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山曰∶凡久视则伤血,久卧则伤气,久坐则伤肉,久立则伤骨,久行则伤筋,喜则伤 怒则伤肝,悲则伤肺,惊则伤胆,醉饱入房则伤精,竭力劳作则伤中,此皆无形之伤。而跌 打损伤,则有形之伤也。然伤虽有形,而亦有隐于无形。即如亡血瘀血之分,内因外因之别 ,已难混同;且外遇跌扑诸伤之异,内有七情兼损之殊,更宜体究。若不条分缕晰,稍存疑 之见,措手殊难。如登高堕下,其人必惊,惊则气陷;争斗相打,其人必怒,怒则气逆;戏 耍跌扑,其气必散;极刑鞭扑,其气必结;拳手之伤,肌损血滞而轻;金石之伤,骨折筋断 而重;甚至汤烫皮脱,火烧肉焦,虽伤之小焉者,亦不可不立有专条。余不揣鄙陋,详考群 书,类分诸伤,先叙所受之因,后引已验之方,此集虽医家之末技,亦治伤之首务也。
    金刃伤
     耀山曰∶凡金刃伤,失血之症也,有轻重浅深之分。如出血太多,脉宜安静,最忌躁促 经云∶金疮出血,沉小者生,浮大者死。伤口平置,不辨可明;若伤深而重者,症必大脉已 伤,血飞筋断也。宜服八珍、十全等汤补之,甚者独参汤。素有热者,兼以凉血;因有怒者 ,兼以清肝;烦渴昏愦者,定心补脾;筋骨拘挛者,滋肾补血。其伤处必将自己小便淋洗, 如伤久欲换敷药,亦以小便洗之,功能止痛不溃,即见水亦无碍。如轻浅之伤,血止即痊, 后虽溃烂,亦无大害。所集止血药方,备述以便选用。 《集证》云∶凡杀伤不透膜者,以乳香、没药各一皂子大研烂,以小便半盏,好酒半盏 煎半温服,然后用花蕊石散或乌贼鱼骨为末,敷疮口上即止。昔推官宋,定验两处杀伤, 气偶未绝,亟命保甲取葱白,热锅炒热,遍敷伤处,继而呻吟,再易葱白,伤者无痛矣。 《陈氏选粹》云∶凡临阵致伤,轻重不同。诸集载方皆治其外者,已试之法以涂抹固无 ;但交锋之人,呼吸生死,兼之被伤,神思不免昏迷。若出血过多因至愦乱者,则大剂参、 、归、术、芎、地之药,必须多服,安得专治其外而忘其内者。若至变症,又当于恶候各 条参酌焉。 《延寿方》∶治金疮出血不止,用冷水浸之即止。或用热汤,以故布蘸汤罨之,亦止。 《梅师方》∶治血出不止,取葱炙热,挪汁涂之即止。如肿痛者,用生牛膝捣敷立止, 又用桑柴灰筛细敷之。若出血甚多而冷者则杀人,宜炒盐三钱,酒调服之。 《异苑方》∶用活鹿草,即土牛膝叶,治金疮折伤敷之效,一名地菘。 《广利方》∶用白芍药一两,熬黄为末,用酒或米饮服二钱,渐加之,仍以末敷疮口即 良验。或用麒麟竭末敷之立止。如刀斧损伤者,用新桑皮烧灰,和马粪涂之疮上,数易,亦 可煮汁服之。 《集简方》∶治刀斧伤,用独壳大栗研敷,或仓卒嚼烂亦可,或荷叶烧研搽之,或用 韭汁和风化锻石,日干为末敷之效,或用香炉灰罨之,止血生肌。 《事林广记》∶治金疮出血,用云母粉敷之,妙绝。 《积德堂方》∶用寒水石、沥青等分为末,干掺之,勿犯水。寄园云∶沥青同半夏末之 ,且不痛而无瘢。 《医学集成》∶治金疮,以石炭研末浓敷之。疮深不宜速合者,加滑石掺之。石炭,即 今之煤石也。 《救急方》∶用白矾、黄丹等分为末,敷之最妙。 《永类钤方》∶治血出不止,以嫩紫苏、桑叶同捣贴之。 孟诜《食疗》∶治出血不止,用小蓟苗捣烂涂之。 《袖珍方》∶治金疮痛不可忍者,用篱上婆婆针袋儿,擂水服,仍以渣罨疮口立效。 《笔峰杂兴》∶治金疮,用何首乌末敷之即止,神效。 