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曰。热在上焦者。因咳为肺痿。肺痿之病。从何得之。师曰。或从汗出。或从呕吐。或从消渴小 便利数。或从便难。又被快药下利。重亡津液。故得之。曰。寸口脉数。其人咳。 口中反有浊唾涎沫者何。师曰。为肺痿之病。若口中辟辟燥。咳即胸中隐隐痛。脉反滑数。此为肺痈。咳 唾脓血。脉数虚者为肺痿。数实者为肺痈。(脉经曰上。有问字。分为二条。快药。作药。 咳唾脓血。脉经。千金。分为另条。程本金鉴。接上肺痈为是。) 〔尤〕此设为问答。以辨肺痿肺痈之异。热在上焦二句。见五脏风寒积聚篇。盖师有是语而因之以为问 也。汗出。呕吐。消渴。二便下多。皆足以亡津液。而生燥热。肺虚且热。则为痿矣。口中反有浊唾涎沫者。 肺中津液。为热所迫。而上行也。或云。肺既痿而不用。则饮食游溢之精气。不能分 布诸经。而但上溢口。亦通。(案此徐注。)口中辟辟燥者。魏氏以为肺痈之痰涎脓血。俱蕴蓄结聚于肺脏 之内。故口中反干燥。而但辟辟作空响燥咳而已。然按下肺痈条亦云。其人咳。咽燥不渴。多唾浊沫。则肺 痿肺痈二证多同。惟胸中痛。脉滑数唾脓血。则肺痈所独也。比而论之。痿者萎也。(案巢源。作肺 萎。)如草木之萎。而不荣。为津烁而肺焦也。痈者。壅也。如土之壅而不通。为热聚而肺也。(案急 就篇颜注。痈之言壅也。气壅痞结。重肿而溃也。是。)故其脉有虚实不同。而其数则一也。 〔徐〕实者。即上滑字。义自见。 案肺痿非此别一病。即是后世所谓劳嗽耳。外台苏游传尸论云。其初得半卧半起。号为。气急咳者。 名曰肺痿。许仁则论云肺气嗽者。不限老少。宿多上热。后因饮食将息伤热。则常嗽不断。积年累岁。肺气 衰。便成气嗽。此嗽不早疗。遂成肺痿。若此将成。多不救矣。又云。肺气嗽。经久将成肺痿。其状不限四 时冷热。昼夜嗽常不断。唾白如雪。细沫稠粘。喘息气上。乍寒乍热。发作有时。唇口喉舌干焦。 亦有时唾血者。渐觉瘦悴。小便赤。颜色青白毛耸。此亦成蒸。又云。肺气嗽。经久有成肺痈者。其状与 前肺痿不多异。但唾悉成脓出。陈氏妇人良方。劫劳散证治云。劳嗽寒热盗汗。唾中有红线。名曰肺痿。注 家俱为别病。而诠释之者何。快。与同。梁书姚僧垣曰。大黄快药是也。魏云。辟辟唾 声。恐非。盖辟辟。干燥貌。张氏医通云。言咳者。口中不干燥也。若咳而口中辟辟燥。则是肺已结痈。 火热之毒。出见于口。此说近是。 程氏医径句测云。气虚不能化血。故血干不流。只随火势沸上。火亢乘金。不生气血。而生痰。可知 无血无液。而枯金被火。肺叶安得不焦。故欲退彼之火。须是补我之金。金得补而生液。则水从液滋。火从 液化也。盖肺处脏之最高。叶间布有细窍。此窍名泉眼。凡五脏之蒸溽。从肺吸入之。 只是气从泉眼呼出之。便成液。息息不穷。以灌溉周身者。皆从此出。此即人身之星宿海也。一受火炎。呼 处成吸。有血即从此眼渗入。碍去窍道。便令人咳。咳则见血。愈咳愈渗。愈渗愈嗽。久则泉眼俱闭。吸时 徒引火升喉间。或痒或呛。呼时并无液出。六叶遂枯遂焦。此肺痿之由也。 问曰。病咳逆。脉之何以知此为肺痈。当有脓血。吐之 则死。其脉何类。师曰。