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问诊切之法。何者为宗。答曰。诊切之法。心空为宗。得其旨。言下可了。不得其旨。虽遍读五车。转 增障碍。只如日月。岂不净耶。而盲者不见。是盲者过。非日月咎。客云。若尔则古人历陈某脉某病。凿凿诸例。 将有适于用乎。无适于用乎。答曰。大似向泥人祈祷。有时灵应。有时不灵应。客云。法法纰缪。安得涤除玄览。参五 色之诊乎。答曰。除却胸中落索。空空地向 己灵上究去。了得浮脉之义。便了得沉脉之义。触类旁通。诸脉皆了无余蕴矣。夫脉学人。大医王之心印。非大 智能。大辨才。难以语此。吾尝疾首生民。不闻炎黄之垂诲。永违仲景之至言。逮后唐处士千金方。直接长沙 一脉。又以立法险峻。不易跻攀。乃致造诣日卑。风斯日下。今我不惜广长。开陈圣教。为众生运无尽灯。譬诸 一灯燃百千灯。冥者皆明。明终无尽。庶不没宿昔先师垂诲。吾当逐一为汝陈之。 【浮】浮脉者。下指即显浮象。按之稍减而不空。举之泛泛而流利。不似虚脉之按之不振。芤脉之寻之中 空。濡脉之绵软无力也。浮为经络肌表之应。良由邪袭三阳经中。鼓搏脉气于外。所以应指浮满。在暴病得之 。皆为合脉。然必人迎浮盛。乃为确候。若气口反盛。又为痰气逆满之征。否则其人平素右手偏旺之故。有始 病不浮。病久而脉反浮者。此中气亏乏。不能内守。反见虚痞之兆。若浮而按之渐衰。不能无假象发见之虞。 伤寒以尺寸俱浮。为太阳受病。故凡浮脉主病。皆属于表。但须指下有力。即属有余客邪。其太阳本经风寒营 卫之辨。全以浮缓浮紧分别而为处治。其有寸关俱浮。尺中迟弱者。南阳谓之阳浮阴弱。营气不足。血少之故。 见太阳一经。咸以浮为本脉。一部。 不逮。虚实悬殊。亦有六脉浮迟。而表热里寒。下利清谷者。虽始病有热。可验太阳。其治与少阴之虚阳发露 不异。又有下后仍浮。或兼促兼弦兼紧兼数之类。总由表邪未尽。乃有结胸咽痛。胁急头疼之变端。详结胸 脏结及痞之证。皆为下早。表邪内陷所致。究其脉虽变异。必有一部见浮。死生虚实之机。 在关上沉细紧小之甚与不甚耳。惟阳明腑热攻脾。脉虽浮大。心下反硬者。急需下之。所谓从证不从脉也。其 在三阴。都无浮脉。惟阴尽复阳。厥愈足温而脉浮者。皆为愈证。故太阴例有手足温。身体重而脉浮者。少阴 例有阳微阴浮者。厥阴例有脉浮为欲愈。不浮为未愈者。须知阳病浮迟兼见里证。合从阴治。阴病脉浮。证显 阳回。合从阳治。几微消息。当不越于圣度也。近世陶尚文浮中沉三法。举世共推。虽卓立己见。究其所云。 不论脉之浮沉迟数。但以按之无力。重按全无者。便是阴证。曷知按之无力者。乃虚散之脉。与浮何预哉。逮 夫杂证之脉浮者。皆为风象。如类中风痱之脉浮。喘咳痞满之脉浮。烦瞑衄血之脉浮。风水皮水之脉浮。消瘅 便血之脉浮。泄泻脓血之脉浮。如上种种。或与证相符。或与证乖互。咸可治疗。虽内经有肠下白沫。脉沉 则生。脉浮则死之例。然风木乘脾之证。初起多有浮脉。可用升散而愈者。当知阴病见阳脉者生。非若沉细虚 微之反见狂妄躁渴。难于图治也。 【沉】沉脉者。轻取不应。重按乃得。举指减小。更按益力。纵之不即应指。不似实脉之举指。伏脉之 匿于筋下也;沉为脏腑筋骨之应。盖缘阳气式微。不能统运营气于表。脉显阴象而沉者。则按久愈微。若阳 气郁伏。不能浮应卫气于外。脉反伏匿而沉者。则按久不衰,阴阳寒热之机。在乎纤微之辨。伤寒以尺寸俱沉 为少阴受病。故于沉脉之中辨别阴阳。为第一关捩。若始病不发热。无头痛。而手足厥冷脉沉者。此直中阴经 之寒证也。若先曾发热头痛。烦扰不宁。至五七日后。而变手足厥 冷。躁不得寐而脉沉者。此厥深热深。阳邪陷阴之热证也。亦有始本阳邪。因汗下太过。而脉变沉迟。此 热去寒起之虚证也。有太阳证下早。胸膈痞硬。而关上小细沉紧者。此表邪内陷。阳分之结胸也。若能食自 利。乃阳邪下陷。阴分之脏结矣。有少阴病自利清水。口干腹胀。不大便而脉沉者。此热邪陷于少阴也。有 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麻黄附子细辛汤温之。是少阴而兼太阳。即所谓两感也。此与病发热头痛。脉 反沉。身体痛。当温之。宜四逆汤之法。似是而实不同也。有寸关俱浮。而尺中沉迟者。此阳证夹阴之脉也。 若沉而实大数盛。动滑有力。皆为阳邪内伏。沉而迟细微弱。弦涩少力。皆属阴寒无疑。有冬时伏邪。发于春 夏。烦热躁渴。而反脉沉。足冷。此少阴无气。毒邪不能发出阳分。下虚死证也。