疹喜清凉而恶湿,痘喜温暖而恶凉,此固其大法也。然亦当有得其宜者,如疹子初出亦 须和暖则易出,所以发苗之初只要发出得尽,则疹毒便解。非若痘之苗而秀,秀而实,而后 毒解也。痘疮成熟之时,若太温热则反溃烂不收,是痘之后亦喜清凉也。故治痘疹者无过 热,无过寒,必温凉适宜,使阴阳和平,是为得之。 痘宜内实可用补剂,疹忌内实只惟解散。惟初热发表时略相似耳,既出之后痘宜补气, 以生血,疹宜养阴,以制阳,何也?盖疹热甚则阴分受其熬煎,而血多虚耗,阴金被克,故治 以清火滋阴为主,而不可少动其气,若燥悍之剂,首尾皆深忌也。世知痘证所系之重,而不 知疹之杀人尤烈,方书多忽而不备,良可太息也夫。 斑疹之毒皆由于火,《内经》曰∶赫曦之纪,其病疮疡。故或遇二火司天,或司运之岁, 肺金受制,感而发者居多。轻者如蚊迹之状,或垒肿于皮肤间,名曰瘾疹。重者如珠点红 晕,或片片如锦纹,名曰斑疹。大抵色赤者吉,色黑者凶,其证似伤寒发热,凡三四日而出, 七八日而靥也。凡此之类皆属邪热,治之之法惟辛凉解利而已。即若吐泻亦断不可用温补 也,如豆蔻干姜之类切勿轻用,而初发之时尤不可大汗,只宜升麻葛根透邪煎之属微表之 耳,故用宜斟酌,有不可一概取必也。 标出不红,现而发热转甚,或头痛,身痛烦躁者,升麻汤或透邪煎。 色赤稠密,身痛烦躁者,升麻汤加紫草连翘。 寒热并作,头痛背强者,升麻汤加羌活防风连翘。 头项面肿,升麻汤加牛蒡子荆芥;若脉强火盛热渴者,宜清降其火,以白虎汤加减用之。 自汗烦渴,气壅脉数者,化斑汤。 身热烦渴泄泻者,柴苓汤或四苓散,如夏月用益元散。 热甚,小便赤涩,谵语惊恐者,导赤散、四苓散加辰砂,夏月益元散加辰砂。 咳嗽甚者,二母散、麦门冬汤、清肺汤。 喘者小柴胡汤去人参加五味子。(德按∶痧疹初出究非虚喘,五味子切不可加) 热甚鼻衄,或便血、溺血热甚者,黄连解毒汤;血甚者,犀角地黄汤。 伤寒呕吐,六君子汤加藿香干葛,或减去人参;热甚呕吐者,解毒汤;小便不利而呕吐 者,四苓散;一二日不通者,导赤散。 大便秘结,发热身痛者,大柴胡汤;腹胀气喘者前胡枳壳汤。 咽喉不利甘桔汤,兼风热咳嗽者,加防风。 寒热往来似疟小柴胡汤,如兼咳嗽去人参。 靥后身热不除者,升麻汤;或去升麻加黄芩黄连各用酒炒。 下利赤白腹痛者,黄芩芍药汤,或加枳壳;身热腹痛者,解毒汤。 余毒未尽,变生痈疽疮疖者,升麻汤加荆芥防风牛蒡子连翘。 景岳曰∶按以上万氏治疹诸条皆极详明,然其中惟泻痢、气喘二证则最多疑似。盖二证 之由疹毒,因当如其治矣。然有不因疹毒者,如俗医但见是疹无不概用寒凉,不知有可凉 者,有不可凉者,其有脾气本弱而过用寒药,或以误食生冷致伤脾胃,而为泄泻者亦多有 之,此一证也。虽曰由疹而发,而实非疹毒之病矣,但察其别无热证热脉,而兼之色白气馁 者,便须速救脾肾,急从温补。若执谓疹毒不可温则无不危矣,此医之当知本也。又如气喘 一证,大有虚实,盖十喘九虚。若察其本非火证,又非外邪,而或以大泻,或以大汗而致喘 者,此皆气脱之后也。凡此二者皆不可不加细察,而或者以气促作气喘,则万万大误矣。又 痘疮总论中有因人因证之辨,与此麻疹实同一理,所当参阅,故不可以麻疹之邪悉认为实 火,而不知虚火之为害也。 徐氏东皋曰∶痘难疹易之说此俗谈耳,其有胃气原弱所感入深,又或因泻痢而发有不 快,或发之未透,而随现随隐,久之邪气渐入于胃,必泄泻不已,出而复出,加之喘促,则必 危矣。凡若此者又岂可以易言哉,所以但有出疹,若见虚弱急当先补脾胃,其有欲出不出, 急当托里发表以助之,且首尾俱不可泻,(言用下也)一如痘证同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