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标证。头痛身热。恶寒怕风。项强腰痛。骨节烦疼。无汗者寒甚于风。自汗者风重于寒。 太阳本证。渴欲饮水。水入则吐。小便不利。甚或短数淋沥。或反小便自利。蓄血如狂。 【秀按】太阳之为病。寒水之气为病也。寒为病。故宜温散。水为病。故宜利水。总以发汗为出路。利水为 去路。若非水蓄而血蓄。则又以通瘀为去路。 太阳中见证。凡见太阳标证。而大便不实。小便清白。甚则男子遗精。女子带多。腰脊坠痛。痛如被杖。甚或气促而 喘。角弓发痉。若目戴眼上视。尤为危候。 【秀按】此即张景岳所谓太阳未解。少阴先溃是也。必其人肾气先虚。则肾中之阳。不足以抵御阴寒。即从 太阳中络直入足少阴肾经。 太阳兼证。兼肺经证。鼻塞流涕。鼻鸣喷嚏。嗽痰稀白。甚则喘而胸满。兼脾经证。肢懈嗜卧。口腻腹泻。兼 胃经证。饱闷恶食。嗳腐吞酸。 【秀按】太阳经主皮毛。故《内经》云。太阳者毫毛其应。上与肺经相关。故形寒则伤肺。下与肾经相关。故汗 多则溺少。若兼脾经证。必其人素禀多湿。兼胃经证。必其人新挟食滞。 少阳标证。寒热往来。耳聋胁痛。 少阳本证。目眩咽干。口苦善呕。膈中气塞。 【秀按】少阳以寒热胁痛耳聋为半表证。口苦咽干目眩为半里证者。以少阳经外行腠理。内行两胁。不居身 之前后而居侧也。两耳寤则闻。寐则不闻。口咽目开之则见。阖之则不见。此数者。不可谓之表。亦不可谓之 里。则谓之半表里而已矣。惟寒热一证。必寒已而热。热已而汗。则为少阳之寒热往来。若发热恶寒如疟状。 一日二三发。其人不呕。仍是太阳表证。非少阳之半表证也。临证时亦要辨明。 少阳中见证。手足乍温乍冷。烦满消渴。甚则谵语发痉。四肢厥逆。 【秀按】少阳与厥阴为表里。若相火之邪。不从外达。势必内窜包络肝经。发现热深厥深。火旺风动之危 候。 【廉勘】陆九芝曰。论经则以太阳阳明少阳为次。论病则太少之邪。俱入阳明。窃谓太阳主皮。为躯体最外 一层。少阳主腠。为躯壳上第二层。盖腠理即网膜。金匮所谓三焦通会元真之处也。故太少两阳。病在皮腠。 证多传变。两阳合明。病归中土。故不复传。由是推之。三阳传经。亦当以太阳少阳阳明为次。其三阳寒热之 分。身虽大热而仍恶寒者。太阳也。寒已而热。热已而汗。寒热往来者。少阳也。始虽恶寒。一热而不复恶寒 者。阳明也。 少阳兼证。兼胃经证。烦闷恶心。面赤便闭。身痛足冷。斑点隐隐。兼脾经证。四肢倦懈。肌肉烦疼。唇燥 口渴。膈中痞 满。斑欲出而不出。兼肾经证。耳大聋。齿焦枯。腰背酸痛如折。甚则精自遗。冲任脉动。兼肺经证。喉痛红肿。 咳则胁痛。甚则咯血。兼心经证。舌红齿燥。午后壮热。神昏不语。甚则郑声作笑。兼小肠经证。舌赤神呆。语言 颠倒。小便赤 涩。点滴如稠。兼大肠经证。胸膈硬满而呕。腹中痛。发潮热。大便秘。或反自利。 【秀按】手足少阳经。内部膈胁。外行腠理。均司相火。相火者。游行之火也。内则三焦之膜。布膻中。络 心包络。循胁里。连肝而及于胆。历络三焦。多与各脏腑相通。其相通之道路。既与三焦相关。又于膈膜相 会。如手太阴肺经脉。起于中焦。还循胃口。上膈。足太阴脾经脉。络胃。上膈。手少阴心经脉。