寸口脉微而数。微则为风。数则为 热。微则汗出。数则恶寒。风则中于卫。呼气不入。热过于荣。吸而不出。风伤皮毛。热伤血脉。风舍于肺。 其人则咳。口干喘满。咽燥不渴。多唾浊沫。时时振寒。热之所过。血为之凝滞。蓄结痈脓。吐如米粥。始 萌可救。脓成则死。(多唾浊沫之多字。赵本。作时。脉经。无血为之凝滞之之字。) 〔尤〕此原肺痈之由。为风热蓄结不解也。凡言风脉多浮或缓。此云微者。风入营而增热。故脉不浮而 反微。且与数俱见也。微则汗出者。气伤于热也。数则恶寒者。阴反在外也。呼气不入者。气得风而浮。利出 而艰入也。吸而不出者。血得热而壅。气亦为之不伸也。肺热而壅。故口干而喘满。热在血中。故咽燥而不 渴。且肺被热迫。而反从热化。为多唾浊沫。热盛于里。而外反无气。为时时振寒。由是热蓄不 解。血凝不通。而痈脓成矣。吐如米粥。未必便是死证。至浸淫不已。肺叶腐败。则不可治矣。故曰 始萌可救。脓成则死。 案金鉴云。肺痈之上。当有肺痿二字。不然。本文论肺痿之义。则无着落。必是脱简。盖多唾浊沫。肺 痿肺痈俱有之。而金鉴以为独肺痿有之。而肺痈所无。因为脱文。误甚。又云。脉微之三微字。当是三浮字。 微字文气不属。必是传写之讹。虽未知原文果然否。此可以备一说也。 危氏得效方云。始萌易治。脓成难治。诊其脉数而实已成。微而涩渐愈。面色白。呕脓而止者自愈。 有脓而呕食。面色赤。吐脓如糯米粥者不治。男子以气为主。得之十救二 三。妇女以血为主。得之十全七八。历试屡验。 李氏入门云。肺痈脉数而虚。口燥咽干。胸胁隐痛。二便赤涩。咳唾脓血腥臭。置之水中则沉。 潘氏续焰云。试肺痈法。凡人觉胸中隐隐痛。咳嗽有臭 痰。吐在水内。沉者是痈脓。浮者是痰。案今验果如其言。 又以双箸断之。其断为两段者是脓。其粘着不断者是痰。亦一试法也。 兰台轨范云。肺痈之疾。脓成亦有愈者。全在用药变化。汉时治法。或未全耳。 上气面浮肿肩息。其脉浮大不治。又加利尤甚。 〔魏〕面浮肿。阳衰于中。而气散于上也。肩息者。至人之息。息以踵。今息以肩。气元已铲其根。而 浮游之气。呼吸于胸膈之上也。诊之脉浮大。必浮大而沉微。且欲绝也。 俱为上盛下绝。加以下利。阴又下泄。阳必上越。其死尤速也。此上气之阳虚。气脱之重者。 案上气。诸家不释。考周礼天官疾医职云。嗽上气。郑玄注。上气。逆喘也。此一节。即是肺胀不治之证。 上气喘而躁者。属肺胀。欲作风水。发汗则愈。 〔沈〕此见肺痈当有肺胀之辨也。邪伤于卫后入于营。而为肺痈。此风伤于卫。内挟痰涎。壅逆肺气。 上逆奔迫。故喘而躁。是为肺胀。然有肺气壅逆。不得通调水道。水即泛滥皮肤。故曰欲作风水。治 宜发汗驱风。从表而出。水即下渗。即下条小青龙之证也。 案肺胀一证。诸家未有云后世某证者。考下文云。肺胀咳而上气。又云。咳而上气。此为肺胀。由此 观之。即后世所谓呷嗽哮嗽之属。巢源云。痰气相击。随嗽动息。呼呷有声。谓之呷嗽。本事续方云。哮嗽 如拽锯。是也。 肺痿吐涎沫。而不咳者。其人不渴。必遗尿。小便数。所以然者。以上虚不能制下故也。此为肺中冷。 必眩。多涎唾。甘草干姜汤以温之。若服汤已渴者。属消渴。(若以下九字。 脉经无。千金作若渴者属消渴法六字。