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阴一经。兼水火二气。寒热杂居。故为病不可捉摹。其寒也症类太阴。其热也症似太阳。故仲景以微细之病脉。 欲寐之病情为提纲。立法于象外。使人求法于病中。凡症之寒热之真假。仿此义以推之。其阴阳虚实见矣。五经提纲。 皆是邪气盛则实。惟少阴提纲。是指正气夺则虚者。以少阴为人身之本也。然邪气之盛。亦因正气之虚。故五经皆有可 温可补症。正气之夺。亦因邪气之盛。故少阴亦有汗吐下症。要知邪气盛。而正气已虚者。固本即以逐邪。正不甚虚。 而邪气实者。逐邪正所以护正。此大法也。 少阳为阳枢。少阴为阴枢。弦为木象。弦而细者。是阳之少也。微为水象。微而细者。是阴之少也。此脉气之相似。 卫气行阳则寤。行阴则寐。其行阳二十五度。常从足少阴之分间行脏腑。少阴病。则枢机不利。故欲寐也。与少阳喜呕 者同。呕者主出。阳主外也。寐者主入。阴主内也。喜呕是不得呕。欲寐是不得寐。皆在病患意中。得枢机之象如此。 少阴脉微。不可发汗。亡阳故也。脉细沉数。病为在里。不可发汗。然可汗之机。亦见于此。夫微为无阳。数则有 复阳矣。须审其病为在里而禁汗。不得拘沉为在里而不发汗也。发汗脉沉者。是病为在表。以无里症。故可发汗。若脉 浮而迟。表热里寒。下利清谷。是迟而无阳。病为在里。又不得以浮为在表。而发汗矣。要知阴中有阳。沉亦可汗。阳 中有阴。浮亦当温。若八九日。一身手足本热。是自里达表。阳盛阴虚。法当滋阴。又与二三日无里症者不侔。 太阴是阳明之里。阳明不恶寒。故太阴虽吐利腹痛。而无恶寒症。少阴是太阳之里。太阳恶寒。故少阴吐利必恶寒。 阴从阳也。太阴手足温者必暴烦下利而自愈。是太阴藉胃脘之阳。少阴吐利。亦必手足温者可治。手足厥者不治。是下 焦 之虚寒。既侵迫于中宫。而胃脘之阳。仍得敷于四末。始知先天之元阳。仍赖后天之胃气培植也。 太阳是少阴之标。太阴是少阴之本。少阴阴虚。则移热于膀胱。故一身手足尽热而便血。从标也。少阴阳虚。则移 寒于脾而吐利。从本也。 少阴传阳。症有二。六七日腹胀不大便者。是传阳明。脏气实则还之腑也。八九日一身手足尽热者。是传太阳。阴 出之阳。下利极而上也。 热在膀胱而便血。亦脏病传腑。此阴乘阳也。然气病而伤血。又阳乘阴也。亦见少阴中枢之象。此是自阴转阳。与 太阳热结膀胱。血自下者。见症同而病因异。少阴病脉紧。至七八日。自下利。脉暴微。手足反温。脉紧反去者。虽烦 利必自愈。此亦是脾家实。露出太阳底板。故得与太阴。七八日暴烦下利自止同。盖少阴来复之。阳微。则转属太阴而 秽腐自去。盛则转属阳明而糟粕不传。郁则内实而入阳明大府广肠之区。横则外达而遍太阳内外盛血之部。要知紧脉转 微。是复少阴本脉。故转太阴而自解。脉沉细数。是兼阳脉。故入阳经而为患。然热虽甚不死。亦阴自阳则解之变局也。 六经皆有烦躁。而少阴更甚者。以其阴之虚也。盖阳盛则烦。阴极则躁。烦属气。躁属形。烦发于内。躁见于外。是形 从气动也。先躁而后烦。是气为形役也。不躁而时自烦。是阳和渐回。故可治。不烦而躁。是五脏之阳已竭。惟魄独居。 故死。故少阴以烦为生机。躁为死兆。 伤寒以阳为主。不特阴症见阳脉者生。亦阴病见阳症者可治也。凡蜷卧四逆。吐利交作。纯阴无阳之症。全赖一阳 来复。故反烦者可治。手足反温者。反发热者不死。 太阳少阴。皆有身痛骨节痛之表。水气为患之里。太阳则脉浮紧而身发热。用麻黄汤发汗。是振营卫之阳以和阴也。 少阴之脉沉而手足寒。用附子汤温补。是扶坎中之阳以配阴也。太阳之水属上焦。小青龙汗而发之。阳水当从外散也。 少阴之水属下焦。真武汤温而利之。阴水当从下泄也。阴阳俱紧。与太阳伤寒相似。夫紧脉为寒。当属少阴。