凡伤寒温热。时疫感冒。得 汗后脉沉。皆为愈证。非阳病阴脉之比。有内外有热。而脉沉伏。不数不洪。指下涩小急疾。无论伤寒杂病。 发于何时。皆为伏热。不可以其脉之沉伏。而误认阴寒也。至如肠自利而脉沉。寒疝积瘕而脉沉。历节痛痹 而脉沉。伏痰留饮而脉沉。石水正水而脉沉。胸腹结痛而脉沉。霍乱呕吐而脉沉。郁结气滞而脉沉。咸为应病 之脉。若反浮大虚涩。或虽沉而弦细坚疾。为胃气告匮。未可轻许以治也。 【迟】迟脉者。呼吸定息。不及四至。而举按皆迟。不似涩 脉之参伍不调。缓脉之去来徐缓也。迟为阳气不显。营气自和之象。故昔人皆以隶之虚寒。而人迎主寒湿外袭。 气口主积冷内滞。又以浮迟为表寒。沉迟为里寒。迟涩为血病。迟滑为气病。此论固是。然多有热邪内结。寒 气外郁。而见气口迟滑作胀者。讵可以脉迟概谓之寒。而不究其滑涩之象。虚实之异哉。详仲景有阳明病脉迟。 微恶寒而汗出多者。为表未解。脉迟头眩腹满者。不可下。有阳明病脉迟有力。汗出不恶寒。身重喘满。潮 热便硬。手足然汗出者。为外欲解。可攻其里。又太阳病脉 浮。因误下而变迟。膈内拒痛者为结胸。若此皆热邪内结之明验也。当知迟脉虽现表证。亦属脏气不充。不能 统摄百骸。所以邪气留连不解。即有腹满而头眩脉迟。阳分之患未除。禁不可下。直待里证悉具。然后下之。 圣法昭然,岂不详审慎重乎。迟为阳气失职。胸中大气不能敷布之候。详迟为在脏一语。可罔顾虑脏气之病乎。 【数】数脉者。呼吸定息六至以上。而应指急数。不似滑脉之往来流利。动脉之厥厥动摇。疾脉之过于 急疾也。数为阳盛阴亏。热邪流薄于经络之象。所以脉道数盛。火性善动而躁急。故伤寒以烦躁脉数者为传。 脉静者为不传。有火无火之分也。即经尽欲解。而脉浮数。按之不芤。其人不虚。不战汗出而解。则知数而按 之芤者。皆为虚矣。又阳明例云。病患脉数。数为热。当消谷引食。而反吐者。以发汗。令阳气微。膈内虚 。脉乃数也。数为客热。不能消谷。胃中虚冷。故吐也。又胃反而寸口脉微数者。为胸中冷。又脉阳紧阴数为 欲吐。阳浮阴数亦吐。胃反脉数。中气大虚。而见假数之象也。人见脉数。悉以为热。不知亦有胃虚。及阴盛 拒阳者。若数而浮大。按之无力。寸口脉细者。虚也。经曰。脉至而从。按之不鼓。诸阳皆然。病热而脉数。 按之不鼓甚者。乃阴盛拒阳于外而致病。非热也。形证似寒。按之鼓击于指下者。乃阳盛拒阴而生病。非寒也 。丹溪云。脉数盛大。按之而涩。外有热证者。名曰中(平声)寒。盖寒留血脉。外证热而脉亦数也。凡乍病 脉数。而按之缓者为邪退。久病脉数。为阴虚之象。瘦人多火。其阴本虚。若形充色泽之人脉数。皆痰湿郁 滞。经络不畅而蕴热。其可责之于阴乎。若无故脉数。必生痈疽。如数实而吐臭痰者为肺痈。数虚而咳涎沫者为 肺痿。又历考数脉诸例。有云数则烦心者。有云滑数心下结热者。皆包络火旺而乘君主之位也。有云细数阴虚 者。水不制火。真阴亏损也,有云数为在腑者。阳邪干阳。脏气无预也。有云数则为寒 者。少火气衰。壮火食气也,大抵虚劳失血。喘嗽上气。多有数脉。但以数大软弱者为阳虚。细小弦数者为阴 虚。非若伤寒衄血之脉浮大。为邪伏于经。合用发汗之比。诸凡失血。脉见细小微数无力者为顺。脉数有热。 及实大弦劲急疾者为逆。若乍疏乍数。无问何病。皆不治也。 【滑】滑脉者。举之浮紧。按之滑石。不似实脉之应指。紧脉之往来劲急。动脉之见于一部。疾脉 之过于急疾也。仲景云。翕奄沉。名曰滑。滑者紧之浮名也。言忽浮忽沉。形容流利之状。无以过之。滑为多 血少气之脉。而昔人又以滑大无力。为内伤元气。曷知滑脉虽有浮沉之分。却无无力之象。盖血由气生。若果 气虚。则鼓动之力先微。脉何由而滑耶。惟是气虚不能统摄阴火。而血热脉滑者有之。尝考诸内经。有脉滑曰 病风。缓而滑曰热中。脉浮而滑曰新病。脉盛滑坚者曰病在外。脉弱以滑是为胃气。滑者阴气有余也。则知滑 脉之病。无虚寒之理。他如伤寒温热时行等病。总以浮滑而濡者为可治。故先师论脉。首言大浮数动滑为阳。 而杂病以人迎浮滑为风痰。缓滑为中风。气口缓滑为热中。滑数为宿食。尺中弦滑。为下焦蓄血。又呕吐而寸口 迟滑,为胸中实。下利而关上迟滑。为下未尽。厥逆而脉滑。为里有实。详此则滑脉之病。可不言而喻。即经 有滑者阴气有余一语。是指阴邪搏阳而言。岂以阴气有余。多汗身寒之病。便可目为血多。又以滑大之脉。牵 合无力。而为内伤元气乎。平人肢体丰盛。而按之绵软。六脉软滑。此痰湿渐渍于中外。终日劳役。不知倦怠 。若安息则重着疼矣。夫脉之滑而不甚有力者。