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问曰。麻之初出。何以知其发于肺胃二经。答曰。肺主一身之皮毛。胃乃主纳五谷。若皮肤 坚浓。腠理闭密。而麻难现。毛孔开豁。毒从里出。而麻易透。胃火壅滞。故不能食。火邪清消。而 口能餐。是以知也。所以治麻之法。初时专以发散解表清胃火为主。宜用加减参苏饮。去桔梗、甘 草。加连翘、牛蒡子、荆芥、防风、石膏治之。又问曰。假如用加减参苏饮。发散不出。何以治之。答 曰。以麻黄散发之。或以三仙散发之即出。
    加减参苏饮
     紫苏叶前胡粉葛茯苓枳壳桔梗甘草生姜葱白引。水煎服。
    麻黄散
     麻黄(蜜同酒炒黑)枳壳赤茯苓木通苏叶前胡葛根连翘牛蒡子蝉蜕红花 葱白引。水煎热服。
    三仙散
     红花牛蒡子(炒)穿山甲(炒成珠)水煎热服。 二问曰。麻证忌用人参、半夏、升麻。而痘证又用升麻代犀角以补其气。何以辨。答曰。麻乃 肺胃蕴积热毒而发。不宜内实。又不宜温补。而最喜清凉。夫麻出于六腑。所以先动阳气。阴血多 亏。阳者气也。故不浆。升麻能升动阳气上冲。是以麻证最忌。痘出于五脏。宜内实。最喜温补而助 脓。其以升麻代犀角者。乃生犀地黄汤(见八十二条)中。用升麻以引生地黄。而入足阳明胃经耳。 朱曰麻出六腑。最喜清凉。痘出五脏。最喜温补。此条发明用升麻代犀角之法。 三问曰。麻疹初出。咳嗽。何以治之。答曰。麻初出咳嗽。宜用加减泻白散。去人参、甘草、糯 米。合三味消毒散。去甘草。或用白虎汤。除去甘草、粳米。合三味消毒散。去甘草。或以三拗汤治 之。如或不效。用加味五仙散。去桔梗、芽茶、加牛蒡子、麦冬主之。 朱曰此条发明初出咳嗽治法。
    加减泻白散
    治肺炎喘嗽。 桑白皮(蜜炒)地骨皮炒甘草人参白茯苓肥知母枯黄芩粳米一撮引。
    三味消毒散
     牛蒡子(炒二两)荆芥(二钱五分)每用三钱。水煎服。(按原刻遗甘草一味)
    白虎汤
    清肺金,泻胃火。 石膏知母炙甘草粳米一撮引。
    三拗汤
    治风寒伤肺而咳。误行敛肺而壅。咳嗽喘急。 麻黄(不去节三钱)杏仁(连皮尖用二十粒)生甘草(一钱)水煎服。
    加味五仙散
    治咳嗽不止。 知母贝母(各二钱)款冬花(四钱)桑白皮(七)桔梗(七钱)芽茶(五钱)为末 。每用一钱。杏仁煎汤下。 四问曰。麻证发热。五六日。欲出不出。或作惊候。吐泻交攻。何以治之。答曰。发热而麻欲出 不出。乃淫火之毒。内相攻搏。以致胃家受火邪之毒而作吐泻。急宜分利。而兼清胃泻火。以加味 导赤散主之。兼惊者。加辰砂滑石粉、调服。万无一失。或以麻黄散、去升麻。济生散等剂治之。 朱曰此条发明欲作惊候。吐泻交攻治法。
    加味导赤散
    治心胃。利小便。止惊泄。 薄荷叶(四钱)生地黄(酒洗)木通元参车前子连翘淡竹叶(各七钱)黄连(三钱) 灯心、石膏引。
    麻黄散
     麻黄(去根节水煮打去绿汁,尽用酒蜜拌炒如煤用)升麻(酒炒)人中黄(瓦盛火)牛 蒡子(炒)蝉蜕(去头足)水煎服。
    济生散
    治麻欲出不出。而生杂证。入口即效。 紫草茸梅蕊凤尾草郁金(各一钱)牛黄(一分)穿山甲(五分)蝉蜕(去头足一钱 )为末。麦冬煎汤下一钱。 五问曰。麻出一日而又收。腹中作胀喘急者。何也。答曰。出而又收。乃为风寒所触。腹中作 胀。乃是麻毒内攻。喘急者。乃是麻毒攻胃。急宜早治。若迟。则传三经而难治矣。当以葛根疏邪 汤。加栝蒌仁、石膏、枳实、主之。或以回生清毒散治之。使麻毒内解。则无后患矣。 朱曰此条发明麻出又收。腹胀喘急治法。
    葛根疏邪汤
     葛根防风荆芥苏叶牛蒡子连翘地骨皮前胡赤茯苓枳壳木通水煎服。
    回生消毒散
    治麻出而又收。腹胀喘急。 牛蒡子蟾酥(二钱)地龙(即蚯蚓晒干去土各二钱)僵蚕贝母防风荆芥(各一钱 )为末。以淡竹叶煎汤下末一钱。 六问曰。麻证服发散解毒之剂。麻不出而发斑。何以治之。答曰。麻证服发散解毒药。麻不出 而发斑。乃心经君火盛而毒内攻也。当用通利之剂。名为釜底抽薪。使内热一解。则麻易出。纵不 出亦不为害。以化斑解毒汤去升麻主之。或以清宁散加减治之亦可。 朱曰此条发明麻变斑证治法。
