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山曰∶伤科血病,四物(汤)为君,失亡补益,瘀滞攻行。盖闻内蓄不散,治分三部∶ 犀角地黄(汤),中必桃仁承气(汤),瘀在下者,抵当(汤)通利。外感有邪,医随四季∶春用 五积(散)、香苏(饮)、夏以五苓(散)、香薷(饮),秋拟(藿香)正气(散),冬则双解(散)。且 如损伤发热,须别阴阳,阴虚者当归补血(汤),阳衰者(四)君子(汤)、(加)附(子)、(生)姜 。挟表体疼,虚实宜详,形实者疏风败毒(散),气弱者羌活乳香(汤)。初患之时,审症择方 ,瘀凝昏愦者花蕊石(散),痰迷心闷者苏合香(丸),血瘀泛注者葱熨法,亡血过多者圣愈汤 ,烦躁而不眠者加味归脾(汤),眩晕而呕胀者六君子汤。三、五日间,变症多端,喘咳者参 苏二味(参苏饮)、十味(参苏饮),口渴者竹叶石膏(汤)、(竹叶)黄(汤),血热发躁仍用( 当归)补血(汤),气虚下陷(补中)益气(汤)升提,胃火作呕(加)栀芩清胃(散),寒凉克伐六 君(子汤)补脾。过此之后,更宜调理,呕吐黑汁兮百合(散加味)、芎归(汤),肝火炽盛兮( 加味)逍遥(散)加剂,血蕴内呕兮四物(汤加)柴(胡黄)芩,元气虚脱兮人参独(参汤)味。或 以筋骨作痛,肝肾之伤,六味地黄(丸);肌肉作痛,荣卫之滞,复元通气(散)。火盛而痛, (小)柴胡(汤、加)栀(子、黄)连;湿痰为祟,二陈(汤)加味。头痛兮(当归)补血(汤)、安神 (汤)、(补中)益气(汤);胸痛兮四君(子汤)、四物(汤)、归脾(汤)。然腰痛者,瘀留血沥, 破血(散)、舒筋(散),虚者四物(汤),实者桃仁(承气汤)。而阴疼者,白津便淋,小柴胡( 汤)应;肝经郁火,加(山)、栀(黄)连、(生)军。即如胁肋胀疼,分其通塞,不通者瘀聚, 撤消活血(汤);便通者肝火,(小)柴胡(汤)、栀(子)、青(皮)。下后腹痛,察其阴阳,阳伤 者恶寒,十全(大)补(汤)济;阴伤者发热,四物(汤)、(加白)术、(人)参。若夫秘结者润肠 (丸)、导滞(汤),血虚便秘者玉烛(散)调和,作泻者清暑(益气汤)、清燥(汤),肾衰脾泄者 破故(纸)、肉果。青肿不溃皆虚弱,外熨内托;新肉不生因亏乏,峻加温补。至于破伤风分 表里,发痉又辨柔刚,柔饮白术(汤)而刚则葛根(汤),表服(羌活)防风(汤)而里用(大小)芎 黄(汤),羌麻(汤)疗表里之和剂,玉真(散)医是症之总方。始终秘诀,养血理伤。短句义难 尽悉,当于长篇究详。 伤损论曰∶去伤损必须求其源,看其病之轻重,审其损之浅深。凡人一身之间,自顶至 有斫伤、打伤、跌伤及诸刃伤者皆有之。凡此数证,各有其说,有当先表里而后服损药者, 为医者当循其理治之。然医者意也,不知意者,非良医也。或者禀性愚昧,不能观其证之轻 重,明其损之浅深,未经表里,先服损药,误人多矣。有因此痰涎上攻,有因此大小脏腑闭 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所谓医不三世,不服其药,信哉。 