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二二)此少壮精气未旺。致奇脉纲维失护。经云。形不足者。温之以气。精不足者。补之以味。今纳 谷如昔。当以血肉充养。(阴虚) 牛骨髓羊骨髓猪骨髓茯神枸杞当归湖莲芡实 温(三二)阴虚督损。六味加麋角胶秋石川石斛膏。 陈(十七)劳在出幼之年。形脉生气内夺。冬月可延。入夏难挨。由真阴日消烁。救阴无速功。故难 治。两仪煎。 陈(二一)春病至夏。日渐形色消夺。是天地大气发泄。真气先伤。不主内守。为损怯之症。不加静养。 损不肯复。故治嗽治热无用。交节病加。尤属虚象。脉左数甚。肛有漏疡。最难全好。 熟地炒山药建莲茯苓猪脊筋 徐(四一)清金润燥热缓。神象乃病衰成劳矣。男子中年。行走无力。寐中咳逆。温补刚燥难投。 天冬生地人参茯苓白蜜 黄(二六)阴伤劳损。 清阿胶鸡子黄生地麦冬麻子仁炙甘草南枣 某摄阴得效。佐以益气。合补三阴之脏。 人参熟地炒杞子五味牛膝炭建莲炒山药芡实 钱阳外泄为汗。阴下注则遗。二气造偏。阴虚热胜。脑为髓海。腹是至阴。皆阳乘于阴。然阳气 有余。益见阴弱。无以交恋其阳。因病致偏。偏久致损。坐功运气。阴阳未协。损不肯复。颇为可 虑。今深秋入冬。天令收肃。身气泄越。入暮灼热。总是阴精损伤。而为消烁耳。 川石斛炒知母女贞子茯神糯稻根小黑豆皮 又暮夜热炽。阴虚何疑。但从前表散。致卫阳疏泄。穿山甲钻筋流利后。致经络气血劫撒。内 损不复。卫阳藩篱交空。斯时亦可撑半壁矣。失此机宜。秋收冬藏主令。其在封固蛰藏耳。张 季明谓元无所归则热灼亦是。 (丸方)人参河车熟地五味莲肉山药 茯苓食后超时服六神汤。 张(六七)有年呼气颇和。吸气则胁中刺痛。是肝肾至阴脏络之虚。初投辛酸而效。两和肝之 体用耳。大旨益肾当温。复入凉肝滋液。忌投刚燥。 大熟地天冬枸杞柏子霜茯苓桂圆肉女贞子川斛蜜丸 徐今年长夏久热。伤损真阴。深秋天气收肃。奈身中泄越已甚。吸短精浊。消渴眩晕。见症却 是肝肾脉由阴渐损及阳明胃络。纳谷减。肢无力。越人所云。阴伤及阳。最难充复。诚治病易。治损难耳。 人参天冬生地茯神女贞远志 钟(二十)少年形色衰夺。见症已属劳怯。生旺之气已少。药难奏功。求医无益。食物自适者。即胃喜 为补。扶持后天。冀其久延而已。 鱼鳔湖莲秋石芡实金樱子 周(七十)脉神形色。是老年衰惫。无攻病成法。大意血气有情之属。栽培生气而已。每日不拘用人 乳。或牛乳。约茶盏许。炖暖入姜汁三分。 某(女)交夏潮热口渴。肌肤甲错。此属骨蒸潮热。 生鳖甲银柴胡青蒿黄芩丹皮知母 汤(女)天癸未至。入暮寒热。此先天真阴不足。为损怯延挨之病。腹膨减食治在太阴厥阴。 熟白术(二钱)生浓朴(一钱)当归(二钱)丹皮(一钱半)淡黄芩(一钱)生鳖甲(五钱) 此一通一补之法。白术补太阴。浓朴通阳明。当归补厥阴。丹皮泄少阳。黄芩清气分之热。 鳖甲滋血分之热也。 陈(十二)稚年阴亏阳亢。春阳化风地升。暮热晨汗。肌柔白。脉数虚。非客邪清解。仿仲景复脉法。 本方去姜桂加甘蔗汁。 王(十二)稚年纯阳。诸阳皆聚于骨。阴未充长。阳未和谐。凡过动烦怒等因。阳骤升巅为痛。熟寐痛 止。阳潜入阴也。此非外邪。常用钱氏六味丸。加龟甲知母咸秋石。以滋养壮阴。 曹(十三)肌肉苍赤。脉小数疾。童真阴未充长。囊下肛前。