为细注。) 〔魏〕肺痿为虚热之证矣。然又有肺痿而属之虚寒者。则不可不辨也。乃吐涎沫而不咳。其人既不渴。又 遗尿。小便数者。以上虚不能制水故也。肺气既虚。而无收摄之力。但趋脱泄之势。膀胱之阳气下脱。而肺 金益清冷。干燥以成痿也。肺叶如草木之花叶。有热之痿。如日炙之则枯。有冷之痿。如霜杀之则干矣。此 肺冷之所以成痿也。 〔尤〕头眩多涎唾者。经云。上虚则眩。又云上焦有寒。其口多涎也。甘草 干姜。甘辛合用。为温肺复气之剂。服后病不去。而加渴者。 则属消渴。盖小便数而渴者。为消。不渴者。非下虚。即肺冷也。
    甘草干姜汤方
     甘草(四两炙)干姜(二两炮) 上咀。以水三升。煮取一升五合。去滓。分温再服。 (千金注云。集验肘后。有大枣十二枚。) 案此即用伤寒得之便厥者。以复其阳之甘草干姜汤。取理中之半。而回其阳者。此证虽云肺中冷。其 源未曾不由胃阳虚乏。故主以此方。盖与大病瘥后喜唾者。主以理中汤意略同。 咳而上气。喉中水鸡声。射干麻黄汤主之。(外台。引短剧。水上有如字。云。此本仲景伤寒论方。) 〔鉴〕咳逆上气。谓咳则气上冲逆也。水鸡声者。谓水与气相触之声。在喉中连连不绝也。 〔徐〕凡 咳之上气者。皆为有邪也。其喉中水鸡声。乃痰为火所吸不能下。然火乃风所生。水从风战。而作声耳。故以 麻黄细辛。驱其外邪为主。以射干开结热气。行水湿毒。尤善清肺气者为臣。而余皆降 逆消痰。宣散药。唯五味一品。以收其既耗之气。令正气自敛。邪气自去。恐肺气久虚。不堪劫散也。 巢源云。肺病令人上气。兼胸膈痰满。气行壅滞。喘息不调。致咽喉有声。如水鸡之鸣也。案水鸡二 种。本草苏颂云。蛙。即今水鸡是也。又司马相如传颜注。庸渠。一名水鸡。即本草所谓也。此云水鸡。盖 指蛙而言。取其鸣声连连不绝耳。
    射干麻黄汤方
     射干(十三枚一法三两)麻黄(四两)生姜(四两)细辛紫菀款冬 花(各三两)五味子(半升)大枣(七枚)半夏(大者洗八枚一法半升) 上九味。以水一斗二升。先煮麻黄两沸。去上沫。纳诸 药。煮取三升。分温三服。(千金。用射干三两。半夏半升。外台。水上。有东流二字。) 案此治肺胀之方。凡本篇诸条。肺痿肺痈之外。悉属肺胀。读者宜自知耳。
    千金麻黄汤
    治上气脉浮。咳逆喉中水鸡声。喘急不通。呼吸欲死。(外台。引深师。同。) 于本方内。去生姜细辛紫菀款冬花五味半夏。
    圣惠射干散
    治小儿咳嗽。心胸痰壅。攻咽喉作呀呷声。 于本方。去大枣细辛款冬五味。加桂心。临用入蜜。 咳逆上气。时时唾浊。但坐不得眠。皂荚丸主之。(唾。赵本。作吐。) 〔徐〕此比水鸡声。乃咳而上气中之逆甚者也。 〔尤〕浊。浊痰也。时时吐浊者。肺中之痰。随上气而 时出也。然痰虽出。而满不减。则其本有固而不拔之势。不迅而扫之不去也。皂荚味辛入肺。除痰之力最猛。 饮以枣膏。安其正也。 〔魏〕皂荚驱风理痹。正为其有除瘀涤垢之能也。如今用皂荚澡浴。 以除垢腻。即此理也。 〔沈〕皂荚能开诸窍。而驱风痰最疾。服三丸者。是取峻药缓散之意也。
    皂荚丸方