刘宗浓曰∶打扑金刃损伤,是不因气动而病生于外,外受有形之物所伤,乃血肉筋骨受 非如六淫七情为病,有在气、在血之分也。所以损伤一证,专从血论,但须分其有瘀血停积 或为亡血过多之症。盖打扑坠堕,皮不破而内损者,必有瘀血;若金刃伤皮出血,或致亡血 过多,二者不可同法而治。有瘀血者,宜攻利之,若亡血者,兼补而行之。又察其所伤,有 上下、轻重、浅深之异,经络气血多少之殊,唯宜先逐瘀血,通经络,和血止痛,然后调气 养血,补益胃气,无不效也。 《证治准绳》用药诀云∶凡树木压或自高处颠下者,此等伤皆惊动四肢五脏,必有恶血 ,专怕恶心,先用清心药、打血药及通大小肠药次第服之,临服时加童子小便入药内立效。 如专用通利大小肠,恐作隘塞,利害之甚。要先清心而后通利,自然无昏闷烦躁,无恶血污 心等患,以次用止痛药服之即止,或二十五味药加减用之。 凡跌扑伤、刀石伤、诸般伤至重者,先服清心药,次服童子小便,再服去血药。或被伤 未结,打从疮口出者;或结在内,用药打入大肠,实时泻出者;或结在外,用药打散者;或 归上膈,打从口中吐出者;则用姜汤、灯心汤调二十五味药服之,薄荷汤亦可。 凡打扑伤损,折骨出臼者,便宜用何首乌散服之。若发热体实之人,用疏风败血散。若 寒体弱之人,用五积交加散。后用黄、白、红、黑四种末子及活血丹、补损丹等药调理。 凡折骨出臼者,不宜用下瘀血之药及通利大便之药,只宜疏风顺气,和血定痛,补损而 凡打扑砍磕,从高跌坠,瘀血攻心,不能言语者,用独圣散及破血药,下去瘀血,即能 言语,次宜临证详治之。 凡打扑跌堕,伤于胁下,瘀痛不可忍者,先用破血药及独圣散,次以复元活血汤调理。 凡打扑跌堕,损破皮肉,紫黑色者,先用破血药,次用独圣散,又次用清上瘀血汤、消 下破血汤。 凡打扑损伤,呕吐恶血汁者,先用独圣散,次用百合散,又次用生料四物汤加硬骨牛乳 根,加减调理。 凡打扑刀斧斫磕等伤,破皮损肉,血出去多,头目眩晕者,先用川当归、大川芎煎水服 用白芍药、熟地黄、续断、防风、荆芥、羌独活、南星煎水,加童便和服则可,不可用酒。 如血出少,内有瘀血者,以生料四物汤一半,独圣散一半,煎水服。未破皮肉者,加酒和服。 凡打扑刀斧斫磕,成破伤风,痛不可忍,牙关紧急,角弓反张者,用生南星、防风等分 为末,米泔调涂患处。又用热酒、童便各半调,连进三服即苏,次用疏风败毒散调治之。 凡刀斧斫磕伤,破阴囊皮者,先服独圣散,次服止痛药。内有瘀血者,用破血药。 凡刀斧伤破肚皮肠出者,先用清心药加童便和服,及用独圣散,次用止痛药。如血出过 先用当归、川芎,水煎服;次加白芍药、熟地黄、羌活、独活、防风、荆芥、白芷、续断, 水煎,调乳香、没药末和服之。 凡伤损药中,不可缺乳香、没药,此药极能散血止痛。 凡跌磕闪肭脱臼者,不可使用自然铜,久后方可用之。折骨者宜使用之,若不折骨不碎 不可用,修合诸损药皆要去之。用自然铜必用火炼,然新出火者,其火毒与金毒相煽,夹香 热药毒,虽有接骨之功,其燥散之祸甚于刀剑,戒之! 凡堕伤内有瘀血者,腹胀满而痛,或胸胁满,宜用破血药、清心药以通利之,自然而愈 。痛不止者,用独圣散服之效验。如更不止者,用止痛药服之大效。 