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云。平人。气血平调之人。气。脉气。象。脉形也。
    平人
    调经论云。阴阳匀平。以充其形。九候若一。命曰平人。终始篇云。形肉血气。必相称也。 是谓平人。
    一吸脉亦再动
    高本删亦字。医统同。简按灵动输篇。一呼脉再动。一吸脉亦再动。甲乙引。作一 呼脉亦再动。一吸脉亦再动。
    闰以大息
    张云。常人之脉。一呼两至。一吸亦两至。呼吸定息。谓一息既尽。而换息未起之际也。 脉又一至。故曰五动。闰。余也。犹闰月之谓。言平人常息之外。间有一息甚长者。是为闰以太息。而又不止 五至也。简按张注详备。与难经符。但难经以一呼再动。一吸再动。呼吸之间又一动。为定息五动。张则以一 息四动。两息之间又一动。为五动。此为少异焉。李云。一息四至。呼吸定息脉五动者。当其闰以大息之时也。 马及志高并同。此说不可从。果如其言。则宜云闰以大息。呼吸脉五动。噫。何倒置经文。而释之也。
    常以不病
    甲乙。病下。有之人二字。
    以调之为法
    甲乙。无为法二字。
    曰少气
    马云。难经以为离经脉。由正气衰少。故脉如是也。吴云。是为虚寒。
    三动而躁
    马云。难经亦以为离经脉。是六至而躁。躁者。动之甚也。王注以躁为烦躁。灵枢终始 禁服等篇。有一倍而躁。二倍而躁等语。则躁本言脉。不言病也。张云。躁者。急疾之谓。
    尺热曰病温
    张云。言尺中近臂之处有热者。必其通身皆热也。脉数躁而身有热。故知为病温。高云。 脉躁疾而尺肤热。则曰病温。简按王注。以尺为寸关尺之尺。马亦从之。非。
    脉滑曰病风
    张云。数滑而尺不热者。阳邪盛也。故当病风。然风之伤人。其变不一。不独在于肌表。 故尺不热者。脉法曰。滑。不涩也。往来流利。为血实气壅。简按寿夭刚柔篇云。病在阳者。命曰风。病在阴 者。命曰痹。此章与痹对言。亦谓偏风之属。
    脉四动以上曰死
    张云。一呼四动。则一息八至矣。况以上乎。难经谓之夺精。四至曰脱精。五至曰 死。六至曰命尽。是皆一呼四至以上也。故死。
    乍疏乍数
    高云。一呼脉四动以上。则大过之极。脉绝不至则不及之极。乍疏乍数。则错乱之极。 故皆曰死。
    人无胃气曰逆
    张云。如玉机真脏论曰。脉弱以滑。是有胃气。终始篇曰。邪气来也。紧而疾。谷气 来也。徐而和。是皆胃气之谓。大都脉代时宜。无太过无不及。自有一种雍容和缓之状者。便是胃气之脉。
    胃而有毛
    脉经。作有胃而毛。下并同。张云。是为贼邪。以胃气尚存。故至秋而后病。后皆仿此。
    脏真散于肝
    吴云。肝气喜散。春时肝木用事。故五脏天真之气。皆散于肝。
    但代无胃曰死
    张云。长夏属土。虽主建未之六月。然实兼辰戌丑未四季之月为言也。代。更代也。 脾主四季。脉当随时而更。然必欲皆兼和软。方得脾脉之平。若四季相代。而但弦但钩。但毛但石。是但代无 胃。见真脏也。故曰死。简按吴马并仍王注。以代为止。恐与经旨左矣。
    软弱有石曰冬病
    张云。石为冬脉。属水。长夏阳气正盛。而见沉石之脉。以火土气衰。而水反乘也。 故至冬而病。简按推前文例。石当是弦。冬病当是春病。
    弱甚曰今病
    马云。弱。当作石。张同。云。长夏石甚者。火土大衰。故不必至冬。今即病矣。新校 正云。按甲乙经。弱。作石。简按今甲乙。弱。作软。脉经。作石。推前文例。弱当是弦。志高从王义。
    脏真濡于脾
