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咸。微苦。微甘。微辛。气寒。漏芦为之使。主助水脏凉血润燥。和脏腑。除中恶 心痛。肠胃结热喘逆。胸中病。令人吐。并治霍乱腹痛。腹胀气满。除积聚及伤饮食。吐胸 中痰癖。及一切时气风热痰饮关格诸病。除风邪。止风泪邪气。疗疝气。通大小便。明目固 齿。坚肌骨。定痛止痒。(诸本草)夫水周流于天地之间。润下之性。无所不在。其味作咸。 凝结为盐。亦无所不在。在人刖血脉应之。盐之气味咸腥。人之血亦咸腥。咸走血。血病无 多食盐。多食则脉凝泣而变色。从其类也。煎盐者用皂角收之。故盐之味微辛。辛走肺。咸 走肾。喘嗽水肿消渴者。盐为大忌。或引痰吐。或泣血脉。或助水邪故也。然盐为百病之主 。百病无不用之。补肾药用盐汤者。引入本脏也。而补心补脾药。亦须用炒盐。其治积聚结 核。以能软坚也。治诸痈疽眼目及血病。以其走血也。治诸风热病。以寒胜热也。治大小便 病。以能润下也。治骨病齿病。以肾主骨咸入骨也。吐药用之者。咸引水聚也。(能收豆腐 与此同义)诸蛊及虫伤用之者。取其解毒也。(濒湖)中恶心痛。或连腰脐。取盐如杂子大。 青布裹烧赤。纳酒中顿服。当吐恶物愈。霍乱心腹痛。炒盐三钱。以炒砂仁末五钱。泡汤。 井水澄。冷灌下效。凡霍乱上不可吐。下不可利。出冷汗三大斗许。气即绝。此方入口即吐。 绝气复通。(柳州纂方)一法。用盐一大匙熬黄。童便一升。合和温服。少顷吐下即愈。霍 乱转筋欲死。气绝。腹有暖气者。以盐填脐中。灸盐上七壮即苏。按治霍乱。多取盐以上涌 下泄。要亦不外于阴阳合化也。胸中痰饮。伤寒热病。疟疾。须吐者并以盐汤吐之。心腹胀 坚。痛闷欲死。盐五合。水一升。煎服。吐下即定。不吐更服。积聚二贤散。橘红一斤。甘 草四两。盐五钱。用水三四碗。从早煮至夜。以烂为度。水干则添水。晒干为末。淡姜汤调 下。有块者。加姜黄半两同前药煮。气滞。加香附二两同前药煮。气虚。加沉香半两另入。 噤口痢。加莲肉二两另入。酒食过度。胸膈膨满。口吐清水。一切积聚。法制槟榔散。鸡心 槟榔一两切块。砂仁白蔻仁丁香切细粉草各一两。橘红生姜切细各半斤。盐二两。用河水两 碗。浸一宿。次日入砂锅内。慢火煮干。焙过瓶收。每服一撮。细嚼酒下。按心腹胀坚及积 聚。皆元阳不得元阴之化也。惟伤食则是确然有形者。故用破坚温行之剂。然必合于咸寒。 使阳得阴化而后行。皆不徒以软坚为功也。齿齿动。盐半两。皂荚两挺。同烧赤研。夜夜 揩齿。一月后并瘥。其齿牢固。目中泪出。盐点目中。冷水洗。数次瘥。口鼻急疳。蚀烂腐 臭。斗子盐白面等分。为末吹之。 〔论〕盐本润下之水而作咸。经曰。在天为寒。在地为水。在脏为肾。肾为人生之元 阴。而元阳出焉。夫水火者阴阳之征兆也。先明水火之相胜。即明水火之相济。然后阴阳之 合而分。分而合者可明。而盐之能主百病者亦可明。经曰。南方赤色。入通于心。其味苦。 又在天为热。在地为火。在脏为心。又热伤气。寒胜热。苦伤气。咸胜苦。是非水之胜火乎。 顾心虚即以炒盐补之。其义何也。心主火。其充在血脉。(既曰充在血脉。则所谓火之灵者 。岂徒在气乎。夫心所以生血。谓离中有坎也。盐之气味咸腥。人之血亦咸腥。取盐入生血 之心。非同气相求欤。)心虚者血脉不充也。血脉不充而后阳偏胜。经所谓壮火食气。热伤 气。苦伤气也。以炒盐之咸补其血。则火得水济而阳不偏胜。经所谓少火生气。寒胜热。咸 胜苦也。是相胜而乃以相济者也。经曰。心之病在五脏。夫五脏属阴气主之。能使心充于血 脉。而五脏之阴气不伤。则阴之为阳守者。六腑胥受其益矣。试以脏言之。经云。脾色黄。 宜食咸。启元子谓肾为胃关。脾与胃合。假咸软以利其关。关利而胃气乃行。胃行而脾气方 化。是脾之宜咸者即以利胃。(凡六腑之益先因于各脏者可推)如本经所治肠胃结热。及霍 乱伤食腹胀满。类皆可推脾肾同气以求之矣。胸中为肺所治。痰热诸证乃元阳不得元阴以化。 故液结为痰耳。盐能吐之者。元阳得阴以化。不徒以涌泄为功也。至于能通大便。亦当推肺 肾同气以求之矣。元阳得化于元阴。则目病之因于肝眚者。风泪邪气可止。又并风邪疝气而 治之。至胆为中精之腑。亦当推肝肾同气以求之矣。若心小肠肾膀胱。固皆以同气相求者。 盐之能利小水。其又何疑。总之。五脏之阴气不可伤。伤则失守而阴虚。阴虚则无气。无气 则死。善理病者就元阴以保元阳。可举一盐之治。通于他味矣。 别录云。多食伤肺喜咳。多食。令人失色肤黑。损筋力。(保升) 〔修治〕人多以矾硝灰石之类杂之。入药须以水化。澄去脚滓。煎炼白色乃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