出心系。下 膈。手厥阴心包络脉。起于胸中。下膈。足阳明胃经脉。手太阳小肠经脉。手阳明太阳经脉。均下膈。足厥阴 肝经脉。贯膈。故少阳一经。不特多中见证。抑且多各经兼证也。惟兼足少阴肾经证。则由相火炽盛。由肝及肾耳。 【廉勘】兼胃经证者。是少阳转属阳明。二阳合病。胃热已盛。就欲发斑之候。兼脾经证。由于失表。腠理 闭塞。相火被湿郁遏。斑不得透之候。兼肾经证。由少阳相火大炽。逼入少阴。阴伤热盛之候。兼肺经证。由 相火烁肺。热咳痰嗽。胸膈气痹之候。兼心经证。必其人心虚有痰。一经相火薰蒸。痰火即蒙闭清窍。每有目 睛微定。昏厥如尸之候。兼小肠经证。由相火下窜。热结小肠。小肠为火府。两火相煽。每有逆乘心包之候。 兼大肠经证。由相火炽盛。热结在里。心上痞硬。复往来寒热而呕者。热结肠痹也。由是观之。刘草窗为伤寒 传足不传手者。伪言也。 阳明标证。始虽恶寒。二日自止。身大热。汗自出。不恶寒。反恶热。目痛鼻干。不得眠。或多眠睡。 阳明本证。在上脘病尚浅。咽干口苦。气上冲喉。胸满而喘。心中懊。在中脘病已重。大烦大渴。胃实满。手 足汗。发潮热。不大便。小便不利。在下脘。由幽门直逼小肠。且与大肠相表里。病尤深重。日晡所热。谵语发狂。目 睛不和。腹胀满。绕脐痛。喘冒不得卧。腹中转矢气。大便胶闭。或自利纯青水。昏不识人。甚则循衣摸床。撮空理线。 【秀按】上脘象天。部居胸中。清气居多。犹可宣上解肌。使里邪从表而出。下脘象地。内接小肠。浊气居 多。法可缓下。使里邪从下而出。而其能升清降浊者。全赖中脘为之运用。故中脘之气旺。则水谷之清气。上 升于肺。以灌输百脉。水谷之浊气。下达于大小肠。从便溺而泄。法虽多端。总以健运胃气。照顾胃液。或清 或下为主。俞氏细分上中下三脘现证。盖以胃虽一腑。却有浅深轻重之不同。临证者不可不详辨也。 阳明中见证。四肢烦疼。口腻而淡。脘腹痞满。便如红酱。溺短数热。甚或小便不利。便硬发黄。黄色鲜明。 或斑点隐隐。发而不透。神识模糊。躁扰异常。 【秀按】阳明之邪。失表失清。以致陷入太阴。故多中见湿证。当辨湿重而热轻者。失于汗解。或汗不得 法。湿气内留。或其人素多脾湿。湿与热合。最为浊热粘腻。热重而湿轻者。往往内郁成斑。斑不得透。毒不 得解。尤为危险。急宜提透。不使毒邪陷入少厥二阴。如大便胶闭。潮热语者。阳明证重。太阴证轻。缓缓下 之可也。《内经》所谓土郁夺之是矣。总之脾胃联膜。邪入阳明。热结燥实者固多。气结湿滞者尤多。况吾绍地居 卑湿。湿热病最占多数。治法甚繁。临证者尤宜详辨。 阳明兼证。兼肺经证。头胀心烦。脘闷嗽痰。痰色黄白相兼。喉燥渴饮。若热壮胸闷。呕恶足冷者。将发痧 疹。若胸胁 滞痛。咳嗽气喘者。肺多伏痰。兼心经证。嗌干舌燥。口糜气秽。欲寐而不得寐。或似寐而非寐。甚则郑声作笑。面色 娇红。兼肾经证。口燥咽干。心下急痛。腹胀便闭。或自利酸臭水。兼包络证。口燥消渴。气上冲心。膈上热痛。 神昏谵 语。甚或晕厥如尸。口吐粘涎。兼肝经证。脘中大痛。呕吐酸水。或吐黄绿苦水。四肢厥逆。泄利下重。或便脓血。甚则 脐间动气。震手。 【秀按】阳明最多兼证。胃热冲肺。则咳逆痰多。冲心包络。则神昏发厥。冲心则神昏谵语。或但笑而不 语。