凡刀刃所伤,从高跌坠,皮肉破损,出血过多,此宜止痛兼补为先,宜当归补血汤。若 不破损者,宜作瘀血停积治之,先以独圣散,次以破血药,随证加减。续后痛不止者,用止 痛药调理。 凡损伤,妙在补气血,俗工不知,惟要速效,多用自然铜,恐成痼疾也。初伤只用苏木 ,黄连降火,白术和中,童便煎服。在下者可下瘀血,但先须补托。在上者宜饮韭汁,或和 粥吃。切不可饮冷水,血见寒则凝,但一丝血入心即死。 凡老人堕马,腰痛不可转侧者,先用苏木、人参、黄、川芎、当归、陈皮、甘草煎服 ,次以前药调下红、黑、黄、白四末子及活血丹、补损丹调理。 凡杖打闪肭疼痛,皆滞血证,宜破血药下之。痛不可忍,则伤血故也,宜清心药。更不 止,用独圣散。 凡损伤,大小便不通,未可便服损药,盖损药性热,又用酒服,涩秘愈甚。看患人虚实 者用破血药加木通,尚未通,加芒硝;虚者以四物汤加枳壳、麻仁、桃仁滑肠之类;虚人不 可下者,四物汤加穿山甲。 凡服损药,不可吃冷物、鱼、牛肉,若吃牛肉,痛不可治,瘟猪肉、母猪肉尤不可吃, 凡损药内用酒者,不问红白,只忌灰酒,且重伤不可使用酒,恐反发气,或作腹胀胸满 ,切记切记! 凡损药其性必热,能生气血以接骨也,更忌用火炙。如敷药不效,服药亦不效。 凡损伤不可服草药,服之所生之骨必大,不得入臼,要相兼君臣药服则可,加温补气血 药同煎更妙。 凡打伤在两胁、两胸、两肚、两肋,却用通气通血清心药。又看病患虚实不同,虚者通 药须兼补药放缓,且用贴药在前,通药在后。 凡用通药反不通者,后用顺气药,腹肚全无膨胀,服而得安,此为不干血作,乃是气闭 。如腹肚果有血作,一通便下,亦须以顺气兼之,庶胸膈肚腹不致紧闷,气顺后却用损药。 凡人醉卧跌床下,胛背疼痛,不可屈伸,用损药不效,服黑豆酒数日愈,豆能下气,所 凡小儿跌凳脚上,用萝卜子煎服愈,亦顺气也。 凡损伤,整时先用热酒磨草乌服一、二盏方整。整时气绝,用苏合香丸须苏;未苏以黑 豆、防风、甘草、黄连水煎冷服,或苡草擂水服,不可用盐解之。若吐,加生姜汁。 上皆专科用药之法,人有虚实,不可一律而施。即如末条,整时先服草乌酒,整而气绝 以苏合香丸走窜之剂,未苏,又以冷药灌之。若施之气虚之人,惨于加刃矣。惟薛氏法,量 证施治,专于内补,可以遵用,学人宜审焉。 耀山曰∶内治既明,外敷宜晰。皮开肉绽兮封口(药),血流不止兮止血(药)。脉筋断兮 香(散),骨脱兮(跌打)膏药贴。万灵(膏)、接骨(膏),治骨节之碎折;消肿(膏)、抑阳( 散),治身体之肿凸。坚硬不消,须用回阳(膏);肌肉不生,还须太乙(膏)。若逢脑壳破损 ,混元(膏)、定痛(膏);如遇眼目青肿,(生)地黄(散)可灭。颧腮损伤者含以荜茇(散),嘴 唇破碎者涂以截血(膏)。蒺藜固齿(散),疗跌磕之斗齿;鸡(子)皮含护,医咬割之断舌。鼻 伤者以塞鼻(丹),耳落者以耳缀(法)。咽喉自刎破,忙将线缝合;杂以鸡绒毛,外掸花乳石 (散)。腹破肠出者,缝以麻缕、桑皮;囊开丸脱者,贴以(喜子)壁钱、(金毛)狗脊。箭刺入 肉,鼠脑、(象)牙屑;破伤风患,葱熨(法)须热。杖疮臀黑,切忌寒凉敷;夹棒踵伤,法 要破瘀活血。百症千方,概难尽说;谬叙俚言数句,聊为初学子诀。 