     皂荚(八两刮去皮用酥炙○外台引深师作长大皂荚一挺去皮子炙不用酥炙) 上一味。末之。蜜丸梧子大。以枣膏和汤。服三丸。日 三夜─服。(外台。三丸。作一丸云。千金。经心录。延年同。此本仲景伤寒论方。 一名枣膏丸。○案酥。本草。除胸中客热。) 兰台轨范云。稠痰粘肺。不能清涤。非此不可。 外台。必效。疗病喘息气急。喉中如水鸡声者。无问年月远近方。 肥皂荚(两挺)好酥(一两) 上二味。于火上炙。去火高一尺许。以酥细细涂之。数翻覆令得所。酥尽止。以刀轻刮去黑皮。然后 破之。去子皮筋脉。捣筛蜜和为丸。每日食后服一丸。如熟豆。日一服讫。 取一行微利。如不利。时细细量。加以微利为度。日止一服。 咳而脉浮者。浓朴麻黄汤主之。脉沉者。泽漆汤主之。 (脉沉上。尤补咳而二字。原本脉沉以下。别列于浓朴麻黄汤方后。今根据徐程诸家注本移于此。) 〔尤〕此不详见证。而但以脉之浮沉为辨。而异其治。按浓朴麻黄汤。与小青龙加石膏汤大同。则散 邪蠲饮之力居多。而浓朴辛温。亦能助表。小麦甘平。则同五味敛安正气者也。 泽漆汤。以泽漆为主。而以白前黄芩半夏佐之。则下趋之力较猛。虽生姜桂枝之辛。亦只为下气降逆之用而 已。不能发表也。仲景之意。盖以咳皆肺邪。而脉浮者气多居表。故驱之使从外出为易。脉沉者气多居里。故 驱之使从下出为易。亦因势利导之法也。 〔鉴〕李曰。咳者水寒射肺也。脉浮者停水。而又挟风以鼓之也。 麻黄。去风散肺逆。与半夏细辛干姜五味子石膏同用。即前小青龙加石膏。为解表行水之剂 也。然土能制水。而地道壅塞。则水亦不行。故用浓朴。疏 敦阜之土。使脾气健运。而水自下泄矣。杏仁。下气去逆。小麦。入心经。能通火气。以火能生脾。助脾而去 成决水之功也。又云。脉沉为水。泽漆为君者。因其功专于消痰行水也。水性阴寒。桂枝。行阳气以导之。 然所以停水者。以脾土衰不能制水。肺气逆不能通调水道。故用人参紫参白前甘 草。补脾顺肺。同为制水利水之方也。黄芩。苦以泄之。半夏生姜。辛以散之也。
    浓朴麻黄汤方
     浓朴(五两)麻黄(四两)杏仁(半升)石膏(如鸡子大○千金作三两)半 夏(半升)干姜(二两)细辛(二两)小麦(一升)五味子(半升) 上九味。以水一斗二升。先煮小麦熟。去滓。纳诸药。煮取三升。温服一升。日三服。
    千金浓朴麻黄汤
    治咳而大逆上气。胸满喉中不利。如水鸡声。其脉浮者。方与本篇同。案本 篇唯云咳而脉浮。恐是脱遗。千金所载。却是旧文。 外台。深师。投汤。疗久逆上气。胸满。喉中如水鸡鸣。 于本方。去半夏干姜细辛小麦五味子。方后云。咳嗽甚者。加五味子半夏。洗。 各半升。干姜三累。经用甚良。(千金。名麻黄石膏汤。主疗加味并同。)
    泽漆汤方
     半夏(半升)生姜(五两)白前(五两)紫参(五两一作紫菀○案千金作紫菀 )甘草黄芩人参桂枝(各三两)泽漆(三斤以东流水五斗煮取一斗五升) 上九味。咀。纳泽漆汁中。煮取五升。温服五合。至夜尽。 案千金泽漆汤。治上气其脉沉者。本篇亦似脱上气二字。 且考本草。紫参不载治嗽之能。其作紫菀者。似是。白前。 本草别录云。甘微温无毒。治胸胁逆气。咳嗽上气呼吸欲绝。 大逆上气。咽喉不利。止逆下气者。麦门冬汤主之。(徐以下诸注大逆。改作火逆。唯程仍原文。案大 作火。原见于楼氏纲目。) 〔程〕大逆上气。则为喘为咳。咽喉为之不利。麦门冬半夏。以下气。粳米大枣。以补脾。甘草人参。 以补肺。脾肺相生。则气得归原。而大逆上气自止。 〔沈〕余窃拟为肺痿之主方也。 巢源。上气鸣息候云。肺主于气。邪乘于肺。则肺胀。胀则肺管不利。不利则气道涩。故气上喘逆。鸣 息不通。