    吴云。濡。泽也。脾气喜濡泽。长夏之时。脾土用事。故五脏真气。皆濡泽于脾。
    毛而有弦曰春病
    吴本。毛。作胃。张云。弦为春脉。属木。秋时得之。以金气衰。而木反乘也。故 至春木王时而病。简按推前文例。当是胃而有钩。曰夏病。
    弦甚曰今病
    张云。秋脉弦甚。是金气大衰。而木寡于畏。故不必至夏。今即病矣。简按推前文例。 当是钩甚。
    以行营卫
    甲乙。以。作肺。
    石而有钩曰夏病
    张云。钩为夏脉。属火。冬时得之。以水气衰。而火反侮也。故至夏火王时而病。 汪昂云。钩。当作软弱。简按推上文例。当是胃而有弱。曰长夏病。
    钩甚曰今病
    张云。冬脉钩甚。是水气大衰。而火寡于畏。故不必至夏。今即病矣。简按推上文例。 当是弱甚曰今病。而软弱有石曰冬病以下。与春夏其例不同。盖错综其意。欲人彼此互推。知其由也。必不文 字讹误焉。
    其动应衣脉宗气也
    甲乙。衣。作手。脉下。有之字。沈氏经络全书曰。虚里。乳根穴分也。俗谓 之气眼。顾英白曰。乳根二穴。左右皆有动气。经何独言左乳下。盖举其动之甚者耳。非左动而右不动也。其 动应手。脉宗气也。素问本无二义。马玄台因坊刻之误。而谓应衣者。言病患肌肉瘦 弱。其脉动甚而应衣也。亦通。始读素问。则心窃疑之。至读甲乙经。而疑遂释然。简按五味篇曰。大气积于 胸中。命曰气海。邪客篇曰。宗气积于胸中。皆此义也。通雅云。宗尊一字。孝经。宗祀。注。尊祀。王云。 宗。尊也。此乃古训。应衣。当从甲乙。而作应手。若应衣则与下文何别。张云。前言应衣者。言其微动似乎 应衣。可验虚里之胃气。此言应衣者。言其大动。真有若与衣俱振者。此臆度之见。不考甲乙之失耳。
    盛喘数绝
    张云。若虚里动甚而如喘。或数急而兼断绝者。由中气不守而然。故曰病在中。简按马 吴志。以喘为病证。非。
    结而横有积矣
    张云。胃气之出。必由左乳之下。若有停阻。则结横为积。故凡患者。多在左肋 之下。因胃气积滞而然。如五十六难。曰肝之积名曰肥气。在左胁下者。盖以左右上下。分发五行而言耳。而 此实胃气所主也。吴云。脉来迟。时一止。曰结。横。横格于指下也。言虚里之脉结而横。是胃中有积。简按 横。盖谓其动横及于右边。张注以结横不为脉象。恐非。
    绝不至曰死
    志云。胃腑之生气绝于内也。
    宗气泄也
    吴云。宗气宜藏不宜泄。乳下虚里之脉。其动应衣。是宗气失藏。而外泄也。马云。乳 下之动应衣者。予曾见其人病终不治。张云。虚里跳动。最为虚损病本。故凡患阴虚劳怯。则心下多有跳动。 及为惊悸慌张者。是即此证。人止知其心跳。而不知为虚里之动也。但动之微者。病尚微。动之甚者。病则甚。 亦可因此以察病之轻重。凡患此者。当以纯甘壮水之剂。填补真阴。夫谷入于胃。以传于肺。五脏六腑。皆以 受气。是由胃气。而上为宗气也。气为水母。 气聚则水生。是由肺气而下生肾水也。今胃气传之肺。而肾虚不能纳。故宗气泄于上。则肾水竭于下。肾愈虚。 则气愈无所归。气不归则阴愈虚矣。气水同类。当求相济。故凡欲纳气归原者。惟有补阴以配阳一法。简按许 氏本事方云。王思和曰。今心怯非心松也。胃之大络。名曰虚里。络胸膈及两乳间。虚而有痰则动。此张注所 未论及。故表而出之。
    中手促上击者
    马云。寸口之脉。中医人之指。而促上来击者。是肩背在上。故其脉促上也。名曰 肩背痛。简按据马注。促上。谓促于鱼上而搏击。吴以为结促之促。志以为浮而搏击。并乖经旨。
    寒热及疝瘕少腹痛
    马云。下文脉急者。曰疝瘕少腹痛。据理此处及疝瘕少腹痛六字为衍。简按当 从新校正。
    沉而横曰胁下有积
