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脉大或无力而渴者,宜滋阴降火。上部脉沉实而渴者,宜泻火。上部脉洪数而渴者, 宜降 者,宜补气血。脓血大泄,或疮口出血而渴者,大补气血。如不应,急用独参汤。 一男子作渴,欲发疽,以加减八味丸治之而消。 一男子患脑疽,发热,脉数无力,根据前丸治之,不信,自服滋阴药,以致不救。 一男子日饮水数碗,冬月亦然,彼恃壮切喜,后口舌生疮,欲治以前丸,彼以为谬,乃 服生津液药,渴不能止,发背疽而殁。 一男子脚面发疽,愈而作渴,以前丸治之而愈。 夫加减八味丸,治阴处火动之圣药也,有是证者,何以舍此。 一富商禀赋颇浓,素作渴,日饮水数碗,面发一毒,用消毒药,溃而虽愈,尺脉尚数, 滑亦 疽毒之患。”彼不信,至夏果脚背发疽,脉数,按之则涩而无力,足竟黑腐而死。 一男子禀颇实,乏嗣,服附子等药,致作渴,左足大趾患疽,色紫不痛,脉亦数而涩, 亦死。 大抵发背、脑疽、脱疽,肿痛色赤,水衰火旺之色,尚可治。若黑若紫,火极似水之象 也, 而不救者,十有八九。疽疾将安,而渴疾已作,宜服加减八味丸。既安之后,而渴疾未见, 宜先服之,以防其未然。若疾形已见,卒难救疗。凡痈疽愈后,宜服补药;若用峻补之药, 则发热;又况痈疾人,安乐之后,多传作渴疾,不可治疗,当预服加减八味丸;如能久服, 永不生渴疾,气血亦壮。未发疽人 ,或先有渴证,尤宜服此药,渴疾既安,疽亦不作。 又一贵人病疽,疾未安而渴作,一日饮水数升,愚遂献此方。诸医大笑云∶此药若能止 渴, 愈甚,数剂之后,茫无功效。不得已而用此,服之三日渴止,因此相信,遂久服,不特渴疾 不作,气血亦壮,饮食加倍,强健过于少壮之年。盖用此药,非余敢自执鄙见,实有源流。 自为儿时,闻先君知县云∶“有一士夫病渴疾,诸医皆用渴药,治疗累载不安。有一名医诲 之,使服加减八味丸,不半载而疾痊。”因疏其病源,今医者治痈,却以生津液止渴之药, 误 ,降其心火,生其肾水,则渴自止矣。复疏其药性云∶内北五味子,最为得力,此一味, 独 言,专志服饵取效,无为庸医所惑,庶广前人之志。如臂痛、香港脚、风气,四肢拘挛,上气 眼晕,肺气喘嗽,消食,利小便,久服轻身,聪明耳目,令人光泽多子。 一老人冬月口舌生疮,作渴,心脉大而实,尺脉大而虚。余谓∶“乃下消证也,患在肾 ,须 殁。东垣曰∶膈消者,以白虎加人参汤治之。中消者,善食而瘦,自汗,大便硬,小便数。 《脉诀》云∶口干饶饮水,多食亦肌虚。成消中者,调胃承气汤、三黄丸治之。下消者,烦 躁引饮,耳叶焦干,小便如膏。又云∶焦烦水易亏,此肾消也,六味地黄丸(加五味子、 肉桂即加减八味丸)治之。《总录》所谓未传能食者,必发脑疽、背疮,不能食者,必传中 满 氏白术散,倍加葛根治之。上中既平,不复传下消矣。前人用药,厥有旨哉!或曰∶未传疮 疽者何也?此火邪盛也,其疮痛甚而不溃,或赤水者是也。经云∶有形而不痛阳之类也,急 攻其阳,勿攻其阴,治在下焦,元气得强者生,失强者死。 一妇人面患毒,痛发热作渴,脉数,按之则实,以凉膈散,二剂少愈;以消毒药,数 剂而平。 一男子有患疽作渴,脉数有力,以黄连解毒汤,三剂而止;更以仙方活命饮,四剂溃而 愈。 一男子溃而烦渴不安,以圣愈汤二剂而宁;以人参、黄、当归、地黄,四剂渴止;以 八珍汤,二十余剂而愈。 大抵溃后有此证,属气血不足,须用参、以补气,当归、地黄以养血。若用苦寒之剂 ,必致有误。 一男子患毒作渴,右关脉数,以竹叶黄汤,治之稍愈;更以补中益气汤,加黄芩而愈 一男子溃后口干,遇劳益甚,以补中益气汤,加五味子、麦门冬,治之而愈;更以黄 六一汤而敛。
    附方
    
    加减八味丸
    治疮疡痊后及将痊,口干渴,甚则舌或生黄,及未患先渴;此肾水 枯竭, 多,肌肤渐消,或腿肿脚先瘦,服此以生肾水,降心火,诸证顿止。及治口舌生疮不绝。 山药(一两)桂心(去皮,半两)山茱萸(净肉一两,酒浸杵膏)泽泻(切片蒸焙)白 茯苓 捣膏)为细末,入二膏,加炼蜜少许,丸梧子大。每服六七十丸,五更初,未言语前,或 空心用盐汤送下。
    凉膈散
    治积热疮疡痛,发热烦渴,大便秘,及咽肿痛,或生疮毒。 连翘(一钱)山栀子(炒)大黄(炒)薄荷黄芩(各五分)甘草(一钱半)朴硝(五 分)
    仙方活命饮
    (方见发背门)
    黄连解毒汤
    (方见作呕门)
    补中益气汤
    (方见溃疡发热门)
    竹叶黄汤
     淡竹叶(二钱)生地黄麦门冬(去心)黄(蜜炙)当归(酒拌)川芎甘草黄芩 (炙)芍药人参半夏(姜制)石膏(,各二钱)作一剂,水二钟,煎八分,食远服。
    八珍汤
    (方见溃疡发热门)
    圣愈汤
    
    独参汤
    (二方见杖疮门)
    黄六一汤
    治溃后作渴。若人无故作渴必发痈疽,宜常服此药,可免患。 绵黄(六两,一半生焙,一半盐水瓷器盛,饭上蒸三次,焙干)甘草(一两,半生半 炙) 加人参尤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