《儒门事亲》∶治金疮血出,用白薇为末贴之。 蔺氏《经效方》∶治金疮血出不止,用生面干敷之,五、七日即愈。 《百一方》∶治金疮出血,葱白、砂糖等分研封之,痛立可止,更无瘢痕也。 崔元亮方∶用石榴花半斤,锻石一升,捣和阴干,敷之立止。 唐瑶《经验方》∶用沥青少加生铜屑,掺之立愈。 《急救方》∶治刀伤血出不止,用紫藤香,即降香佳者,瓷瓦刮下,石碾碾细,敷之血 ,又无瘢痕。若刀刃伤痛不可止,用好鸡骨炭,掷地上铿然有声者,与松香透明者,等分捶 成一块,再多用老韭菜汁拌入阴干,如此拌捶三、四遍后,为细末收贮,上巳、端午、七夕 等日制之,敷患处痛立止,完好如常。若血流不止,用千年锻石掺之,或生半夏末研敷,或 用干面和白糖撒伤处皆效。 《食物本草》∶治刀杖金疮,用天鹅绒毛贴之,立愈。 《扶寿方》∶用生姜嚼敷,次日即生肉,甚妙。 《济急方》∶用白芨、石膏等分为末掺之,亦可收口。 《胜金方》∶用灯心嚼烂敷之,立止。
    坠堕伤
     耀山曰∶坠堕伤,从高而下也,或登楼上树,临岩履险,偶一踏空而堕者,或遇马逸车 坠者。若身无大伤,气必惊乱,血必淤滞,一时昏晕者,将患者扶起,或敲其背而振之,或 抱其腰而耸之,使其血和气通,人渐苏醒,然后服药调养则痊。若逢撞碰瘾痞,身有伤痕者 ,按其部位穴道而治之。若内伤致命,口眼耳鼻,必然出血,死在须臾者,急灌童便救之。 如骨折筋断者,方集本条,可选择通用也。 《顾氏秘书》云∶从高坠下,瘀血攻心,用淡豆豉一合煎汤饮之,或生姜汁同麻油和匀 之,再将净土五升蒸热,以旧布裹熨之,急撬开口以热尿灌之,再用半夏末吹鼻中,以艾灸 脐,将伤人盘足坐定,提起头发,使气上升,则可活矣。 甄权云∶坠伤损瘀在腹刺痛,取久卧蒲席烧灰二钱酒服,或蒲黄、当归、大黄、赤芍 、朴硝煎送,血下愈。 《经验后方》∶治坠马拗损,用桑白皮五斤,为末一升,煎膏敷之便止,后亦无宿血, 《传信方》∶治坠马瘀血,用稻秆灰,以新熟酒连糟入盐和淋,取汁洗痛处立瘥。 《广济方》∶治坠损疼痛,用故乌毡两段,酒五升,盐一抄,煮热裹之,冷即易,三、 唐瑶《经验方》∶治坠下欲死者,取老鸦眼睛草茎叶,即龙葵,捣汁服,以渣敷患处。 杨拱《医方》∶治坠跌积血心胃,呕血不止,用干荷花为末,每酒服方寸匕,其效如神 《古今录验》∶内伤神效方,治坠跌打击,用麝香、水蛭各一两锉碎,烧令烟出,为末 ,酒服一钱,当下蓄血,未止再服,其效如神。 钱青曰∶从高坠下及落马血冲欲死,切忌饮冷水,急用韭菜汁或热小便灌之。 《东阳方》∶治坠打瘀血,用姜叶一升,当归三两为末,温酒下方寸匕,日三服。 《塞上方》∶治坠打瘀血在内烦闷者,用东引杏树皮三两细锉,好酒一升煎服。 《备急方》∶治瘀血,用虻虫二十枚,牡丹皮一两为末,酒服方寸匕,血化为水也。若 久宿血在骨节中,二味等分。
    跌磕伤
     耀山曰∶跌磕者,骤然跌倒,磕擦而成伤也。按《洗冤录》云∶或失足,或自绊,其力 ,则所伤多在腿足及臂膊,然其或左或右,又皆止伤半边。如被人推而跌者,则其力在上, 所伤多在头面及两手腕。盖推之力大,而人之一身其最重莫如首,推而下之,势必自顾,或 两手至地,或出不知,则头面必先倒垂而下,虽亦未必全伤,而所伤与自跌不同。不但此也 ,自跌者因惊,被推者兼怒,要在医者善察而施治,则无贻误。 《直指方》∶治跌破出血,用乌贼鱼骨为末敷之。 《简便方》∶治跌磕伤损,用黄牛屎封之,裹定即效。 