    甲乙。横下。有坚字。无有积二字。张云。横。急数也。志云。横。横逆。言 脉之形象。非谓病也。简按横。谓寸口脉位。横斜于筋骨间。张志恐非。
    沉而喘
    甲乙。沉。作浮。
    脉滑浮而疾者
    甲乙。作脉浮滑实大。
    脉急者
    吴云。急。弦急也。是为厥阴病脉。张云。弦急者。阴邪盛。故为疝瘕少腹痛。
    疝瘕
    甲乙。作疝。
    曰病无他
    张云。虽曰有病。无他虞也。高云。无他变也。
    不间脏
    张云。五十三难曰。七传者死。间脏者生。七传者。传其所胜也。间脏者。传其所生也。 皆此之谓。考之吕氏注。曰。间脏者。间其所胜之脏。而相传也。心胜肺。脾间之。脾胜肾。肺间之。肺胜肝。 肾间之。肾胜心。肝间之。肝胜脾。心间之。此谓传其所生也。今不间脏。而传其 所克。故曰死。间。去声。
    臂多青脉
    张云。血脱则气去。气去则寒凝。凝泣则青黑。故臂见青色。言臂则他可知矣。即诊尺 之义。志云。诊。视也。论诊尺必先视臂之脉色。
    解
    释音。。音亦。熊同。高云。解。懈同。。音亦。余篇解同。犹懈怠。志云。懈惰也。 杭世骏道古堂集云。解二字。不见他书。解。即懈。。音亦。倦而支节不能振耸。惫而精气不能检摄。筋 不束骨。脉不从理。解解。不可指名。非百病中有此一症也。内经言此者凡五。平人气象论云。尺脉缓涩。 谓之解。王氏注。伫不可名。伫。困弱也。(按宋书明恭王皇后传。后在家。为伫弱妇人。)玉机真脏论云。 冬脉太过。则令人解。此从脉起见也。刺疟论云。足少阳之疟。令人身体解。寒不甚。热不甚。恶见人。 见人心惕惕然。热多汗出甚。此从疟起见也。刺要论云。刺骨无伤髓。髓伤则销铄酸。体解然不去矣。四 时刺逆从论云。夏刺经脉。血气乃竭。令人解。此从刺而究其极也。要皆从四末以起见。如经所言堕怠。小 变其辞。而意较微眇尔。宋景濂送葛医师序。不得其解。篁南江氏。辑名医类案。引叶氏录验方。以为俗名发 痧之证。别列一门。武断极矣。余尝见有此病。发必神思躁扰。少腹痛。灵素未尝言及。与解之义。毫不干 涉。殆大缪矣。简按王注据刺疟论解之。然此少阳疟之状。而非解之义。马吴张并仍王注。皆不可从。但志 高及杭氏之说为稳贴。解字。亦见论疾诊尺篇。云。尺肉弱者。解也。盖解。即懈惰懈倦之谓。四时刺 逆从论解。诊要经终论作解惰。刺疟论解。巢源作解倦。此可以证也。。即亦字从人者。与易通。王注 气厥论云。食亦者。谓食入移易而过。不生肌肤。亦。易也。甲乙引气厥论。 作食。骨空论。易髓无孔。王注云。易。亦也。此可以证亦同。而与易通也。而易。谓变易其平常。神农 本草蜣螂条。狂易。(证类。音羊。误。汉书外戚传云。素有狂易病。师古注。狂易者。狂而变易常性也。) 阴阳别论。偏枯痿易。王注。易。谓变易常用。而痿弱无力也。大奇论。跛易偏枯。王注。血气变易。为偏枯 也。知是解易即解惰。变易平常之义矣。滑云。一说作解极。谓懈倦之极也。未知何据。虞氏正传云。解者。 肌肉解散。者。筋不束。俗呼为砂病。内经名解。实非真砂病也。此说亦太误。
    安卧脉盛曰脱血
    马云。安卧者。不能起也。脉盛者。火愈炽也。火热则血妄行。故谓之脱血。高 云。安卧。犹嗜卧。
    尺涩脉滑谓之多汗
    吴云。尺部肌肤涩。是皮毛失其津液也。脉来滑。阴火盛也。阳盛阴虚。故为 多汗。阴阳别论曰。阳加于阴。谓之汗。简按王以脉为尺脉。张同。并误。
    脉尺粗
    熊本。无脉字。吴同。当删。
    谓之热中
    简按王注。谓下焦中也。非。马云。热气在腹。谓之热中也。
    目裹微肿