然病发于 阴不当有汗。反汗出者。阴极似阳。阳虚不能藏精所致也。亡阳之前。已先亡阴矣。阳无所根据。故咽痛呕吐。见阳虚 之不归。阴不能藏。故下利不止。见真阴之欲脱也。则附子汤。用三白以滋阴。参附以回阳。为少阴反本还元之剂。 肾主五液。入以为汗。少阴受病。液不上升。所以阴不得有汗。仲景治少阴之表。于麻黄细辛中加附子。是升阳液 而为汗也。若真阴为邪热所逼。则水随火越。故反汗出。仲景治少阴之里。附子汤中任人参。是补肾液而止汗也。脉阴 阳俱紧。口中气出条。是少阴经文。王氏集之脉法中。故诸家议论不一。夫少阴脉络。肺主鼻。故鼻中涕出。少阴脉络 舌本。故舌上苔滑。少阴大络。注诸络以温足胫。故足冷。此症不名亡阳者。因不汗出。内不吐利也。口中气出。唇口 燥干。鼻中涕出。此为内热。阴阳脉紧。舌上苔滑。蜷卧足冷。又是内寒。此少阴为枢。故见寒热相持之症。而口舌唇 鼻之半表半里。恰与少阳之口苦。咽干。目眩。相应也。勿妄治者。恐阴阳相持。苟清火温补等法。用之不当。宁静 以待之。至七日来复。微发热。手足温。是阴得阳之解也。故八日以上。反大发热。再加吐利。即是亡阳。若其人反加 微寒。寒甚于表。上焦应之。必欲呕矣。若加腹痛。是寒甚于里。中焦受之。必欲利矣。当此阴盛。急当扶阳。庶不为 假热所惑而妄治。 但欲寐。即是不得眠。然但欲寐是病情。乃问而知之。不得眠是病形。可望而知之。欲寐是阴虚。不眠是烦躁。故 治法不同。 三阳惟少阳无承气症。三阴惟少阴有承气症。少阳为阳枢。阳稍虚。便入于阴。故不得妄下以虚其元阳。少阴为阴 枢。阳有余。便伤其阴。故当急下以存其真阴。且少阳属木。惟畏其克土。故无下症。少阴主水。更畏有土制。故当急 下。盖真阴不可虚。强阳不可从也。 少阴病。用大承气急下者。有三病症。得病三二日。热淫于内。肾水不支。因转属阳明。胃火上炎。故口燥咽干也。 急下之。谷气下流。津液得生矣。得病六七日。当解不解。津液枯涸。因转属阳明。故腹胀不大便。所谓已入于腑者。 下之则胀已。宜于急下者。六七日来阴虚已极。恐土实于中。心肾不交耳。若自利纯清水。心下痛。口燥舌干者。是土 燥火炎。脾气不濡。胃气反浓。水去而谷不去。故宜于急下。 少阴为性命之枢。少阴病。是死生关。故六经中。独于少阴历言死症。然少阴中风始得时。尚有发热脉沉可证。若 初受伤寒。其机甚微。脉细微。但欲寐。口中和。背恶寒。人已皆不觉其为病也。若身体疼。手足寒。骨节痛。脉浮者。 此表中阳虚症。心中烦。不得卧。此里之阴虚症也。若下利咽痛胸满心烦。与口中气出。唇口燥干。鼻中涕出。蜷卧足 冷。舌上苔滑者。此少阴半表半里。阴阳驳杂之症也。 脉阴阳俱紧。反汗出。而咽痛吐利者。此阴极似阳。肾阳不归。为亡阳症也。若至八九日。一身尽热者。是寒极生 热。肾阳郁极。而胜复太过也。其腹痛下利。小便不利者。有水火之分。若四肢沉重疼痛。为有水气。是阳虚而不胜阴 也。若便脓血。与泄利下重者。此为火。此阳邪陷入阴中也。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手足厥逆。脉微欲绝。身反不恶寒。 其人面赤者。是下虚而极阳也。吐利兼作。手足逆冷。烦躁欲死者。是阴极而发躁也。岐伯曰。阴病治阳。阳病治阴。 定其中外。各守其乡。此即仲景治少阴之大法也。 同是恶寒蜷卧。利止手足温者可治。利不止。手足逆冷者不治。时自烦欲去衣被者可治。不烦而躁。四逆而脉不至 者死。同是吐利。手足不逆冷。反发热者不死。烦躁四逆者死。同是呕吐。汗出大便数少者可治。自利烦躁不得卧者死。 盖阴阳互为其根。阴中无阳则死。独阴不生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