    麦门冬汤方
     麦门冬(七升○千金外台三升)半夏(一升)人参(二两)甘草(二两)粳 米(三合)大枣(十二枚。外台半夏下有洗字甘草下有炙字) 上六味。以水一斗二升。煮取六升。温服一升。日三夜一服。 案外台。引千金。方同。云。此本仲景伤寒论方。 玉函经。伤寒瘥后病篇云。病后劳复发热者。麦门冬汤主之。方同。 肘后方。麦门冬汤。治肺痿咳唾。涎沫不止。喉燥而渴。方同。 圣济总录。麦门冬汤。治肺胃气壅。风客传咽喉妨闷。方同。 喻氏法律云。此胃中津液干枯。虚火上炎之证。治本之良法也。于麦门人参甘草粳米大枣。大补中气。大 生津液队中。增入半夏之辛温一味。其利咽下气。非半夏之功。实善用半夏之功。擅古今未有之奇矣。 张氏医通云。此胃中津液干枯。虚火上炎之证。凡肺病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胃气者。肺气之母 气也。故于竹叶石膏汤中。偏除方名二味。而用麦冬数倍为君。兼参草粳 米。以滋肺母。使水谷之清微。皆得上注于肺。自然沃泽无虞。当知火逆上气。皆是胃中痰气不清。上 溢肺隧。占据津液流行之道而然。是以倍用半夏。更加大枣。通津涤饮为先。奥义全在乎此。若浊饮不除。 津液不致。虽日用润肺生津之剂。乌能建止逆下气之哉。俗以半夏性燥不用。殊失仲景立方之旨。 外台。麦门冬汤。治伤寒下后。除热止渴。 于本方。去半夏大枣粳米。加石膏五味子。 活人。麦门冬汤。治劳气欲绝。 于本方。无半夏人参。加竹叶。 肺痈。喘不得卧。葶苈大枣泻肺汤主之。 〔尤〕肺痈。喘不得卧。肺气被迫。亦已甚矣。故须峻药顿服。以逐其邪。葶苈苦寒。入肺泄气闭。加 大枣甘温。以和药力。亦犹皂荚丸之饮以枣膏也。 〔鉴〕赵良曰。此治肺痈吃紧之方也。肺中生痈。不 泻何待。恐日久痈脓已成。泻之无益。日久肺气已索。泻之转伤。乘其血结。而脓未成。当 急以泻之之法夺之。况喘不得卧。不亦甚乎。
    葶苈大枣泻肺汤方
    (千金。作泻肺汤。) 葶苈(熬令黄色捣丸如弹子大○案本纲附方捣下有末密二字义始通)大枣(十二枚) 上先以水三升。煮枣取二升。去枣。纳葶苈。煮取一升。顿服。 千金云。葶苈三两为末。大枣二十枚。上二味。先以水三升。煮枣取二升。去枣。纳药一枣大。煎取七 合顿服令尽。三日服一剂。可至三四剂。外台。引千金云。葶苈三两。熬令色紫。上一味。捣令可丸。以 水三升。煮擘大枣二十枚。得汁二升。纳药如弹丸一枚。煎取一升顿服。古今录验。删 繁。仲景伤寒论。范汪同。 楼氏纲目云。孙兆视雷道矩病吐痰。顷间已及一升。喘 咳不已。面色郁黯。精神不快。兆与服仲景葶苈大枣汤。一服讫。已觉胸中快利。略无痰唾矣。 咳而胸满。振寒脉数。咽干不渴。时出浊唾腥臭。久久吐脓。如米粥者。为肺痈。桔梗汤主之。( 千金。作粳米粥。外台。引集验同。) 〔鉴〕咳而胸满。振寒脉数。咽干不渴。时出浊唾腥臭。久久吐脓。如米粥者。此为肺痈证也。肺痈 尚未成脓。实邪也。故以葶苈之剂泻之。今已溃后。虚邪也。故以桔梗之苦。甘草之甘。解肺毒排痈脓也。 此治已成肺痈。轻而不死者之法也。 〔魏〕或其痈虽成。而脓未大成。肺叶完全。尚未腐败。亦可回生也。