下烁肝肾。则风动发痉。阴竭阳越。其变证由于失清失下者多。故阳明每多死证。总之勘伤寒证。阳明最 多下证。少阴最多补证。宜下失下。宜补失补。皆致殒人。虽然。用下尚易。用补最难。难在对证发药。刚刚恰好耳。 【廉勘】阳明热盛。最多蒸脑一症。病即神昏发痉。前哲不讲及此者。皆忘却《内经》胃为五脏六腑之海。其清 气上注于目。其悍气上冲于头。循咽喉。上走空窍。循眼系入络脑。数句耳。 太阴标证四肢倦怠。肌肉烦疼。或一身尽痛。四末微冷。甚则发黄。黄色晦暗。 太阴本证。腹满而吐。食不下。时腹自痛。自利不渴。即渴亦不喜饮。胸脘痞满。嗌干口腻。热结则暴下赤 黄。小便不利。若腹痛烦闷。欲吐不吐。欲泻不泻。多挟痧秽。 【秀按】太阴以湿为主气。有阳经注入之邪。有本经自受之邪。注入之邪。多湿热证。自受之邪。多风湿寒 湿秽湿等证。 太阴中见证。腹痛痞满。呕吐不纳。大便胶秘。小溲不利。或下赤黄。或二便俱闭。发黄鲜明。 【秀按】湿与热合。脾胃同病。其人中气虚。则太阴证多。湿遏热郁。中气实。则阳明证多。热重湿轻。故 同一满闷也。脾湿满。满在脐下少腹。胃热闷。闷在心下胃口。同一腹痛也。满而时痛者属脾。满而大实痛者 属胃。同一发黄也。黄色之淤晦者属脾。黄色之鲜明者属胃。同一格吐也。朝食暮吐为脾寒格。食入即吐为胃 热格。脾胃之证。相反如是。岂可混称湿热。而以治脾者治胃。以治胃者治脾哉。总之胃为阳腑。宜通宜降。 脾为阴脏。宜健宜升。胃恶燥。宜清宜润。脾恶湿。宜温宜燥。大旨如是而已。 太阴兼证。兼心经证。神烦而悸。汗出津津。似寐非寐。或不得卧。兼肝经证。心中痛热。饥不欲食。食即呕酸 吐苦。胸胁满疼。甚则霍乱吐泻。 【秀按】兼心经多血虚证。以心生血脾统血故也。脾无血统。则脾阴将涸。势必子盗母气。阴竭阳越。故心 烦不寐。汗出津津。最为虚脱危候。兼肝经多气郁血热证。如霍乱吐泻。虽属太阴湿土为病。而致所以上吐下 泻者。实属厥阴风木乘脾而郁发也。故其眼目全在阳明。必以趺阳不负为顺。如胃家实者。既吐泻则湿郁已 发。而风木自熄。若胃家不实而阳虚。则风木必挟寒水以凌脾。吐利不止而四逆。胃家不实而阴虚。则风木必 煽相火以窜络。拘挛不伸而痉厥。至于湿竭化燥。血热生风。风动窜络之痉病。尤为太阴兼证之坏病也。 少阴标证。肌虽热而不甚恶热。反畏寒战栗。面赤目红。咽痛舌燥。胸胁烦闷而痛。痛引腰、背、肩胛、肘臂、泄利下重。甚或躁扰谵语。自汗指厥。 【秀按】此少阴实热现象。故为标证。盖少阴只有虚寒。以君火藏而不用故也。凡有热象。皆相火之所为。 非木病也。犹之厥阴经一切虚寒之证。亦少阴之所为。非厥阴本病也。 少阴本证。肢厥四逆。腹痛吐泻。下利清谷。引衣蜷卧。喜向里睡。甚则面赤戴阳。 【秀按】此少阴虚寒现象。故为本证。盖少阴虽属君火。以藏为用。其体常虚。惟赖太阳卫之于外。而表寒 不侵。阳明镇之于中。而里寒不起。若卫阳不固。而胃阳尚强。寒邪尚不能斩关直入。惟胃阳失守。寒水无 制。故厥阴之风而厥逆。挟太阴之湿而下利。则真火立见消亡。故少阴最多死证。 【廉勘】陆九芝有少阴咽痛吐利寒热辨。语最明白。特节述其说曰。少阴病脉阴阳俱紧。反汗出者。法当咽 痛而复吐利。此以热客于少阴之标。叔和平脉法。