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枢·五变篇》帝曰∶人之善病消瘅者,何以候之?少俞曰∶五脏皆柔弱者,善病消瘅。帝曰∶何以 知五脏之柔弱也?少俞曰∶夫柔弱者,必有刚强,刚强多怒,柔者易伤也。此人薄皮肤,而目坚固以深者,长 冲直扬,其心刚。刚则多怒,怒则气上逆,胸中蓄积,气血逆留,皮充肌,血脉不行,转而为热,热则消肌 肤,故为消瘅。此言其人刚暴,而肌肉弱者也。 消瘅者,渴饮多食,而肌肉消瘦也。由五脏柔弱,而其目坚固以深,其光长冲直扬者,心性刚暴多怒,则 心肝火炽而气逆,血脉因之不行,久郁而成邪热,以致此病。然此但言其人刚暴,而肌肉弱者也。或有饮食及 酒色所伤,而成消瘅者,亦皆邪热蕴蓄之所致也。 《素问·通评虚实论》帝曰∶消瘅虚实何如?岐伯曰∶脉实大,病久可治;脉悬小坚,病久不可治。 消瘅由邪热积蓄,病久脉实大,元气未败,可治;脉悬小者,小甚也,元气已败,又坚,则无和缓之象, 邪气痼结,故不 可治也。