肾脏对分之。膀胱其合宜。 四十二难曰。肾有两枚。重一斤二两。主藏志。血气形志论云。足太阳与 少阴为表里。谓肾与膀胱为表里也。 按阴阳应象大论云。北方生寒。寒生水。水生咸。咸生肾。肾生骨髓。骨髓 生肝。肾主耳。其在天为寒。在地为水。在体为骨。在脏为肾。在色为黑。在 音为羽。在声为呻。在变动为栗。在窍为耳。在味为咸。在志为恐。恐伤肾。 思胜恐。寒伤血。燥胜寒。咸伤血。甘胜咸。金匮真言论云。北方黑色。入通 于肾。开窍于二阴。藏精于肾。故病在溪。其味咸。其类水。其畜彘。其谷豆。 其应四时。上为辰星。是以知病之在骨也。其音羽。其数六。其臭腐。 旺冬身属水。位北定无欺。 阴阳应象大论云。北方生寒。塞生水。水生咸。咸生肾。肾生骨髓。 两耳通为窍。 阴阳应象大论云。肾主耳。又云在窍为耳。 三附在斯。 古之言三焦者不一。其说或云无状有名。或云有状有名。诸论纷然。千 载莫决。所谓无状有名者。其说起于秦越人。所谓有状有名者。其说起 于三因方。不知三焦。原自有二。皆本之于内经。奈后之学人。执一不分。 随成疑案。至以手少阳之三。混而为上中下之三焦。何其谬也。特未 取内经诸篇。反复之耳。其一见于内经营卫生会篇曰。上焦如雾。中焦 如沤。下焦如渎。观其如雾。如沤。如渎。而且判之以上中下。则其为无状 有名可知矣。其二见于内经本藏篇曰。密理浓皮者。三膀胱浓。粗理 薄皮者。三膀胱薄。疏腠理者。三膀胱缓。皮急而无毫毛者。三膀 胱急。毫毛美而粗者。三膀胱直。稀毫毛者。三膀胱结也。观其与膀 胱同其浓薄。同其缓急。同其直结。则其为有状有名。又可知矣。要知营 卫生会篇所云。乃无状有名之三焦。主营气卫气宗气者也。本藏篇所 云。乃有状有名之三。与手厥阴为表里。配十二经络者也。若云手少 阳之三。即上中下之三焦。则是五脏五腑。皆在手少阳之中矣。假令 手少阳有病为热。当治之以寒。俾十二经俱寒之可乎。又令手少阳有 病为寒。当治之以热。俾十二经俱热之可乎。若云自有手少阳引经之 药。不犯他经。则非上中下之三焦。不辨而自明矣。大抵无状有名之焦 字。无有月傍。当以平声读。有状有名之字。从以月傍。当以去声读。或 曰三既与手厥阴为表里。而又曰附于肾者何也。以灵枢本藏篇有 曰。肾合三膀胱。本输篇亦曰。少阳属肾。故诀曰。三附在斯也。戴起 宗不玩本藏本输二篇之旨。谓三非肾所附。而据改为二阴窍附。何 其也。 按三十一难曰。三焦何禀何生。何始何终。其治常在何许。可晓以不。然 三焦者。水谷之道路。气之所终始也。上焦者。在心下。下膈在胃上口。主 纳而不出。其治在膻中。玉堂下一寸六分。直雨乳。间陷者是。中焦者。在 胃中脘。不上不下。上腐熟水谷。其治在脐傍。下焦者。在脐下。当膀胱上 口出。分别清浊。主出而不内。以传导也。其治在脐下一寸。故名曰三焦。 其府在气街。一本云冲字。 味咸归藿豆。 洁古曰。肾象水而味咸。藿与豆皆咸。故归之也。藏气法时论云。脾色黄。 宜食咸大豆。豕肉栗藿皆咸。而此谓归肾者。何也。王冰注云。乃谓利关 机之义也。肾为胃关。脾与胃合。故假咸柔以利其关。关利而胃气乃 行。胃行而脾气方化。故应脾宜味与众不同也。 精志自相随。 三十四难曰。肾藏精与志也。 沉滑当时本。 肾脉当沉实而滑。平人气象论云。平肾脉来喘喘累累。如钩按之而坚。 曰肾平。按之而坚者。沉而实也。喘喘累累者。滑也。 按人镜经云。肾脉沉而软滑。肾合骨。肾脉循骨而行。持脉指法。按至骨 上而得者为沉。次重以按之。脉道无力而濡。举指来疾流利者为滑。 浮摊厄在脾。 摊。缓也。云岐子曰。肾旺冬。其脉当沉而滑。今反浮而缓。是土来乘水。故 云厄在脾。 色同乌羽吉。形似炭煤危。 五脏生成篇云。黑如乌羽者生。谓黑而明润也。又云黑如者死。谓黑 而惨暗也。 按玉机真藏论云。真肾脉至。如指弹石。辟辟然。色黑黄不泽。毛折乃死。 冷即多成唾。焦烦水易亏。 四十九难曰。肾主液。自入为唾。张世贤曰。水盛则火灭。火灭则气冷。气 冷。则水溢于上而多唾。火盛则水干于内而烦躁。烦躁则津液衰而好 饮也。 奔豚脐下积。究竟骨将痿。 五十六难曰。肾之积名曰奔豚。发于少腹。上至心下。若豚状。或上或下。 无时令人喘逆。骨痿少气。以夏丙丁日得之。何以言之。脾病传肾。肾病 传心。心以夏适旺。旺者不受邪。肾复欲还脾。脾不肯受。故留结为积。故 知奔豚以夏丙丁日得之。 实梦腰难解。虚行溺水湄。 淫邪发梦篇云。肾气盛则梦腰春雨解。不属厥气。客于肾。则梦临渊。没 居水中。 按中藏经云。肾虚梦船溺。人得其时。梦伏水中。盛实则梦临渊投水中。 一斤余二两。胁下对相垂。 说见首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