已有漏卮。阳独升降。巅窍如蒙。常与壮水 制火。犹虑变幻损怯。生六味去萸肉。加生白芍黄柏知母人中白。蜜丸。 施(三二)脉尺垂。少藏。唾痰灰黑。阴水内亏。阳火来乘。皆损怯之萌。可冀胃旺加餐耳。年岁已过三 旬。苟能静养百天。可以充旺。 熟地天冬川斛茯神远志山药建莲芡实秋石猪脊髓丸 张劳烦。夏秋气泄而病。交小雪不复元。咽中微痛。血无华色。求源内损不藏。阴中之阳不伏。 恐春深变病。 熟地炭清阿胶川斛浸白天冬秋石(二分) 许(三二)阴伤及阳。畏风外冷。午后潮热。舌绛渴饮。刚峻难进。腰脊坠。音哑。心嘈。姑与柔阳滋液。 首乌枸杞天冬黑豆皮茯神建莲 黄当纯阳发泄之令。辛散乱进。火升。咽干气促。病根在下焦。阴虚成劳。最难调治。 熟地炒山药五味芡实茯神湖莲 又照前方加人参。 宋劳损三年。肉消脂涸。吸气喘促。欲咳不能出声。必踞按季胁。方稍有力。寐醒喉中干涸。直 至胸脘。此五液俱竭。法在不治。援引人身脂膏。为继续之算。莫言治病。 鲜河车人乳汁真秋石血余灰 吴(二八)遗浊已久。上冬喉中哽噎。医投寒解。入夏不痊。缘肾阴为遗消烁。龙雷不肯潜伏。于冬令 收藏之候。反升清空之所。内经以少阴之脉循喉咙。挟舌本。阴质既亏。五液无以上承。徒有 浮阳蒸灼。柔嫩肺日伤。为痹为宣。不外阴虚阳亢。但养育阴气。贵乎宁静。夫思烦嗔怒。诵读 吟咏。皆是动阳助热。不求诸己工夫。日啖草木药汁生气暗伤。岂曰善策。然未尝无药也。益 水源之弱。制火炎之炽。早用六味减丹泽。加阿胶秋石龟胶牡蛎湖莲肉之属以入下。介以 潜阳。滋填涩固。却是至静阴药。卧时量进补心丹。宁神解热。俾上下得交。经年可冀有成。(阴虚阳浮) 沈脉细涩。入尺泽。下元精亏。龙旺火炽。是口齿龈肿。皆下焦之虚阳上越。引火归窟。未尝不 通。只以形瘦液少。虑其劫阴。致有疡痈起患。当预虑也。虎潜去广归锁阳。加山药苁蓉青 盐。羊肉胶丸。 安脉坚。咽阻心热。得嗳气略爽。腰膝弱。精滑自遗。必因惊恐。伤及肝肾。下虚则厥阳冲逆 而上。法宜镇逆和阳。继当填下。 生白芍桂枝木生牡蛎龙骨茯神大枣小黑豆皮 郑脉数。垂入尺泽穴中。此阴精未充早泄。阳失潜藏。汗出吸短。龙相内灼。升腾面目。肺受熏 蒸。嚏涕交作。兼之胃弱少谷。精浊下注。溺管疼痛。肝阳吸其肾阴。善怒多郁。显然肾虚如 绘。议有情之属以填精。仿古滑涩互施法。 牛骨髓(四两)羊骨髓(四两)猪脊髓(四两)麋角胶(四两)熟地(八两)人参(四两)萸肉(四 两)五味(三两)芡实(四两)湖莲(四两)山药(四两)茯神(四两)金樱膏(三两)胶髓丸。 曹(二一)精气内夺。冬乏收藏。入夜气冲呛逆。不得安寝。皆劳怯之末传。难治。 人参鲜紫河车茯苓茯神五味紫衣胡桃肉 姚(二三)脉左细右空。色夺神夭。声嘶。乃精伤于下。气不摄固。而为咳汗。劳怯重病。药难奏功。用大 造丸方。 程脉左弦搏。着枕眠卧。冷痰上升。交子后干咳。此肾虚阳不潜伏。乃虚症也。从摄固引导。勿 骤进温热燥药。 熟地炭生白芍山药茯苓丹皮泽泻车前牛膝胡桃肉 蒋脉细促。三五欲歇止。头垂欲俯。着枕即气冲不续。此肾脏无根。督脉不用。虚损至此。必无挽法。 熟地五味茯苓青铅猪脊髓 朱(二九)真阴久伤不复。阳气自为升降。行动即觉外感。皆体质失藏。外卫不固矣。治在少阴。用固 本丸之属。加入潜阳介类。 固本丸加淡菜秋石阿胶。 金(二二)虚症五年。