《胜金方》∶治磕扑青肿,用老黄茄极大者,切片如一指浓,新瓦焙研为末,欲卧时温 酒调服二钱匕,一辰消尽无痕也。 蔺氏方∶治跌扑伤损,用真牛皮胶一两,冬瓜皮一两,同锉炒存性,研末,每服五钱, 热酒一盏调服,仍饮酒二、三钟,暖卧微汗痛止,一宿接元如故。 《青囊方》∶用半两钱五个,火醋四十九次,甜瓜子五钱,珍珠二钱制,每服一字 酒调和,仍分食前后服,亦治跌扑伤损。若骨碎及伤烂,用生地黄捣膏,裹以竹简编夹,急 缚勿令转动,一日一夕可十易之则瘥。《类说》云∶许元公过桥堕马,右臂臼脱,左右急挪 入臼中,昏迷不知痛苦,急召田录事视之,曰∶尚可救也。乃以药封肿处,中夜方苏,达旦 痛止,患处已白,日日换贴,其瘀肿移至肩背,乃以药下去黑血三升而愈,即本方也,出《 肘后方》中。其千金方内,亦治腹中瘀血,用生地黄汁三升,酒半升,煮二升,分三服效。 本事方,地黄膏内有木香末。 王仲勉《经验方》∶治跌伤疼痛,用黄麻烧灰、头发灰各一两,乳香五钱,每服三钱, 温酒下,立效。 《济生方》∶治跌伤瘀滞,心腹胀痛,大小便不通,红蛭(用锻石炒黄)半两,大黄、牵 牛头末各二两为末,每服二钱。 妇人因跌仆举重,损胎不安,子死腹中者,芎为末,酒服方寸匕,须臾一、二服立出 。此《千金方》也。 娠妇偶因所触,或跌坠损伤,致胎不安,痛不可忍者,缩砂熨头内炒熟,用仁捣碎,每 钱,热酒调下,腹中极热,胎即安矣,神效,此孙尚书药方也。愚按∶砂仁快脾气,多用亦 耗正气,况香燥之品,性伤气血,求以安胎,适恐有伤胎元而反堕也。
    挫闪伤
     耀山曰∶挫闪者,非跌非打之伤,乃举重劳力所致也。或挫腰瘀痛,不能转侧,或手足 拗闪,骨窍扭出,其伤虽属寻常,若不实时医治,失于调理,非成痼疾,即为久患也。 唐瑶《经验方》∶治骨节脱离,生蟹捣烂,以热酒倾入,连饮数碗,其渣涂之,半日内 ,骨内谷谷有声即好,干蟹烧灰亦好。 《集成方》∶治闪肭脱臼赤黑肿痛者,用黍米粉、铁浆粉各半斤,葱一斤,同炒存性研 醋调服三次,后仍以水调,少加醋贴之。肭音衄,缩也,月生三日谓之肭,形弯缩而不宽舒 《易简方》∶治闪肭骨节,用接骨草叶捣烂罨之,立效。若闪拗手足者,用生姜、葱白 ,和面炒热罨之,或用土当归同荆芥、葱白煎汤洗之。如折伤内肭者,用土牛膝捣罨之。 邵真人方∶治扭闪出骨窍等证,用蚕砂四两炒黄,绿豆粉四两炒黄,枯矾二两四钱,为 末醋调敷之,绢包缚定,三、四次即愈。 胡绣溪方∶治闪跌,用鱼鳔切片,熔化摊新棉花上,乘热贴伤处,拔出青紫伤痕,即愈 《儒门事亲》∶治闪肭腰痛,用猪肾一枚擗开,盐椒淹过,入甘遂末三钱,荷叶包煨 熟食,酒送下。 《摄生方》∶治挫闪腰痛,用橙子核烧研,酒服三钱,即愈。 《玉机微义》∶治闪损腰痛,用白莴苣子(炒)三两,白粟米(炒)一撮,乳香、没药、乌 梅肉各半两。为末,炼蜜为丸弹子大。每嚼一丸,热酒下。 《众妙方》∶治闪挫腰痛,用西瓜青皮阴干为末,盐酒服三钱。《纲目》主治用子 擂酒服,亦效。 《生生编》∶治损伤腰痛,用冬瓜皮烧研,酒服一钱。 《永类钤方》∶治挫闪腰痛,用莳萝作末,酒服二钱匕。 《直指方》∶治腰痛瘀血凝滞,用破故纸炒,茴香炒,辣桂,等分为末,每热酒服二钱 。故纸主腰痛,行血也。
    压迮伤
