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灸大成) 问用针浑是泻而无补。古人用之所以导气治之以有余之病也。今人鲜用之。或知其无 补而 不用欤抑元气禀赋之薄而不用欤或斫丧之多而用针无益欤。抑不善用而不用欤。经曰。阳不 足者。温之以气。精不足者。补之以味。针乃砭石所制。既无气。又无味。破皮损肉。发窍 于身。气皆从窍出矣。何得为补。经曰。气血阴阳俱不足。勿取以针。和以甘药是也。又曰 。形气不足。病气不足。此阴阳皆不足也。不可刺之刺之重竭其气老者绝灭壮者不复矣。若 此谓者。皆是有泻而无补也。 问病有在气分者有在血分者不知针家亦分气与血否。曰气分血分之病。针家亦所当知。 病在 气分。游行不定。病在血分。沉着不移以积块言之腹中或上或下或有或无者。是气分也。或 在两胁或在心下。或在脐上下左右一定不移以渐而长者。是血分也。以病风言之或左手移于 右手。右足移于左足移动不常者气分也或常在左足或偏在右手。着而不走者。血分也。凡病 莫不皆然须知在气分者上有病下取之下有病上。取之在左取右在右取左在血分者。随其血之 所在。应病取之。苟或血病泻气。气病泻血。是谓诛伐无过咎将谁归问皮肉筋。骨脉病。咎 曰。百病所起皆始于荣卫然后淫于皮肉筋脉。故经言是动脉者气也。所生病者血也。先为是 动而后所生病也。由此推之则知皮肉经脉亦是后所生之病耳。刺法但举荣卫逆顺。则皮骨肉 筋之治在其中矣。 问呼吸之理。答曰此乃调和阴阳法也。故经言呼者因阳出。吸者随阴入。虽此呼吸分阴 阳。 实由一气而为体。盖呼则出其气。吸则入其气。欲补之时。气出针入。气入针出。欲泻之时 气入入针。气出出针。呼而不过三口。是外随三焦之阳。吸而不过五口。是内迎五脏之阴。 先呼而后吸者。为阳中之阴。先吸而后呼者。为阴中之阳。乃各随其病气阴阳寒热而用之。 问针入几分留几呼。答曰。不如是之相拘。盖肌肉有浅深。病去有迟速。若肌肉浓实处 则可深。浅薄处则宜浅病去则速出针。病滞则久留针。 问补泻有不在井荣经合者多如何。答曰。如睛明瞳子治目疼。听宫丝竹空听会治耳 聋。迎香治鼻病。地仓治口。风池头维治头项古人亦有不系井荣俞经合者如此。盖以其病在上。取 问经穴流注。病在各经络。按时补泻能去病否。答曰病着于经。其经自有虚实补虚泻实 亦自 溪东垣有一剂愈者。有至数十剂而愈者。今人用一针不愈。则不再针矣。且病非独出于一经 一络者。其发必有六气之兼感。标本之差殊。或一针以愈其标而本未尽除。或独取其本。而 标尚复作必数针方绝其病之邻也。 问内经治病。汤液少而针灸多。何也。答曰。古者劳不至倦。逸不至流。食不肥鲜以戕 其内 。衣不蕴热以伤其外。起居有节。寒暑知避。恬澹虚无。精神内守。病安从生。虽有贼风虚 邪。不能深入。不过凑于皮肤经滞气郁而已以针行气。以灸散郁。则病随已。何待汤液耶今 者道德日衰以酒为浆。以妄为常。纵欲以竭其精。多虑以散其真。不知持满不解御神。务快 其心。过于逸乐。起居无节。寒暑不避故病多从内生。外邪亦易中也经曰针刺治其外汤液治 其内。病既属内非汤液则不能济也和缓以后。方药甚行而针灸兼用。固由世不古若今非昔比 。亦丛针法之不精。传授之未得耳。非古用针灸之多。今用针灸之少。亦非汤液之宜于今而 不宜于古也。 不可遽执四时俱宜针灸之说贼及天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