    宋本。裹。作里。吴同。志高作内。并非。
    胃疸
    简按疸。瘅同。即前篇所谓消中。后世所称中消渴也。马云。谷疸。志云。黄胆。并非。
    面肿曰风
    马云。水证有兼风者。其面发肿。盖面为诸阳之会。风属阳。上先受之。故感于风者。 面必先肿。不可误以为止于水也。评热论。水热穴论。论疾诊尺篇。皆名曰风水。王注以为胃风者非。及考风 论。胃风之状。并无面肿之说。简按金匮要略云。面目肿大有热。名曰风水。又云。腰以上肿。当发汗。
    足胫肿曰水
    吴云。脾胃主湿。肾与膀胱主水。其脉皆行于足胫。故足胫肿者为水。简按金匮要略云。 腰以下肿。当利小便。
    妇人手少阴脉动甚者妊子也
    赵府本。妊。作任。熊吴张并同。张云。心脉动甚者。血王而然。王 启玄云云。盖指心经之脉。即神门穴也。其说甚善。任。妊同。孕也。简按论疾诊尺亦曰。女子手少阴脉动甚 者妊子。知是全本作足少阴者。未为得。王以动为厥厥动摇之动脉。马以妊子为男子。皆误。
    未有脏形
    马云。未有正脏之脉相形。而他脏之脉反见。春夏脉宜浮大。今反沉细而瘦。秋冬脉宜 沉细。今反浮大而肥。此即所谓逆四时也。玉机真脏论云。未有脏形于春夏。而脉沉涩。秋冬脉浮大。名曰逆 四时。与此义同。志云。未有春弦夏钩秋毛冬石之脏形。简按吴张为真脏之脉形。非。
    命曰反四时也
    吴删四时二字。马云。是皆难治之证。犹脉之反四时也。王注为衍文。殊不知古人 以彼形此。则未必非取譬之意。(王注。当是新校正。)简按马注似傅会。
    肝不弦肾不石也
    张云。人生所赖者水谷。故胃气以水谷为本。而五脏又以胃气为本。若脉无胃气。 而真脏之脉独见者死。即前篇所谓但弦无胃。但石无胃之类。是也。然但弦但石。虽为真脏。若肝无气则不弦。 肾无气则不石。亦由五脏不得胃气而然。与真脏无胃者等耳。志云。弦钩毛石。胃气所生之真象也。真象见者。 谓胃气已绝。故死。然五脏之真象。乃胃腑精气之所生。精气绝。则肝不弦。肾不石。而又带钩弹石之死脉见 矣。高云。至春而肝不微弦。至冬而肾不微石也。简按高仍王义。近是。谢缙翁及袁表校本脉经。作肝但弦。 心但钩。脾但弱。肺但毛。肾但石也。未知据何本。
    太阳脉至
    张云。此言人之脉气。必随天地阴阳之化。而为之卷舒也。太阳之气。王于谷雨后六十 日。是时阳气太盛。故其脉洪大而长也。马云。按王注扁鹊脉法。亦后世假托之言耳。(王注。当是新校正。) 简按新校正扁鹊脉法。出于脉经。吕广说。出于七难注。太阳脉云云八字。吴本移于阳明后。仿于七难之例也。
    少阳脉至
    张云。少阳之气。王于冬至后六十日。是时阳气尚微。阴气未退。故长数为阳。疏短为 阴。而进退未定也。
    阳明脉至
    张云。阳明之气。王于雨水后六十日。是时阳气未盛。阴气尚存。故脉虽浮大。而仍兼 短也。此论但言三阳。而不及三阴。诸家疑为古文脱简者。是也。及阅七难所载。则阴阳俱全。三阳与此皆同。 至。谓太阴之至。紧大而长。少阴之至。紧细而微。厥阴之至。沉短而敦。此三阴三阳之辨。乃气令必然之理。 盖阴阳有更变。脉必随于时也。
    琅
    张云。符瑞图曰。玉而有光者。说文曰。琅似珠。简按禹贡。厥贡惟球琳琅。孔传。琅 。石而似珠。尔雅释地。西北之美者。有昆仑虚之琳琅焉。郭注。琅。状如珠也。山海经曰。昆仑山。 有琅。附。李时珍云。在山为琅。在水为珊瑚。
    微曲
    汪机云。偃曲。乃略近低陷之意。数至之中。而有一至似低陷。不应指也。张云。喘喘连属。 急促相仍也。其中微曲。即钩多胃少之义。吴云。不能如循琅之滑利矣。
    前曲后居