    化斑解毒汤
     元参知母石膏牛蒡子连翘升麻人中黄(火另研用)大黄(酒蒸)淡竹叶水煎。调 人中黄服。
    清宁散
    主泻心肝。(即泻青丸。以蜜合丸。淡竹叶煎汤下。治同。) 大黄(酒蒸一两)羌活栀仁(炒黑)川芎龙胆草防风当归(酒洗各五钱)为末。蜜水调下。 七问曰。麻后作吐泻。不食发热。多有难救者。何也。答曰。麻收后吐泻不食。乃脾胃二经之 证。脾虚则泻。胃虚则吐。治法当以理脾安胃为主。不可遂用人参、白术。只宜用六仙散治之。若 热不退。则以四物汤(见二十五条)调六仙散治之。倘用人参、白术。则助虚气作喘而死。 朱曰此条发明麻后吐泻不食发热治法。
    六仙散
    治麻后、吐泻、不食、发热。 蚂蚁花(灰二钱)薏苡仁(二钱)藕节(一两)莲肉(二钱)KT石斛陈早米(炒各五 钱)为末。米汤送下三钱。 八问曰。麻后鼻干黑燥。昏沉不睡。又有喘急咳嗽。多有用白虎汤而死者。何也。答曰。麻后 鼻干黑燥。乃火邪刑金。作喘急。乃胃气虚也。初出而见此候。乃肺胃火邪盛。用白虎汤(见二十 六条)以清肺经之金而泻胃火。实为得宜。麻证日久胃虚。收后而见此证。用白虎汤。则更有伤 胃气。不死何为。只宜以消毒清肺饮。去桔梗、甘草。加栝蒌仁、葶苈主之。可保无虞。倘服消毒清 肺饮而不应。可用复元散除罂粟壳、桔梗。加栝蒌仁、葶苈。一二服则安。或用补肺阿胶散、更妙。 朱曰此条发明麻证鼻干黑燥喘急咳嗽等证。在收后不宜用白虎汤。另出治法。
    消毒清肺饮
    治麻后喘嗽。鼻如烟煤。 防风荆芥牛蒡子连翘桑皮知母贝母陈皮赤茯苓百合桔梗甘草水煎服。
    复元散
    治麻后喘急。鼻孔干黑如煤。 贝母百合阿胶(炒)枇杷叶(蜜炙去毛)桔梗罂粟壳(炒各一钱)为末。用桑白皮 煎汤下一钱。
    补肺阿胶散
    (治法加减详五十一条) 阿胶(蛤粉炒)马兜铃牛蒡子(炒香)糯米炙甘草(各一两)杏仁(去皮尖七粒)水煎服。 九问曰。麻后牙疳。多致不治者何也。答曰。麻后牙疳。乃失血证。是热留足阳明胃经。余毒 上攻所致。而有五不治之候。须要看证明白。自外延入内者不治。无脓血者不治。通龈白色者不 治。牙齿落者不治。口臭者不治。除此五证。内服犀角消毒饮。或加味清胃散。外用药方搽之。毒 消自愈。 朱曰此条发明麻后牙疳。有不治及可治法。
    犀角消毒饮
     牛蒡子(炒研一钱五分)荆芥黄芩防风犀角甘草(各一钱)水煎。日二服。
    加味清胃散
    治口舌生疮。牙龈腐烂。 生地黄升麻连翘丹皮当归黄连犀角生甘草水煎服。
    搽牙药方
    治麻后走马牙疳。 人中白()鸡肫皮(各一钱)乳香(熨)没药(熨)儿茶朱砂(各五分)血 竭五倍子(各三分)赤石脂()海螵蛸明矾(各七分)麝香冰片(各二分)为末。用 粟壳煎汤洗净。搽之。要速效。须加牛黄(二分)珍珠末(二分)和匀搽之。
    又搽牙药方
     红褐子(烧灰)人中白(各二分)白梅(烧灰五分)麝香(二分)冰片(一分)五 谷虫(炒一钱)为末。先以韭菜煎汤洗患处。搽之。 十问曰。麻证又有发斑红。而麻反不红者。何也。答曰。麻出于胃。斑亦发于胃。斑是火大盛。 而麻纵不红。亦无大害。只宜以清热消毒治之。用犀角消毒饮(见九问)可也。或以犀角一味磨汁 与服亦可。若发紫斑。则为胃烂。不治。 朱曰此条发明麻证发红斑。而麻反不红之由与治法。 十一问曰。麻初出。四肢浮肿。何以治之。答曰。四肢浮肿。乃是湿热流于四肢也。以五皮饮 加葶苈治之。如不应。用木通散与之。一二服即愈。 朱曰此条发明麻初出四肢浮肿治法。
    五皮饮
     大腹皮茯苓皮陈皮五加皮姜皮水煎服。
    木通散
     地龙(晒干烧灰一钱)通草(焙焦)木通(焙干各五钱)为末。用米汤调下一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