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本无篇字。马云。凡有瘰者。其病必发寒热。故名篇。
    寒热瘰
    (止)
    不去者也
    马云。瘰者疮名。一名鼠疮。生于颈腋两脉间。乃阳明少阳两经 之所属也。正以鼠有寒热之毒瓦斯。留于其脉而不去耳。俗云鼠用饮食流涎于其中人误用之所以毒瓦斯感而生 瘰今鼠之颈腋多块其状犹瘰然后世有用猫制药方者亦所以胜其毒耳大义又见后论疾诊尺篇中张云。瘰者。 其状累然。而历贯上下也。故于颈腋之间。皆能有之。因其形如鼠穴。塞其一复穿其一。故又名为鼠。盖以 寒热之毒。留于经脉。所以联系不止。一曰结核。连续者为瘰。形长如蚬蛤者为马刀。又曰胁肋下者为马刀。 简案、巢源瘰候云。此由风邪毒瓦斯。客于肌肉。随虚处而停结为瘰。或如梅李枣核等。大小两三相连。 在皮间而时发寒热是也。久则变脓溃成也。又外台集验九种。其二曰鼠。始发于颈。无头尾。如鼷鼠 核。时上时下。使人寒热脱肉。此得之由食大鼠余毒不去。其根在胃。狸骨主之。由此考之。瘰者未溃之称。 鼠者已溃之名。(说文颈肿也)其谓之鼠者。如鼷鼠于皮下状也。淮南说山训。狸头愈鼠。王充论衡。 人有鼠病。吞狸自愈。后世字书遂作是也。瘰、漏也。漏泄不止之谓。故名曰鼠。其言食大鼠及鼠涎之毒 者诞也。朱震亨云。瘰不作寒热者可生。稍久转为潮热者危。此言信然。 介按、小者为瘰。大者为。名色甚多。如项前为痰瘰。 项后为湿瘰。左右两侧形软。遇怒即肿为气。坚硬筋缩为筋。若连绵如贯珠者为瘰。至于鼠。其形如 鼠。又名鼠疮。甚至疮口已合。旁边有眼。出脓不止。又有颈项生之不已。复从脚底而生。俗称老鼠打洞。其 症尤为险恶。
    毒瓦斯
    简案、毒本作HT。说文云。HT、浓也。害人之草。往往而生。从草从毒。周礼云。聚毒药又 以五毒攻之是也。书盘庚云。惟汝自生毒。礼。缁衣。小人毒其正。皆假以恶害之义。此云毒瓦斯。亦以邪恶之 气为言。后世寒毒风毒之类。毒字皆本此。
    鼠之本
    (止)
    易去也
    张云。瘰必起于少阳。而后延及阳明二经。表里相传。乃至厥阴太阳。但 能为病。大抵因郁气之积。食味之浓。或风热之毒。结聚而成。故其所致之本。皆出于脏。而标则见乎颈腋之 间也。若其毒之未甚。则但浮见脉中。尚未着于肌肉以化脓血者。去之犹易。若其脓血既成。则为力较难也。
    请从其本
    (止)
    三刺而已
    楼氏云。从此经脉取脏腑之本。以治瘰之末也。张云。谓去其致之之本。 则外见之末。自可引而衰也。予、与之针也。审按其道。审脉气所由之道也。徐往徐来。即补泻之法。所谓徐 而疾则实。疾而徐则虚也。小如麦者。其初起也。故一刺即知其效。三刺其病可已。所以治在宜早。不可因小 而忽之。
    反其目
    (止)
    可治也
    张云。目者。宗脉之所聚也。瞳子者。骨之精也。赤脉下贯瞳子。以邪毒之焰。 深贼阴分而然。死之征也。然脉见二三者。其气散而缓。脉聚为一者。其毒锐而专。此又死期迟速之有异也。 又论疾诊尺篇。言诊寒热者亦同此法。简案、陈言三因方云。虽有此说。验之病者。少有此证。亦难考据。此 往往是三阳传诸阴经方有之。若本脏发。未必有此。学人知之。是实验之说。殆可信据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