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寒面赤色,虽有表热里热之分,然表症居多,故身热少汗,六脉浮数,发汗乃解。若太阳 见症,无汗脉浮紧者,加减羌活汤。有汗脉浮缓,加减防风汤。阳明见症,无汗发热脉浮紧 者,葛根汤。有汗脉洪长者,干葛石膏汤。少阳见症,无汗恶寒,脉浮紧,羌活柴胡汤。有 汗脉弦,小柴胡汤。若里热面赤,汗多不恶寒,渴而饮水,六脉沉数,知母石膏汤,凉膈 散。阳明里热面赤,大便实者,凉膈散加酒蒸大黄,以清血分之热。失用大黄,有衄血之 患。若风温症,有汗发热面赤色,宜防风干葛石膏汤。若初起不发热,口不渴,唇不焦,脉 沉迟,面赤色,即阴极发躁等症,另用四逆汤。 太阳病,得之八九日,如疟状,发热恶寒,热多寒少,其不呕清便,欲自可,一日二三度 发,脉微缓者,为欲愈也。脉微而恶寒者,此阴阳俱虚,不可更发汗、更下、更吐也。面色 反有热色者,未欲解也,以其不能小汗出,身必痒,宜桂枝麻黄各半汤。 此条表邪面赤热。详注似疟。 又云太阳病,脉浮而迟,面热赤而战栗者,六七日当汗出而解。反发热者瘥。迟为无阳,不 能作汗,其身必痒。 此阳微难作汗,故面热赤。至六七日作汗之期,若战栗,当汗出而解。发热者,则阳气复 而症瘥。若因脉迟无阳,不能战惕发热作汗,其身必痒。 阳明病,合面赤色,不可攻。攻之,必发热色黄,小便不利也。 面合赤色,此表邪作汗之征。若误攻下,则表热不散。热瘀于上,必蒸黄色于皮毛;热瘀 于下,必热结膀胱而小便不利。此条不立方法,既曰阳明病,当用防风干葛汤,解在表发 热之黄。既曰小便不利,当用猪苓汤,分利下焦。 并病篇曰∶二阳合病,太阳初得病,时发其汗,汗先出不彻,因转属阳明,续自微汗出,不 恶寒。若太阳病不罢者,不可下,下之为逆,如此可小发汗。设面色缘缘正赤者,阳气怫郁 在表,当解之熏之。若发汗不彻,不足言,阳气怫郁不得越,当汗不汗,其人躁烦,不知痛 处,乍在腹中,乍在四肢,按之不可得,其人短气,但坐以汗出不彻故也,更发汗则愈。何 以知其汗出不彻,以脉涩故知也。 曰太阳初得病时,发其汗不彻,因转属阳明,虽名合并病,实病也。然必得表邪尽解,方 可下,若太阳症未罢,下之则为逆,如此尚可小发其汗。设若面色连连赤色,此是邪汗未 出,则非小发汗,急当以药解表,以汤熏汗。若汗原不透彻,语言不能完全,此阳邪不得 发越,其人必烦躁,呻吟叫痛,乍云在腹,乍云四肢,按之不得痛处,其人喘逆短气,但 当坐以汗出不彻,更出汗则愈。何以知汗出不彻,以其脉涩滞模糊,尚是表汗未出。 少阴病,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手足厥逆,脉微欲绝,身反不恶寒,其人面赤色,或腹痛, 或干呕,或咽痛,或利止,脉不出者,通脉四逆汤主之。其脉即出者愈。 厥阴下利,脉沉而迟,其人面少赤,身有微热,下利清谷者,必郁而冒汗出而解,病患必微 厥。所以然者,其人面戴阳下虚故也。又曰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汗出而厥者,通脉四逆汤主之。 以上二条,皆阴症似阳之面赤,故皆用四逆汤。 《金匮》云∶病者身热足寒,颈项强急,恶寒,时头热面赤目赤,独头动摇,卒口噤,背反张 者,痉病也。若发其汗者,寒湿相得,其表益虚,即恶寒甚。发其汗已,其脉如蛇。 此痉病门面赤色。仲景论痉,专主血虚液燥,故即身热足寒,颈项强急,恶寒面赤,尚禁 发汗。详痉病加减羌活汤。 羌活独活防风荆芥柴胡干葛广皮甘草 色赤表热,欲汗之候,又见浮大急数之表脉,故用此方。
    加减防风汤
    见头痛。 面赤自汗,身热不减,脉见浮缓者,以此方治之。
    葛根汤
    见恶寒。 阳明病,禁用麻、桂,今以无汗脉浮紧,故用此方,然亦北方冬月治法。
    干葛石膏汤
    见寒热。 同一阳明面赤,前条无汗脉浮紧,则用干葛汤。今有汗脉洪长,则用此方。
    柴胡羌活汤
    即小柴胡汤加羌活。 面赤之症,不特太阳阳明,即少阳表邪不散亦有,故以柴胡汤加羌活、防风。
    小柴胡汤
    见寒热。 前方治少阳太阳表邪者,此方治少阳表里兼见者。
    知母石膏汤
     知母石膏门冬竹叶粳米 仲景面色赤,皆以表邪主治。然亦有阳明里热、上冲头面,汗多口渴而面赤者,故以此方治之。
    凉膈散
    见发狂。 阳明里热、口渴消水之面赤,则用知母石膏汤。若胃热上冲而刑肺金,则用此方。大便 结,加玄明粉。腹胀不得大便,有下症者,大、小承气汤。
    防风石膏汤
    即干葛石膏汤加防风。 阳明风热面赤色,故用此方。
    四逆汤
    见身痛。 面赤色皆是阳邪,然阴症中又有虚阳上浮者,故用此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