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本无篇字。
    卫于焉会
    甲乙。于焉、作安从。
    老壮
    张云。五十以上为老。二十以上为壮。(见营气失常篇与曲礼所言异)
    人受气于谷止皆以受气
    张云。人之生由乎气。气者所受于天。与谷气并而充身者也。故谷食入胃。化 而为气。是为谷气。亦曰胃气。此气由自中焦传化于脾。上归于肺。积于胸中气海之间。乃为宗气。宗气之行。 以息往来。通达三焦。而五脏六腑。皆以受气。是以胃为水谷血气之海。而人所受气者。又唯谷而已。故谷不 入。半日则气衰。一日则气少矣。
    其清者
    (止)
    卫在脉外
    张云。谷气出于胃。而气有清浊之分。清者水谷之精气也。浊者水谷之悍气也。 诸家以上下焦言清浊者。皆非。清者属阴。其性精专。故化生血脉。而周行于经随之中。是为营气。浊者属阳。 其性疾滑利。故 不循经络。而直达肌表。充实于皮毛分肉之间。是为卫气。然营气卫气。无非资藉于宗气。故宗气盛则营卫和。 宗气衰则营卫弱矣。营、营运于中也。卫、护卫于外也。脉者非气非血。其犹气血之橐也。营属阴而主里。 卫属阳而主表。故营在脉中。卫在脉外。卫气篇曰。其浮气之不循经者为卫气。其精气之行于经者为营气。正 此之谓。 介按、卫在脉外者。谓卫气上输于肺。走于脏腑。外达皮毛。以为护卫营血之作用。故三十二难曰。心 者血。肺者气。血为营。气为卫。相随上下。谓之营卫。通行经络。营周于外。亦即此意也。
    阳陇
    马云。陇、当作隆。素问生气通天论。有日中而阳隆。盖古以隆、陇通用。张云。陇、盛也。 方以智通雅云。阳陇阴陇。子午之桥起关也。犹言拥起为陇。而过此渐平迤也。庄子曰。于是桥起。简案、素 离合真邪论。经之动脉。其至也亦时陇起。义正同。
    太阴主内太阳主外
    张云。太阴手太阴也。太阳足太阳也。内言营气。外言卫气。营气始于手太 阴。而复会于太阴。故太阴主内。卫气始于足太阳。而复会于太阳。故太阳主外。营气周流十二经。昼夜各二 十五度。卫气昼则行阳。夜则行阴。亦各二十五度。营卫各为五十度。以分昼夜也。
    夜半为阴陇
    (止)
    阴受气矣
    张云。夜半后为阴衰。阳生于子也。日西而阳衰。阴生于午也。如金匮 真言论曰。平旦至日中。天之阳。阳中之阳也。日中至黄昏。天之阳。阳中之阴也。合夜至鸡鸣。天之阴。阴 中之阴也。鸡鸣至平旦。天之阴。阴中之阳也。故人亦应之。即此节之义。
    夜半而大会
    (止)
    与天地同纪
    张云。大会言营卫阴阳之会也。营卫之行。表里异度。故尝不相值。惟 于夜半子时。 阴气已极。阳气将生。营气在阴。卫气亦在阴。故万民皆瞑而卧。命曰合阴。合阴者。营卫皆归于脏。而会于 天一之中也。平旦阴尽而阳受气。故民皆张目而起。此阴阳消息之道。常如是无已。而与天地同其纪。所谓天 地之纪者。如天地日月。各有所会之纪也。
    昼瞑
    甲乙作夜寤。
    昼精
    熊氏俗解难经四十六难注云。精、清爽也。
    相搏
    甲乙。搏、作薄。
    从来
    甲乙。来、作始。
    营出于中焦卫出于下焦
    张云。营气者。由谷入于胃。中焦受气。取汁。化其精微。而上注于肺。 乃自手太阴始。周行于经随之中。故营气出于中焦。卫气者。出其悍气之疾。而先行于四末分肉皮肤之间。 不入于脉。故于平旦阴尽。阳气出于目。循头项下行。始于足太阳膀胱经。而行于阳分。日西阳尽。则始于足 少阴肾经。而行于阴分。其气自膀胱与肾由下而出。故卫气出于下焦。又云。卫气属阳。乃出于下焦。下者必 升。故其气自下而上。亦犹地气上为云也。营本属阴。乃自中焦而出于上焦。上者必降。故营气自上而下。亦 犹天气降为雨也。