春季时疫。大半皆有咳嗽咽喉之患。乃邪自上干。肺气先伤耳。近日身动气喘。声音 渐不扬。着左眠卧。左胁上有牵掣之状。此肝肾阴亏。冲气上触。冬藏失司。渐有侧眠音哑至 矣。劳伤致损。非清邪治咳之病。 六味丸加阳秋石阿胶麦冬。蜜丸。 顾真阴不旺。先后天皆亏。以填精实下为主。若清热冀图治嗽。必胃损减谷。 熟地萸肉山药茯苓湖莲芡实五味人乳粉金樱膏丸 汤(三三)脉左弱右搏。久有虚损。交春不复。夜卧着枕。气冲咳甚。即行走亦气短喘促。此乃下元根 蒂已薄。冬藏不固。春升生气浅少。急当固纳摄下。世俗每以辛凉理嗽。每致不救矣。 水制熟地五味湖莲芡实茯神青盐羊内肾 某(二七)气冲咳逆。行动头胀。下体自汗。都气丸。 乐(二九)热病两三反复。真阴必伤。当戌亥时厥昏汗出者。乃虚阳上冒。肝肾根蒂不牢。冲脉震动。 则诸脉俱逆。阳泄为汗耳。此咳嗽乃下焦阴不上承。非肺病也。急当收摄固纳。阅医苏子钩 藤。皆泄气锋芒之药。施于阴阳两损之体。最宜斟酌。都气加青铅。 朱(五三)吸气息音。行动气喘。此咳嗽是肾虚气不收摄。形寒怯冷。护卫阳微。肾气丸颇通。形气不 足。加人参河车。 王(五十)气急嗽逆。足冷。当用摄纳。水中藏火法。薛氏加减八味丸三钱。淡盐汤送下。 郭(二八)形瘦。脉垂尺泽。久嗽呕逆。半年不愈。是肾虚厥气上干。医药清寒治肺者不少。误人匪浅。 坎人乳粉杞子五味胡桃肉茯神巴戟肉萸肉山药浆丸。 某(六二)冬季咳嗽吐痰。渐至卧则气冲。喘急起坐。今三载矣。经以肺肾为俯仰之脏。是肺主出气。 肾主纳气。老年患此。按脉右弦左沉。为肾气不收主治。不必因痔患而畏辛热。肾气丸去牛膝肉桂加沉香蜜丸。 张(三十)冬季喘嗽。似属外因。表散沓进反致失音。不得着枕卧眠。今戌亥时浊阴上干而喘急 气逆为甚。仍议引导纳气归肾。 六味加附子车前补骨脂胡桃沉香。 朱虚劳。食减便泻。已无清肺治嗽之法。必使胃口旺。冀其久延。此非药饵可效之病。 人参(秋石泡汤拌烘)茯神山药建莲芡实苡仁诃子皮 用糯稻根须煎汤。煎药。 沈(十九)劳嗽食减便泻。汗出。阴损已及阳腑。中宜扶胃。下固肾阴为治。大忌清肺寒凉。希冀治嗽。 熟地熟冬术五味芡实湖莲山药 某气弱。久嗽痰多。午前为甚。 早服都气丸三钱午服异功散。 某久咳。损及中州。脾失输化。食减神倦。肺无所资。至咳不已。诊得两手脉弦细数。精气内损。 非泛常治咳消痰所可投。 熟地阿胶燕窝海参天冬茯苓紫石英紫衣胡桃肉 孙脉搏大。阳不下伏。咳频喉痹。暮夜为甚。先从上治。(阴虚火炎) 生鸡子白生扁豆皮玉竹白沙参麦冬地骨皮 周(四八)脉来虚芤。形色衰夺。久患漏疡。阴不固摄。经营劳动。阳气再伤。冬月客邪致咳。都是本体 先虚。春深入夏。天地气泄。身中无藏。日加委顿。理固当然。此岂治咳治血者。议补三阴脏阴方法。 人参(秋石汤拌)熟地麦冬扁豆茯神白粳米 施(氏)脉细数。