    桔梗汤方
    (〔原注〕亦治血痹。○案千金。外台。并无此四字。程尤金鉴。亦删之。为是。) 桔梗(一两○千金作三两注云集验用二两古今录验用一两外台引集验用二两)甘 草(二两○外台引集验有炙字) 上二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分温再服。则吐脓血也。( 则。千金。作必。千金翼。作不字。外台。作朝暮吐脓血则瘥云。张文仲。千金备急古今 录验。范汪同。此本仲景伤寒论方千金云。一方有款冬花一两半。○和剂。名如圣汤。元 戎。名甘桔二生汤。详见伤寒辑义。) 医垒元戎。如圣丸。治风热毒瓦斯上攻。咽喉痛痹。肿塞 妨闷。及肺痈喘嗽唾脓血。胸满振寒。咽干不渴。时出浊沫气臭腥。久久咯脓。状如米粥。 龙脑(另研)牛黄(另研)桔梗甘草(生用各一钱) 上为细末。炼蜜丸。每两作二十丸。每用一丸噙化。 咳而上气。此为肺胀。其人喘。目如脱状。脉浮大者。 越婢加半夏汤主之。(外台。引仲景伤寒论作肺胀者。病患喘。目如脱状。脉浮 大也。肺胀而咳者。此方主之。) 〔尤〕外邪内饮。填塞肺中。为胀为喘为咳。而上气。越婢汤散邪之力多。而蠲饮之力少。故以半夏。辅 其未逮。不用小青龙者。以脉浮且大。病属阳热。故利辛寒。不利辛热 也。目如脱状者。目睛胀突。如欲脱落之状。壅气使然也。 巢源云。肺虚感微寒而成咳。咳而气还聚于肺。肺则胀。是为咳逆也。邪气与正气相搏。正气不得宣通。 但逆上喉咽之间。邪状则气静。邪动则气奔上。烦闷欲绝。故谓之咳逆上气也。
    越婢加半夏汤
     麻黄(六两○外台有去节二字)石膏(半斤)生姜(三两)大枣(十五枚)甘 草(二两○外台有炙字)半夏(半升○外台有枚字) 上六味。以水六升。先煮麻黄。去上沫。纳诸药。煮取三升。分温三服。 肺胀咳而上气。烦躁而喘。脉浮者。心下有水。小青龙加石膏汤主之。(〔原注〕千金。证治同。外更加胁 下痛。引缺盆。○案今千金。缺盆下。更有若有实者必躁。其人常倚伏十一字。外台。引仲景伤寒论。与本文同。) 〔尤〕此亦外邪内饮相搏之证。而兼烦躁。则挟有热邪。麻桂药中。必用石膏。如大青龙之例也。又 此条见证。与上条颇同。而心下寒饮。则非温药不能开而去之。故不用越婢 加半夏。而用小青龙加石膏。温寒并进。水热俱捐。于法尤为密矣。
    小青龙加石膏汤
     麻黄芍药桂枝细辛甘草干姜(各三两)五味子半夏(各半升)石膏(二两) 上九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强人服一升。羸者减之。日三服。小儿 服四合。(外台引仲景伤寒论云。强人一升。瘦人及老小。以意减之。日三夜一。千金。与本文同。)
    千金麻黄汤