     耀山曰∶压迮伤,意外所迫致也。或屋倒墙塌,或木断石落,压着手足,骨必折断;压 躯,人必昏迷。但视面色尚有生气,身体尚为软绵,则皆可救。压在要害致命虚怯之处,及 遍身血瘀凝滞紫黯之色,或筋骨皮肉破绽断折者,或口耳出血睛突舌出者,俱为不救。又有 扛抬重物以致跌倒,或身前后左右有磕擦而成伤者,若筋伤骨折,宜按接骨续筋条下选治也 《和济方》∶治跌压瘀血在内胀满者,用大黄、当归等分炒研,每服四钱,温酒服,取 下恶物即愈。按此即导滞散也。 《三因方》∶鸡鸣散,治从高坠下,木石压伤,及一切伤损,瘀凝积痛不可忍者,并以 服之,功能推陈致新,用大黄(酒蒸)一两,杏仁(去皮)三七粒细研,酒一碗,煎六分,鸡鸣 时服,至晓取下瘀血即愈。 《救急方》∶治足被石垫伤者,或行路足肿者,以草鞋一只,浸尿缸内半日,用砖一块 烧红,置鞋于上,将足踏之,令热气入皮里,即消。 《选粹》云∶颠扑压坠等伤,专怕恶心,必有恶血在内,先用清心药服之,次以通利大 小肠,打去瘀血,每服加童便服之,方见附方三字药下。 又方∶治扁担压伤,肩头溃烂,剪猫头上毛,用唾粘之即愈。
    骨折伤
     耀山曰∶骨折,伤之至重也。扁鹊云∶疾在腠理,汤熨之所及也;在血脉,针石之所及 在肠胃,酒醴之所及也;其在骨髓,虽司命无如之何矣。况顶心、囟门、额颅、额角、脑后 乘枕、颈骨、结喉、胸骨、心坎、血盆、脊背、脊膂、腰眼、方骨、皆属致命之骨,一有损 伤,生死反掌。若余骨折断,按前卷端接之法调治,倘穷乡僻壤,仓卒无医者,可选后集诸 方治之,庶无血凝气泄而遗残废后患也。 接骨不知痛方∶汪机用酒磨茉莉根,一寸则昏迷一日乃醒,二寸二日,三寸三日。凡跌 损骨节,入臼接骨,用此不知痛也。 藏器铜末焊骨方∶用赤铜屑细研,酒服,直入损处。 《接骨方》∶用叉鸡草捣烂取汗,热酒和服,数次即愈。 杨拱《摘要方》∶用土鳖焙存性为末,每服二三钱,接骨神效。又方∶用生土鳖擂汁, 酒服亦效。 《袖珍方》∶损伤接骨,用蚵(即土鳖)六钱,隔纸砂锅内焙干,自然铜二两,用火醋 淬七次,为末,二钱温酒调下,按病上下分食前后服。 《集效方》∶接骨,用土鳖(阴干)一个,临时旋研入药,乳香、没药、龙骨、自然铜( 火醋淬)各等分,麝香少许,为末,每服三分,入土鳖以酒调下。 《接骨方》∶用鹰骨烧灰,每服二钱,酒下,随病上下分食前后服。又方∶用雕骨烧灰 服二钱,酒下,并效。蔺道人方∶用鹗骨烧灰存性,配醋制古钱,等分为末,以热酒服一钱 ,分食前后服。李时珍曰∶鹰、雕、鹗骨皆能接骨,盖鸷鸟之力在骨,故以骨治骨,从其类 也。《日华》云∶生蟹捣烂,炒罨之,亦能接骨。 薛氏接骨散∶用官粉、硼砂等分为末,每服一钱,苏木汤调下,仍频饮苏木汤大效。《 良方》神授散多当归,异神所授故名。一方有醋制半两钱。《永类钤方》用酒调白芨末服, 其功不减自然铜古铢钱也。 《乾坤秘韫》∶接骨用芸薹子一两,小黄米二合,龙骨少许为末,醋调摊贴。又方∶ 灵脂、白芨各一两,乳香、没药各三钱,为末,热水同香油调涂。又方∶用牛蹄甲,入乳香 、没药烧研,黄米糊和敷之,并效。 杨诚《经效方》∶接骨,用市上乞儿破鞋一只烧灰,白面等分,好醋调成糊,敷患处, 以绢束之,杉片夹定,须臾痛止,骨内有声为效。 《百一方》∶治损伤骨折,用夜合树皮(即合欢皮)四两(炒)白芥子一两(炒)为末,温酒 每服二钱,卧时服,以滓敷之,接骨甚妙。 《易简方》∶治打损接骨,用狗头一个烧存性为末,热醋调涂,暖卧。 愿济堂刊施方∶治跌打骨断,用金樱子兜,即其根也,去皮煎酒热服,渣敷患处立效 《儒门事亲》∶乌金散,治骨折,用乌金石(即铁炭)三两,自然铜、当归、大黄各一两,制 为末,童便红花酒下二钱。