所传师说伏气之病是也。先论咽痛。少阴之脉循喉咙。在初 得病二三日。为阳邪结于会厌。但用生甘草解毒。桔梗排脓。半夏鸡子白发声利咽。足矣。若夫下利胸满。心 烦而咽痛。为阴虚液不上蒸者。治宜育阴复液。则猪肤汤加蜜粉者是。下利厥逆面赤而咽痛。为阴盛格阳于上 者。治宜驱阴复阳。则通脉四逆汤之加桔梗者是。是盖以阴虚阴盛。皆可以致咽痛。故有必从两法而解者。再 论吐利。饮食入口即吐。心下明HTHT欲吐复不能吐者。此胸中实。不可下而可吐也。膈有寒饮而吐。且干呕者。 此有水气。不可吐而可温也。吐利交作。以手足不冷为吉。若吐且利而见厥逆。吐且利而见烦躁则凶。虽有吴 茱萸一法。亦未必及救矣。终论少阴下利。与厥阴下利不同。厥阴之利。多热少寒。少阴之利。多寒少热。故 惟厥冷而或咳或悸。腹痛下重。是阳为阴遏之利。用四逆散。咳而呕渴。心烦不眠。是水热互结之利。用猪苓 汤。小便不利。腹痛便脓血。是寒热不调之利。用桃花汤。自利清水。心下痛。二三日咽干口燥。六七日不大便。均腹满。是阳盛铄阴之利。用承气汤。凡若此者。皆为传经之邪。固属于热。若夫下利清谷。厥逆脉微。 呕而汗出。引衣自盖。欲向壁卧。不喜见明。而又面赤戴阳者。则皆合于真武、附子四逆、通脉、白通诸方。 为少阴虚寒之证。正与厥阴热利相反矣。少阴下利死证五条。吐利躁烦。四肢厥逆。恶寒身蜷。脉不至。不烦 而躁。下利止而眩冒。六七日而息高者。虽尚有吴茱萸一法。终为不治之证。苟非利止手足温。身反发热。未 易求其生也。 少阴中见证。里寒外热。手足厥冷。身反不恶寒。下利清谷。腹痛干呕。面色娇红。咽痛口燥。渴而饮。饮 而吐。吐而复渴。甚则烦躁欲死。扬手踯足。或欲坐卧水中。 【秀按】此阴盛格阳之证。内真寒。外假热。或下真寒。上假热。当以在下在内之寒为主。用热药冷服之 法。或可十救一二。 少阴兼证。兼肺经证。微见恶寒。发热不已。咳嗽不渴。咯痰稀白。身静蜷卧。似寐非寐。兼心包证。初起发热。 即神呆不语。欲寐而不得寐。心烦躁扰。口干舌燥。欲吐粘涎而不吐。身虽热。仍欲暖盖。或目睛上视。兼脾 经证。初虽头痛恶寒。继即发热不止。口燥而渴。一食瓜果。即腹痛自利。脘满而吐。兼肝经证。初起口干舌燥。心 烦恶热。即吐泻如霍乱。陡然神识昏。虽醒似睡。手足螈。 【秀按】传经热邪。一到少阴。经中之阴液先伤。往往邪未除而阴已竭。故死者多。生者少。况加以各经兼 证。其人尚有生理乎。惟辨证之际。却有二种要诀。一辨其人真阳素虚者。阴寒为本。邪多挟水而动。其证为 呕为咳。为魄汗淋漓。为腹痛下利。此少阴阴胜而胃阳亏负也。法当补火培土以御其水。固不待言。即在太阳 中见证。发表药中。早宜加干姜附子等品。以助阳御阴。庶免逼汗亡阳之患。一辨其人真阴素虚者。阳亢为 本。邪多挟火而动。其证口燥咽干。心烦不寐。腹满便闭。肌肤燥。此胃阳过胜而少阴阴涸也。法当急夺其 土以救肾水。如或不宜伐阳。亦当养阴退阳。即治太阳发表药中。亦早宜加阿胶、生地等药。以回护真阴。方 可得汗而解。否则阴精被劫。汗无所酿。用纯表药全然无汗者以此。 厥阴标证。手足厥冷。一身筋挛。寒热类疟。头痛吐涎。面青目赤。耳聋颊肿。胸满呕逆。甚或男子睾丸疝疼。 女人少腹肿痛。 