    治肺胀咳嗽上气。咽燥脉浮。心下有水气。 于本方内。去甘草干姜。用生姜。 外台。古今录验。沃雪汤。疗上气不得息卧。喉中如水鸡声。气欲绝方。 于小青龙方内。去芍药甘草。投则卧。一名投麻黄汤。
    附方
     外台。炙甘草汤。治肺痿涎唾多。心中温温液液者。 (〔原注〕方见虚劳中○案外台。引仲景伤寒论。列于甘草干姜汤之后。云。并出第八卷中。) 〔沈〕温温液液。即泛泛恶心之意也。 〔徐〕肺痿证。概属津枯热燥。此方乃桂枝汤。去芍药。加参 地阿胶麻仁麦冬也。不急于去热。而以生津润燥为主。盖虚回而津生。津生而热 自化也。至桂枝乃热剂。而不嫌峻者。桂枝得甘草。正所以行其热也。
    千金甘草汤
    (案此本出于肘后而千金主疗。与外台炙甘草汤同。但唾多下。 有出血二字。千金翼。名温液汤。) 甘草(案肘后千金用二两外台同千金翼用三两) 上一味。以水三升。煮减半。分温三服。 〔徐〕肺痿之热。由于虚。则不可直攻。故以生甘草之甘寒。频频呷之。热自渐化也。余外家曾病此。 初时涎沫成碗。服过半月。痰少而愈。但最难吃。三四日内。猝无捷效耳。 外台。引集验。疗肺痿时时寒热。两颊赤气方。童子小便。每日晚取之。去初末少许。小便可有五合。 取上好甘草。量病患中指节。男左女右。长短截之。炙令熟。破作四片。纳小便中。置于闲净处。露一宿。 器上横一小刀。明日平旦。去甘草。顿服之。每日一剂。其童子勿令吃五辛。
    千金生姜甘草汤
    治肺痿咳唾。涎沫不止。咽燥而渴。(外台。一云。不渴。) 生姜(五两)人参(三两)甘草(四两)大枣(十五枚) 上四味。以水七升。煮取三升。分温三服。(外台。引集验云。仲景伤寒论。备急。范汪。千金。经心录同。) 〔沈〕即炙甘草汤之变方也。甘草人参大枣。扶脾胃而生津液。以生姜辛润宣行滞气。俾胃中津液。 溉灌于肺。则泽槁回枯。不致肺热叶焦。为治肺痿之良法也。 〔徐〕亦非一二剂。可以期效。
    千金桂枝去芍药加皂荚汤
    治肺痿吐涎沫。 桂枝生姜(各三两)甘草(二两)大枣(十枚○千金十五枚)皂荚(乙枚 去皮子炙焦○千金作二两外台引千金作一挺去皮子炙) 上五味。以水七升。微微火煮。取三升。分温三服。(千金。无微微火三字。) 〔沈〕用桂枝汤。嫌芍药酸收。故去之。加皂荚。利涎通窍。不令涎沫壅遏肺气。而致喘痿。桂枝和 调营卫。俾营卫宣行。则肺气振。而涎沫止矣。 〔徐〕此治肺痿中之有壅闭者。 故加皂荚。以行桂甘姜枣之势。此方必略兼上气不得眠者宜之。
    外台桔梗白散
    治咳而胸满。振寒脉数。咽干不渴。时出浊唾腥臭。久久吐脓。如米粥者为肺痈。( 外台。引仲景伤寒论。作粳米粥。云。出第十八卷中。) 桔梗贝母(各三分)巴豆(一分去皮熬研如脂) 上三味。为散。强人饮服半钱匕。羸者减之。病在膈上者。吐脓血。膈下者泻出。若下多不止。饮冷水 一杯则定。 〔徐〕此即前桔梗汤证也。然此以贝母巴豆。易去甘草。则迅利极矣。盖此等证。危在呼吸。以悠忽 遗祸。不可胜数。故确见人强或证危。正当以此急救之。不得嫌其峻。坐以待 毙也。 〔沈〕以桔梗开提肺气。贝母清热而化痰涎。巴霜峻猛热剂。急破其脓。驱脓下出。 〔尤〕似亦以毒 攻毒之意。然非病盛气实。非峻药不能为功者。不可侥幸一试也。是在审其形之肥瘠。与病之缓急。而 善其用焉。