干咳咽燥。脊酸痿弱。此本病欲损。 阿胶鸡子黄北沙参麦冬茯神小黑豆皮 某左脉弦数。遗泄。久嗽痰黄。当用填补。 炒熟地芡实扁豆女贞茯神糯稻根须 丁(六三)秋令。天气下降。上焦先受燥化。其咳症最多。屡进肺药无功。按经云。久咳不已。则三焦受 之。是不专于理肺可知矣。六旬又三。形体虽充。而真气渐衰。古人于有年久嗽。都从脾肾子 母相生主治。更有咳久。气多发泄。亦必益气。甘补敛摄。实至理也。兹议摄纳下焦于早服。而 纯甘清燥暮进。填实在下。清肃在上。凡药味苦辛宜忌。为伤胃泄气预防也。(肾阴胃阴兼虚) 早服水制熟地(八两)白云苓(乳蒸四两)五味子(去核蒸烘三两)建莲(去心衣三两) 淮山药(乳蒸四两)车前子(三两)淮牛膝(盐水拌蒸烘三两)柴衣胡桃肉霜(连紫皮研三两) 上为末。用蒸熟猪脊髓去膜捣丸。服二三钱。开水送。 晚用益胃土以生金方法。 真北沙参(有根有须者四两)生黄薄皮(三两)麦冬(去心二两)生白扁豆(囫囵连皮四两) 生细甘草(一两)南枣肉(四两) 淡水煎汁。滤清收膏。临成加真柿霜二两收。晚上开水化服五钱。 徐(四八)色萎脉濡。心悸。呛痰咳逆。劳心经营。气馁阳虚。中年向衰病加。治法中宫理胃。下固肾真。 务以加谷为安。缕治非宜。煎药用大半夏汤。早服附都气丸。(中气虚) 某色白肌柔。气分不足。风温上受而咳。病固轻浅。无如羌防辛温。膏知沉寒。药重已过病所。 阳伤背寒。胃伤减谷。病恙仍若。身体先惫。问谁之过欤。小建中汤。 又苦辛泄肺损胃。进建中得安。宗内经辛走气。以甘缓其急。然风温客气。皆从火化。是清 养胃阴。使津液得以上供。斯燥痒咳呛自缓。土旺生金。虚则补母。古有然矣。金匮麦门冬汤。 王乱药杂投。胃口先伤。已经减食便溏。何暇纷纷治嗽。急急照顾身体。久病宜调寝食。异 功去白术加炒白芍炒山药。 高甘药应验。非治嗽而嗽减。病根不在上。腹鸣便忽溏。阴中之阳损伤。 人参冬白术云茯苓炙甘草炒白芍南枣 徐(二六)劳损咳嗽。用建中法得效。乃无形之气受伤。故益气之药。气醇味甘。中土宁。金受益。然必 安谷加餐。庶几可御长夏湿热蒸逼。真气致泄反复。异功加归姜枣。 某内损虚症。经年不复。色消夺。畏风怯冷。营卫二气已乏。纳谷不肯充长肌肉。法当创建中 宫。大忌清寒理肺。希冀止嗽。嗽不能止。必致胃败减食致剧。黄建中汤去姜。 陈(二七)脉细促。久嗽寒热。身痛汗出。由精伤及胃。黄建中汤去姜。 许(二七)久嗽不已。则三焦受之。一年来病。咳而气急。脉得虚数。不是外寒束肺。内热迫肺之喘急 矣。盖馁弱无以自立。短气少气。皆气机不相接续。既曰虚症。虚则补其母。黄建中汤。 李(三四)久嗽经年。背寒足跗常冷。汗多。色白。嗽甚不得卧。此阳微卫薄。外邪易触。而浊阴挟饮上 犯。议和营卫。兼护其阳。黄建中汤去饴糖加附子茯苓。 任(五六)劳力伤阳。自春至夏病加。