皆浮滑缓滑濡滑微滑之类。终非无力之比。滑为血实气壅之 脉。悉属有余。妇人身有病而脉和滑者为孕。临产脉滑疾者曰离经。若滑而急强。辟辟如弹石。谓之肾绝。滑 不直手。按之不可得。为大肠气予不足。以其绝无和缓胃气。故经予之短期。 【涩】涩脉者。指下涩滞不前。内经谓之参伍不调。叔和喻以轻刀刮竹。通真子譬之如雨沾沙。长沙又以 泻漆之绝。比拟虽殊。其义则一。不似迟脉之指下迟缓。缓脉之脉象纡徐。濡脉之来去绵软也,良由津血亏 少。不能濡润经络,所以涩涩不调。故经有脉涩曰痹。寸口诸涩亡血。涩则心痛。尺热脉涩为懈。种种皆阴 血消亡。阳气有余。而为身热无汗之病。亦有痰食胶固中外。脉道阻滞。而见涩数模糊者。阴受水谷之害也。 金匮云。寸口脉浮大。按之反涩。尺中亦微而涩。知有宿食。有发热头痛。而见浮涩数盛者。阳中雾露之气也 。雾伤皮腠。湿流关节。总皆脉涩,但兼浮数沉细之不同也。有伤寒阳明腑实。不大便而脉涩。温病大热而脉 涩。吐下微喘而脉涩。水肿腹大而脉涩。消瘅大渴而脉涩。痰证喘满而脉涩。病在外而脉涩。妇人怀孕而脉涩 。皆证脉相反之候。间有因胎病而脉涩者。然在二三月时有之。若四月胎息成形之后。必无虚涩之理。平人无 故脉涩。为贫窘之兆。尺中蹇涩则艰于嗣。金匮云。男子脉浮弱而涩则无子。精气清冷。其有脉塞而鼓如省客 。左右旁至如交漆。按之不得如颓土。皆乖戾不和。殊异寻常之脉。故素问列之大奇。 【虚】虚脉者。指下虚大而软。如循鸡羽之状。中取重按。皆弱而少力。久按仍不乏根。不似芤脉之豁然 中空。按久渐出,涩脉之软弱无力。举指即来。散脉之散漫无根。重按久按。绝不可得也。虚为营血不调之候 。叔和以迟大而软为虚。每见气虚喘乏。往往有虚大而数者。且言血虚脉虚。独不详仲景脉虚身热。得之伤暑。 东垣气口脉大而虚者。为内伤于气。若虚大而时显一涩。为内伤于血。凡血虚之病。非显涩弱。则弦细芤迟。如 伤暑脉虚为气虚。弦细芤迟为血虚。虚劳脉极虚芤迟。或尺中微细小者。为亡血失精。男子平人脉虚弱微细者。 善盗汗出。则气血之分了然矣。慎斋有云。脉洪大而虚者防作泻。可知虚脉多脾 家气分之病。大则气虚不敛之故。经云。脉气上虚尺虚。是谓重虚。病在中。脉虚难治。仲景有脉虚者不可吐。 腹满脉虚复厥者不可下。脉阴阳俱虚。热不止者死。可见病实脉虚。皆不易治。盖虚即是毛。毛为肺之平脉。 若极虚而微。如风吹毛之状。极虚而数。瞥瞥如羹上肥者。皆为肺绝之兆也。惟癫疾之脉虚为可治者。以其神 出舍空。可行峻补。若实大为顽痰固结。搜涤不应。所以为难耳。 【实】实脉者。重浊滑盛。相应知参舂。而按之石坚。不似紧脉之迸急不和。滑脉之往来流利。洪脉之来 盛去衰也。实为中外壅满之象。经云。邪气盛则实。非正气本充之谓。即此一语。可为实脉之总归。夫脉既实 矣。谅虚证之必无也。证既实矣。谅假象之必无也。但以热邪亢极而暴绝者有之。其为病也。实在表则头痛 身热。实在里则胀腹满。大而实者。热由中发。细而实者。积自内生。在伤寒阳明病。不大便而脉实则宜下 。下后脉实大。或暴微欲绝。热不止者死。厥阴病。下利脉实者。下之死。病脉之逆。从可见矣。盖实即是石 。石为肾之平脉。若石坚太过。辟辟如弹石状。为肾绝之兆矣。其消瘅鼓胀坚积等病。皆以脉实为可治。若泄 而脱血。及新产骤虚。久病虚羸。而得实大之脉。良不易治也。 【弦】弦脉者。端直以长。举之应指。按之不移。不似紧脉之状如转索。革脉之劲如弓弦也。弦为风木 主令之脉。故凡病脉弦。皆阳中伏阴之象。虚证误用寒凉。两尺脉必变弦。胃虚冷食停滞。气口多见弦脉。伤寒 以尺寸俱弦。为少阳受病。少阳为枢。为阴阳之交界。如弦而兼浮兼细。为少阳之本脉。弦而兼数兼缓。即有 入府传阴之两途。若弦而兼之以沉涩微弱。得不谓之阴乎。经言寸口脉弦者。胁下拘急而痛。令人啬啬恶寒。 又伤寒脉弦细。头痛发热者属少阳。此阳弦头痛也。痛必见于太阳。阳脉涩。阴脉弦。法当腹中急痛。此阴弦 腹痛也。痛必见于少 腹。皆少阳部分耳。少阴病欲吐不吐。始得之。手足寒。脉弦迟者。此胸中实。当吐之。若膈上有寒饮干呕者 。不可吐。急温之。详此。又不当以兼沉兼涩概谓之阴。弦迟为胸中实也。审证合脉。活法在人。贵在心手之 灵活耳。历诊诸病之脉。属邪盛而见弦者。十常二三。属正虚而见弦者。十常六七。其于他脉之中。兼见弦象 者。尤复不少。在伤寒表邪全盛之时。中有一部见弦。或兼迟兼涩。便是夹阴之候。客邪虽盛。急需温散。汗 下猛剂。咸非所宜。即非时感冒。亦宜体此。至于素有动气怔忡。寒疝香港脚。种种宿病。