    吴本。居。作倨。张云。前曲者。谓轻取则坚强而不柔。后居者。谓重取则牢实而不动。 如持革带之钩。 而全失充和之气。是但钩无胃也。故曰心死。简按丁德用注十五难云。后居。倨而不动。劲有故曰死也。王注 居为不动。盖读为倨。故吴直改之。倨。踞同。汉书。高祖箕踞。张耳传。作箕倨。踞。蹲也。故为不动之义。
    厌厌聂聂
    吴云。翩翻之状。浮薄而流利也。马云。恬静之意。
    如落榆荚
    十五难。落。作循。荚。作叶。甲乙同。马云。轻虚以浮之意。张云。轻浮和缓貌。即微 毛之义也。李时珍云。榆有数十种。荚榆。其木甚高硕。未生叶时。枝条间先生榆荚。形状似钱而小。色白成 串。俗呼榆钱。后方生叶。
    不上不下如循鸡羽
    吴云。不上下。则非厌厌聂聂翩翻流利之形矣。如循鸡羽。涩而难也。高云。如 循鸡羽。极轻极虚。不若榆荚之落也。马云。鸡羽两旁虽虚。而中央颇有坚意。所以谓之病也。简按玉机真脏 论。秋病脉曰。其气来毛。而中央坚两旁虚。此谓太过。王注盖本于此。而马衍其义。
    如风吹毛
    简按毛。草也。左传隐三年。涧溪沼之毛。丁德用十五难注云。风吹毛者。飘腾不定。 无归之象。
    招招
    马云。招。迢同。迢迢然。长竿末梢。最为软弱。揭之则似弦而甚和。所以谓之平也。张云。 揭。高举也。高揭长竿。梢必柔软。即和缓弦长之义。招招。犹迢迢。吴意同。志云。以手相呼曰招。招招。 乍伏之象。高云。柔和而起伏也。简按集韵。迢迢。高貌。义难叶。志注本于诗邶风招招舟子之疏。尤得其解。
    急益劲
    甲乙。脉经。急下。有而字。
    和柔相离如鸡践地
    张云。和柔。雍容不迫也。相离。 匀净分明也。如鸡践地。从容轻缓也。此即充和之气。亦微软弱之义。是为脾之平脉。
    实而盈数如鸡举足
    张云。实而盈数。强急不和也。如鸡举足。轻疾不缓也。前篇言弱多胃少。此言 实而盈数。皆失中和之气。故曰脾病。汪机云。鸡践地。形容其轻而缓也。如鸡举足。言如鸡走之举足。形容 脉来实而数也。践地与举足不同。践地。是鸡不惊而徐行也。举足。是被惊时疾行也。况实数与轻缓相反。彼 此对看。尤见明白。难经以此为心病。志云。鸡足有四爪。践地极和缓。形容脾土之灌溉四脏。鸡举足。拳而 收敛。不能灌溉于四脏也。简按汪志并凿。
    如鸟之喙
    宋本。鸟。作乌。甲乙同。张云。喙。音诲。嘴也。
    如鸟之距
    张云。距。权与切。鸡足钩距也。
    如屋之漏如水之流
    脉经。流。作陷。张云。如屋之漏。点滴无伦也。如水之流。去而不反也。是皆 脾气绝。而怪脉见。
    如钩
    张云。冬脉沉石。故按之而坚。若过于石。则沉伏不振矣。故必喘喘累累。如心之钩。阴中 藏阳。而得微石之义。莫善昌云。琅。石之美者。钩。乃心之脉也。心脉如循琅。肾脉如钩者。心肾水火 之气。互相交济者也。
    如引葛
    马云。葛根相附。而引之不接。按之大坚。则石而不和。所以谓之病也。张云。坚搏牵连 也。高云。如引葛藤之上延。散而且蔓。不若钩之有本矣。
    如夺索
    吴云。两人争夺其索。引长而坚劲也。志云。如引葛。而更坚劲矣。
    辟辟如弹石
    高云。辟辟。来去不伦也。如弹石。圆硬不软也。此但石无胃。故曰肾死。张云。难 经十五难所载。 平病死脉。视之本经。异同颠倒。意者其必有误。或别有所谓耶。且难经之义。原出本论。学人当以本经为主。 ○高本。上文肝见庚辛死云云三十二字。移于如弹石曰肾死之后。似文脉顺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