【秀按】凡阴阳气不相顺接。便为厥。厥者手足逆冷是也。有寒厥。有热厥。厥阴热厥多而寒厥少。少阴寒 厥多而热厥少。盖厥阴与少阳相表里。厥阴厥热之胜复。犹少阳寒热之往来。少阳之寒因乎热。厥阴之厥亦因 乎热。热为阳邪向外。厥为阳邪陷内。厥与热总属阳邪出入阴分。热多厥少。而热胜于厥者。其伤阴也犹缓。 厥多热少。而厥胜于热者。其伤阴也更急。故厥深者热亦深。厥微者热亦微。总之厥阴以厥热为眼目。凡有 厥而复有热者。其厥也定为热厥。更于脉滑而喉痹便脓血。脉沉短而囊缩。脉沉疾而爪甲青。不大便而腹满硬 痛。诸见厥证。所用四逆散及白虎承气辈互推之。自可决定热厥矣。惟有厥无热。甚则一厥不复热。及大汗大 下利。厥逆而恶寒者。呕而小便利。身无热而见厥者。其厥也方是寒厥。方可用当归四逆汤以温经。而藏厥吐 沫之用吴茱萸汤。蛔厥吐蛔之用乌梅丸。胥准此耳。 厥阴本证。口渴消水。气上冲心。心中痛热。饥不欲食。食则吐蛔。泄利下重。误下则利不止。或便脓血。甚 则晕厥如尸。手足螈。体厥脉厥。舌卷囊缩。妇人乳缩。冲任脉动震手。 【秀按】厥阴一经。最多寒热错杂。阴阳疑似之候。必先分际清析。庶有头绪。如热而发厥。热深厥深。上 攻而为喉痹。下攻而便脓血。此纯阳无阴之证也。脉微细欲绝。手足厥冷。灸之不温。凛凛恶寒。大汗大利。 躁不得卧。与夫冷结关元。此纯阴无阳之证也。渴欲饮水。饥欲得食。脉滑而数。手足自温。此阳进欲愈之证 也。默默不欲食。呕吐涎沫。腹胀身疼。此阴进未愈之证也。厥三日。热亦三日。厥五日。热亦五日。手足厥 冷。而邪热在膈。水热在胃。此阴少阳多之证也。下利清谷。里寒外热。呕而脉弱。本自寒下。复误吐下。面 反戴阳。此阴多阳少之证也。大抵阳脉阳证。当取少阳阳明经治法。阴脉阴证。当用少阴经治法。厥阴病见阳 为易愈。见阴为难痊。其表里错杂不分。又必先治其里。后解其表。若见咽喉不利。咳唾脓血。切忌温药。仍 宜分解其热。清滋其枯。尝见有周身冰冷。而一衣不着。半被不盖者。有令两人各用扇扇之者。有欲畅饮冰水 者。此非伏火在内。热极恶热而何。盖肝为藏血之脏。中多络脉。邪热入络。其血必郁而化火。其气亦钝而不 灵。故厥阴病以血热、络郁为眼目。观热厥之四逆散。寒厥之当归四逆汤。并以辛润通络为君。可知刚燥之非 宜矣。又可知厥阴门之姜附。实为兼少阴病虚寒而设。凡少阴病之宜清滋者。皆属厥阴。而厥阴病之宜温热 者。则皆少阴也。以厥阴风化。内藏少阳相火。而少阴虽属君火。实主太阳寒水也。 厥阴中见证。头晕目眩。口苦耳聋。乍寒乍热。寒则四肢厥冷。热则干呕渴饮。呕黄绿水。或吐黑臭浊阴。 或兼吐蛔。甚则蛔厥。两胁串痛。或痉或厥。 【秀按】六经惟厥阴最难调治。盖厥阴内寄相火。本属有热无寒。纵使直受寒邪。证现四逆脉细。仲景只用 当归四逆。而不用姜附可悟也。而乌梅丸中乃桂附辛姜并进者何也。因厥阴火郁。必犯阳明。阳明气实。则肝 火自由少阳而散。苟胃阳不支。则木邪乘土。必撤阳明之阖。而为太阴之开。以致吐利交作。亡阳可畏。故必 重用温脾。俾以就阳明之实。而不陷太阴之虚。此转绝阴为生阳。即藉生阳以破绝阴之法也。否则酸苦等味。 虽有清泄厥阴之长。能无害胃伤阳之弊乎。总之厥阴证。全以胃阳为用神。胃阳胜。