而挟外感之邪。于浮 紧数大之中。委曲搜求。弦象必隐于内。多有表邪脉紧。于紧脉之中。按之渐渐减小。纵之不甚鼓指。盒饭弦 脉例治。于浮脉之中。按之敛直。滑脉之中。按之搏指。并当弦脉类看。于沉脉之中。按之引引。涩脉之中。 按之切切。皆阴邪内伏。阳气消沉。不能调和百脉。而显弦直之状。良非客邪紧盛之兆。迨夫伤寒坏病。弦脉 居多。虚劳内伤。弦常过半。所以南阳为六残贼之首推也。他如病疟寒饮。一切杂病。皆有弦脉。按金匮云。 疟脉自弦。弦数多热。弦迟多寒。弦小坚者下之瘥。弦迟者可温之。弦紧者可发汗针灸也。浮大者可吐之。弦数 者风发也。以饮食消息主之。饮脉皆弦。双弦者寒也。偏弦者饮也。弦数者有寒饮。沉弦者悬饮内痛。他如腹 痛鼓胀。胃反胸痹。瘕蓄血。中伤风。霍乱滞下。中气郁结。寒热痞满等病。种种皆有弦脉。总由中气少 权。土败木贼所致。但以弦少弦多。以证胃气之强弱。弦实弦虚。以证邪气之虚实。浮弦沉弦。以证表里之阴阳。 寸弦尺弦。以证病气之升沉。无论所患何证。兼见何脉。但以和缓有神。不乏胃气。咸为可治。若弦而劲细。如 循刀刃。弦而强直。如新张弓弦。如循长竿。如按横格。皆但弦无胃气也。所以虚劳之脉。多寸口数大。尺中 弦细搏指者。皆为损脉。卢扁复生奚益哉。 【缓】缓脉者。从容和缓。不疾不徐。似迟而实未为迟。不似 濡脉之指下绵软。虚脉之瞥瞥虚大。微脉之微细而濡。弱脉之细软无力也。仲景云。阳脉浮大而濡。阴脉浮大 而濡。阴脉与阳脉同等者。名曰缓也。伤寒以尺寸俱微缓者。为厥阴受病。厥阴为阴尽复阳之界。故凡病后得 之。咸为相宜。其太阳病。发热头痛。自汗脉浮缓者。为风伤卫证。以其自汗体疏。脉自不能紧盛也。缓为脾 家之本脉。然必和缓有神。为脾气之充。若缓甚而弱。为脾气不足。缓而滑利。则胃气冲和。昔人以浮缓为伤 风。沉缓为寒湿。缓大为风虚。缓细为痹湿。又以浮缓为风中于阳。沉缓为湿中于阴。盖湿脉自缓。得风以播 之。则兼浮缓。寒以束之。则兼沉缓。若中于阴。则沉细微缓。以厥阴内藏风木之气。故脉虽沉。而有微缓之象也。 【洪】洪脉者。既大且数。指下累累如连珠。如循琅。而按之稍缓。不似实脉之举按。滑脉之软滑 流利。大脉之大而且长也。昔人以洪为夏脉。内经以钩为夏脉。遂有钩即是洪之说。以其数大而濡。按之指下 委曲旁出。固可谓之曰钩。火性虚炎。所以来盛去衰。按之不实。然痰食瘀积阻碍脉道。关部常屈曲而出。此 与夏脉微钩。似同而实不类也。洪为火气燔灼之候。仲景有服桂枝汤。大汗出。大烦渴不解。脉洪为温病。温 病乃冬时伏气所发。发于春者为温病。发于夏者为热病。其邪伏藏于内而发出于表。脉多浮洪而混混不清。每 多盛于右手。亦有动滑不常者。越人所谓行在诸经。不知何经之动也。当此不内联夺。反与解表。不至热交 营度不已也。若温热时行。证显烦渴昏热。脉反沉细小弱者。阳病阴脉也。有阳热亢极。而足冷尺弱者。为下虚 之证。皆不可治。又屡下而热势不解。脉洪不减。谓之坏病。多不可救。洪为阳气满溢。阴气垂绝之脉。故蔼 蔼如车盖者为阳结。脉浮而洪。身汗如油为肺绝。即杂病脉洪。皆火气亢甚之兆。若病后久虚。虚劳失血,泄 泻脱元。而见洪盛之脉。尤非所宜。惟悯浊下贱。脉多洪实。又不当以实热论也。 【微】微脉者。似有若无。欲绝非绝。而按之稍有模糊之状。不似弱脉之小弱分明。细脉之纤细有力也。 微为阳气衰微之脉。经言寸口诸微亡阳。言诸微者。则轻取之微。重按之微。气口之微。尺中之微。皆属气虚。 故所见诸证。在上则为恶寒多汗少气之患。在下则有失精脱泻少食之虞。总之与血无预。所以萦萦如蜘蛛丝者 。仲景谓阳气之衰。尝见中风卒倒而脉微。暑风卒倒而脉微。皆为虚风之象。其脉多兼沉缓。若中寒卒倒而脉 微。为阴邪暴逆。所以微细欲绝也。而伤寒尺寸俱微缓。为厥阴受病。病邪传至此经。不特正气之虚。邪亦向 衰之际。是以俱虚。不似少阴之脉微细。但欲寐耳。详二经之脉。同一微也。而有阴尽复阳。阳去入阴之异。 即太阳经病之脉微。而有发热恶寒。热多寒少。脉微为无阳者。有面有热色。邪未欲解,而脉微者。有阴阳俱 停。邪气不传。而脉反微者。若以微为虚象。不行攻发。何以通邪气之滞耶。必热除身安而脉微。方可为欲愈 之机。若太阳证具。而见足冷尺微。又为下焦虚寒之验。可不建其中气。而行正发汗之例乎。 【紧】紧脉者。状如转索。按之虽实而不坚。不似弦脉之端直如弦。牢革之强直搏指也。紧为诸寒收引之象。 亦有热因寒束。而烦热拘急疼痛者。如太阳寒伤营证是也。然必人迎浮紧。乃为表证之确候。若气口紧坚。又 为内伤饮食之兆。