又方∶接骨,用五灵脂散一两,茴香一钱为末,先以乳香末于极 痛处敷上,以黄小米粥涂之,乃掺末于粥上,帛裹,木牌子夹定,三、五日效。 麦斗金接骨方∶用古老钱二十个,自然铜五分,各以火,朱砂一钱,乳香、没药各三分 。共为末,炒甜瓜子,擂酒送服一麦斗,三服即续。麦斗即茶匙也。 《经验后方》∶接骨,用水獭一个支解,入罐内固济,待干存性为末,以黄米煮粥摊 患处,掺獭末于粥上,布裹之,立止疼痛。 一方∶用五铢钱(醋制)一两二钱,黑鸡骨末三两,研匀,病在上服二钱,在下服四钱。 或加乳香、没药。
    筋断伤
     耀山曰∶筋断,筋之重伤也。按《内经》云∶肝主筋。又云∶诸筋皆属于节。《得效》 寒则筋急,热则筋缓。《纲目》云∶肝气热为筋痿,则筋急而挛。河间云∶热气燥烁于节, 则挛而痛。丹溪云∶形志苦乐,病生于筋,治之以熨引。《灵枢经》云∶筋绝者,手足甲 青,呼骂不休,九日死。故《金鉴》有筋强、筋柔、筋歪、筋正、筋寒、筋热、筋走、筋翻 之分,必先审其或为跌堕,或为打仆,或为撞压,然后根据法而治之。若致于筋之断者,病至 极矣,如无效验秘法,何能接续哉。方附于下∶ 危氏方∶治筋断,用枫香末敷之。其枫香,即白胶香也。 《拾遗》方∶治被斫筋断,用蟹去壳,同黄捣烂,微炒纳入疮中,筋即连也。 《外台秘要》方∶治被斫筋断,用旋复根捣汁,沥疮中,仍以渣敷之,日三易,半月筋 续,此方出苏景中疗奴有效。又方∶治伤筋出血,用葛根捣饮,干煮煎服,仍熬屑敷之。 《千金方》∶治筋骨破伤,以白马热屎敷之,无瘢。 陈氏《选粹》方∶治筋断,用金沸草根叶捣汁,涂筋断处,封口便续,此花亦名旋复花 《灵苑方》∶治折伤筋骨,用白矾末一匙,泡汤一碗,帕蘸乘热熨伤处,少时痛止,然 后排整筋骨点药。 《御药院方》∶治筋骨折断,用米粉四两炒黄,入乳香、没药给各半两,酒调成膏,摊 《纲目》∶治筋断骨折,用骨碎补捣筛,煮黄米粥和裹伤处有效。如瘀痛,用续断煮汁 内服,捣烂外敷。 《多能鄙事》∶治筋骨折伤,用无名异、甜瓜子各一两,乳香、没药各一钱为末。每服 五钱,热酒调服,小儿三钱,服毕以黄米粥涂纸上,掺左顾牡蛎粉裹之,竹蔑夹住。 《卫生易简方》∶治筋断骨折,用接骨木半两,当归、芍药、乳香、自然铜各一两为末 蜡四两,投药搅匀,众手丸如芡实大。若止损伤,酒化一丸。若碎折筋骨,先用此敷贴,乃 服。又方∶止痛活血,用当归、淀粉、硼砂,等分为末,每服一钱,苏木汤下,即神授散也 《青囊》∶治筋骨折伤,急取雄鸡一只刺血,量患人酒量,或一碗或半碗和饮,痛立止 《本事方》∶折伤筋骨痛不可忍者,用生地黄一斤,藏瓜姜糟一斤,生姜四两,都炒 裹罨伤处,冷即易之。又《类编》所载,只用藏瓜姜糟一物,入赤小豆末和匀,罨于断处, 以杉片或白桐片夹之,云不过三日即痊。《千金方》以生地黄捣烂热敷夹缚,亦痊。 《澹寮方》∶治折伤疼痛,用绿豆粉,新铫炒紫,新汲井水调敷,以杉木皮缚定,其效 邵真人秘传神效散∶治跌仆损伤,骨折骨碎,筋断筋伤,痛不可忍,此药极能理伤续断 用累效。用路上墙脚下,往来人便溺处,久碎瓦片一块,洗净火,米醋淬五次,黄色为度 ,刀割下细末,每服三钱,好酒调下,随病上下分食前后服,不可轻易而贱之,诚神方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