真阴既损不复。长夏阴不生成。阳扰升越巅顶而为痛胀。目患不痊。病根亦在 肝肾。与潜阳以益乙癸。磁石六味加龟甲。 胡厥阳上冲。心痛振摇。消渴齿血。都是下焦精损。质重味浓。填补空隙。可冀其效。 熟地(四两)五味(二两)茯神(二两)建莲(二两)芡实(二两)山药(二两)人乳粉(二两)秋 石(二两) 生精羊肉胶丸。早服四钱。 程今年厥阴司天。春分地气上升。人身阳气上举。风乃阳之化气。阴衰于下。无以制伏。上愈 热。斯下愈寒。总属虚象。故龟胶人乳。皆血气有情。服之小效者。非沉苦寒威也。兹定咸味入阴。介类潜阳法。 炒熟地龟胶阿胶炒远志炒山药湖莲 六七日后。仍进琼玉膏减沉香。 蒋(三五)肝厥。用咸味入阴。水生木体。是虚症治法。夏令大气主泄。因烦劳病发。势虽减于昔日。而 脉症仍然。必静养经年。阴阳自交。病可全去。议介类潜阳。佐酸味以敛之。 熟地柏子霜萸肉五味锁阳淡菜胶海参胶真阿胶龟版胶茯苓湖莲芡实青盐 金肝血肾精无藏。阳乏根据附。多梦纷纭。皆阳神浮越。当以介属有情。填补下焦。 熟地淡菜阿胶萸肉小麦龙骨牡蛎 又肾虚气攻于背。肝虚热触于心。都是精血内夺。神魂不主根据附。此重镇以理其怯。填补以 实其下。血肉有情。皆充养身中形质。即治病法程矣。 熟地牡蛎淡菜五味萸肉龙骨杞子 吴(十八)诊脉细数。左垂尺泽。先天最素薄。真阴未充。当精通年岁。阴气早泄。使龙相刻燃。津液暗 消。有虚怯根萌。药宜至静纯阴。保养尤为要旨。知柏六味去丹泽。加龟甲天冬。猪脊髓丸。 钱(五十)据说热自左升。直至耳前后胀。视面色油亮。足心灼热。每午后入暮皆然。上年用茶调散。 宣通上焦郁热不应。此肝肾阴火乘窍。却因男子精亏。阳不下交。经言以滋填阴药。必佐介 属重镇。试以安寝竟夜乃安。参阳动阴静至理。 熟地龟版萸肉五味茯苓磁石黄柏知母猪脊髓丸。 顾(二二)阴精下损。虚火上炎。脊腰髀酸痛。髓空。斯督带诸脉不用。法当填髓充液。莫以见热投凉。 熟地(水煮)杞子鱼胶五味茯神山药湖莲芡实金樱膏为丸。 陈(二十)喉痹。目珠痛。吸气短促。曾咯血遗精。皆阴不内守。孤阳上越诸窍。当填下和阳。 熟地枸杞炭旱莲草菊花炭女贞茯苓 某(三二)心烦不宁。目彩无光。少阴肾水枯槁。厥阳上越不潜。议用填阴潜阳。 人参(一钱半)熟地(五钱)天冬(一钱)麦冬(三钱)茯神(三钱)龟版(一两) 某(女)渴不欲饮。阴不上承。况寐醒神识不静。易惊汗出。法当敛补。 人参熟地炭萸肉炭茯神五味炒远志 邵精血伤。气不潜纳阳浮扰神。则魂魄不宁。脏阴不安其位。 人参炙草建莲茯神龙骨金箔 卢有形血液。从破伤而损。神气无以拥护。当此冬令藏阳。阳微畏寒。奇脉少津。乏气贯布。行 步欹斜。健忘若愦。何一非精气内夺之征。将交大雪。纯阴无阳。冬至一阳来复也。见此离散 之态。平素不受暖补。是气元长旺。今乃精衰气竭之象。又不拘乎此例也。(阳虚) 人参鹿茸归身炒杞子茯苓沙苑 马阴精走泄于下。阳气郁冒于上。太冲脉衰。厥气上冲。陡然痫厥。阴阳既失交偶。内随阳掀 旋。阳从汗泄矣。宜远房帏。独居静室。医治之法。从阴引阳。从阳引阴。大封大固。以蛰藏为要。 百日可效。经年可以复元。 淡苁蓉五味远志茯神芡实建莲生羊腰子 孙(四二)形躯丰溢。脉来微小。乃阳气不足体质。理烦治剧。曲运神机。都是伤阳之助。温养有情。栽 培生气。即古圣春夏养阳。不与逐邪攻病同例。