金匮所谓脉紧头痛。风寒腹中有宿食也。仲景又云。曾为人所难。紧脉从何而来。假令亡汗 若吐。以肺里寒。故令脉紧也。假令咳者。坐饮冷水。故令脉紧也。假令下利。以胃中寒冷。故令脉紧也。 详此三下转语。可谓曲尽紧脉为病之变端。而少阴经中。又有病患脉阴阳俱紧。反汗出者。亡阳也。此属少阴。 法当咽痛而复吐利。是谓紧反入里之微验。又少阴病脉紧。至七八日。下利脉暴微。手足反温。脉紧反去。为欲解也 。虽烦。下利必自愈。此即紧去人安之互辞。辨不可下脉证中。则有脉来阴阳俱紧。恶寒 发热。则脉欲厥。厥者。脉初来大。渐渐小。更来渐渐大。是其候也。此亦紧反入里之互辞。因误下而阳邪 内陷。欲出不出。有似厥逆进退之象。故言欲厥。脉虽变而紧状依然。非营卫离散。乍大乍小之比。而脉法 中。复有寸口脉微。尺脉紧。其人虚损多汗。知阴常在。绝不见阳之例。可见紧之所在。皆阳气不到之处。故 有是象。夫脉按之紧如弦。直上下行者痉。若伏坚者为阴痉。总皆经脉拘急。故有此象。若脉至如转索。而强 急不和。是但紧无胃气也。岂堪尚引日乎。 【弱】弱脉者。沉细而软。按之乃得。举之如无。不似微脉之按之欲绝。濡脉之按之若无。细脉之浮沉皆 细也。弱为阳气衰微之候。夫浮以候阳。今浮取如无。阳衰之明验也。故伤寒首言弱为阴脉。即阳经见之。亦 属阳气之衰。经言寸口脉弱而迟。虚满不能食。寸口脉弱而缓。食卒不下。气填膈上。上二条。一属胃寒。一 属脾虚。故皆主乎饮食。又形作伤寒。其脉不弦紧而弱。太阳中。身热疼重而脉微弱。可见脉弱无阳。必无 实热之理。只宜辨析真阳之虚。与胃气之虚。及夏月伤冷水。水行皮中所致耳。在阴经见之。虽为合脉。然阳 气衰微已极。非峻温峻补。良难春回寒谷也。惟血痹虚劳。久嗽失血。新产及老人久虚。脉宜微弱。然必弱而 和滑。可卜胃气之未艾。若少壮暴病而见脉弱。咸非所宜。即血证虚证。脉弱而兼之以涩。为气血交败。其能 荣爨下之薪乎。 【长】长脉者。指下迢迢而过于本位。三部举按皆然。不似大脉之举之盛大。按之少力也。伤寒以尺寸俱 长。为阳明受病。内经又以长则气治。为胃家之平脉。胃为水谷之海。其经多气多血。故显有余之象。然必长 而和缓。方为无病之脉。若长而浮盛。又为经邪方盛之兆。亦有病邪向愈而脉长者。仲景云。太阴中风。四肢 烦疼。阳脉微。阴脉涩。而长者为欲愈。盖风本阳邪。因土虚木乘。陷于太阴之经。而长脉见于微涩之中。疼 热发于诸阳之本。询为欲愈之征。殊非病进之谓。且有阴气不充。而脉反上盛者。经言寸口脉中手长者。曰足胫痛是 也。此与秦越人遂上鱼为溢。遂入尺为覆。及上部有脉。下部无脉。关格吐逆。不得小便。同脉异证。不可与 尺寸俱长之脉。比例而推也。 【短】短脉者。尺寸俱短。而不及本位。不似小脉之三部皆小弱不振。伏脉之一部独伏匿不前也。经云。 短则气病。良由胃气厄塞。不能条畅百脉。或因痰气食积。阻碍气道。所以脉见短涩促结之状。亦有阳气不充而 脉短者。经谓寸口脉中手短者。曰头痛是也。仲景云。汗多重发汗。亡阳谵语。脉短者死。脉自和者不死。又 少阴脉不至。肾气绝。为尸厥。伤寒六七日。大下后。寸脉沉而迟。手足厥冷。下部脉不至。咽喉不利。唾脓 血者难治。戴同父云。短脉只当责之于尺寸。若关中见短。是上不通寸为阳绝。下不通尺为阴绝矣。曷知关 部从无见短之理。昔人有以六部分隶而言者。殊失短脉之义。 【大】大脉者。应指满溢。倍于寻常。不似长脉之但长不大。洪脉之既大且数也。大脉有虚实阴阳之异。经 云。大则病进。是指实大而言。仲景以大则为虚者。乃盛大少力之谓。然又有下利脉大者为未止。是又以积滞 未尽而言。非大则为虚之谓也。有六脉俱大者。阴不足。阳有余也。有偏大于左者。邪盛于经也。偏大于右者 。热盛于内也。亦有诸脉皆小。中有一部独大者。诸脉皆大。中有一部独小者。便以其部。断其病之虚实。 且有素禀六阳。或一手偏旺偏衰者。又不当以病论也。凡大而数盛有力。皆为实热。如人迎气口大紧以浮者。 其病益甚在外。气口微大。名曰平人。其脉大坚以涩者胀。乳子中风热。喘鸣肩息者。脉实大而缓则生。急则 死。乳子。是指产后以乳哺子而言。非婴儿也。产后脉宜悬小。最忌实大。今证见喘鸣肩息。为邪气暴逆。又 须实大而缓。方与证合。若实大急强。为邪胜正衰。去生远矣。此与乳子而病热。脉弦小。手足温则生。似乎相 左。而实互相发明也。伤寒热病。谵语烦渴。脉来实大。虽剧可治。得汗后热不止。脉反实大躁疾者死。温病大热不 得汗。脉大数急强者死。细小虚涩者亦死。厥阴病下利脉大者虚也。