    千金苇茎汤
    治咳有微热。烦满。胸中甲错。是为肺 痈。(千金作胸心甲错。千金。无方名。外台。引古今录验。名苇茎汤。用苇茎一升。 云。仲景伤寒论云。苇茎切二升。千金。范汪同。) 苇茎(二升)薏苡仁(半升)桃仁(五十枚)瓜瓣(半升) 上四味。以水一斗。先煮苇茎。得五升。去滓。内诸药。 煮取二升。服一升。再服当吐如脓。(千金。作服一升。当有所见吐脓血。) 〔魏〕肺痈欲成未成之际。图治当早者也。苇小芦大。一物也。苇茎。与芦根同性。清热利水。解渴 除烦。佐以薏苡仁。下气宽中。桃仁。润肺滑肠。瓜瓣。亦润燥清热之品。再服当吐如脓。可见为痈虽结。 而脓未成。所以可治也。较之葶苈大枣汤。皂荚丸。皆得预治之治。仲景所谓始萌可救者。 〔尤〕此方具 下热散结通瘀之力。而重不伤峻。缓不伤懈。可以补桔梗汤。桔梗白散。二方之偏。亦良法也。 案楼氏纲目云。苇茎。即汀洲间芦荻之粗种也。苇。即芦。详见于沈括补笔谈。魏注为是。圣惠方。作青 苇。(三因。用苇叶恐非是。)瓜瓣。圣惠方。作甜瓜子。太平御览。引吴普本草。瓜瓣。瓜子也。张氏本经 逢原云。甜瓜子。即甜瓜瓣。为肠胃内痈要药。千金。治肺痈。有苇茎汤。肠痈。有大黄牡丹汤。予尝用之。 然必黄熟味甜者。方不伤胃。是也。而本草马志云。诸方惟用冬瓜子。不见用甘瓜子者。潘氏续焰。 改用丝瓜瓣。并不可凭也。 外台。苏游。疗骨蒸肺痿。烦躁不能食。
    芦根饮子方
     芦根(切讫秤)麦门冬地骨白皮(各十两)生姜(十两合皮切)橘皮 茯苓(各五两) 上六味。切。以水二斗。煮取八升。绞去滓。分温五服。服别相去八九里。昼三服。夜二服。覆取汗。 忌酢物。未好瘥更作。若兼服。其人或胸中寒。或直恶寒。及虚胀并痛者。加吴茱萸八两。○案此亦用芦根。 而治肺痿。可见痈痿虽虚实不同。然至热郁津枯。则一也。故附此以备考。 肺痈。胸满胀。一身面目浮肿。鼻塞清涕出。不闻香臭酸辛。咳逆上气。喘鸣迫塞。葶苈大枣泻肺汤 主之。(〔原注〕方见上。三日一剂。可至三四剂。此先服小青龙汤一剂乃进。小青龙方。见咳嗽门中。○千 金。胸下有胁字。无酸辛二字。外台。与本文同。唯胸下有胁字。千金外台。此条接于前 泻肺汤条。案方见上三字衍。自三日一剂。至乃进二十字。千金之文。而外台。引千金。 无此二十字。方后云。仲景伤寒论。范汪同。脉经。亦载此条。明是仲景旧文。今列于附方之后者。必后人编 次之误也。程氏。金鉴。揭为原文。删注三十二字。为是。沈魏尤诸家。以为附方。盖不考耳。) 〔程〕痈在肺则胸胀满。肺朝百脉。而主皮毛。肺病则一身面目浮肿也。肺开窍于鼻。肺气壅滞。则蓄 门不开。但清涕渗出。而浊脓犹塞于鼻肺之间。故不闻香臭酸辛也。以其气逆于上焦。则有喘鸣迫塞之证。 与葶苈大枣汤以泻肺。 〔鉴〕是邪外塞皮毛。内壅肺气。比之喘不得卧。殆尤甚焉。亦以 葶苈大枣泻肺汤者。因其脓未成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