用青囊斑龙丸。 某(二十)少壮形神憔悴。身体前后牵掣不舒。此奇经脉海乏气。少阴肾病何疑。 淡苁蓉甘枸杞当归牛膝沙苑茯苓 某阴阳二气不振。春初进八味。减桂之辛。益以味芍之酸。从阳引阴。兼以归脾守补其营。方 得效验。兹当春升夏令。里虚藏聚未固。升泄主令。必加烦倦。古人谓寒则伤形。热则伤气。是 当以益气为主。通摄下焦兼之。仿内经春夏养阳。秋冬养阴为法。非治病也。乃论体耳。 夏季早服青囊斑龙丸方法。 鹿茸鹿角霜鹿角胶赤白茯苓熟地苁蓉补骨脂五味子 晚服归脾。去木香。加枸杞子。 王(氏)凡女科书。首篇必论调经。既嫁必究孕育。结十载。未能得胎。病在至阴之脏。延及奇经 八脉。述经迟晨泄。心若摇漾。得食姑缓。肛疡久漏。都属下损。 人参麋茸紫石英茯苓当归补骨脂 枣艾汤泛丸。 汪(氏)女科首列调经。今经不调和。耳鸣心漾。汗出。畏恐神痹。两足皆冷兼浮肿。冬至节交。病甚 于前。都因肝肾内怯。阳不交阴所至。薛氏加减八味丸。淡盐汤送三钱。 万(二七)诊脉数。左略大。右腰牵绊。足痿。五更盗汗即醒。有梦情欲则遗。自病半年。脊椎六七节骨 形凸出。自述书斋坐卧受湿。若六淫致病。新邪自解。验色脉推病。是先天禀赋原怯。未经 充旺。肝血肾精受戕。致奇经八脉中乏运用之力。乃筋骨间病。内应精血之损伤也。 人参(一钱)鹿茸(二钱)杞子(炒黑三钱)当归(一钱)舶茴香(炒黑一钱)紫衣胡桃肉(二枚) 生雄羊内肾(二枚) 夫精血皆有形。以草木无情之物为补益。声气必不相应。桂附刚愎。气质雄烈精血主脏。 脏体属阴。刚则愈劫脂矣。至于丹溪虎潜法。潜阳坚阴。用知柏苦寒沉着。未通奇脉。余以 柔剂阳药。通奇脉不滞。且血肉有情。栽培身内之精血。但王道无近功。多用自有益。 朱(三六)辛温咸润。乃柔剂通药。谓肾恶燥也。服有小效。是劳伤肾真。而八脉皆以废弛失职。议进 升阳法。(阳虚奇脉兼病) 鹿茸苁蓉归身杞子柏子仁杜仲菟丝子沙苑 范(二一)父母弱症早丧。禀质不克充旺。年二十岁未娶。见病已是损怯。此寒热遇劳而发。即内经 阳维脉衰。不司维续。护卫包举。下部无力。有形精血。不得充涵筋骨矣。且下元之损。必累八 脉。此医药徒补无用。 鹿茸杞子归身巴戟沙苑茯苓舶茴香羊肉胶丸 施冲气贯胁上咽。形体日渐枯槁。此劳伤肝肾。而成损怯。由乎精气不生。厥气上逆耳。议以 通阳摄阴。冀其渐引渐收。非见病治病之方法矣。(阴阳并虚) 苁蓉熟地五味枸杞柏子霜茯苓桑椹子砂仁青盐羊肉胶丸。 王(三十)阳虚背寒肢冷。阴虚火升烦惊。宿病偏伤不复。总在虚损一门。镇摄之补宜商。 早用薛氏八味丸。晚归脾。去木香。 某肝肾损伤。八脉无气。未老衰惫大着。姑议通阳守阴一法。俟明眼裁之。 淡苁蓉熟地炭鹿角霜五味子肉柏子仁茯苓 王(二九)摇精惊恐。肝肾脏阴大泄。阳不附和。阴中百脉之气。自足至巅。起自涌泉。以少阴之脉始 此。欲使阴阳翕阖。譬诸招集溃散卒伍。所谓用药如用兵。 熟地枸杞当归五味远志龟版鹿鞭羊肉 某脉虚细。夜热晨寒。烦倦口渴。汗出。脏液已亏。当春气外泄。宗内经凡元气有伤。当与甘药 之例。阴虚者用复脉汤。 炙甘草(七分)人参(一钱)阿胶(二钱)火麻仁(一钱)生地(二钱)麦冬(一钱) 桂枝(三分)生白芍(一钱半) 某(二四)阴伤及阳。加以春夏大地阳气主泄。真无内聚。形神痿靡。大凡热必伤气。固气。正以迎夏 至一阴来复。 