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逊斋先生曰。延寿丹方。系云间大宗伯董玄宰先生久服方也。家先孟受业于门。余得 聆先生教。蒙先生受余书法。深得运腕之秘。侍久乃获此方。先生年至耄耋。服此丹须发白 而复黑。精神衰而复旺。信为却病延年之仙品。凡人每无恒心。一服辄欲见效。经书明示以 久服二字。人不明察。咎药无功误矣。余解组二十余年。家贫年老。专心轩岐之室。请益名 流。勤力精进。寝餐俱忘。历二十余年。始悉内经之理。阴阳之道。余于壬子年七十五岁时。 饥饱劳役。得病几危。因将丹方觅药修制。自壬子年八月朔日起。服至次年癸丑重九登雨花 台。先友人而上。非复向年用人扶掖而且气喘。心甚异之。始敬此丹之神效。余向须发全白。 今发全黑。而须黑其半。向之不能步履。今且步行如飞。凡诸亲友。俱求此方。遂发自寿寿 人之诚。因付梓广传。令天下人俱得寿长。虽药力如是。必药力与德行并行不悖。乃自获万 全矣。药品开后。
    何首乌
     大者有效。取赤白二种。黑豆汁浸一宿。竹刀刮皮。切薄片。晒干。又用黑豆汁浸一宿。 次早柳木甑桑柴火蒸三炷香。如是九次。记明不可增减。晒干听用后。群药共若干两。首乌 亦用若干两。此药生精益血。黑发乌须。久服令人有子。却病延年。
    兔丝子
     先淘去浮皮者。再用清水淘挤沙泥五六次。取沉者晒干。逐粒拣去杂子。取坚实腰样有 丝者。用无灰酒浸七日。方入甑。蒸七炷香。晒干。再另酒浸一宿。入甑蒸六炷香。晒干。 如是九次记明。晒干磨细末一斤。此品养肌强阴。补卫气。助筋脉。更治茎中寒。精自出。 溺有余沥。腰膝软痿。益体添精。悦颜色。增饮食。久服益气力。黑须发。
    稀草
     五六月采叶。长流水洗净晒干。蜂蜜同无灰酒和匀。拌潮一宿。次早蒸三炷香。如是九 次。记明。晒干为细末一斤。此品殴肝肾风气。四肢麻痹。骨痿膝酸。治口眼邪。免半身 不遂。安五脏。生毛发。唐张咏进表云。服稀百服。眼目清明。筋力轻健。多服须发乌黑。 久服长生不老。
    嫩桑叶
     四月采。杭州湖州家园摘者入药。处处野桑俱生。 不入药用。取叶。长流水洗净。晒干。照制稀法九制。取细末八两。此品能治五劳六极。 羸瘦水肿。虚损。经云。蚕食生丝织经。人食生脂延年。
    女贞实
     冬至日乡村园林中。摘腰子样黑色者。走肾经。坟墓上圆粒青色者。为冬青子。不入药。 用装布袋。剥去粗皮。酒浸一宿。蒸三炷香。晒干为细末。八两。此药黑发乌须。强筋力。 安五脏。补中气。除百病。养精神。多服补血去风。久服返老还童。
    忍冬花
     一名金银花。夜合日开。有阴阳之义。四五月处处生。摘取阴干。照稀草法。九制晒 干。细末四两。此品壮骨筋。生精血。除胀。逐水健身延年。
    川杜仲
     浓者是。去粗皮。青盐同姜汁拌潮。炒断丝八两。此药益精气,坚筋骨。脚中酸痛。不 能践地。色欲劳。腰背挛痛强直。久服轻身耐老。
    雄牛膝
     怀庆府产者佳。去根芦净。肉屈而不断。粗而肥大为雄。细短硬脆。屈曲易断为母。不 用。酒拌晒干八两。此品治寒湿痿痹。四肢拘挛。膝痛不可忍。男子阴消。老人失溺。续绝 益精。利阴益体。黑发乌须。以上杜仲牛膝制就。且莫为末。待何首乌八十四两。蒸过六次。 不用黑豆汁拌。单用仲膝二种。同何首乌拌蒸三次。晒三次。以足九蒸之数。
    怀庆生地
     取钉头鼠尾。或原梗末入水曲成大枝者有效。掐如米粒。晒干为细末四两。 自兔丝子至生地共七十二两。何首乌赤白共七十二两。用四膏子。(旱莲草熬膏一斤。金樱 子熬膏一斤。黑芝麻熬膏一斤。桑椹子熬膏一斤。)同前药末一百四十四两。捣数千捶为率。 如膏不足。白蜂蜜增补。捣润方足。
    加减法
     阴虚人加熟地黄一斤。阳虚人加附子四两。去地黄。下元虚。加虎骨一斤。麻木人加明 天麻。当归八两。头晕人加玄参。明天麻各八两。目昏人加黄甘菊花。枸杞子各四两。肥人 湿痰多者。加半夏陈皮各八两。群药共数一半。何首乌一半。此活法也。 神农以前。人皆寿至数千岁。尝药之后。渐减至百岁。数十岁以至数岁。窃谓草根树皮。 毒入脏腑。安得借七情六欲之伤。为老农解嘲哉。方吾儿病时。医人之履满户外。咸云必不 生。最后逊斋先生至。独云必不死。随立方。参附至数两。视其方无不骇之。余亦不敢信。 吾儿信而服之。果有起色。然其间危险呼吸之际。诸医之摇首属舌而罔顾者。先生笑曰。此 生机也。其说甚快。其理甚微。究之十年。枕上之人。竟一日霍然而起。先生之力也。夫医 犹医也。药犹药也。或用以死。或用以生。顾亦用之何如耳。乃先生不急病者。而急病病者。 医之为医。药之为药。遂已怕仓扁之肩矣。每读列传。疑太史公好为奇谈。今于先生信之。 然而先生盖得道者也。年七十有八。童颜渥丹。白髭再黑。自解组以来。一回相见一回少。 岂非易凡胎为仙骨者哉。 顷刻延寿丹方行世。种种炮制。尽非诸家所知。利济之功。侔于造化。矧吾见以不起之 症而能起之于床褥间。举世之无病者而服之于闲暇之日。何不可以晚之年而几乎神农以前 之寿乎。年家弟何亮功偶笔。 客有问余曰。药能杀人乎。余曰。药何能杀人。杀人者医也。客曰。有是乎。余曰。客 姑听之。余邀健身。又性不嗜药。每藏秘方。蓄善药以应世之多病而嗜药者。余心快焉。内 侄何大椿。次德之元方也。负奇才。抱奇病。医言不起。众口同声。且为定其期日。或云三 日。或云五日,或云七日,十日尽谢去。每与次德相对。无以解其愁苦。惟陈子逊斋。诊脉 一过。笑谈甚适。日待将令之起而行也。既而三日不死。五日不死。七日十日又不死。今步 履如风。壮健过于未病时。方信逊斋先生。真有见垣之妙矣。逊斋归隐白门。临池之余。留 心方药。其所得董玄宰宗伯延寿丹。自服效验。辄刊方示人。虽业非岐黄。深究太素之精。 逾于岐黄。人每延之。无不死而复生者。因思诸医以用药之道相兵。虽起剪颇牧不是过也。 逊斋独为培养元气。余窃以次德之喜为喜。以次德之感为感。夫危险之症。可以回生。则延 寿之丹。可以永年无疑。余愿人之急服勿失也。是又余之藏秘方。蓄善药之婆心。因以答客 之问而为之言。年家弟方享咸题。予另着长寿谱救命针二本。凡年老体虚弱有病者。亟宜 熟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