虽卫主气而在外。然亦何尝无血。营主血而在内。然亦何尝无气。故营中未必无卫。卫中未 必无营。但行于内者便谓之营。行于外者便谓之卫。此人身阴阳交感之道。分之则二。合之则一而已。志云。 下、当作上。决气篇曰。上焦开发。宣五谷味。熏肤充身泽毛。若雾露之溉。是谓气。五味篇曰。辛入于胃。 其气走于上焦。上焦者。受气而荣诸阳者也。卫者阳明水谷之悍气。从上焦而出。卫于表阳。故曰卫出上焦。 简案、千金方三焦病论云。荣出中焦。卫出上焦。荣者络脉之气道也。卫者经脉之气道 也。外台引删繁论。亦同。志注。不可言无据也。明理论引亦作上焦。
    上焦出于胃上口
    (止)
    下足阳明
    千金及外台引删繁作胃上脘。张云。胃上口即上脘也。咽为胃系。水谷 之道路也。膈上曰胸中。即膻中、也。其旁行者走两腋。出天池之次。循手太阴肺经之分。而还于手阳明。其 上行者至于舌。其下行者交于足阳明。以行于中下二焦。凡此皆上焦之部分也。志云。按金匮要略曰。若五脏 元真通畅。人即安和。病则无由入其腠理。腠者是三焦通会元真之处。为血气所注。理者是皮肤脏腑之文理也。 盖三焦乃初阳之气。营运于上下。通合于肌腠。不入于经俞。是以上焦之气。常与荣俱行阳二十五度。行阴二 十五度者。与充肤热肉之荣血。间行于皮肤脏腑之文理也。上焦出胃上口。上贯膈。布胸中。走腋下。至阳明。 上至舌。此论上焦气之所出。与经脉之循臂肘、上肩胛、入缺盆、出耳颊之不同也。
    常与荣
    (止)
    大会于手太阴矣
    张云。上焦者。肺之所居。宗气之所聚。营气者。随宗气以行于十四 经脉之中。故上焦之气。常与营气俱行于阳二十五度。阴亦二十五度。阳阴者。言昼夜也。昼夜周行五十度。 至次日寅时。复会于手太阴肺经。是为一周。然则营气虽出于中焦。而施化则由于上焦也。马云。难经营字下。 误多一卫字。简案、千金及外台引删繁。并有卫字。盖据难经矣。
    其不循卫气之道而出何也
    张云。卫气之道。昼行于阳。夜行于阴。有常度也。今有熟饮食者。 方入于胃。其气之留行未定。而汗辄外泄。出无方所。是不循卫气之道也。故以为问。
    此外伤于风
    (止)
    命曰漏泄
    张云。风为阳邪。有外热也。 热食气悍。因内热也。热之所聚。则开发腠理。所以毛蒸理泄。而卫气走之。故不循其常道也。此即热食之气 也。出不由度。故曰漏泄。志云。卫气者。水谷之悍气。其性悍滑疾。如腠理不密。即见开而出。简案、志 以此气为卫气。是。外台引删繁。载疗上焦实热。饮食下胃。其气未定。汗出而背身中皆热。名曰漏气。通脉 泻热。泽泻汤。(泽泻生地骨皮甘草半夏石膏柴胡茯苓生姜竹叶人参桂心莲心右十二味)即为此证所立也。
    中焦亦并胃中出上焦之后
    千金及外台引删繁。作其气起于胃。中脘在上焦之后。甲乙、巢源作胃口。
    此所受气者
    (止)
    命曰营气
    者下千金有主化水谷之味六字。甲乙无肺脉之脉字。张云。胃中。中脘之 分也。后、下也。受气者。受谷食之气也。五谷入胃。其糟粕、津液、宗气、分为三隧。以注于三焦。而中焦 者泌糟粕。蒸津液。受气取汁。变化而赤。是谓血。以奉生身。而行于经隧。是为营气。故曰营出中焦。按下 文云。下焦者。别回肠。注膀胱。然则自膈膜之下。至脐上一寸。水分穴之上。皆中焦之部分也。隧、音遂。 伏道也。简案、泌、说文侠流也。奉、俸古通。养也。故马云。凡心中所生之血。赖此营气而化以奉养生活之身。
    夫血之与气
    (止)
    无两生