人参熟地五味炒山药芡实建莲 张(二四)脏阴久亏。八脉无力。是久损不复。况中脘微痛。脐中动气。决非滋腻凉药可服。仿大建中 之制。温养元真。壮其奇脉。为通纳方法。 人参生于术炙草茯苓熟地淡苁蓉归身白芍真浔桂枸杞五味 蜜丸。服四钱。 许(十九)善嗔食减无味。大便溏泻。三年久病。内伤何疑。但清内热。润肺理嗽。总是妨碍脾胃。思人 身病损。必先阴阳致偏。是太阴脾脏日削。自然少阳胆木来侮。宗内经补脏通腑一法。四 君子加桑叶炒丹皮。 又虚劳三年。形神大衰。食减无味。大便溏泻。寒起背肢。热从心炽。每咳必百脉动掣。间或胁 肋攻触。种种见症。都是病深传遍。前议四君子汤。以养脾胃冲和。加入桑叶丹皮。和少阳木 火。使土少侵。服已不应。想人身中二气致偏则病。今脉症乃损伤已极。草木焉得振顿。见病 治病。谅无益。益气少灵。理从营议。食少滑泄。非滋腻所宜。暂用景岳理阴煎法。参入镇逆 固摄。若不胃苏知味。实难拟法。 又人参秋石山药茯苓河车胶丸。 张汗多亡阳。是医人不知劳倦受寒。病兼内伤。但以风寒外感发散致误。淹淹半年。乃病伤 不复。能食者以气血兼补。 人参白术茯苓沙苑苁蓉归身枸杞 张(十九)阴伤成劳。因减食便溏寒热。姑从中治者。以脾为营。胃主卫也。异功加五味子。 吴(三六)虚损至食减。腹痛。便溏。中宫后天为急。不必泥乎痰嗽缕治。异功散去术加炒白芍煨益智仁。 杨(氏)背寒心热。胃弱少餐。经期仍至。此属上损。(上损及胃) 生地茯神炒麦冬生扁豆生甘草 仲久嗽。神衰肉消。是因劳倦内伤。医不分自上自下损伤。但以苦寒沉降。气泄汗淋。液耗夜。 热。胃口得苦伤残。食物从此顿减。老劳缠绵。讵能易安。用建中法。黄建中汤去姜。 又照前方加五味子。 又平补足三阴法。 人参炒山药熟地五味女贞子炒黑杞子 时(二十)脉细属脏阴之损。平素畏寒怯冷。少年阳气未得充长。夏令暴泻。是时令湿热。未必遽然 虚损若此。今谷减形瘦。步履顿加喘息。劳怯显然。当理脾肾。(下损及中) 早服加减八味丸。晚服异功散。 某由阴损及乎阳。寒热互起。当调营卫。参建中汤去姜糖。 某入夏发泄主令。由下损以及中焦。减谷形衰。阴伤及阳。畏冷至下。春季进河车羊肉温养 固髓方法。积损难充。不禁时令之泄越耳。古人减食久虚。必须胃药。晚进参术膏。早用封固 佐升阳法。长夏不复奈何。 鹿茸(生研一两)鹿角霜(一两)熟地(二两)生菟丝子(一两)人参(一两) 茯苓(一两)韭子(二两)补骨脂(胡桃蒸一两)枸杞子(一两)柏子霜(一两) 蜜丸。早服四钱。参汤送。 参术膏方人参四两。另用泉水熬。九蒸于术四两。另用泉水熬。各熬膏成以炭火浓掩干 灰。将药罐炖收至极老为度。每用膏二钱五分。开水化服。 李(二九)劳怯。形色夺。肌肉消。食减便滑。兼痰呛喉痛。知医理者。再无清咽凉肺滋阴矣。病患述心 事操持病加。显然内损。关系脏真。冬寒藏阳。人身之阳。升腾失交。收藏失司。岂见病治病肤 浅之见识。据说食进超时。必有痛泻。经言食至小肠变化。屈曲肠间有阻。常有诸矣。凡汤药 气升。宜丸剂疏补。资生丸食后服。(脾肾兼虚) (晨服)人参坎茯苓黑壳建莲五味芡实山药浆丸。 杨发堕于少壮之年。能食不化。噫气。小溲淋浊。便粪渐细。少年脾肾损伤。宜暖下焦以醒中 阳。济生丸三钱。开水送下。 陈(十八)阴损于下。中焦运阳亦弱。见症少年损怯。先天不充。以后天维续。但食少难化。