烦倦神羸不食。岂是嗽药可医。内经有劳者温之之训。东垣有 甘温益气之方。堪为定法。归建中汤。 张(二九)馆课诵读。动心耗气。凡心营肺卫受伤。上病延中。必渐减食。当世治咳。无非散邪清热。皆 非内损主治法。黄建中汤去姜。 吕脉左细。右空搏。久咳吸短如喘。肌热日瘦。为内损怯症。但食纳已少。大便亦溏。寒凉滋润。 未能治嗽。徒令伤脾妨胃。昔越人谓上损过脾。下损及胃。皆属难治之例。自云背寒忽热。且 理心营肺卫。仲景所云元气受损。甘药调之。二十日议建中法。黄建中去姜。 马虚损脉弦。久嗽食减。小建中去姜。 郑(二七)脉来虚弱。久嗽。形瘦食减。汗出吸短。久虚不复谓之损。宗内经形不足。温养其气。黄 建中汤去姜加人参五味。 某(二四)脉弦右大。久嗽。背寒盗汗小建中去姜加茯神。 朱(三九)五年咳嗽。遇风冷咳甚。是肌表卫阳疏豁。议固剂缓其急。黄建中汤。 吴(三六)劳力神疲。遇风则咳。此乃卫阳受伤。宜和经脉之气。勿用逐瘀攻伤之药。当归桂枝汤合玉屏风散。 某久咳神衰肉消。是因劳内伤。医投苦寒沉降。致气泄汗淋。液耗夜热。胃口伤残。食物顿减。 黄建中去姜。 某脾胃脉部独大。饮食少进。不喜饮水。痰多咳频。是土衰不生金气。建中去饴加茯神接服四君子汤。 某风温咳嗽。多劳。气分不充。戊己汤。 人参茯苓于术炙草广皮炒白芍 某劳嗽。喜得辛暖之物。异功加煨姜南枣。 吴(妪)病去五六。当调寝食于医药之先。此平素体质。不可不论。自来纳谷恒少。大便三日一行。 胃气最薄。而滋腻味浓药慎商。从来久病。后天脾胃为要。咳嗽久非客症。治脾胃者。土旺以 生金。不必穷究其嗽。 人参鲜莲子新会皮茯神炒麦冬生谷芽 某脉虚。久嗽减食。四君子加南枣。 汪初咳不得卧。今左眠咳甚。并不口渴欲饮。周身汗出。此积劳内伤。木反乘金。不饥不 纳。滋腻难投。惟以培中土。制木生金。合乎内伤治法。(劳倦阳虚) 川桂枝茯苓淡干姜五味子生甘草大枣 某(二一)咳逆欲呕。是胃咳也。当用甘药。(胃咳) 生扁豆(一两)北沙参(一钱半)麦冬(米拌炒一钱半)茯神(三钱)南枣(三钱) 糯稻根须(五钱) 某伏邪久咳。胃虚呕食。殆内经所谓胃咳之状耶。 麻黄杏仁甘草石膏半夏苡仁 王(二七)脉沉短气。咳甚。呕吐饮食。便溏泄。乃寒湿郁痹渍阳明胃。营卫不和。胸痹如。无非阳不 旋运。夜阴用事。浊泛呕吐矣。庸医治痰顺气。治肺论咳。不思内经胃咳之状。咳逆而呕耶。小半夏汤加姜汁。 石气左升。腹膨。呕吐涎沫黄水。吞酸。暴咳不已。是肝逆乘胃射肺。致坐不得卧。(肝犯胃肺)安胃丸三钱。 范(妪)久咳涎沫。欲呕。长夏反加寒热。不思食。病起嗔怒。气塞上冲。不能着枕。显然肝逆犯胃冲 肺。此皆疏泄失司。为郁劳之症。故滋腻甘药。下咽欲呕矣。小青龙去麻辛甘加石膏。 颜(氏)久有痛经。气血不甚流畅。骤加暴怒。肝阳逆行。乘肺则咳。