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生于叔叶,不能希志轩冕,又不能遂邱樊,其或隐身以利物,混俗以宏道,往往以技 时。史家列方伎,日者,仓公并传,刘歆较中秘书,占候医方,并载《七略》,一则定犹豫 于几微,一则救艰危于呼吸,学医乎?学卜乎?吾学医矣。予自壬午逮乙酉间,连岁作客,几 罹兵革者数矣。乃退而悬壶市上,予岂妄诞哉?吾友石氏瑞章为之根据表也,然予之知瑞章, 由于先知有胡氏慎柔,以医隐于僧,物故者十年矣。予交之在二十年之前,先是吾师熊鱼山 先生夫人,得奇恙,随宦游,遍叩青囊,终无济者。予推毂慎柔,竟以六剂奏效,再数剂全 瘳。自是予与慎柔同客于先生松陵治所者一年,既得朝夕领绪益,又尽收其枕匣之秘,得抄 本盈尺。辛未年,予北游太学,携之簏中,会鱼山先生以黄门罢归,思慎柔不可得见,欲尽 索其书。予不敢私,而紫编丹笈,自吴入燕者,又自燕入楚矣。寻又遭寇獗猖,先生挈家迁 播,闻其书已久没兵火中,乃慎柔即有另本,亦已星散不可问。比年来,予以瑞章友善,每与 促席研究医旨,兼诸家之长,深望洋之叹,青过前人,元成奥帙,然终于不忘所自,思慎柔 不少辍,而虚怯一门,尤推独步,遂出其遗书,即予向所授受者也,予为庆幸及感慨者久之 ,瑞章遂谋之枣梨,盖传其学,传其人。起膏肓于未形,驱府俞之沉患,瑞章之业广矣,瑞 章之庆长矣。瑞章齿少于予,其学窥渊海,宿儒不能也。刀圭入口,僵者立苏,所在户外层 满,所着述甚博,丽名诸生,身故在隐显之间,予则灰心,将以越人老矣,惟瑞章有以导予。
    敷尹顾元交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