腻滞勿用。 由阴损及阳。用双补丸。 某久劳。食减。便溏不爽。气短促。异功加五味子。 王(二四)脉如数。垂入尺泽。病起肝肾下损。廷及脾胃。昔秦越人云。自下焦损伤。过中焦则难治。 知有形精血难复。急培无形之气为旨。食少便溏。与钱氏异功散。 蔡久嗽气浮。至于减食泄泻。显然元气损伤。若清降消痰。益损真气。大旨培脾胃以资运纳。 暖肾脏以助冬藏。不失带病延年之算。异功散兼服。 熟地炭茯神炒黑枸杞五味建莲肉炒黑远志山药粉丸。早上服。 叶(三一)病损不复。八脉空虚。不时寒热。间或便溏。虽步履饮食如常。周身气机。尚未得雍和。倘调 摄失慎。虑其反复。前丸药仍进。煎方宗脾肾双补法。 人参(一钱)茯苓(三钱)广皮(一钱)炒沙苑(一钱)益智仁(煨研一钱)炒菟丝饼(二钱) 华(二八)劳损。加以烦劳。肉消形脱。潮热不息。胃倒泄泻。冲气上攻。则呕。当此发泄主令。难望久延。(胃虚 呕泻) 人参诃子皮赤石脂蒸熟乌梅肉新会皮炒白粳米 吕冲年久坐诵读。五志之阳多升。咽干内热。真阴未能自旺于本宫。诊脉寸口动数。怕有见 红之虑。此甘寒缓热为稳。不致胃枯耳。(阴虚阳浮兼胃阴虚) 生地天冬女贞茯神炙草糯稻根须 杜(二一)阴精久损。投以填纳温润。入夏至晚火升。食物少减。仍属阴亏。但夏三月。必佐胃药。 参须麦冬五味茯神建莲芡实 许脉左坚。上下直行。精损。热自升降。 细生地玄参心女贞川斛糯稻根须 又甜北沙参天冬炒麦冬茯神阿胶秋石 又人参麦冬生甘草扁豆 胡(四三)补三阴脏阴。是迎夏至生阴。而晕逆欲呕吐痰。全是厥阳犯胃上巅。必静养可制阳光之 动。久损重虚。用甘缓方法。金匮麦门冬汤去半夏。 王春半寐则盗汗。阴虚。当春阳发泄。胃口弱极。六黄苦味未宜。用甘酸化阴法。 人参熟地五味炙草湖莲茯神 某(二一)诵读身静心动。最易耗气损营。心脾偏多。不时神烦心悸。头眩脘闷。故有自来也。调养溉 灌营阴。俾阳不升越。恐扰动络血耳。(营虚) 淮小麦(三钱)南枣肉(一枚)炒白芍(一钱)柏子仁(一钱半)茯神(三钱)炙草(四分) 某(四十)脉弦。胁痛引及背部。食减。此属营损传劳。 桂枝木(四分)生白芍(一钱半)炙草(四分)归身(一钱半)茯神(三钱)生牡蛎(三钱) 煨姜(一钱)南枣(三钱) 某(三十)脉。不嗜食。腰酸无力。咳烦劳。营虚所致。 当归生白芍桂枝木茯苓炙草饴糖煨姜南枣 汪脉左小右虚。背微寒。肢微冷。痰多微呕。食减不甘。此胃阳已弱。卫气不得拥护。时作微寒 微热之状。小便短赤。大便微溏。非实邪矣。当创建中气以维营卫。东垣云。骨为卫之本。营乃 脾之源。偏热偏寒。犹非正治。 人参归身(米拌炒)桂枝木白芍(炒焦)南枣 陆劳伤阳气。不肯复元。秋冬之交。余宗东垣甘温为法。原得小效。众楚交咻柴葛枳朴是饵。 二气散越。交纽失固。闪气疼痛。脘中痞结。皆清阳凋丧。无攻痛成法。唯以和补。使营卫之 行。冀其少缓神苏而已。 人参当归炒白芍桂心炙草茯神 又右脉濡。来去涩。辛甘化阳。用大建中汤。 人参桂心归身川椒茯苓炙草白芍饴糖南枣 汪劳倦阳伤。形寒骨热。脉来小弱。非有质滞着。与和营方。 当归酒炒白芍炙草广皮煨姜大枣 程脉左甚倍右。病君相上亢莫制。都因操持劳思所伤。若不山林静养。日药不能却病。(劳伤心神) 鲜生地玄参心天冬丹参茯神鲜莲肉 颜(三四)操持思虑。心营受病。加以劳力泄气。痰带血出。脉形虚小。右部带弦。