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录庄一夔《福幼篇》) 庄一夔曰∶慢风之症,缘小儿吐泻得之最多,或久疟久痢,或痘后疹后,或因风寒饮食积滞,过用攻伐肠脾, 或秉赋本虚,或误用凉药,或因急惊而用药攻降太甚,或失于调理,皆可致此症也。其症神昏气喘,或大热不 退,眼翻惊搐,或乍寒乍热,或三阳晦暗,或面色淡白青黄,或大小便清白,或口唇虽开裂出血,而口中气冷, 或痢泻冷汗,或食谷不化,或四肢冰冷,并至腹中气响,喉内痰鸣,角弓反张,目光昏暗。此虚症也,亦危症也。 俗名谓之天吊风,虚风,慢脾风,皆此症也。若再用寒冷,再用消导,或用胆星抱龙以除痰,或用天麻全蝎以 驱风,或用知柏芩连以清火,或用巴豆大黄以去积,杀人如反掌,实可畏也。若治风而风无可治,治惊而惊无 可治也。此实因脾胃虚寒,孤阳外越,元气无根,阴寒至极,风之所由动也。治宜先用辛热,再加温补。盖补 土即所以敌木,治木即所以治标。凡小儿一经吐泻多作,即是危险之症。若其屡作不止,无论痘后疹后病后,不 拘何因,皆当急用参术以救胃气,姜桂枸熟等药以救肾气。不惟伤食当急救之,即伤寒伤暑,亦当急救之。盖 其先虽有寒暑实邪,一经吐泻,业已全除,脾胃空虚,仓廪空乏。若不急救,恐虚痰上涌,命在倾刻矣。庸医 不明,皆误指为食为热,投以清火去积凉血,立时告变,为之奈何。与其失之寒凉,断难生活;不若试之温补, 犹可救疗。此语发明吐泻慢风之理,最为 明透。后之君子,愿勿忽诸。今将慢风辨症,胪列于后。 慢风吐泻,脾胃虚寒也。 慢风身冷,阳气抑遏不出也。(服凉药后,往往至此。) 慢风鼻孔煽动,真阴失守,虚火烁肺也。 慢风面色青黄及白,气血两虚也。 慢风口鼻中冷气,中寒也。 慢风大小便清白,肾与大肠全无火也。 慢风昏睡露睛,神气不足也。 慢风手足抽掣,血不行于四肢也。 慢风角弓反张,血虚筋急也。 慢风乍热乍寒,阴血虚少,阴阳错乱也。 慢风汗出如洗,阳虚而表不固也。 慢风手足螈,血不足以养筋也。 慢风身虽发热,口唇焦裂出血,却不喜饮冷茶水,进以寒凉,愈增危笃,以及所吐之乳,所泻之物,皆不 甚消化,脾胃无火可知,唇之焦黑、乃真阴之不足明矣。 慢风囟门下陷,虚之极也。 庄一夔曰∶大凡因热不退,及吐泻而成者,总是由阴虚阳越,必成慢风。并非感冒风寒发热可比,故不宜 发散。治宜培元救本,加姜桂以引火归元。必先用辛热冲开寒痰,再进温补方为得法。 涂蔚生曰∶庄一夔之所谓慢风,即余之所谓寒风,与热风相反者。其实寒风热风俱各有急起慢起二种, 此则虚寒慢起之一种,由渐而至剧者。庄一夔原文慢字下,本系一个惊字。余以其与风字有别,全为易去。非 妄之也,实欲提清风字眉目耳。庄一有知,亦当谅我。至其以脾胃虚寒之昏睡露睛,解为神气不足, 亦尚属一间未到。盖上下眼皮属脾胃,脾胃虚寒收缩,而眼皮亦收缩露睛也。
    庄一夔逐寒荡风汤
     胡椒炮姜肉桂丁香 上四味,谅儿之大小,酌加药之轻重。以灶心土三两煮水,澄清,煎药大半茶杯,频频灌之。接服后方,定 茯奇功。 庄一夔曰∶此方药性温暖,专治小儿气体本虚,或久病不愈,或痘后疹后,或误服凉药,泄泻呕吐,转为慢 风。清热散风,愈治愈危。速宜服此,能开寒痰,宽胸肠,止呕吐,荡风邪,所谓回元气于无有之乡。一二剂后, 呕吐渐止,即其验也。认明但系虚寒,即宜服之,不必疑畏也。
    庄一夔加味理中地黄汤
     熟地(一钱)当归(一钱)萸肉(一钱)枸杞(一钱)白术(一钱)炮姜(一钱)党参(一钱) 炙草(一钱)枣仁(一钱)肉桂(六分)炙黄(一钱) 外加生姜、大枣、核桃肉为引,仍用灶心土煮水煎药,取浓汁一杯。另加附子数分,煎水搀入。量儿大小, 分数次灌之。如咳嗽不止者,加罂粟壳、金樱子。如大热不退,加白芍。泄泻不止者,如丁香。只服一剂,即去附 子,只用丁香数粒。盖因附子大热,中病即宜去之也。如用附子太多,则小便闭塞不通。如不用附子,则沉寒 脏腑,固结不开。如不用丁香,则泄泻不止。若小儿虚寒至极者,附子不妨用至一二钱。此所谓神而明之,存乎 其人,用者审之。此方乃救阴固本之要药,治小儿慢风,称为神剂。若小儿泄泻不止已甚者,微见惊搐,胃中尚 可受药,吃乳便利者,并不必服逐寒荡风汤,只服此方一剂,而风定神清矣。如小儿尚未成风,不过昏睡发热,或 时热时止,或日间安静,夜间发热及午后发热等症,总属阴虚,均可服之。若新病壮实之小 儿,眼红口渴者,乃实火之症,方可暂行清解。但系实火,必大便闭塞,气壮声洪,且喜多喝冷茶水。若吐泻 交作,则非实火可知矣。此方补造阴阳所不足,实回生起死有神功。倘太虚之后,服一剂无效,必须大剂多服 为妙。 庄一夔曰∶此方助气补血,却病回阳。专治小儿精神已亏,气血大坏,形状野狼狈,瘦弱至极,皆可挽回之。 如法浓煎,频频与服。参天救本之功,有难以尽述者。 涂蔚生曰∶庆一夔此节之证论方治,颇着巨效。足征其平素经验,极有心得。可谓余之以前证论方治,是 一个疗风的标本对字。亦可知用药犹夫用兵,总宜使用活法,不宜使用碍法。知风之有寒热二种,即知宜寒者之 不可以热,宜热者不可以寒。亦即知虚者之不可以泻,实者之不可以补。悟透天时,固为妙颖。了解人事,的 是高明。如必HT定风之种类有若干,风之形状为何若,是则缘木而求鱼,终无异胶柱以鼓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