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之初生有病,亦惟胎弱、胎毒二者而已矣。胎弱者,禀受于气之不足也。子干父母,一体而分,而禀受 不可不察。如禀肺气为皮毛,肺气不足,则皮薄怯寒,毛发不生;禀心气为血脉,心气不足,则血不华色,面 无光彩;受脾气为肉,脾气不足,则肌肉不生,手足如削;受肝气为筋,肝气不足,则筋不束骨,机关不利; 受肾气为骨,肾气不足,则骨节软弱,久不能行。此皆胎禀之病,随其脏气而求之。所谓父强母弱,生女必羸; 父弱母强,生儿必弱。故小儿有头破颅解,神慢气怯,项软头倾,手足痿软,齿生不齐,发生不黑,行住坐立, 须人扶掖者,此皆胎禀不足之故也。 胎毒者,即父母命门相火之毒也。命门者,男子以藏精,女子以系胞,道家谓之下丹田也。夫二五之精, 妙合而凝,纯粹之精,溶液而成胎,淫佚之火,蓄之则为胎毒矣。盖人生而静,天之性也;感物而动,人之欲 也。成胎之后,其母之关系尤繁。凡思虑火起于心,恚怒火生于肝,悲哀火郁于肺,甘肥火积于脾,淫纵火发 于肾,五欲之火隐于母胞,遂结为胎毒。凡胎毒之发,如虫疥,流丹、湿疮,痈疖、结核、重舌,木舌、鹅口, 口疮,与夫胎热、胎寒、胎搐、胎黄之类是也。更如一七之脐风,百日之痰嗽,半岁之真搐,一周之流丹,此 又毒之至酷至烈,而不可解者也。 胎寒者,母娠时患热病,多服寒冷之药,又或过餐生冷,令儿受之。生后昏昏多睡,间或吮乳泻白,此内 因也。或百日之内,忽病寒栗口冷,手足蜷曲不伸,腹痛啼叫不止,此生后受寒得之。治宜温散,指迷七气汤、 助胃膏为佳。 胎热者,母娠时喜食辛热炙之物,或患热病,失于清解,使儿受之。生后目闭面赤,眼胞浮肿,弩身呢 呢作声,或啼叫惊烦,遍身壮热,小便黄涩,此胎热也。若不早治,则丹瘤疮疖,由此而至。宜集成沆瀣丹, 徐服解之,以平为度。 胎搐者,母娠时曾因惊恐,气传于子。生后频频作搐,其后身热面青,手足搐掣,牙关紧闭,腰直身僵, 睛邪目闭,多啼不乳。此乃胎痫,不治之证。如因身有热而作者,必先啼叫,虽曰胎病,由外因也。宜天麻丸, 后以六味地黄汤滋其化源,久服自愈。 盘肠气者,幼科称内吊者是也。皆因胎气郁积,壅结荣卫,五脏六腑,无一舒畅。其气不能升降,筑隘肠 胃之间,抵心而痛,其声辘辘,如猫吐恶,干啼口开,手足皆冷,宜疏散通气,调中散及木香丸。 脐突者,小儿多啼所致也。脐之下为气海,啼哭不止,则触动气海,气动于中,则脐突于外。其状突出光 浮,如吹起者,捏之则微有声。用乱发烧灰,枯矾等分为细末,敷突脐上,以膏药贴之自消。 不乳者,小儿生下三二日间,忽然不乳。当询问之,勿以不乳作脐风治,盖脐风有多啼撮口之证,此则无 之,但不乳耳。有吐乳, 乳之又吐者,或因拭口不净,恶秽入腹也,宜用槟榔、木香、甘草煎汤与服;如啼哭不乳者,腹痛也,亦胎寒 之证,宜木香、丁香、乳香、当归、甘草煎汤与服。如无以上诸证,无故不乳,宜问其母之乳汁多少。乳多者 伤乳也,宜少节之,不久自思乳矣;乳少者必有他证,细心察之。 胎黄者,儿生下面目浑身皆黄如金色,或目闭,身上壮热,大便不通,小便如栀子汁,皮肤生疮,不思乳 食,啼哭不止。此胎中受湿热也。宜茵陈地黄汤,母子同服,以黄退为度。 胎肥者,儿生下遍身肌浓,肉色通红,面色亦红,而黑睛多,时时生痰;自盈月以后,渐渐肌瘦,五心热 而大便难,白睛粉红色,此名胎肥。是亦在胎时,母食甘肥湿热太过,流入胞中,以致形质虚肥,血分壅热也。 加减大连翘饮,外以浴体法浴之。 胎怯者,生下面无精光,肌肉瘦薄,大便白而身无血色,目无精彩,时时哽气多哕者,此即治怯也。非育 于父母之暮年,即生于产多之孕妇。成胎之际,元精既已浇漓,受胎之后,气血复难长养,以致生来怯弱,若 后天调理得宜者,十可保全一二。调元散助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