议用归脾汤。减桂圆。 木香。白术。加炒白芍。炒麦冬。 又劳心营液既耗。气分之热自灼。手足心热。咽干烦渴。多是精液之损。非有余客热。前议归 脾加减。乃子母同治法。今以滋清制亢之剂。理心之用。以复五液。 人参生地天冬麦冬丹参茯神灯心竹叶心 某神伤精败。心肾不交。上下交损。当治其中。(中虚)参术膏米饮汤调送。 华(三七)春深地气升。阳气动。有奔驰饥饱。即是劳伤。内经劳者温之。夫劳则形体震动。阳气先伤。 此温字。乃温养之义。非温热竞进之谓。劳伤久不复元为损。内经有损者益之之文。益者。补 益也。凡补药气皆温。味皆甘。培生生初阳。是劳损主治法则。春病入秋不愈。议从中治。据述 晨起未纳水谷。其咳必甚。胃药坐镇中宫为宜。金匮麦门冬汤去半夏。 徐(二七)虚损四年。肛疡成漏。食物已减什三。形瘦色黄。当以甘温培中固下。断断不可清热理嗽。 人参茯苓山药炙草芡实莲肉 某积劳。神困食减。五心热。汗出。是元气虚。阴火盛。宜补中。生脉四君子汤。 杨(二八)内损。阴及阳分。即为劳怯。胃弱少纳。当以建中汤加人参。 朱(二七)既暮身热。汗出早凉。仍任劳办事。食减半。色脉形肉不足。病属内损劳怯。人参小建中汤。 杨(三二)知饥减食。外寒忽然。久病行走喘促。坐卧稍安。此劳伤不复。议从中以益营卫。 九蒸冬术炙甘草煨姜南枣 汪(三九)此劳力伤阳之劳。非酒色伤阳之劳也。胃口消惫。生气日夺。岂治嗽药可以奏功。黄 建中汤去姜。 仲(三八)久劳内损。初春已有汗出。入夏食减。皆身中不耐大气泄越。右脉空大色痿黄。衰极难复。 无却病方法。议封固一法。 人参黄熟于术五味 严(二八)脉小右弦。久嗽晡热。着左眠稍适。二气已偏。即是损怯。无逐邪方法。清泄莫进。当与甘 缓。黄建中去姜。 又建中法颇安。理必益气以止寒热。 人参黄焦术炙草归身广皮白煨升麻煨柴胡 王(二六)脉大而空。亡血失精。午食不运。入暮反胀。阴伤已及阳位。缠绵反复至矣。归芍异功散。 刘(女)年十六。天癸不至。颈项瘿痰。入夏寒热咳嗽。乃先天禀薄。生气不来。夏令发泄致病。真气 不肯收藏。病属劳怯。不治。戊己汤去白术。 某阳伤背寒。胃伤谷减。小建中汤。 某畏风面冷。卫外阳微。参建中去姜加茯神。 华(二十)此劳怯损伤不复之病。已经食减。便溏。欲呕。腹痛。二气交伤。然后天为急。舍仲景建中法。 都是盲医矣。建中汤去糖加人参。 尹(四九)中年衰颓。身动喘嗽。脉细无神。食减过半。乃下元不主纳气。五液蒸变粘涎。未老先衰。即 是劳病。(肾气不纳) 人参坎紫衣胡桃炒菟丝子茯苓五味炒砂仁山药浆丸。 金(七十)寤则心悸。步履如临险阻。子后冲气上逆。此皆高年下焦空虚。肾气不纳所致。八味丸 三钱。先服四日。 淡苁蓉(一两)河车胶(一具)紫石英(二两)小茴(五钱)杞子(三两)胡桃肉(二两) 牛膝(一两半)五味(一两)茯苓(二两)沙苑(一两半)补骨脂(一两)桑椹子(二两) 红枣肉丸。 王久客劳伤。气分痹阻。则上焦清空诸窍不利。初病在气。久则入血。身痛目黄。食减形瘦。由 病患及乎元虚。攻补未能除病。思人身左升属肝。右降属肺。当两和气血。使升降得宜。若再 延挨。必瘀滞日甚。结为腑聚矣。(气血滞升降阻)旋复花汤加桃仁归须蒌皮。 郁(氏)失血咳嗽。继而暮热不止。经水仍来。六七年已不孕育。乃肝肾冲任皆损。二气不交。延为 劳怯。治以摄固。包举其泄越。