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国者,尝以小人女子为难养,而医人者,亦惟女子与小人为难医。盖妇孺有病,恒不能自道其所苦,即言之而有 所不能尽。医者所持以诊察之术,曰望闻问切者,四端之中,其一已完全失效,故曰难也。知其难而更端以明之,曲折 以验之,则无难而非易也。衡庐主人逐风尘二十年,涉津梁数千里,亦尝为国宣力,于行政司法各界,有所服务。小试 其医国之手术,为斯民一疗疾苦,而无如际时之艰,值运之屯,牛刀之利,卒不能久奏于割鸡。于是息影衡门,究心医 门,尝就所心得,成妇科幼科指南两编。盖从其难者入手,则易者自迎刃而解,天下事事皆然,不独医之为术然也。是 编出,而儿科妇科,若昏夜中得列炬矣。忆二十年前衡庐主人年少气盛,慷慨论当世事,辄攘臂嗔目,视措天下于磐石, 出斯民于水火,若反掌间事。光阴荏苒,人事变迁,曾几何时,竟入此闭门究愁埋首着书之境,不可概夫。
    民国十四年岁次乙丑孟夏月蔬香居士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