以其强下之也。阴证反大发热。脉虚大无 力。乃脉证之变。内证元气不足。发热脉大而虚。为脉证之常。虚劳脉大,为血虚气盛。金匮云。男子平人脉大 为劳。气有余便是火也。所以瘦人胸中多气而脉大。病久气衰而脉大。总为阴阳离绝之候。孰谓大属有余。而 可恣行攻伐哉。若脉见乍大乍小。为元神无主。随邪气之鼓动。可不慎而漫投汤液耶。 【小】小脉者。三部皆小。而指下显然。不似微脉之微弱依稀。细脉之微细如发。弱脉之软弱不前。短脉 之首尾不及也。夫脉之小弱。虽为元气不足。若小而按之不衰。久按有力。又为实 热固结之象。总由正气不充。不能鼓搏热势于外。所以隐隐略见滑热之状于内也。设小而证见热邪亢盛。则为 证脉相反之兆。亦有平人六脉皆阴。或一手偏小者。若因病而脉损小。又当随所见部分而为调适机用。不可不 治也,假令小弱见于人迎。卫气衰也。见于气口。肺胃弱也。见于寸口。阳不足也。见于尺内。阴不足也。凡 病后脉见小弱。正气虽虚。邪气亦退。故为向愈。设小而兼之以滑实伏匿。得非实热内蕴之征乎。经云。切其 脉口滑小紧以沉者。病益甚在中。又云。温病大热。而脉反细小。手足逆者死。乳子而病热。脉悬小。手足温 则生。寒则死。此条与乳子中风热互发,言脉虽实大。不至急强。脉虽悬小。四肢不逆。可卜胃气之未艾。若脉 失冲和。阳竭四末。神丹奚济。非特主产后而言。即妊娠亦不出于是也。婴儿病赤瓣飧泄。脉小手足寒。难已。 脉小手足温。泄易已。腹痛。脉细小而迟者易治。坚大而急者难治。洞泄食不化。脉微小流连者生。坚急者死 。谛观诸义。则病脉之逆从。可默悟矣。而显微又言。前大后小。则头痛目眩。前小后大。则胸满短气。即仲 景来微去大之变辞。虚中挟实之旨。和盘托出矣。 【芤】芤脉者。浮大弦软。按之中空。中按虽不应指。细推仍有根气。纵指却显弦大。按之减小中空。不 似虚脉之瞥瞥虚大。按之豁然无力也。芤为血虚不能濡气。故虚大如芤。然其中必显弦象。刘三点以为绝类慈 葱。殊失弦大而按之减小中空之义。盖虚则阳气失职。芤则经络中空。所以有虚濡无力。弦大中空之异。仲景 云。脉弦而大。弦则为减。大则为芤。减则为寒。芤则为虚。虚寒相搏。此名为革。革则胃气告匮。而弦强搏 指。按之无根。非芤脉中空之比。按太阳病有脉浮而紧。按之反芤。本虚战汗而解者。暑病有弦细芤迟。血分 受伤者。芤为失血之本脉。经云。脉至如搏。血温身热者死。详如搏二字。即是弦大而按之则减也。又云。脉 来悬钩浮为常脉。言浮而中空。按之旁至。似乎微曲之状。虽有瘀积阻滞。而指下柔和。是知尚有胃气。故为 失血之常脉。若弦强搏指。而血温身热。为真阴槁竭。必死何疑。凡血脱脉芤。而有一部独弦。或带结促涩滞 者。此为阳气不到。中挟阴邪之兆。是即瘀血所结处也。所以芤脉须辨一部两部。或一手两手。而与攻补。方 为合法。 【濡】濡脉者。虚软少力。应指虚细。如絮浮水面。轻手乍来。重手乍去。不似虚脉之虚大无力。微脉之 微细如丝。弱脉之沉细软弱也。濡为胃气不充之象。故内伤虚劳。泄泻少食。自汗喘乏。精伤痿弱之人。脉虽 濡软乏力。犹堪峻补峻温。不似阴虚脱血。纯见细数弦强。欲求濡弱。绝不可得也。盖濡脉之浮软。与虚脉相 类。但虚则浮大,而濡则小弱也。濡脉之细小。与弱脉相类。但弱在沉分。而濡在浮分也。濡脉之软弱。与微 脉相类。但微则欲绝。而濡则力微也。濡脉之无力。与散脉相类。但散则从大而按之则无。濡则从小而渐至无 力也。夫从小而渐至无力。气虽不充。血犹未败。从大而按之即无。则气无所统。血已伤残。阴阳离散。将何 所恃。而可望其生乎。以此言之。则濡之 与散。不啻霄壤矣。 【动】动脉者。厥厥动摇。指下滑数如珠。见于关上。不似滑脉之诸部皆滑数流利也。动为阴阳相搏之候 。阳动则汗出。阴动则发热。是指人迎气口而言。然多有阴虚发热之脉。动于尺内。阳虚自汗之脉。动于寸口 者。所谓虚者则动。邪之所凑。其气必虚。金匮有云。脉动而弱。动则为惊。弱则为悸。因其虚而旺气乘之。 惟伤寒以大浮数动滑为阳。是专主邪热相搏而言。非虚劳体痛。便溺崩淋脉动之比。而妇人尺脉动甚。为有子 之象。经云。阴搏阳别。谓之有子。又云。妇人手少阴脉动甚者。妊子也。以肾藏精。心主血。故二处脉动。 皆为有子。辨之之法。昔人皆以左大顺男。右大顺女为言。然妊娠之脉。往往有素禀一手偏大偏小者。莫若以 寸动为男。尺动为女。最为有据。 【伏】伏脉者。隐于筋下。轻取不得。重按涩难。委曲求之。附着于骨。而有三部皆伏。一部独伏之异。 不似短脉之尺寸短缩。而中部显然。沉脉之三部皆沉。而按之即得也。