(肝肾冲任皆虚) 鲜河车胶黄柏熟地淡苁蓉五味茯神蜜丸 屠(二八)劳力伤阳。延三年。损伤延及中宫。状如反胃。诸气欹斜。交会失序。遂有寒热。脱力损伤脾 胃。牛属坤土。当以霞天膏。(劳力伤脾胃) 朱(十二)奔走之劳。最伤阳气。能食不充肌肤。四肢常自寒冷。乃经脉之气。不得贯串于四末。有童 损之忧。(劳动伤经脉) 苁蓉(二两)当归(二两)杞子(一两)茯苓(二两)川芎(五钱)沙苑(五钱) 黄鳝一条为丸。 邢(四四)努力伤。身痛无力。归桂枝汤去姜加五加皮。 虚损之症。经义最详。其名不一。考内经论五脏之损。治各不同。越人有上损从阳。下损从 阴之议。其于针砭所莫治者。调以甘药。金匮遵之而立建中汤。急建其中气。俾饮食增而 津血旺。以致充血生精。而复其真元之不足。但用稼穑作甘之本味。而酸辛咸苦在所不 用。盖舍此别无良法可医。然但能治上焦阳分之损。不足以培下焦真阴之本也。(赖先生) 引伸三才。固本。天真。大造。桂枝龙骨牡蛎。复脉等汤。以及固摄诸方。平补足三阴法。为兼 治五脏一切之虚。而大开后人聋聩。可为损症之一助也。夫金匮又云。男子脉大为劳。极 虚亦为劳。夫脉大为气分泄越。思虑郁结。心脾营损于上中。而营分萎顿。是归脾。建中。养 营。四君。五味。异功等汤之所宜也。脉极虚亦为劳。为精血内夺。肝肾阴不自立。是六味。八 味。天真。大造。三才。固本。复脉等汤。以及平补足三阴。固摄诸法所宜也。然仲景以后。英贤 辈出。岂无阐扬幽隐之人。而先生以上。又岂无高明好学之辈。然欲舍仲景先生之法。而 能治虚劳者。不少概见。即如东垣丹溪辈。素称前代名医。其于损不肯复者每以参术为 主。有用及数斤者。其意谓有形精血难复。急培无形之气为要旨。亦即仲景建中诸汤。而 扩充者也。又厥后张景岳以命门阴分不足。是为阴中之阴虚。以左归饮。左归丸为主。命 门阳分不足者。为阴中之阳虚。以右归饮。右归丸为主。亦不外先生所用三才。固本。天真。 大造等汤。以及平补足三阴。固摄诸法。而又别无所见也。故后人称仲景先生善治虚劳 者。得其旨矣。(邹滋九) 久虚不复谓之损。损极不复谓之劳。此虚劳损三者。相继而成也。参其致病之由。原非一 种。所现之候。难以缕析。大凡因烦劳伤气者。先生用治上治中。所以有甘凉补肺胃之清。 津。柔剂养心脾之营液。或甘温气味。创建中宫。不使二日偏。营卫得循行之义。又因纵 欲伤精者。当治下而兼治八脉。又须知填补精血精气之分。益火滋阴之异。或静摄任 阴。温理奇阳之妙处。若因他症失调。蔓延而致者。当认明原委。随其机势而调之。揣 先生之用意。以分其体质之阴阳为要领。上中下见症为着想。传变至先后天为生死断 诀。若逐节推求。一一有根可考。非泛泛然而凑用几味补药。漫言为治也。(邵新甫) 徐评此老治虚劳之法。不外清肺养胃滋肾。虽无大害。而毫无意义。轻者可愈。重者病日增 而已。至其所遵仲景之法。又大失先贤本旨。当时仲景之所谓虚劳者。乃虚寒之症。故其脉浮 大芤迟。又方中用饴糖。乃因腹中痛而设。今日之所谓虚劳。乃阴竭而浮火上炎。脉皆细数。与 建中汤正相反。乃亦以此为治。此所谓耳食之学也。余曾目睹此老治阴虚火升之人。与建中 而变喉痹血冒者。不下数人。当时此老竟不悟也。故附记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