病家云。少腹冲气上干。其咳乃 作。则知清润肺药。非中之法。今寒热之余。咳不声扬。但胁中拘急。不饥不纳。乃左升右降 不司旋转。而胃中遂失下行为顺之旨。古人以肝病易于犯胃。然则肝用宜泄。胃腑宜通。为定例矣。 桑叶丹皮钩藤茯苓半夏广皮威喜丸(三钱) 某脉弦右甚。嗽。午潮热。便溏畏风。以大肠嗽治之。(大肠嗽) 生于术(一钱半)茯苓(三钱)赤石脂(一钱)禹粮石(二钱)姜汁(四分)大枣(三枚) 又照前方加白芍炙甘草。 又脉数。右长左弦。上咳下溏。 生于术(一钱半)茯苓(三钱)炙草(五分)木瓜(一钱)姜汁(四分)大枣肉(四钱) 石(四三)咳嗽十月。医从肺治无效。而巅胀喉痹脘痞。显是厥阳肝风。议镇补和阳熄风。(肝风) 生牡蛎阿胶青黛淡菜 某昨议上焦肺病。百日未痊。形肌消烁。悉由热化。久热无有不伤阴液。拟咸补如阿胶鸡子 黄。复入芩连苦寒。自上清气热以补下。虽为暂服之方。原非峻克之剂。细思手经之病。原无 遽入足经之理。但人身气机。合乎天地自然。肺气从右而降。肝气由左而升。肺病主降日迟。 肝横司升日速。咳呛未已。乃肝胆木反刑金之兆。试言及久寐寤醒。左常似闪烁。嘈杂如饥。 及至进食。未觉胃中安适。此肝阳化风。旋扰不息。致呛无平期。即倏热之来。升至左颊。其左 升太过。足为明验。倘升之不已。入春肝木司权。防有失血之累。故左右为阴阳之道路。阴阳 既造其偏以致病。所以清寒滋阴。不能骤其速功。 阿胶鸡子黄生地天冬女贞实糯稻根须 姚胁痛久嗽(胁痛)旋复花汤加桃仁柏子仁。 某寒热。右胁痛。咳嗽。 芦根(一两)杏仁(三钱)冬瓜子(三钱)苡仁(三钱)枇杷叶(三钱)白蔻仁(三分) 咳为气逆。嗽为有痰。内伤外感之因甚多。确不离乎肺脏为患也。若因于风者。辛平解之。 因于寒者。辛温散之。因于暑者。为熏蒸之气。清肃必伤。当与微辛微凉。苦降淡渗。俾上焦 蒙昧之邪。下移出腑而后已。若因于湿者。有兼风兼寒兼热之不同。大抵以理肺治胃为 主。若因秋燥。则嘉言喻氏之议最精。若因于火者。即温热之邪。亦以甘寒为主。但温热犹 有用苦辛之法。非比秋燥而绝不用之也。至于内因为病。不可不逐一分之。有刚亢之威。 木扣而金鸣者。当清金制木。佐以柔肝入络。若土虚而不生金。真气无所禀摄者。有甘凉 甘温二法。合乎阴土阳土以配刚柔为用也。又因水虚而痰泛。元海竭而诸气上冲 者。则有金水双收。阴阳并补之治。或大剂滋填镇摄。葆固先天一元精。至于饮邪窃发。 亦能致嗽。另有专门。兼参可也。以上诸法。皆先生临证权衡之治。非具慧心手眼。能如是乎。(邵新甫) 徐评凡述医案。必择大症及疑症人所不能治者数则。以立法度。以启心思。为后学之所法。 今载百余方。重复者八九。此非医案。乃逐日之总簿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