伏脉之病。最为叵测。长沙有趺阳脉不 出。脾不上下。身冷肤硬。少阴脉不至。令身不仁。此为尸厥等例。详伏为阴阳潜伏之候。有邪伏幽隐而脉伏 不出者。虽与短脉之象有别。而气血涩滞之义则一。故关格吐逆。不得小便之脉。非偏大倍常。即偏小隐伏。 越人所谓上部有脉。下部无脉是也。凡气郁血结久痛。及疝瘕留饮。水气宿食。霍乱吐利等脉。每多沉伏。 皆经脉阻滞。营卫不通之故。所以妊娠恶阻。常有伏匿之脉。此又脉证之变耳。在伤寒失于表散。邪气不得发 越。而六脉俱伏者。急宜发汗。而脉自复。刘元宾曰。伏脉不可发汗。谓其非表脉也。而洁古又言。当以麻 黄附子细辛汤发之。临病适宜。各有权度。不可执一。若六七日烦扰不宁。邪正交并而脉伏者。又为战汗之兆。 如久旱将雨。六合阴晦。雨过庶物皆苏也。不可以伏为阴脉。误投辛热。顷刻昆仑 飞焰矣。 【细】细脉者。往来如发。而指下显然。不似微脉之微弱模糊也。细为阳气衰弱之候。伤寒以尺寸俱沉细 。为太阴受病。太阴职司敷化之权。今为热邪所传。营行之气。不能条畅百脉。所以尺寸皆沉细。不独太阴为 然。即少阴之脉。亦多沉细。故仲景有少阴病脉沉细数。不可发汗之禁。此皆外阴内阳。非若严冬卒中暴寒。 盛夏暑风卒倒。内外皆阴之比。内经细脉诸条。如细则少气。脉来细而附骨者积也。尺寒脉细。谓之后泄。头 痛脉细而缓为中湿。种种皆阴邪之证验。所以胃虚少食。冷涎泛逆。便泄腹痛。湿痹脚软。自汗失精。皆有细 脉。但以兼浮兼沉。在尺在寸。分别而为裁决。如平人脉来细弱。皆忧思过度。内戕真元所致。若形盛脉细。 少气不足以息。及病热脉细。神昏不能自持。皆脉不应病之候。不可以寻常虚细论也。 【疾】疾脉者。呼吸之间。脉七八至。虽急疾而不实大。不似洪脉之既大且数。却无躁疾之形也。疾脉有 阴阳寒热真假之异。如疾而按之益坚。乃亢阳无制。真阴垂绝之候。若疾而按之不鼓。又为阴邪炎威。虚阳发露之征。 尝攻先辈治按。有伤寒面赤目赤。烦渴引饮而不能咽。东垣以姜附人参汗之而愈。又伤寒蓄热内盛。阳厥极 深。脉疾至七八至以上。人皆误认阴毒。守真以黄连解毒治之而安。斯皆证治之明验也。凡温病大热躁渴。 初时脉小。至五六日后。脉来躁疾。大观发赤者死。谓其阴绝也。躁疾皆为火象。内经有云。其有躁者在手。 言手少阴厥阴二经。俱属于火也。阴毒身如被杖。六脉沉细而疾。灸之不温者死。谓其阳绝也。然亦有热毒入 于阴分而为阴毒者、脉必疾盛有力。不似阴寒之毒。虽疾而弦细乏力也。虚劳喘促声嘶。脉来数疾无伦。名曰 行尸。金匮谓之厥阳独行。此真阴竭于下。孤阳亢于上也。惟疾而不躁。按之稍缓。方为热证之正脉。脉法所 谓疾而洪大苦烦满。疾而沉细腹中痛。疾而不大不小。虽困可治。其有大小者。难治也。至若脉至如喘。脉至 如数。得之暴厥暴惊 者。待其气复自平。迨夫脉至浮合。浮合如数。一息十至以上。较之六数七疾八极更甚。得非虚阳外骛之兆乎。 【牢】牢脉者。弦大而长。举之减小。按之实强。如弦缕之状。不似实脉之滑实流利。伏脉之匿伏涩难。革 脉之按之中空也。叔微云。牢则病气牢固。在虚证绝无此脉。惟湿痉拘急。寒疝暴逆。坚积内伏。乃有是脉。历 考诸方,不出辛热开结。甘温助阳之治。庶有克敌之功。虽然。固垒在前。攻守非细。设更加之以食填中土。 大气不得流转。变故在于须臾。可不为之密察乎。若以牢为内实。不问所以。而妄行迅扫。能无实实虚虚之咎 哉。大抵牢为坚积内着。胃气竭绝。故诸家以为危殆之象云。 【革】革脉者。弦大而数。浮取强直。重按中空。如鼓皮之状。不似紧脉之往来劲急。弦脉之按之不移。 牢脉之按之益坚也。撄宁生曰。革乃变革之象。虽失常度。而按之中空。未为真脏。故仲景厥阴例中。有下利 肠鸣脉浮革者。主以当归四逆汤。得非风行木末。扰动根株之候乎。又云。妇人则半产漏下。男子则亡血失精 。金匮半产漏下。主以旋覆花汤。得非血室伤惫。中有瘀结未尽之治乎。其男子亡血失精。独无主治。云岐补 以十全大补。得非极劳伤精。填补其空之谓乎。是以长沙直以寒虚相搏例之。惟其寒。故柔和之气失焉。惟其 虚。故中空之象见焉。岂以革浮属表。罔顾肾气之内惫乎。 【促】促脉者。往来数疾中忽一止复来。不似结脉之迟缓。中有止歇也。促为阳邪内陷之象。经云。寸口 脉中手上击者。曰肩背痛。观上击二字。则脉来搏指。热盛于经之义。朗然心目矣。而仲景太阳例。有下之 后脉促胸满者。有下之利遂不止而脉促者。有下之脉促不结胸者。有脉促手足厥冷者。上四条。一为表邪未尽。 一为并入阳明。一为邪去欲解。一为传次厥阴。总以促为阳盛。