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身不遂,病本一体,诸家立论,竟不相同。始而《灵枢经》曰∶虚邪偏客于身半,其 入深 ∶风中五脏六腑之俞,所中则为偏风。张仲景曰∶夫风之为病,当令人半身不遂。三书立论 ,本源皆专主于风。至刘河间出世,见古人方论无功,另出手眼,云∶中风者,非肝木之风 内动,亦非外中于风,良由将息失宜,内火暴甚,水枯莫制,心神昏昧,卒倒无所知。其论 专主于火。李东垣见河间方论矛盾。又另立论曰∶中风者,气虚而风邪中之,病在四旬以后 ,壮盛稀有,肥白气虚者间亦有之。论中有中腑、中脏、中血脉、中经络之分,立法以本气 虚外受风邪,是其本也。朱丹溪见东垣方症不符,又分途立论,言西北气寒有中风,东南气 湿非真中风,皆因气血先虚,湿生痰,痰生热,热生风也。其论专主于痰,湿痰是其本也。 王安道见丹溪论中有东南气湿非真中风一句,便云《灵枢》、《素问》、仲景所言是真中风 ,河间、东垣、丹溪所言是类中风。虞天民言∶王安道分真中风、类中风之说,亦未全是, 四方病此者,尽因气湿痰火挟风而作,何尝见有真中、类中之分?独张景岳有高人之见,论 半身不遂大体属气虚,易中风之名,着非风之论,惟引用《内经》厥逆,并辨论寒热、血虚 、及十二经之见症,与症不符,其方不效者,可惜先生于此症阅历无多。其余名家所论病因 ,皆是因风、因火、因气、因痰之论。所立之方,俱系散风、清火、顺气、化痰之方。有云 气血虚弱而中风邪者,于散风清火方中,加以补气养血之药;有云阴虚亏损而中风邪者,于 滋阴补肾药内,佐以顺气化痰之品。或补多而攻少,或补少而攻多,自谓攻补兼施,于心有 得。今人遵用,仍然无效。又不敢议论古人之非,不曰古方不合今病,便云古今元气不同。 既云方不合病,元气不同,何得伤寒病,麻黄、承气、陷胸、柴胡,应手取效,何得中风门 愈风、导痰、秦艽、三化,屡用无功?总不思古人立方之本,效与不效,原有两途。其方效 者,必是亲治其症,屡验之方;其不效者,多半病由议论,方从揣度,以议论揣度,定论立 方,如何能明病之本源。因何半身不遂,口眼歪邪;因何语言蹇涩,口角流涎,大便干燥, 小便频数,毫无定见,古今混猜。以一亏损五成元气之病,反用攻发克消之方,安得不错? 溯本穷源,非错于医,乃错自着书者之手。嗟乎!此何等事,而竟以意度,想当然乎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