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男女则乾坤几乎息矣。男子匹配,所以广嗣,厥系非轻,勿谓无赖于人事也。生育者 ,必 阳道强健而不衰,阴癸应候而不愆,阴阳交畅,精血合凝,而胎元易成矣。不然,阳衰不能 下应乎阴,阴亏不能上从乎阳,阴阳乖戾,是以无子,虽云天命之有定,抑亦人事之未尽与 。故种子者,男则清心寡欲以养其精,女则平心定气以养其血。补之以药饵,济以方术,是 谓人事之当尽也。何谓男贵清心寡欲?盖形乐者易盈,志乐者易荡。富贵之人,不知御神 , 则荡心倾,不知御形,则盈必亏,此清心寡欲为男子第一要紧也。何谓女贵平心定气?盖女 子 以身事人而性多躁,以色悦人而情多急,稍不如意,即忧思怨怒矣。忧则气结,思则气郁, 怒则气逆,怨则气阻。血随气行,气逆血亦逆,此平心定气为女子第一要紧也。药饵维何? 男子宜服地黄丸,以补左肾之阴,加杜仲、苁蓉、巴戟、补骨、沉香,以补右肾之阳。女子 宜服乌鸡丸,以养其血气,调其经候,斯为得理。若彼桂附丹石,动气耗阳,损血消阴之 剂,一切止之。何谓济之以方术。如种子之歌、素女之论是也。女人无子,多因经候不调, 药饵之辅,尤不可缓,若不调其经候而与之合,徒用力于无用之地,此调经为女人种子紧要 也。 如肥盛妇人,禀受甚浓,及恣于酒食之人,经候不调,不能成胎,谓之躯脂满涩,闭壅 子宫,宜行湿燥痰,用苍莎导痰丸、四制香附丸。 如瘦怯性急之人,经水不调,不能成胎,谓之子宫干涩无血,不能摄受精气。宜凉血降 火,用地黄三补丸调之。 如素有浊漏带下之人,经水不调,不能成胎,谓之下元虚惫,不能聚血受精。宜补虚涩 脱,用乌鸡丸、补宫丸调之。 种子歌云∶三十时辰两日半,二十八九君须算;落红满地是佳期,经水过时空霍乱;霍 乱之 时枉费工,树头木底觅残红;管取放花能结子,何愁丹桂不成丛。此盖言经水未行之时,血 海正满,子宫未开,不能受精以成胎。经水既行,则子宫开,血海净,斯能受精矣。然自行 经之时,算至三十个时辰,恰两日半,种子当贵其时。故一日二日三日与之交,则多生男; 四日五日六日与之交,则多生女;七日之后,子宫复闭,不受胎矣。 妇人阴盾取象于月,若是朔至望,经行不失其候者,结胎易生子多寿。以月光渐生,月 轮渐 满也。若自望至晦,经行或失其期者,胎虽结,生子多夭。以月光渐消,月廓渐空也,此造 化之理,可与得情者道之矣。素女论中,男有三至,女有五至,如男至而女未至,玉体才交 ,琼浆先吐,虽欲下应乎阴,而阴不从也。如女至而男未至,桃浪先翻,玉露无滴,虽欲上 从乎阳,而阳不应也,所以无子。然气至者,亦有先后男女之别,如阳精先至,阴血后参, 则精开裹血而成女。阴血先至,阳精后冲, 则血开裹精而成男。故卜书云∶阴包阳,则桂庭添秀。阳包阴,则桃洞得仙。此之谓也。 何谓男有三至?盖阴痿而不举,肝气未至也;举而不坚,肾气未至也;坚而不热,心气 未至 也。肝气未至而强合,则伤肝,其精满滴而不射;肾气未至而强合,则伤肾,其精散漫而不 粘聚;心气未至而强合,则伤心,其精冷而不热。此男子之所以无子,贵乎清心寡欲,以养 肝肾心之气也。 何谓女有五至?盖交戏之时,面赤而热,心气至也。目中涎沥,渐睨视人,肝气至也。 娇声 低语,口鼻气喘,肺气至也。伸舌吮唇,以身偎人,脾气至也。玉户开张,琼涎流出,肾气 至也。五气皆至,而与之合,则情合意美,阳施阴受,有子之道也。 男女无疾,交会应期;三虚四忌,不可不避。三虚者,天地晦冥,日月薄蚀,电雷风雨 。晦 滋朔望,天之虚也;地震土陷,山崩水溢,地之虚也;忧怒悲恐,醉饱劳倦,人之虚也。犯 此三虚,交而不孕,孕而不育,疾病且生,身之灾也。四忌者,一忌本命正冲,甲子庚申, 灭没休废之日;二忌大寒大暑,大饱大醉之时;三忌日月星辰,寺观坛场之前,冢墓之处; 四忌触忤恼犯,骂詈击搏之事。犯此四者,令人无子,且至夭也。 凡种子者,当应候之时,男服补肾益精之药,女则调其饮食,淡其滋味,避其寒暑,至 夜半 生气乘旺之时,根据上三至五至,三虚四忌行之,自然交而必孕,孕而必成矣。养生书云∶行 房事切忌子时前,乃阳衰阴盛之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