    张云。营卫之气。虽厘清浊。然皆水谷之精华。故曰荣卫者。精气也。血由 化而赤。莫测其妙。故曰血者神气也。然血化于液。液化于气。是血之与气。本为同类。而血之为汗。亦非两 种。但血主营。为阴为里。汗属卫。为阳为表。一表一里。无可并攻。故夺血者无取其汗。夺汗者无取其血。 若表里俱夺。则不脱于阴。必脱于阳。脱阳亦死。脱阴亦死。故曰人生有两死。然而人之生也。阴阳之气。皆 不可无。未有孤阳能生者。亦未有孤阴能 生者。故曰无两生也。志云。营卫者。水谷之精气也。血者中焦之精汁。奉心神而化赤。神气之所化也。血与 营卫。皆生于精。故异名而同类也。简案、外台引删繁论云。夫血与气。异形而同类。卫是精气。营是神气。 故血与气。异形而同类焉。夺血无汗。(此是神气)夺汗无血。(此是精气)故人有一死。而无再生也。(千 金再作两字)视之正文。觉稍明备。
    下焦者
    (止)
    渗入膀胱焉
    张云。回肠、大肠也。济、同。犹酾滤也。(字典济古文作酿酒也)泌、 如狭流也。别汁、分别清浊也。别回肠者。谓水谷并居于胃中。传化于小肠。当脐上一寸水分穴处。糟粕由此 别行回肠。从后而出。津液由此别渗膀胱。从前而出。膀胱无上口。故云渗入。凡自水分穴而下。皆下焦之部 分也。按、三十一难曰。下焦者当膀胱上口。主分别清浊。其言上口者。以渗入之处为言。非真谓有口也。如 果有口。则不言渗入矣。何后世不解其意。而争言膀胱有上口。其谬为甚。志云。回肠大肠也。有九回。因以 为名。简案、外台引删繁论云。下焦如渎。起胃下管。别回肠。注于膀胱。而渗入焉。故水谷常并居于胃中。 成糟粕而俱下于大肠。主足阳明。(千金作足太阳)灌渗津液。合膀胱。主出不主入。别于清浊。亦本节之义 也。但本节似脱起胃下管。三十一难云。下焦者。当膀胱上口。主厘清浊。亦可以见耳。介按、唐容川曰。近 说膀胱有上口。无下口。非也。内经明言下焦当膀胱上口。近人不知三焦实有其物。焦古作。即人身之油膜。 西医名为连网。乃行水之路道。内经所谓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盖水之路道。全在三焦油膜之中。凡 人饮水入胃。胃之通体有微丝管。将水散出。走入油膜。其能散者。肺气布之也。故肺为水之上源。水散入油 膜。走入膀胱。其水未散尽者。至小肠中。又有微丝管将水散出。 走下焦。以入膀胱。膀胱上口。即在下焦连网之中。此皆下行之水。未化为气者也。
    黄帝曰人饮酒
    (止)
    液出焉
    马云。此言酒之所以先谷气而出也。承上文有渗膀胱之语。故遂以酒之先 谷而下者问之。正以酒为熟谷之液。其气至悍而清。故虽后谷而入。必先谷而下也。熟者腐也。
    上焦如雾止此之谓也
    张云。如雾者。气浮于上也。言宗气积于胸中。司呼吸而布于经隧之间。如 天之雾。故曰上焦如雾也。沤者、水上之泡。水得气而不沉者也。言营血化于中焦。随气流行。以奉生身。如 沤处浮沉之间。故曰中焦如沤也。渎者、水所注泄。言下焦主出而不纳。逝而不反。故曰下焦如渎也。然而肺 象天而居上。故司雾之化。脾象地而在中。故司沤之化。大肠、膀胱象江河淮泗而在下。故司川渎之化也。千 金及外台引删繁论云。上焦如雾。(雾者霏霏起上也)中焦如沤。(沤者在胃中如沤也)下焦如渎。(渎者如 沟水决泄也)白虎通引礼运记云。三焦者。包络腑也。水谷之道路。气之所终始也。故上焦如窍。中焦如编。 下焦如渎。(俞氏续医说详解之当考参)张氏质疑录。载三焦有三。三焦之论云。灵枢云。上焦如雾。中焦如 沤。下焦如渎。此三焦为一气之所主。故三十一难因之曰。上焦在胃上口。主内而不出。其治在膻中。中焦在 胃中脘。主腐熟水谷。其治在脐旁。下焦在脐下。主分别清浊。出而不内。此三焦者。即灵枢所谓如雾如沤如 渎之三焦也。故难经又继言之。三焦为水谷之道路。气之所以终始。三焦者。原气之别使。原气在两肾中间之 动气。为人之生命。十二经之根本。主通行三气。经历于五脏六腑。此所谓三焦者。属之于气。正王叔和所谓 有名无状之三焦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