里不服邪之明验。虽证见厥逆。只宜用灸以通 阳。不宜四逆以回阳。明非虚寒之理。具见言外。所以温热发斑。瘀 血发狂。及痰食凝滞。暴怒气逆。皆令脉促。设中虚无凝。必无歇止之脉也。 【结】结脉者。指下迟缓中。频见歇止。而少顷复来。不似代脉之动止不能自还也。结为阴邪固结之象。 越人云。结甚则积甚。结微则气微。言结而少力。为正气本衰。虽有积聚。脉结亦不甚也。而仲景有伤寒汗下不 解。脉结代。心动悸者。有太阳病身黄。脉沉结。少腹硬满,小便不利。为无血者。一为津衰邪结。一为热结 膀胱。皆虚中挟邪之候。凡寒饮死血。吐利腹痛。癫痫虫积等气郁不调之病。多有结脉。暴见即宜辛温扶正。 略兼散结开痰。脉结自退。尝见二三十至内有一至接续不上。每次皆然。而指下虚微。不似结促之状。此元气 骤脱之故。峻用温补自复。如补益不应。终见危殆。若久病见此。尤非合脉。夫脉之歇止不常。须详指下有力 无力。结之频与不频。若十余至或二三十至一歇。而纵指续续。重按频见。前后至数不齐者。皆经脉窒碍。阴 阳偏阻所致。盖阳盛则促。阴盛则结。所以仲景皆为病脉。 【代】代脉者。动而中止。不能自还。因而复动。名曰代阴。不似促结之虽见歇止。而复来有力也。代为 元气不续之象。经云。代则气衰。在病后见之。未为死候。若气血骤损。元神不续。或七情太过。或颠仆重伤 。或风家痛家。脉见止代。只为病脉。伤寒家有心悸脉代者。腹痛心疼。有结涩止代不匀者。凡有痛之脉止 歇。乃气血阻滞而然。不可以为准则也。若不因病而脉见止代。是一脏无气。他脏代之。真危亡之兆也。即因 病脉代。亦须至数不匀者。犹或可生。若不满数至一代。每次皆如数而止。此必难治。经谓五十动不一代者。 以为常也。以知五脏之期。予之短期者。乍疏乍数也。又云。数动一代者。病在阳之脉也。此则阳气竭尽无余 之脉耳。所以或如雀啄。或如屋漏。或如弦绝。皆真代脉。见之生理绝矣。惟妊娠恶阻。呕逆最剧者。恒见代 脉。谷入既少。气血尽并于胎息。是以脉气不能接续。然在二三月时有之。若至四月。胎已成形。当无歇止之 脉矣。 【散】散脉者。举之浮散。按之则无。去来不明。漫无根蒂。不似虚脉之重按虽虚。而不至于散漫也。散 为元气离散之象。故伤寒咳逆上气。其脉散者死。谓其形损故也。可知散脉为必死之候。然形象不一。或如吹 毛。或如散叶。或如悬雍。或如羹上肥。或如火薪然。皆真散脉。见之必死。非虚大之比。经曰。代散则死。 若病后大邪去。而热退身安。泄利止而浆粥入胃。或有可生者。又不当一概论也。古人以代散为必死者。盖散为肾败 之应。代为脾绝之兆。肾脉本沉。而散脉按之不可得见。是先天资始之根本绝也。脾脉主信。而代脉去来必愆 其期。是后天资生之根本绝也。故二脉独见。均为危亡之候。而二脉交见。尤为必死之征。 【清】清脉者。轻清缓滑。流利有神。似小弱而非微细之形。不似虚脉之不胜寻按。微脉之软弱依稀。缓脉 之阿阿迟纵。弱脉之沉细软弱也。清为气血平调之候。经云。受气者清。平人脉清虚和缓。生无险阻之虞。如 左手清虚和缓。定主清贵仁慈。若清虚流利者。有刚决权变也。清虚中有一种弦小坚实。其人必机械峻刻。右 手脉清虚和缓。定然富浓安闲。若清虚流利。则富而好礼。清虚中有种枯涩少神。其人虽丰。目下必不适意。 寸口清虚。洵为名裔。又主聪慧。尺脉清虚。端获良嗣。亦为寿征。若寸关俱清。而尺中蹇涩。或偏小偏大。 皆主晚景不丰。及艰子嗣。似清虚而按之滑盛者。此清中带浊。外廉内贪之应也。若有病而脉清楚。虽剧无害 。清虚少神。即宜温补以助真元。若其人脉素清虚。虽有客邪壮热。脉亦不能鼓盛。不可以为证实脉虚。而失 于攻发也。 【浊】浊脉者。重浊洪盛。腾涌满指。浮沉滑实有力。不似洪脉之按之软阔。实脉之举之减小。滑脉之往 来流利。紧脉之转 索无常也。浊为禀赋昏浊之象。经云。受谷者浊。平人脉重浊洪盛。垂老不得安闲。如左手重浊。定属污下。 右手重浊。可卜庸愚。寸口重浊。家世卑微。尺脉重浊。子姓卤莽。若重浊中有种滑利之象。家道富饶。浊而 兼得蹇涩之状。或偏盛偏衰。不享安康。又主夭枉。似重浊而按之和缓。此浊中兼清。外圆内方之应也。大约 力役劳之人。动彻劳其筋骨。脉之重浊。势所必然。至于市井之徒。拱手曳裾。脉之重浊者。此非天性使然欤。 若平素不甚重浊。因病鼓盛者。急宜攻发以开泄其邪。若平昔重浊。因病而得蹇涩之脉。此气血凝滞。痰涎胶 固之兆。不当以平时涩浊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