则转出少阳而病退。胃阳 负。则转入太阴而病进。亦以胃阴为后盾。胃阴胜。则能制相火而邪热外达。胃阴衰。则反竭肾水而虚阳上 越。观仲景一用理中以治霍乱。一用复脉以治阴竭。其主义尤易见也。昔赵养葵高鼓峰辈。用逍遥散加生地、 疏肝益肾汤等。以治伤寒化火烁阴。暗合仲景厥阴病正法。厥后叶天士乃溯源于复脉及黄连阿胶等方。前哲成 法。其揆一也。 厥阴兼证。兼肺经证。气咳痰粘。胸痛串胁。甚则咯血。或痰带血丝血珠。兼心经证。舌卷焦短。鸦口 嘬嘴。昏不知人。醒作睡声。撮空上视。面青目紫。兼脾经证。脘满而吐。腹痛自利。四肢厥逆。渴不喜饮。面色 痿黄。神气倦怠。兼胃经证。胸脘满闷。格食不下。两胁抽痛。胃疼呕酸。饥不欲食。胃中嘈杂。兼肾 经证。面色憔悴。两颧嫩红。喘息短促。气不接续。手足厥冷。腰膝软。男子足冷精泄。女子带下如注。 【秀按】六经感证。兼带厥阴者。尚可救疗。若由三阳经传至厥阴。入里极深。风木与相火。两相煽灼。伤 阴最速。阴液消耗。邪热内陷包络。则神昏谵语。甚则不语如尸。内陷肝络。则四肢厥逆。甚则手足发痉。热 极生风。九窍随闭。所形皆败证矣。故厥阴最多死证。惟兼肺兼胃两经。治之得法。尚可转危为安。若兼心脾 肾三经。则死者多。生者少矣。 【廉勘】一切感证。邪传厥阴。当辨手足两经。手厥阴为包络。主血亦主脉。横通四布。如渴欲饮水。气上 冲心。心中疼热。此由包络挟心火之热。发动于上。甚则发厥。不语如尸。此由包络粘涎瘀血。阻塞心与脑神 气出入之清窍。当以涤涎祛瘀。通络开窍为君。参以散火透热。庶可救疗。足厥阴为肝。主藏血亦主回血。气 化属风。内含胆火。或寒热互相进退。为厥热往来。或外寒内热。为厥深者热亦深。或下寒上热。为饥不欲 食。食则吐蛔。或阴搏阳回。为左旋右转之抽风。或阳回阴复。为厥热停匀而自愈。至于风之生虫。必先积 湿。故虫从风化。亦从湿化。其证多寒热错杂。当以苦降辛通酸泄为君。或佐熄风。或佐存阴可也。 【荣斋按】本节各条。分析六经的本证、标证、中见证、兼证等,详细得近于繁复了。陆渊雷先生在《伤寒今 释》里曾指出执简驭繁之法,他说∶“发热而恶寒,不论有汗无汗,皆为太阳病;寒热往来如疟者,为少阳病; 发热汗出,不恶寒反恶热者,为阳明病;见机能衰弱之症,或误治而虚其正气者,为少阴病;吐利属于虚寒 者,为太阴病;发热若干日,热退若干日,或消渴,或吐蛔,或下利,或舌卷囊缩者,为厥阴病。”可称清爽 明白。他在《伤寒论概要》里,更扼要地说∶“三阳为热病之正型,视其抗病力之趋势,分为三种综合症,施以三 种治疗方法;少阴为热病之变型,心脏衰弱,不但不能发生抗病力,生命且岌岌不保,急须用强心药;太阴是 杂病,非伤寒;厥阴则为散列。”陆先生对《伤寒论》六经病证的看法,是精当而深入的;他这样的指出,可作我 们研究方面“由博反约”的实践。概括的说∶“六经病症”是根据急性发热病的经过而分做六个阶段。每个阶 段更就不同的症状,分做若干亚类,每类各有若干大同小异的综合症;这就衍化了六经本证、标证、中见证和 兼证。本节文本,我们只应领会其精神,其实质可不必拘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