《证治准绳》云∶凡脑骨损伤,皮不破者,用退肿膏敷贴。若皮破肉损者。先用封口药 掸之,外以散血膏贴之。若皮破血流者,用止血药掸之。 凡面目伤青黑色,用一紫散敷,或紫金膏贴。伤重者,用补肉膏敷贴。 凡两鼻孔跌磕,伤开孔窍者,用封口药掸伤处,外以散血膏贴之退肿。 凡耳斫跌打落,或上脱下粘,或下脱上粘,内用封口药掸,外用退肿膏敷贴。 凡唇口,刀斧斫磕跌堕等伤,破皮伤肉者,先用桑白皮缝合,却以封口药涂敷;次以散 敷贴,牵住所封之药,不令开落。或用鸡子黄油涂,次以金毛狗脊毛,薄掸于外,仍以封口 药涂抹之,次日以茶清洗净,掸末药,一日换一次,至八日剪去线,又掸末药。 凡腮颊颧,刀斧斫磕,跌堕等伤,破皮肉者,用封口药填疮口,外以散血膏敷贴。或跌 磕损伤,未破皮肉者,用补肉膏敷贴。 凡戏耍误割断舌头,未全断者,用封口药敷,一日换二、三次,七、八日全安。 凡齿牙被人打跌砍磕落者,只用补肌散掸之。 凡牙断跌磕斫伤,牙齿未动者,用芙蓉膏末掸。如齿动者,用蒺藜根烧存性为末,常揩 搽之即牢。 凡割喉者,以丝线先缝内喉管,后缝外颈皮,用封口药涂敷,外以散血膏敷贴。 凡手指跌扑打碎者,用鸡子黄油润,次掸封口药末,外以散血膏敷贴。若咬伤者,用泽 兰散敷之。 凡胸脯骨有拳槌伤,外有肿,内有痛,外用定痛膏敷贴,内服破血利药。 凡肚皮裂开,用麻缕为线,或捶桑白皮为线,以花蕊石散敷线,须从里面缝,外面皮不 可缝,留以掸药,用封口药涂,或补肌散以鸡子清调敷。 凡阴囊被人扯脱者,用鸡子黄油涂,以金毛狗脊毛薄摊于上,次掸封口药,又用散血膏 凡阴囊处有青黑紫色肿者,用补肉膏敷贴,或用定痛膏加赤芍、草乌、良姜、肉桂各少 许打和,用韭汁捣烂,同药敷贴。如无韭汁,葱汁亦可。仍服利小便药。 凡骨碎断或未碎断但皮破肉损者,先用补肌散填满疮口,次用散血膏敷贴。如骨折者, 要接骨膏敷贴夹缚。或皮破骨断者,用补肉膏敷贴。 凡筋断者,用枫香以金沸草捣取汁调涂,次用理伤膏敷贴。 凡用夹,须摊药于纸上平,两头要带薄搭头,搭得不浓不碍肉。平坦者,无高低不均之 患。若四岸高低不均,此上便有空缺不着肉处,即生泡。切记之。 凡敷贴接骨等膏药,仍疼痛不止者,可加乳香、没药、枫香、白芷、肉桂、南星、独活 等味,各量加些于药中敷贴,其肉温暖,疼痛即住。如刀斧伤者,去肉桂、南星、独活。 凡刀斧伤者,看轻重用药。如轻者,只用补肌散掸;重者,宜用封口药掸,紧缚住;如 伤最重者,外用散血膏敷贴。 凡被杖打肿痛而未破者,先用棱针挑出黑血,若已破者不须出血,只用撒地金钱、山薄 荷、地薄荷、生地黄、猪咛叶、泽兰叶、血见愁,捣烂敷贴。 凡治刀斧金刃打扑,从高跌堕,皮肉破损而伤重者,中间用封口药掸破处,或补肌散亦 其四边用截血膏箍住,使新血不来潮,此秘传之妙诀也。凡用敷贴等草药,皆要临时生采新 鲜者用之有效。如出远路、讨不便者,可为末用,然终不及生采者为胜。如无草药讨处,就 用君臣药接缚之。 愚按∶草药皆本草所载,故并录无遗。倘于穷乡僻壤,亦可选而用之,其效一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